汤圆创作 > 古风 > 纵情局
古风 权谋 日久生情 HE 虐恋 双男主
一生伴君不羡仙·壹
491/549

一生伴君不羡仙·壹

  悠悠转醒时,天已蒙蒙亮。

  

  帐内残留着淡淡的麝香气息,那是情欲的味道。

  

  落羽翻了翻有些酸痛的躯体,寻不到白衫的影子,便又披了件外袍去寻他。

  

  天是一色的白,不见半点通透的蓝,山林之间也是笼罩着来自天宫的云雾,有些清凉的寒风,吹得落羽瑟瑟发抖。

  

  甲板上,白衫站在那儿,红衣随青丝飘飘,天空盘旋着几只飞鸟,伸展着长翅,停留在了桅杆上,歪着脑袋,扑腾了几下翅膀才安安稳稳地站定。

  

  还有几只则继续飞在白衫的脑袋上。

  

  “三郎。”落羽轻轻呼唤他。

  

  “嗯?”白衫转身,见她醒了,温柔地笑,那高举的手里是饲养鸟的食物,还有一只浑身雪白的鸽子落在他的手心里,低头啄着。

  

  落羽倒是不知道他还特地准备了这些,更没想到他有心情喂鸟。

  

  似乎是越过越悠闲了。

  

  拉紧了衣服,落羽走过去,陪他靠在栏杆上,底下的河水滚滚,昼夜奔腾不息。

  

  学着他的模样伸出手,然而高飞的鸟儿并没有看向她,自然也不会停在她的手指上。

  

  白衫在一旁笑出声,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饲料放入她手中:“想着有人为你效命,你就得给足够的好处,就像有人与你合作,对方有足够的价值,你也要有足够的高度,否则谁爱搭理你呢?”

  

  他说的没错。

  

  雪白的掌心间有了食物,那些鸟儿便一只一只想要争抢着头一号的位置,而最后停留在她手心里的,也是如白衫手里的一样,一只纯白色的鸽子。

  

  她的男人啊,总是这样,用最平常的事情说出最深刻的道理。

  

  细看之下,那鸽子的小脚上似乎绑着什么东西。

  

  怔愣之间,落羽突然明白,这些鸟可能不是白衫一时兴起招呼来的。

  

  “你养的啊?”落羽伸手抓住那只鸽子,回身将一手的饲料全扔到甲板上。

  

  得了机会,无论是在飞还是停留在桅杆上的鸟,都纷纷去甲板上抢夺食物。

  

  白衫笑着点头:“是啊,带了翅膀的总比我们自由。”

  

  他们的身上,无论是底层苦苦挣扎的布衣或努力,亦或是在贵族中纸醉金迷的王孙和公子,都远不及这些鸟来得自由。

  

  落羽拿下那张小纸条,便把不安分的扑腾着翅膀地鸽子送去吃甲板上的饲料。

  

  她没看,只是伸手递给了白衫。

  

  “你不看吗?”白衫低头抚摸着手里头的鸽子,它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落羽笑:“您说过的,我知道的越少越好,那样可以不用为你担心、不用时时刻刻牵挂你、不用为你伤心流泪、也不用因为想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伤而独坐天明,黯然神伤。”

  

  清晨的风太冷了,她觉得这一件衣服有点罩不住自己了。

  

  白衫低低笑了两声,待自己手心里的鸽子吃得干干净净之后,便将它腿上的信件取了下来,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饲料扔到甲板上,当做是奖赏。

  

  媚眼风流似的朝落羽递去一眼,十足十的勾引,看得落羽有一瞬间的呆滞,下一秒回神就被他拽住手腕拉了过去,男人的胸膛,那温暖的怀抱温暖着她的身体。

  

  紧紧地圈住她,白衫将下巴抵在她脑袋上,当着她的面把那张小纸条一点一点拉开。

  

  字在有限的纸张上写的小的可怜,落羽想低头不去看,却又忍不住那一份好奇心,然而看得也不是很清楚,更何况有些字的字形太过于陌生,她认不全。

  

  好吧,这是她不努力读书认字的错。

  

  然而有一个字,她看清楚了,纵然再如何扭扭曲曲,那个字,也着实让人心惊。

  

  殺。

  

  又要死人吗?

  

  没有看太久,头顶上传来白衫那淡淡的嗓音:“夫人,把你手心里的给为夫瞧瞧。”

  

  大概是有什么事情惹到他了,他的声音不太温柔,倒像是隐忍的怒意的平静。

  

  另一张纸条,也是当着她的面打开。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落羽想叫他住手。

  

  她害怕了,害怕白衫又要去杀人,无穷无尽的走在黑暗的路上,那些罪恶的沼泽会在不经意在伸手残缺的手臂,紧紧地拉着他,要把他拖到地狱里去。

  

  如鲠在喉,她喊不出来‘住手’二字。

  

  “有这么冷么?你的身体抖成这样?”那轻飘飘的语气传来,落羽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可惜就算如此,她也阻止不了将来要发生的事情。

  

  “到底出了什么事?”

  

  死也得死个明白。

  

  白衫哼笑一声,将她拉进了屋内。

  

  温暖的室内隔绝了所有的寒意,他抱起她,将她抵在墙上,狂热地亲吻着她的脖颈间。

  

  双腿不自觉地紧紧攀附着他的腰身,她在意乱情迷之中听见他的低喃:“老二是爷为了你亲手干掉的,这件事儿大哥知道了。”

  

  所以,白初气急了,要他为此付出代价。

  

  “所以大爷让您来杀掉那五个人是吗?不然就要我的命。”落羽喘着气问。

  

  白衫猛地在她圆润细腻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引来她那小猫儿似的低吟。

  

  “是啊,可是你是爷好不容易才养成的鸟儿,多珍贵啊,这天底下都找不出第二只来了,爷可舍不得呢。”

  

  半褪的衣衫,留下一朵又一朵盛开的红花。

  

  羞人的痕迹,带着昨晚还不曾褪去的暗沉,添上新的娇艳。

  

  从喉咙中发出猫儿一样的呻 吟,慵懒迷人,又带着几分魅惑,酥入骨髓。

  

  白衫爱她欲仙欲死时从那喉咙里溢出他的名儿,一声一声的,真的叫人浑身发软。

  

  “可是大爷不是不让你继续了吗?那些书信……唔……又是做什么?”

  

  猝不及防地,白衫在她肩膀处轻轻咬了一口。

  

  就这么一下,白衫便停下了动作,只是将她紧紧搂在自个儿怀里。

  

  “坏丫头……”白衫轻抚上那娇美的面容,带了酡红的霞绯,仿佛妆点了胭脂,被他欺负得泪光点点,妩媚动人,“有人故意挑拨爷与大哥的关系……还要叫爷死呢,爷怎么能善罢甘休!?”

  

  大好春光的面容因为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而覆盖上一层阴影。

  

  是哦,落羽恍然大悟。

  

  白衿之死是极为隐蔽的事儿,除非是有人刻意去挖,否则不可能会怀疑到白衫的身上。

  

  毕竟白衫在外人眼里可是出了名的爱家里人。

  

  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估摸着不仅仅只是朝廷上的人,否则白衫也不必如此犯险。

  

  被抱着上了床,白衫翻身撑着身子,替她盖好被子,含笑望着她:“朝廷中的人太蠢了,单枪匹马的力量自然是不足以与我们白家抗衡,他们也不会真的蠢到以卵击石。”

  

  流淌下来的长发,光滑如水,被一指勾绕心头,落羽细细摩挲着,沉吟片刻后问道:“所以你怀疑是有后台是么?”

  

  而且这个后台还不小。

  

  大楚国能够与白家抗衡的势力早已被打散,一盘散沙就算聚集也不过是稍微大一点的沙堆,风一吹还是得散,所以不足为惧。

  

  白衫只是淡笑着,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一位所有事都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白三公子。

  

  “再睡会儿吧,爷陪着你......”他轻声哄着她,温柔低沉的嗓音哄得她内心安稳,沉沉睡去。

  

  安详的小脸蛋,均匀地吐息着。

  

  桃眼微眯,如墨渲染,内藏蛟龙。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