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随笔 > 秋来九月八
随笔
秋来九月八
1/1

秋来九月八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刘禹锡

  ——题记

  

  秋,在几千年文人骚客的吟咏下,变成了悲秋,毫无蓬勃之气。在秋天,若是不悲秋,或被冠上哗众取宠,不懂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底蕴的帽子。然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迁客骚人就有一千个秋。或悲或喜,或嗔或怒。

  

  秋天应是个欢快的季节,在经过夏天依依不舍的离别后,我们或会在秋天重聚,或会在秋天遇上三两个新的好友。给本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秋天添上了一抹亮色。

  

  若这是一个重逢的秋天,我们则应珍惜当下。须悉,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如岑参的“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的乐观和苏轼的“还与去年人,共籍西湖草”的旷达就很好。

  

  若这是个崭新的秋天,对我们这个倡导“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国度,不是应该值得小酌几杯么?相信刚步入新学校的我们,第一晚定是与新校友,新同学,新室友出去相聚一番,熟悉彼此。

  

  如此想来,将秋季划为开学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夏太热,冬太冷,春本就充满生机,开学季就给萧瑟的秋增添了活力。

  

  秋天又是个属于酒的季节。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我们在夏天喝过分别的酒后,便在秋天喝重逢的酒,或是相遇的酒。

  

  中秋时举杯邀明月;重阳时奉觞祝寿***醅,寒衣节洒酒思亲人。

  

  或许这个秋天的中秋陪你看月的不再是他,或许这个秋天的重阳陪你登高的不再是她,或许在这个秋天的寒衣节要多给长辈送冬衣。但是,你的身边又会有他,或者她,又或者是它。

  

  秋天也是个赏景的季节。

  

  叶落了,我没看到“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悲伤,也没看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更没有看到“将军白发征夫泪”的悲哀。有的只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豪情,和“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温情。

  

  枫叶红了,那漫山遍野的红,是被岁月浸染的红,更是生命的红。它不附势,不迎俗。它耐得寂寞,才红得这样的骄好。因它,秋像春那般的热烈火红。望着秋景,叹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不比黛玉的“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和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更畅快么?

  

  欧阳修眼中的秋是“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和“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却不知秋天最美,秋风最柔,秋叶最神圣。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或许秋是寂寥的,但我们也不应过多沉浸于悲秋伤月中,而应充满“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豪气,昂首阔步,漫入冬天。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