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的少女
1/6

濒死的少女

  “你们所有人都给我等着!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杀光你们!我要用你们的鲜血来祭奠我的父母!用你们的头颅来拜祭我‘缥缈峰’的列祖列宗!”

  昏暗的夜色中有着数道绚丽的光影在苍穹下飞舞。夜幕下的森林中灌木攒动,一名白衣少女拖着疲惫的身体躲在草丛里,窥视着前来围剿他的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众多修仙高手。

  少女的嗓音已经近乎沙哑,没有了妙龄女子的灵动清脆,这是当然的,她的纯白衣襟早已被鲜血浸红,大片的残破衣料散落一地,露出的不是如雪般白皙的肌肤,而是血肉模糊的伤口,看得人触目惊心。

  明明是少女,竟有如此狠毒的想法,这确实会让人产生不适,可看到她此时的惨状,不知情的人也难免会心生怜悯,于是那个人出现了,只不过并非不知情的普通人。

  “那群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后方突如其来的叹息声令少女瞪大了双眸,纤细的玉手一抖,险些将她身上仅剩的武器——一把圣品仙剑掉落在地上。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不知为何嘴角扯了扯,似乎是在勉强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

  是啊,她不可能跑,不会再留给她东山再起的机会了。数十家修仙家族与门派联手围剿她一个如果都失败了,那她可就真的创造了一个神话呢。

  她不再迷茫,因为那没有用,既然已经被找到了,那就只有殊死一搏这一途了,就算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不是吗?不然黄泉路可就走得太寂寞了。

  事实就是这样,本应是这样。。。

  然而当她转过身,借着皎洁的月光看清身后男子的容貌时,她整个身子颤栗了,最后的那把陪伴她十几年的圣品仙剑——暮雪也终是从玉手中滑落。

  “无恨哥哥。。。是你吗?如果是死在你手里,那我也不该有什么怨言吧。。。”

  少女嘶哑的嗓音中带着几分哭腔,不是装可怜,少女是真的留下了两行泪珠,或许是悔恨,或许是懊恼,但更多的似乎是一种欣慰,是一种赎罪后的轻松感。

  那是名少年,看起来与少女岁数相仿。少年长着一张颇为俊俏的讨喜面孔,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身着一袭浅蓝色长衣,衣冠楚楚,看那样子并没有要伤害少女的意思。

  “凝萱妹妹,你这么说我很心痛啊。。。别把我和那群衣冠禽兽混为一谈好吗?”

  金无恨微笑着摇了摇双手,表示自己是无害的。他称呼那些围剿之人为衣冠禽兽,仅仅是因为他们仗着人多欺负一个弱女子。

  叶凝萱破涕为笑,只是这笑容读不出一丝开心的味道,看起来极为挣扎与讽刺。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还是嘲笑曾经的缥缈峰?”

  金无恨连忙辩解道。

  “不不不!我怎么会嘲笑你呢?你知道的,我最舍不得你了!至于缥缈峰。。。这个世界又何尝变过呢?”

  叶凝萱闻言又笑了,甚至笑出了声,只是这次看上去是那么豁达,虽说因为嘶哑的喉咙而显得极其难听。

  “好一句‘世界又何尝变过!’行了,不用废话了,动手吧!今日之局我已是必死,与其死在那些衣冠禽兽手中,我更愿意被你一剑刺死。”

  她接金无恨的话同样称他们为衣冠禽兽,只是这同样的词表达的意思似乎不尽相同。

  金无恨再次摇了摇头。

  “你愿意?可是我不愿意!并且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

  金无恨说话时嬉皮笑脸的,可他的话语中却透露着坚定与毋庸置疑。

  “为什么?是缥缈峰灭了淮河金家满门!咳咳咳。。。”

  近乎咆哮,可叶凝萱的身体状况却不允许她做出这种举动,嘶哑的声音根本就喊不大声,气血攻心之后更是不断有血痰被咳出。

  不知是动了真火,还是伤口恶化,叶凝萱昏了过去。

  重新睁开浅蓝色的眸子,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红木床。叶凝萱没有动,只是呆滞地看向正上方的红木雕纹,然后木讷地眨眨眼睛。

  不用问也能够知道,是金无恨救了她,并收留了她。尽管知道,却没办法接受,就像她之前说的,淮河金家是被缥缈峰屠尽满门的。至于他这个唯一的遗孤也不是意外,而是被故意留下,因为他对缥缈峰而言是财富。

  她和他之间是有着血海深仇的,就和她与她九年来一直妄想杀光的那些风头正盛的仙家名门一样。只有他,就算是对她施以剥皮、车裂、凌迟之刑,她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因为他确实有这样的资格。

  然而,这样的他却在这种时候与众仙门为敌,救了本该被围剿的她,并给予她生存的环境。

  叶凝萱真的很疑惑,虽然小时候总是和没事人一样总是粘着他,如同跟屁虫一般跟在他身后,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话。

  但是在缥缈峰覆灭后,她在颠沛流离中听闻了来自缥缈峰的罪行。在那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愚蠢、多么遭人厌恶。

  尽管听到的缥缈峰的罪恶远不止此一件,但是其他的都无所谓,她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复仇产生半分迷惘。唯一心怀愧疚的就只有对金无恨一人而已。

  木门被轻轻推开,似乎是为了不打扰到她休息而让声音尽可能的细微。

  浩瀚如潮水的可怕灵力席卷了整个屋子,使得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凝萱妹妹,你醒了吧?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温柔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陡然响起,言语中没有仇恨、没有愤怒、没有惆怅,只听得出丝丝笑意。

  “你这算是在折磨我吗?”

  叶凝萱闭上眼眸,嘴角暗自勾起了自嘲的弧度。

  “凝萱妹妹,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你从前明明那么天真无邪。”

  金无恨正在斟茶的手颤抖了,震惊地看向叶凝萱。

  “世界是不会变的,但人是会变的,会被这个污秽的世界同化。”

  叶凝萱叹了口气,嗓音依旧有些沙哑,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是因为对世态炎凉的心寒。

  “或许你说的没错,但人的改变不一定要去向同一处不是吗?你就算屠尽世上的一切,你的父母也活不过来不是吗?回不去那个你期望的环境。那你这么执着于复仇又有什么意义呢?”

  金无恨坐到她床边,宛如柔弱书生的细长白皙的手掌轻抚过她据说象征不详的血红发丝,柔和的目光与叶凝萱美丽而淡漠的眸子相对而视。

  “起来喝药吧。”

  金无恨轻吹了吹手中尚冒着热气的药汤,并用缓和的灵力小心翼翼地扶起叶凝萱,生怕触碰到她身上不胜枚举的伤痕。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