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言情 > 旧日之古微传
言情 古风 虐心 原创
烧蓝醉
1/3

烧蓝醉

  “你心中之人可是她?”颦颦将画轴举在墨引眼前,画中之人与颦颦有八九分相似,那女子身披凤冠霞帔,嫁衣如火。发髻间的烧蓝双直簪更衬得她肤如凝脂,如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墨引抬眼瞧了这丹青,画中女子自然是他心心念念的,只是与其留恋画中女子不如珍惜眼前人。他颇有闲心地沏了壶毛尖,从袖口如变戏法似的取出两只上好的青花瓷碗:“不如坐下同我品茶,且听我慢慢道来。”

  茶水冲泡间,毛尖舒展开来,那绿叶清新如将将摘下一般,沁人心脾。

  可颦颦实在无闲心与他多言。她将画轴卷起,重重的置于桌上:“你不过觉着我好忽悠罢了,可是又想出糊弄我的法子?”

  墨引起身将瓷碗递与她,低低道:“今儿个怎的不舒心了?莫闹,你知我情义。”

  颦颦接过墨引的碗来,猛地摔在屋外的青石板上:“我可曾闹过?今儿我便是闹了你又耐我如何?”

  “你不过仗着我喜欢你罢了。自你来这府中又有何人敢对你不敬?千般万般不过是我宠着你。既然如此,你便留在这屋里,禁足一月。”墨引拂袖而去,未曾在意那画轴。

  “你!墨引你回来!”颦颦在屋里气得直跺脚,却也不敢走出这屋子半步。

  这屋子从她有记忆起便一直住着,可她这活泼的性子又怎可细细打量,如今倒是可以瞧瞧。

  女子最爱瞧的不过是头饰,她一眼便瞧着梳妆台。梳妆台上有一个沉香雕花木盒,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倘若这盒便是精贵之物,那盒里的物什自然不会差。

  她伸手碰那木盒,却怎的也打不开,放于烛光之下仔细瞧木盒的虚线,原来是个暗锁。颦颦从发间娴熟地取下一根纤细的小银钗,稍稍往里探了点便打开了木盒。

  这盒里精致的发钗可熟悉?似是在何处见过。颦颦突的想起那女子发髻上的烧蓝双直,那便是了,这烧蓝双直是那女子之物,莫非是信物?

  原来他二人真真相爱过。

  颦颦捧着指尖的牡丹吐珠簪,蓦地静下来。墨引来时便是这般情境。

  “墨引,你……”颦颦见着他,不过淡然启口。

  “颦儿,我与你道个故事你便知晓了。许久前……”

  许久前有一对相爱之人,女子家中曾有长安城最为昌盛的烧蓝技法,奈何这女子被贼人夺了去,这宗族也被下计,如今已败落。

  贼人寻了许久也不曾寻着镇族之宝,传闻这宝物乃蓝府最新技法,缠丝贴片无一不是最佳。这偌大的府中怎的也寻不着,无人知晓这宝物究竟身在何处。亦无人知晓这宝物在这男子手中收着,打开木盒之法只有女子的银钗方可成事。

  女子被掳走后一心求死,终于一日喝下鹤顶红,男子救她时已晚,却也不晚。女子救活了,女子失忆了,再也不曾想起男子究竟是何人。

  “这女子?”颦颦蓦地明白,原来他心心念念的女子不是她人。

  “正是。”墨引抱住她。

  花前月下,恰逢佳人,与子成说。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