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玄幻 > 塔罗大陆
玄幻 长篇 原创 连载
1/4

  

  战场。百慕大平原。

  在墨蓝色的天空下,是如天火般的血色盔甲。腥红血旗招展,生铁铸造的骑士枪与战马造就了这支铁血骑士团,此刻,他们正整装待发。身后,是被称为塔罗大陆第一天险的百慕大峡谷,眼前,是他们的此次出征唯一的目的,他们的天敌,艾米帝国传奇大公爵,李尔·卡其拉。

  三天前,他们用三十万铁骑为代价,冲破了塔罗大陆的第一天险。三天后,他们要用仅剩的二十万骑兵再次斩杀塔罗大陆的第一传奇,年仅十七岁的李尔·卡其拉,以及他身后的七百名近侍。

  此刻,正是胜利即将来临的时候。

  “咚,咚,咚,咚……”战鼓声起。

  “杀~~~”万马奔腾,杀意满天。

  在铁血骑士团的对面,一名金发少年,骑在战马上,遥遥望着那一片疯狂的血潭,神情萧瑟。

  当敌方结阵完毕的时候,李尔就知道:完了。

  在敌方二十万铁血骑兵的铁蹄下,自己身边的这不到七百名的侍卫会在顷刻间被毁灭。谁都不能在力量如此悬殊的战役中反败为胜,即使他是魔帅李尔王。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敌方统帅卡迪诺竟会有如此的魄力,即使是拿三十万骑兵殉葬,也一定要他死。难道他李尔的头颅真就如此值钱吗?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李尔拔出了他的黄金骑士枪,仰天大笑:“勇士们,听到了吗?敌人的战鼓已经敲响,卡迪诺出动了了五十万万大军,以三十万将士的生命为代价,只为要我们这两千名勇士的头颅,勇士们,你们骄傲吗?”

  “骄傲!”呼声震天。

  “好,今天,就让我们把属于艾米帝国骑士的骄傲进行到底,历史将有我们的传奇,艾米帝国永垂不朽!穆柯雷陛下万岁!”

  “穆柯雷陛下万岁!李尔王万岁!”

  “杀!!!”李尔猛的夹紧马腹,战马奔腾而出。

  “杀!!!”七百余骑战马,七百余名艾米铁骑,在同一时刻发起冲锋,如同一柄利剑,插进了敌方的骑兵战阵之中。

  李尔满脸是血,有他的,但更多的是敌人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自己身后还有没有艾米帝国的勇士们跟着。他只知道:冲!

  能冲多远是多远,他知道自己每往前多冲一步,卡迪诺就多一天不敢进犯艾米帝国,艾米帝国就有无数的人可以多过一天没有战乱的安稳日子。既然明知必死,那就死的轰轰烈烈一点,替那些在战火中水深火热的人们多做一些事吧。

  远远的,在敌军的帅阵中,一名身披血红大麾鬓发皆白的老人坐在披满锁子甲的战马上,看着在他的大军中冲杀的少年所在的方向,突然疲惫的摇了摇头,向身边询问:“魔帅李尔王,他今年才十七岁吧?”

  “是的,元帅。”一名将军恭敬的回答道。

  他就是李尔的对手,古达帝国帝帅,卡迪诺,为古达帝国开疆三十万沃土的铁血公爵,塔罗大陆曾经的传奇。

  之所以说是曾经,就是因为那名正在冲杀的少年:李尔。

  自李尔横空出世,属于卡迪诺的传奇就结束了,李尔是天生的帅才,他用一生所创造出来的辉煌,李尔三年就打破了,他在此之前战无不胜,从无败绩,却在李尔手里一败涂地,曾经属于他的桂冠,全都变成了李尔成就威名的垫脚石。

  但是今天,新的传奇注定要毁灭在曾经的传奇手里。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他出生在古达帝国,该多好啊!”

  “元帅,我们是不是可以劝服他归顺我古达帝国?”一名将军试探的问道。

  “归顺?呵呵。”卡迪诺苦笑着摇了摇头:“所有的天才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太骄傲,骄傲到即使是死,也永远不会低头。现在去劝他归降,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是。”

  卡迪诺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尔所在的方向,调转马头:“早点结束这场战役吧,命令骑兵退,重步兵上,杀了李尔。”

  “是。”

  “报……”突然,一声尖锐的呼啸,打破了帅阵的平静。

  卡迪诺再次把马头调转过来:“说!”

  “元帅……”传令官声颤抖:“敌帅李尔,他,他……”

  “说!”卡迪诺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冲破了侧翼的骑兵战阵,逃走了!”

  “什么???”卡迪诺一阵晕眩,从马上摔了下来。

  “元帅!”一大群将领涌上去,将他扶了起来。

  卡迪诺望着昏暗的天空,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恐惧。一个死里逃生的天生帅才会做什么,他最清楚,这次若是让李尔逃脱了,或许离古达帝国灭国也就不远了吧!

  “命令!”卡迪诺推开了周围扶着他的手,身体站的笔直:“ 莱斯,我命你带一千轻骑诛杀李尔,立即出发!杀不了李尔,你就不用回来了!”

  “元帅!”那名叫莱斯的中年将军翻身下马,跪在卡迪诺的马前,泪流满面。

  “去!”卡迪诺一声暴吼!

  莱斯在地上抽搐着,双拳紧握,指节泛白。许久,终于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是!”

  卡迪诺望着那离去的一千名轻骑兵,心中无限悲凉,没想到他卡迪诺也有穷途末路的一天。

  “传我号令,全军撤退!”卡迪洛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句话喊了出来。

  “是!”周围一片整齐的回答,只是,显得有些沉闷。

  众将都知道,此次回去,怕是性命难保。三十余万大军沦陷于此,而战功仅仅是敌方不到两千名的轻骑,甚至连敌方的统帅李尔都已逃脱,将这样的战绩带回去,即使是皇帝陛下,怕是也保不下他们。

  刚才离开去追杀李尔的,是除了卡迪诺元帅外最有军事才能的人,元帅让他离开,若是能追上李尔并杀了他当然好,但这希望十分渺茫。谁都知道李尔是什么人,那个号称魔帅的少年,若是执意想逃脱,那就绝不是这一千轻骑所能斩杀的。若是莱斯不能杀了李尔,那他就是元帅最后的一丝希望,打败李尔,为他们报仇的希望,虽然,这一丝的希望更加渺茫。

  ……

  三天后,艾米帝国与古达帝国的边界传来战报,古达帝国帝帅卡迪诺领兵五十万进犯艾米帝国边境,当时正陪同艾米帝国太子巡视边境的帝帅李尔公爵为掩护太子撤退,率两千名亲兵在百慕大峡谷抵御古达大军。

  百慕大峡谷高险而狭窄,且只有从艾米洛尔帝国境内才能登上两边的险崖,易守难攻,自古以来就被称之为天险。

  而此次战役,传奇魔帅李尔王靠着这条天险,葬送了古达帝国的三十万大军,最终冲出敌军包围,下落不明。

  谁都不知道李尔公爵在这次战役中做了什么,才能创下如此恐怖的战绩。随李尔王一同抵御敌军的两千亲兵全军覆没,最后一名勇士在找到太子的大军后,只说了一句“快去救元帅”便气绝身亡了。太子立即传令,全军就地扎寨,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李尔公爵。

  两日后,消息传到艾米帝都,皇帝亲下悬赏令:不论是谁,只要找到李尔帝帅,赐公爵爵位,封地三千里。

  五日后,塔罗大陆十四个帝国同时发出悬赏令:公爵爵位,封地千里,悬赏李尔人头。

  创世纪四千三百九十九年,这注定是被载入史册的一年。这一年,有一个人,用不到两千的兵力,覆灭了敌方三十余万大军,并从敌方的重重包围中杀出。之后,这个人消失了,整个大陆却都在疯了一样的寻找他。

  他,就是传奇魔帅,一个不到十八岁便被称为魔帅的少年公爵,李尔·卡其拉。

  

  “卡拉,吃饭了。”夕阳西下,清脆的声音划过金黄的麦地,呼唤劳作的男孩归来。

  “来了!”在一片麦浪之中,一个男孩直起了身应答。将落得太阳现在他上半身***的古铜色皮肤上,显得格外的健壮。

  “嘿,卡拉,我看你和碧那个小姑娘肯定有一腿,要不然怎么每次来叫你吃饭的都是她呢?”隔着几十米远,一个中年男人大声吆喝着,引起了周围同在田间劳动的人们的笑声。

  “达克叔叔,你再乱说,我就告诉爷爷去了!”叫男孩吃饭的姑娘不高兴了,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

  “哈哈哈哈,小姑娘生气了!”那名叫达克的中年男子男人笑的更大声了:“卡拉,你要是真能把这小姑娘抓住,那可就有福喽!”

  男孩笑了笑,没有答话:“达克大叔,我回去了。”

  “嘿,你这个坏小子,每次提到这个你都转移话题。坏小子,你不小喽,我们家崽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小崽子喽,哪像你,连姑娘的腿都还没摸过嘞!”达克大叔醇醇教导。

  “达克大叔!”碧尖叫着,叉着腰红着脸瞪着达克。

  “哈哈哈哈……”周围的农人哈哈大笑。

  卡拉也跟着笑了笑,将衣服披在身上,对着碧说:“走吧,回去吃饭。”

  金色的麦浪随风波动,金黄色头发齐肩的卡尔与扎着蓝色辫子的碧走在麦浪阡陌间,成了塔塔村一道特殊的风景。

  “达克大叔真是太过分了,我一定要告诉爷爷。”碧依旧对刚才的事耿耿于怀。

  “呵呵。”卡拉笑了笑以示回应。

  “卡拉!!!”碧跺了跺脚,一万分不乐意地看着他。

  “嗯?”卡拉十分疑惑。

  碧看着他一副憨憨的样子,气的牙痒痒:“你就不能多给点儿反应吗?我跟你这样说话很没意思唉!”

  “哦。”卡拉沉默了一下,抬头道:“那我该有什么反应?”

  碧用她那大大的、深蓝色的眸子瞪着卡拉,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遍,终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闷闷的说了句“爷爷怎么捡了你这么个怪物回来了”就跑了。

  卡拉挠了挠脑袋,放开嗓子对着碧蹦蹦跳跳的背影喊着:“你慢点儿,再把脚扭了泰斯老爹会怪我的!”

  “哼,爷爷才舍不得怪你呢,他对你比对我还亲呢!”碧跑的更快了。

  卡尔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加快了步子跟上。

  这里是艾米帝国与古达帝国边境的一个小山村,距离百慕达一千三百余里,三面都有森林环绕,靠近艾米帝国的那一面临河,在各国军部所绘制的作战地图里,这里都是被一笔带过的,因为如果不是哪位统帅的脑子秀逗了的话,就绝不会对这个地方发动进攻。

  骑兵和弓射手在这里直接就会被那一大片密林废掉,重步兵勉强能用,但也会被大大削弱战斗力,唯一不受影响的也就剩轻步兵了,不过用几十万轻步兵作为主力发动一场战争……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干。

  所以这里,算是这个战果纷飞的大陆不多的乐土之一。

  李尔来这里已经有一年多了,他是被碧的爷爷,泰斯老爹从森林里捡回来的。那天他带着七百余轻骑对古达大军发起冲锋时 ,本以为自己会死在乱剑之下,不想敌军被他打垮了斗志,并没有组织起什么有效的围攻,让他侥幸逃脱了。

  他的战马带着他奔跑了一千三百余里,最终倒在了村子靠北的森林里,被刚好外出打猎的泰斯老爹捡了回来。

  据泰斯老爹说,当时他晕倒在一颗歪脖子犁树旁边,战马已经没气了,他也呼吸微弱,泰斯老爹当即给他灌了一壶大麦酒,把他背了回来。

  他醒了之后,泰斯老爹已经把那匹战马埋了,他在埋战马的土堆边站了一夜。

  后来他问过了泰斯老爹,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塔塔村,是艾米帝国与古达帝国边境上的一个三不管地区。

  当泰斯老爹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突然不想回帝都去了,于是就撒谎说自己叫卡拉,是一名艾米帝国的轻骑兵,家里人都死了,想在这儿安个家。

  他本以为泰斯老爹会为难他一番,没想到老爹听他这么说之后显得特别的高兴,当即就答应了,还帮他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盖了间小木屋。

  盖木屋那天村里的其他人也来帮忙了,并且一位叫达克的大叔送了他两桶大麦酒。他记得木屋盖好的那天达克大叔是这么说的:“小伙子,好好在这儿住下吧,这儿没有战争,你只要陪我们喝喝大麦酒就好了!”

  后来村里人帮他开了块地,借给了他些小麦种子,他就彻底成了一个农民。他不会做饭,所以一直都是在泰斯老爹家吃饭的,泰斯老爹也特别喜欢他,尤其喜欢他能喝大麦酒。泰斯老爹常说:“能喝塔塔村的大麦酒,才能算是真正的男人。”确实,这种自酿的大麦酒度数很高,不过索性他的酒量也不小,陪老爹喝两杯还是可以的。

  “爷爷……”刚到家门,碧就叫了起来。

  “嗨,回来啦?”泰斯老爹一把花白的胡子,红光满面的,说起话来就像一个大铁锣,任谁也想不到他已经是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了。

  老爹一边把两盘热腾腾的肉放在桌上,一边招呼李尔从厨房里的搬一桶大麦酒出来:“我今天特地做了甜马肉,咱们可要好好喝两杯!”

  “好!刚好田里的活儿我也干的差不多了,今天我就和老爹喝个痛快!”和老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觉得特别的轻松。

  听他这么说,泰斯老爹更高兴了:“好好,今天我就让你这个小家伙知道老爹的酒量有多大,非让你喝得趴在羊圈里起不来!”

  碧看着这一老一少,不禁头疼起来。卡拉还好,可老爹一喝醉了可就麻烦了,他说不定会拿着弓去森林里捕猎灰熊的。

  淡黄色的大麦酒入口,一股酒气冲鼻而出,然后又回到嗓子中,一阵辛辣之后,余味微苦,配上筋道爽口的甜马肉,有一种苦中带甜的韵味。

  “来………哈哈………”

  泰斯老爹毕竟老了,酒量也跟着老了,酒喝的又猛,不一会儿便醉倒了。卡拉摇了摇有些晕晕乎乎的脑袋,扶着桌子想要站起来。

  “你慢点儿!”碧赶忙跑过去扶着他:“你们还真行,一桶酒都喝了一大半了。”

  听着碧带着些嗔怪的语气,卡拉不由得笑了:“别埋怨了,先把老爹扶进去吧,待会儿着凉了。”

  碧皱了皱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着凉?你们都比森林里的灰熊都健壮,会着凉?”

  话虽这么说,但碧毕竟还是疼爷爷的,赶忙去搀扶爷爷,卡拉慢慢地站起来,帮着碧把泰斯老爹扶进了里屋。

  窗外星光闪烁,老爹的鼾声震天。

  “我走了!”向碧打了个招呼,卡拉就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老爹的木屋。

  “你慢点,我扶你回去吧。”碧有些担心他,也跟着跑了出来。

  “不了,你照顾老爹吧,可别让他跑到森林里去了。”卡拉挥了挥手。

  碧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卡拉的背影慢慢走远,直到他的背影快被夜色淹没时,才突然想起什么:“你明天早上就不用过来了,我做好了饭给你送过去!”

  “知道了。”一片漆黑中,嘹亮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艾米洛尔帝国帝都,弗雷德塔。

  这里,被称为神之帝塔,塔的名字就是艾米帝国皇室家族的姓,由帝国第一百三十四代皇帝卡姆·弗雷德统一整大陆后聚天下之力所建,距今一千余年,历经战火七十余次,仍屹立不倒。这座塔代表了艾米帝国的昌盛,即使时至今日艾米帝国不再有当年的盛世,但弗雷德塔依旧是神之帝塔。

  艾米帝国现在的皇帝,穆柯雷·弗雷德站在弗雷德塔塔顶,远眺着繁华的帝都,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他本来可以再建一座弗雷德塔的!他本来可以再一次统一大陆的!他本来可以再创一个传奇的!

  可是,可是这一切都随着魔帅李尔公爵的失踪成了幻想。百慕大峡谷的一场战争,让整个大陆都震惊了,千对五十万,覆灭敌方三十万大军,这是一个不朽的传奇。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统一天下!他宁愿没有那场所谓的百慕大圣战,他宁愿要李尔,他要那个魔帅李尔王,为他统一天下!

  他准备了五十多年,自李尔的父亲,那个被称为钢铁骑士的坤缇侯爵还在世时他就开始准备了,他准备了一辈子,终于等他真正将要实施统一大计时,最重要的一个人,李尔,失踪了。

  他已经九十三岁了,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了,他的梦想如果再不尽快实现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百慕大峡谷,那场该死的战役!”穆柯雷肥大的手狠狠地拍在花岗岩护栏上。

  “陛下。”在他身后的阴影中,一个黑影慢慢浮现。

  “你怎么来了?李尔找到了吗?”穆柯雷欣喜地转过身,眼里放出摄人的光彩。

  “抱歉,陛下,还没有消息。”黑影低下了头。

  “哦?”皇帝陛下眼中的光彩消失了,一瞬间,像是又老了好几岁。

  “陛下。”黑影的头低的更狠了。

  “唉!”穆柯雷深深地叹了口气,久久不语。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再次开口,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疲惫:“说吧,什么事。”

  “陛下,刚刚得到消息,北方雪月帝国在半月前突然同时向其他十三国秘密派出使者,目前目的不详。”

  “呵呵,雪月帝国。”穆柯雷冷笑了两声:“许久没有敲打他们了,胆子变大了!”

  “陛下,您认为雪月帝国此次的目的是?”

  “同时对十三国派出使者,这么大的阵势还能干什么,不就是想结盟攻打我艾米洛尔吗!”穆柯雷声音十分凶狠。

  “那陛下,我们该如何?”黑影问道。

  “如何?不如何!结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成功的,让他们闹去吧,若是闹得过分了,就发兵去敲打敲打他们。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到李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穆柯雷极速地拍打着大理石护栏,情绪万分激动。

  “是。”黑影应答一声,便又消失了。

  穆柯雷望着灯火通明的帝都,热泪盈眶:“李尔,李尔,你到底在哪儿啊!”

  在冽冽的晚风中,这个老人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孤单,凄凉。

  

  金黄的麦浪一片片倒下,田间传来老人们沙哑但动人的歌声。秋天对于农人来说,总是喜悦的。

  卡拉和泰斯老爹坐在树下乘凉,嘴里叼着老爹帮他用玉米芯做的烟袋,深深地吸一口,尼古丁穿过肺叶传来一阵阵炽热的感觉,脑袋也随之变得晕晕乎乎的起来。

  这是一种民间特有的烟,找一只较为规整的玉米芯,将两端截掉,然后再将中间掏空,一个烟袋就做好了。

  在掏空的玉米芯里塞上烟叶,点燃,深深地吸几口,这是村里的男人在干活闲暇时最喜欢做的事了。

  当泰斯老爹第一次将这种特制的烟递给卡拉时,这种他从未见过的吸烟方式让他很惊奇,并且很愿意试试。

  事实证明,抽惯了艾米帝国皇室特制玫瑰香雪茄的公爵大人在第一次对付这种奇特的香烟时注定要被悲剧掉,当那浓烈的尼古丁烟雾直冲肺部前进时,卡拉很不幸的被呛到了,一阵急促而猛烈的咳嗽,让他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当初在战场上被骑士枪刺的遍体鳞伤他都没流过一滴眼泪的。尤其是,碧也流泪了,是笑出来的。

  不过他很快就学会了抽这种玉米芯香烟,并且爱上了它,他喜欢在干活累了的时候坐在阴凉下,将掏空了的玉米芯塞上烟叶点燃,一边抽着一边陪碧或者泰斯老爹聊聊天,等他的一支烟抽完了,他也歇的差不多了,与老爹或是碧打声招呼,继续去拔草或者收麦子。他差不多已经忘了皇帝陛下赏赐的特制玫瑰香雪茄了。

  “卡拉,你又偷懒了!”碧叉着腰站在卡拉面前,一把深蓝色的头发用一根皮绳扎着搭在胸前。

  “别催了,我忙了一天了,好不容易坐下来歇歇。”卡拉无奈的道。

  “哼,我都还没喊累呢,你还天天叫累!”碧有些愤愤不平。

  “嘿嘿,嘿……”泰斯老爹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

  “爷爷,你笑什么!”碧的脸微微红了些。

  泰斯老爹挤着眼意味深长地说: “碧啊,要不你也坐坐吧,你也忙了一天了。”

  “好啊!”碧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随即又反应了过来,“爷爷!!!”

  “哈哈,想和卡拉这傻小子多待会儿就直说嘛,有啥的呢?这小子可还是我捡回来的呢!”泰斯老爹异常的兴奋。

  “爷爷!”碧一下子就涨红了脸,狠狠地跺了下脚,扭头跑来了。

  “哈哈哈哈……”泰斯老爹哈哈大笑。

  卡拉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笑完了,老爹拍着卡拉的肩膀问道:“怎么样?老爹的这个孙女漂亮吧,要不你们就在一起过算了!”

  “这个……”卡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知道碧那个小丫头喜欢他,可他却一直没怎么上心,他觉得他能住在这儿已经很不错了,已经很满足了,让他一直沉浸在幸福的温馨之中,而没有心思想别的。

  再说,他不确定会不会有一天他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不知道村里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会不会这样友善的对待他,他知道村里人很讨厌战争,不管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达克大叔曾经告诉他:“战争没有善恶,只有野心与争夺。”

  老爹看卡拉愣住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头子管不了,但是我老了,活不了几年了,碧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我要是死了,你替我照顾照顾碧。”

  “老爹……”卡拉急了。

  老爹摆了摆手打断了他:“卡拉,你有些事没跟我说吧。”

  卡拉语塞。

  “嗨,我老头子过了九十多年了,这点事还看不出来吗?”老爹看着那一片片倒下的麦子,眼睛里是深深地眷恋,“村子里的人都讨厌战争,说战争是魔鬼,那是因为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就是为了逃离战乱才过来的啊!所以大家都不喜欢战争,可是不喜欢又能怎样呢?我有一种预感,这是这个村子最后一次收麦子了。老家伙的预感大都是很准的,就像预感自己该什么时候死一样准。”

  顿了一下,老爹又继续开口:“我也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在死前再帮碧找到一个安稳的地方了,卡拉,你答应我,要是我死了,你就帮她找一个安稳的地方,让她多活几年,好吗。”

  卡拉沉默了很久,老爹一直盯着他。

  “好。”卡拉坚定的回答。

  “好!”老爹笑了,眼角是掩饰不住的皱纹,像石头一样坚硬,“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约定。”

  暮色苍茫,老人的歌声穿过金黄的野地,沙哑中带着岁月的沉淀,与塔塔村男子汉的坚定。

  

  艾米帝国皇宫,太子书房。

  来自于东方的珍贵香料在炉火中静静燃烧,馥郁的浓香随着烟雾缓缓升起,飘散在肃穆的空气中。纯白的雪羊长毛地摊一尘不染,深褐色的沉香木书桌上放着一副巨大的作战地图,地图上摆着一只泛着微光的水晶玻璃镜,镜中是一个两鬓斑白的男人。

  他,就是艾米帝国的太子,雪莱·弗雷德。

  他用已经皮肤松弛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两鬓斑白的头发,目光中带着浓烈的仇恨。

  都是那个老不死的死老头子,在那腐朽的王位上不肯下来,才让他已经到了如此垂垂暮年却仍旧只是一个太子,永远都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太子。

  他恨,他恨那个老家伙这么的长寿,他恨那个老家伙守着那么多东西却不肯将其中的哪怕一丝的权利分给他,他恨那个他在朝堂上声声恭敬的称呼着的父皇。他不甘心,不甘心这一辈子都只是做一个太子。

  他是老东西的第九个儿子,在他之前老东西已经立过八个太子,可他们要么是病死了,要么是已经死心于王位,转而去及时的享受一个皇子该有的奢华富贵。他们都是这漫长的等待中的俘虏,等不到或者再也不愿等到继承皇位的那一刻。而他,是第九个。

  他知道老头子的心思:统一大陆。

  曾经年少时的他也为了老家伙的这一梦想疯狂过,他曾是老家伙最忠实的助手。为了让老头子这一可笑的梦想成真,他甚至不惜打压自己的声望以增强老头子的集权,他梦想着有一天老头子统一了天下之后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他,老头子也曾这样向他承诺过。

  可是,一年一年过去了,他一天天老去,本该属于他的权利一天天减少,他早已成了一个空壳太子,统一大陆的夙愿却遥不可期。他怀疑了。

  他害怕自己会像那些皇兄一样成为老头子妄想的牺牲品,最终老死在老头子前面,他怕他这一辈子都触摸不到那权利的巅峰。他怕!

  从那一刻起,他起了异心,他不在将老头子放在首位,他开始着力筹集属于自己的势力。

  可是,晚了。

  到那一刻他才知道,他原来那么努力的为老头子造势是多么的傻,一切的权利都已被老头子紧紧攥住,他无从下手。

  他不遗余力的,谨慎的,一点一点的从老头子的手里骗取权利。进度很慢,老头子太谨慎了,稍不留意就会引起老头子的疑心,他的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他花了十几年,才筹集到一些开始成规模的势力。他很兴奋,他知道,虽然现在他的这一点势力相对于老头子来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这却是他的倚仗,有了这些,他就有了说服别人投靠他的底气,他就能靠着这一点点倚仗像滚雪球一样膨胀他的实力。成功触手可及。

  可是,就在他忘乎得以的时候,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却横空出世:李尔·卡其拉。一个军事天才。

  在李尔刚刚步入朝堂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当即他就决定回去后一定要迅速拉拢李尔,拉拢不了就迅速将其铲除。

  可是,他小看了老头子的眼光与谋略。

  在他还在筹划如何拉拢李尔的时候,老头子就已经下令:赐李尔候爵爵位,封帝国副帅,率南疆铁骑四十万,远征神圣联盟。

  他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即就晕了过去。他知道,他再一次与那金黄闪闪的王位擦肩而过。

  当时他甚至想过,乘着李尔还未成气候,即时发动兵变,直接杀掉老王,即位为新王!

  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发动兵变绝对是以卵击石,没有任何胜算。他不能。他还得忍。

  就这样,他看着李尔一步步崛起。神圣联盟远征归来后,老家伙立即封李尔为公爵,之后在两年内派李尔出征十七次,而李尔也不负众望,两年来一路全胜,从未有过哪怕一场战役的失利,李尔王的大名远扬四方,艾米帝国超强的军事实力也在李尔的手上发挥到了极限,艾米铁骑的赫赫威名成为了塔罗大陆各国君主的噩梦。

  两年后,当李尔再次远征神圣联盟归来,老家伙正式册封李尔为公爵,升任帝国元帅。李尔,达到了权利的巅峰。

  而他,则坠入绝望的深渊,离他日思夜想的王座越来越远。唯一让他感觉安慰一些的是,或许是因为老头子确实老了,精力不够了,所以在许多日常事务上都开始放权,并且有将这些放手的权利都交给他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开始有了权利。

  随着手上的权利越来越大,他也曾经想过乘着哪次李尔正在出征之际,迅速发动兵变或是政变,夺取皇位。以他现在的实力,发动一场叛变并不难,他有九成的把握取得成功。可是,他制定了无数的作战计划,却没有一条真正实施的,至于原因,还是那个少年。他知道,李尔绝对比坐在王位上的那个老家伙棘手的多,若是自己的叛变得不到李尔的支持,即使成功了,也不能安心的坐下去。

  他知道,只要给李尔二十万铁骑,他就能冲破帝都的高墙,将他斩杀在刚刚得到的皇位上。

  所以。,他忍了。他不敢。

  可是,上天就是这么的令人琢磨不透,在他已经死心的等待着老头子寿终正寝的时候,李尔没了。

  在他得到李尔失踪的消息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机会来了。

  是的,他的机会来了,李尔没了,老头子再也没有什么能牵制他的实力了,他可以从容的将老头子赶下王位,成为艾米帝国的第一百三十五任皇帝,名正言顺的皇帝!

  从一年前李尔失踪,他就开始筹划,时至今日,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要再有一年的时间,不,半年,只要再给他半年的时间,他就能成为新一任的帝皇。

  至于李尔,虽然还不能确定他是否死了,但同样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据他猜测,李尔要么是死了,要么是在哪个地方隐居起来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他都不需要担心。

  “哈哈,哈哈哈哈……”他忘情的笑了起来。

  这帝国,该易主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