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玄幻 > 塔罗大陆
玄幻 长篇 原创 连载
2/4

  

  塔塔村,黄昏。

  田里得麦子已经收割完毕,取而代之的是满地参差不齐的麦茬,各家的粮仓被都被装的满满的,这些粮食足够村里的人们吃两年的了。

  村里最健壮的小伙子们都已经在三天前带着多余的麦子去了距塔塔村最近的城市,他们会将那些麦子卖掉,并用所卖的一半的钱买回来一些新奇的食物和时下最流行的衣服,当然,还有男人们喜欢的各式各样的酒和烟。

  算算日子,今天晚上天黑之前他们应该能回到村子了。

  村子里的人们都在忙碌着。按照塔塔村的传统,大丰收的这一天是要在村口点起篝火庆祝的。

  在夜幕降临之后,各家的女人们都可以穿上刚从城里带回来的最时髦的衣服,围绕着篝火跳起塔塔村特有的塔塔舞,尤其是那些还没有嫁人的姑娘们,今晚她们的美丽将会绽放在每一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的眼前,同样的,她们也能够从容的在众多的追求者之中挑选那一个让他们最中意的少年。

  而塔塔村的小伙子们则最期待从城里带回的那些甜甜的葡萄酒,它们与姑娘一样,都是能让小伙子们拥有用不完的力气的东西。喝了酒,他们就可以大胆的向平时里日思夜想的姑娘们大声的喊出心中的爱,大声的向美丽的姑娘们表白。即使是失败了,他们也不会感觉到难为情,因为这一切都可以推给那些甜甜的葡萄酒。喝醉了,当然做什么可笑的事都是不必被嘲笑的了。

  向达克大叔这样成家了的男人们当然不会去抢年轻人们的风头。他们会和老人们聚在一起,去试一试新从城里带回来的雪茄烟的滋味。在他们的心里,当然是塔塔村的玉米芯烟叶抽起来更带劲一些,不过他们也同样对城里的新东西充满期待。

  而且据说城里人抽烟并不只是为了试一试烟叶燃烧后烟雾穿过胸膛后那种辛辣的感觉,而是想尝一尝雪茄迷人的味道。

  雪茄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没有人知道,虽然有不少老人已经尝过了无数次,但依然没有人能够说明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去喜爱这种新的,来自城里的东西。

  李尔同样在忙碌着,雪茄烟他已经抽过了,姑娘们的裙子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帝都是一切流行浪潮的发源地,村子里的小伙子们带回来的东西他一定不陌生,对于那些来自城里的新玩意们他并不期待。

  让他期待的是村子里的人们在拿到自己中意的东西后那种快乐与满足的笑容。那是一种迷人的,纯粹的,不掺杂任何功利因素的笑容。眼角上翘,脸部的肌肉完全的向上拉起,额头上挤出一条条深浅不一的皱纹,张着嘴哈哈大笑,全身似乎每一个毛孔都是欢乐的。

  这种笑容他曾在帝国的军营里见过,但塔塔村的人们的笑容却又不同于军营的铁血,那种笑容中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淳朴,淳朴的像是一大碗有些腻人的蜂蜜水。

  “卡拉?”是碧那个小丫头的声音。

  “怎么到这儿来了,泰斯老爹呢?”

  碧淘气的吐了吐舌头:“爷爷正在搬大麦酒呢,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呵,又淘气了!”李尔不禁莞尔。

  “什么嘛!卡拉你怎么老是把我当小孩子啊!”碧不高兴了撅着嘴抗议道,“再说了,我可是好心来看看你有没有要我帮忙的啊,你竟然还怪我,不管你了!”

  小姑娘扭头就走,蓝色的辫子忽的甩过,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李尔哑然失笑:“好了好了,来了就别走了,帮我收拾收拾东西吧!”

  碧马上扭头,接着又矜持了一下:“说好了,这可是你求我留下的啊。”

  李尔无奈的点头:“好好好,是我求你留下帮我收拾东西的!”

  “哈,好!你要带什么?烤肉吗?要不要把烟叶带上?大麦酒可得你自己搬啊,我可搬不动!”碧兴高采烈的抢过李尔手机的活,一边收拾着一边还不忘提醒李尔别忘带了东西。

  李尔无奈的站在一旁看着碧忙碌的样子,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眼光在不大的小木屋里巡视着,最终还是停在了碧搭在肩膀上的淡蓝色的辫子上。

  蓬松的辫子随着一蹦一跳的碧像一只蝴蝶一般在整个屋子里飞舞着,不一会儿,李尔就觉得眼花缭乱起来。

  晃晃脑袋,努力的将那只蓝色的蝴蝶赶出脑海。李尔准备将厨房里的两桶大麦酒搬出来,一挪步子,才发现自己像是已经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行走不稳。

  天空自东边暗了下来,平日里安静的村子却忽的充满了一片片的嘈杂声。

  好几堆篝火熊熊燃烧着,金黄的烂肉在火舌的舔舐下显得格外的焦酥,一滴滴宛如琥珀般的油珠随着烤肉的纹理落下,浇在被烧的火红的木炭上,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让人遐想连篇的香味。

  姑娘和小伙子们围着篝火与烤肉跳起了欢快的塔塔舞,鲜艳的衣服随着篝火转动,舞出一圈圈头尾交接的彩虹,老人们则负责用他们厚实的喉咙为年轻人歌唱,他们充满皱纹的笑脸似是最好的音符,每一个人都兴奋的涨红了脸,一两个半大的小孩子穿梭其间,汗珠顺着人们的每一寸肌肤流下,打湿了本就鲜艳的衣服,勾勒出了姑娘们傲人的身材,与小伙子们强健的肌肉。

  那些更小一些的小孩子们则一改往日的活泼,规规矩矩的坐在篝火旁边,转动着香气四溢的烤肉,干净明亮的小眼睛里满是期待。

  大人们的狂欢他们岔不进去,也不想与爷爷们去喝那些辛辣的大麦酒,烤肉就成了他们最大的快乐。那些用篝火烤出来的肉外面是焦酥稣的,里面却是柔软鲜嫩的好肉。一口咬下去,满嘴的香气,香的让人舍不得吞下去。

  一块烤肉吃完,满嘴满脸的油腻,也顾不得擦,就让它这么油着,赶紧奔向刚刚做好的甜马肉,去玩了可就被抢光了!

  一直吃到再也吃不下去,小家伙们便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躺在地上,争论着今晚的那一块烤肉烤的最够火候,那一块甜马肉最甜,哪一只面包最松软。不一会儿,有了分歧,几个小家伙便在地上扭打起来。各家的大人们看到了,也不劝阻,还时常为他们喝彩,大块的烤肉扔向打的最卖力的那个孩子。又是一阵争抢。

  李尔坐在角落里,陪着达克大叔抽着从城里带回来的雪茄,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个穿着红裙子的俏丽姑娘,时不时的看一看兴奋地围着篝火转圈的碧,以及涨红了脸使劲地扯着嗓子唱歌的泰斯老爹,脑子偶尔能够清醒一会儿,但更多的时候是迷迷糊糊的。他也喝多了。

  “我看啊,这么多的姑娘中,还是碧最漂亮。”达克大叔突然语气一转,扯着嗓门大声的冲着李尔喊。

  “呵呵。”李尔照例是轻轻的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嗨,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又是这样!”达克大叔不满的吼着,“我可告诉你,臭小子。往年的这个时候,可是有不少的小伙子们向碧表白的。”

  “达克大叔……”李尔拉长了调子。

  “行了,你别跟我扯。”达克大叔一挥手,“我知道我说不过你这个臭小子。我也不跟你扯别的,就是想告诉你,碧这小丫头可是很讨小伙子们的喜欢的,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上好的大麦酒可是要去抢才能喝到的!”

  “……”李尔的嘴角勾了勾,苦笑着没有说话。

  熊熊燃烧的篝火扑闪着,忽明忽暗的映照着碧那张向苹果一样红彤彤的脸,一点点汗珠敷在鼻子上,头发上,脸上,像天使一样美丽。一缕蓝色的头发垂在脸侧,更增添了几分活泼。

  “薇薇安!”

  在一片嘈杂声中,一个豪迈而响亮的少年的声音大声响起,场面立刻安静下来。

  所有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兴奋的涨红了脸,小姑娘们都紧紧的捂住了嘴,以免忍不住发出了一丝声音打破了这静谧而又神圣的气氛。叔叔辈的老人们则伸长了脖子,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那名叫薇薇安的姑娘刚刚还兴高采烈的跑来跑去,这会儿却涨红了脸呆呆的站着,脑袋深深地低下,双手不安的卷着衣角。

  “薇薇安!”像是给自己壮胆,那个栗色头发的小伙子又大声的喊了一遍。 顿了一下,他突然从背后拿出了一束有些干瘪的玫瑰花来:“薇薇安!我,我,我……我喜欢你,你嫁给我吧!”

  结巴了半天,勇敢的小伙子终于喊出了自己的爱,直溜溜地站着,眼睛勇敢的直视着薇薇安涨红的脸,捧着玫瑰的手却有些颤抖。

  塔塔村没有玫瑰,玫瑰是属于城里人的玩意,看玫瑰的枯萎程度,应该是去城里卖麦子的时候偷偷买回来的。小伙子用心良苦,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大家不禁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叫薇薇安的小姑娘。

  小姑娘狠狠地绞着双手,指节有些泛白,两颊通红,一直红到了脖子,踌躇着,左脚缓慢的抬了抬,又急促的放下。

  这就够了!

  小伙子马上冲过去将玫瑰塞进她的手里,然后将她一把抱起,欢呼着,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喔……”

  周围马上起哄,将这一对新人团团围住,有道喜的,有调笑的,不一而足。

  薇薇安红着一张脸,低低的垂着头, 那个栗色头发的小伙子却只顾扯着嘴呵呵的笑着,一言不发。

  突然,人群中再次有人发声。

  “伊诺……”

  “米兰……”

  有了第一个,当然就有第二个,同样的也会有第三个。小伙子们都急了,一个接一个的名字响起,声音各不相同,但都是一样的大胆而响亮。

  “今年小崽子们倒都还算争气,就是送的东西太不像样,都是些花啊草啊什么的,真是的,这些东西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有什么用呢?”达克大叔瓮声瓮气的道。

  “呵呵,达克大叔,你这话要是被达克大婶听到可是又要挨骂的哦!”李尔忍不住调笑道。

  达克大叔偷偷的向远处的一个中年女子看了一眼,发现她没有注意到他,突然有了底气,抬高了些声音:“我会怕她?”

  李尔没有说话,只是带着一丝笑意看着他。

  达克大叔只当没有看到。但李尔并不泄气,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一会儿,达克大叔恼了:“看什么看!这么多的小崽子里就你最不争气,你还敢笑我!”

  李尔一窘,下意识地瞅了一下碧。刚好碧也在偷偷的瞅他,见他看过去,急忙把头低下去,装作专心吃烤肉的样子。

  李尔不禁收回了目光,心里有些复杂。

  “嗨!臭小子!”达克大叔难得的压低了嗓门,“你就跟我说句实话,我不告诉别人,你到底喜不喜欢碧?”

  李尔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保持了沉默。

  “嗨……”达克大叔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可怜了碧那个懂事又漂亮的小鬼机灵喽!”语气中,是深深地惋惜。

  碧低着头紧张的翻弄着手中的烤肉,刚才卡拉的那一眼让他有些慌神。他不知道待会儿卡拉会不会向其他人那样喊到她的名字,但她做了决定:如果,如果卡拉真的喊到了她的名字,她就马上走过去,去主动的牵着他的手,一辈子也不放开。

  是的,她喜欢卡拉,第一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可是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爷爷曾告诉过她,爱就是爱,恨就是恨,她不会转弯。

  想明白之后,再见到卡拉的时候她都会特别的紧张,而且快乐。莫名的,不知其始的。这种心情很奇特,也很折磨。怕见到他,又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恨他,又舍不得恨他。总是想方设法的对他好,又时时处处的想欺负他。

  有时候碧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炸了,有时候又觉得很空。她不知道卡拉是怎么想的,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她,他总是对她很好,却又从不过分亲昵。这让她感觉心里没有底,特别的难受。

  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她知道这一天那些男孩子们都会特别的大胆,很多平时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或是没敢说出来的话,今天都会趁着酒劲大声的喊出来。

  她本来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他知道卡拉一向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不太可能像其他人一样接着酒劲做出什么大胆的事。但她又有些期待,万一,万一卡拉这一次能打破常规呢?万一卡拉这一次能为她改变一次呢?

  她忐忑着,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中的烤肉,时不时的忍不住抬头看看卡拉,又很快的低下。没抬头看卡拉一下,她都会多一分希望,同样的也多一分绝望。

  终于,在她又一次忍不住向卡拉看过去的时候,卡拉也正好抬眼,四目相对。她像做错事的孩子,急忙将眼睛低下,使劲攥着的手指指节发白,紧紧的屏着呼吸,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过了会儿,又变的极乱。

  他这是,要向她表白了吗?他会怎么说?他会送给自己什么?我该怎么做?

  她急切的等着卡拉的下一步反应,急不可耐,却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等了许久,不见卡拉有什么声音,碧不安的抬头看向卡拉的方向。他正捧着一只大木碗在喝酒,神色还是像往常一样,淡淡的,无悲无喜。

  碧突然感觉一阵巨大的失望。他……

  哼,这个可恶的大木头!

  碧愤愤的跺了跺脚,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理那个可恶的坏家伙了!

  远处,泰斯老爹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又黯淡了下来,一仰头,一碗大麦酒下肚。

  夜宁静。

  进入下半夜,篝火已经熄了,人们都已陆陆续续的回家。

  明天还要照常早起干活,农人是不能因为一夜的狂欢就放下第二天该干的活计的。

  泰斯老爹早已醉的不省人事,只好由同样不怎么清醒的李尔将他背回来,碧跟在他们后面,防止他俩一起摔在进水潭里。

  星辰微微闪动,点缀着墨蓝色的天空,大片黑色的云朵在空中飘着,让这夜空更加增添了几分斑驳的层次感。

  前几天刚下过了雨,地上还有水洼密布着,夜晚的寒气袭来,凭空多了几分清冷。

  李尔晃了晃不甚清醒的脑袋,想要找个欢快点的话题打破这种沉默的气氛。想了想,还是算了。

  回来的时候,碧总是撅着一张小嘴,明显的心情不佳,至于原因,他差不多也能猜到。若是这个时候开口说话,说不定会引爆火药的。

  夜风拂面,一阵清凉。泰斯老爹的小木屋离村口并不遥远,只一会儿功夫,李尔就把老爹背到了家里。

  点起油灯,将老爹放在床上,在路上就开始打鼾的老爹此刻鼾声更加响亮。透过窗子,不时传来一两声虫鸣。在老爹的鼾声与虫鸣的双重衬托下,空气显得更加的静寂。

  碧在一旁熟练的忙碌着,李尔想上去帮忙,却每次都被碧无声的拦住了。被碧丢了无数个白眼之后,李尔终于无可奈何的放弃了。

  这小妮子!

  环顾了一下四周,终觉得无事可做,只好向碧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

  碧看着李尔在昏暗的火光下有些孤寂的背影,突然有些遏制不住的心酸。

  她突然想到了李尔是逃难过来的,村子里的人们都有亲人,连她都有一个宠爱她的爷爷,可李尔却什么都没有。听说他的父母都在战乱中死了,他也是在战乱中死里逃生逃到村子里来的,刚来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孤独,他对谁都是那么的彬彬有礼,可却也永远保持着距离。碧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李尔在谈到自己父母时的神情,他当时是笑着的,淡淡的叙述,像是在讲一个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故事,可是碧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如同深渊一般的悲伤,悲伤的像是要从眸子里溢出血来。

  当时碧突然就鼻子一酸,当场流出泪来。把老爹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呢。

  后来碧一连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一闭眼,脑海中全是那双充满悲伤与疲倦的眼睛。

  而此刻,她看着李尔落寞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任性了。像今晚这样狂欢的场面,李尔看了一定会想起他的父母亲人吧,他一定会更悲伤吧!

  可是自己刚刚还在责怪他,不理他,他岂不是会更加的孤独与悲伤?

  “卡拉,留下来吧,我睡不着,陪我说说话吧!”碧听到自己这么说。

  李尔一愣,随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这个平时古灵精怪,此刻却万分温柔的小丫头:“好啊!”

  将泰斯老爹安顿好,他们来到了屋后,躺在高高的柴垛上,自在的遥望着满天的星星。

  “卡拉,给我讲一个故事吧!”碧望着北方那一颗最亮的星星,静静地说。他知道李尔知道很多故事。

  “嗯……”李尔沉思了会儿,将胳膊枕在头上,“给你讲一个东方的神话故事吧,是我在军营里听一个骑士讲的,他爷爷到过遥远的东方。”

  “嗯!”碧闭上了眼睛。

  “传说在古老的东方,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住着一个叫做牛郎的农民,他非常的穷,只有一间小破屋子和一头老牛。但他也很满足,并没有觉得日子过得困苦。”

  “不过,他一个人住在山上,他有什么心事的时候,也只能说给那头老牛听,所以他也常常会感到很孤独。”

  “有一天晚上,他干完了一天的农活,吃了些面包之后,照例去牛棚里去给那头老牛喂草。”

  “老牛慢慢的吃着草,他则蹲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对老牛讲起了自己的心事。”

  “过了很久,老牛吃完了草,他也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老牛突然开口说话了,它叫住了他。”

  “老牛说:你不是时常感觉很孤独吗?我帮你找一位妻子吧,这样你就不会孤独了。”

  “牛郎对老牛的突然开口说话感到非常的吃惊,急忙向老牛询问后才知道,原来老牛原本是天上的神牛,后来因为犯了错,被神王贬下凡间。”

  “明天,你去山东面的温泉去吧。明天下午的时候,会有一名穿着红色衣服的神女到温泉里去洗澡,你让她做你的妻子吧,这样你就不寂寞了。老牛对他这样说道。”

  “第二天,牛郎听从老牛的话,来到了山东面的温泉边,果然在离温泉不远的地方看到了一件红色的衣服。于是他转过身去,坐在地上等着那位神女回来。”

  “天快黑的时候,那位神女回来了,突然看到一个背对着她的男子,心里一急,一挥手,衣服就穿到了他的身上。”

  “穿好后,她气急败坏的问牛郎为什么会在这里。”

  “牛郎如实的回答了,并且请求神女做他的妻子。”

  “神女看他既淳朴又勇敢,便答应了他。”

  “从此,他们在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因为神女特别善于编织衣服,所以牛郎就叫他织女。”

  “可是,织女是神王的女儿,神王知道他们在一起之后,特别的生气,便派人将织女抓回来。”

  “牛郎非常的伤心,他一直追着押解织女的队伍追到了天上,眼看就快要追上了。突然,神后出现了,她用手指在牛郎与织女之间轻轻一划,马上就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河,将牛郎和织女隔开了。”

  “据说那条河就是现在天空中的星星,它们一直隔在牛郎与织女之间,让他们永远也不能相聚。”

  “牛郎与织女永远的守在星河的两岸,互相眺望着,最终,他们也变成了两颗星星。”

  故事讲完了,李尔沉默了下来。

  “为什么神王和神后要阻止他们在一起呢?”李尔歪着头询问。

  “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李尔无限惆怅地答到,深褐色的眸子里射出无限的迷茫。

  碧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看着李尔惆怅的眼睛,终究还是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夜静谧,天微凉,虫声渐歇。在墨蓝色的天空中,一南一北的两颗星辰,似乎格外的明亮。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