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随笔 > 白日放歌须纵酒
随笔 短篇 原创
【三】围城
3/4

【三】围城

  【断义】

  春秋不见,水火不容。

  陈春水看到信纸上的这八个字时,脸色明显苍白许多,拿着信纸的手有些轻微颤抖。

  看到陈春水这副模样,一旁坐着的蒋平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却很快又消失。

  “他还对你说了什么?”看着信上铁画银钩的几个字,陈春水极力压抑着有些颤抖的声音,抬头看向蒋平,目光中有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期盼。

  蒋平沉吟一声,垂下眼,嗓音淡淡,“没有,秋火他……走之前什么都没说。”

  得到这个在意料之中的答案,陈春水感到胸膛有些沉闷,喉咙一阵的干哑。

  他张了张嘴,似是还想说些什么,到最后却什么都能没说出来。

  【决定】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

  陈春水站在门口,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太阳,随后摸了摸放在腰间的东西,在指尖接触到一阵冰冷之后,深吸了一口气。

  一直守在门外的蒋平在看到陈春水穿着军装从门里走出来后,脸色一沉。

  陈春水摸腰侧的那个动作自然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走上前去,站在陈春水面前,眼中压抑着怒火。

  “陈春水,你要干什么!”

  陈春水迎上蒋平的目光,露出一口白牙,“为秋火报仇去。”

  “你疯了!”蒋平大吼。

  “我没疯,”陈春水敛了笑容,“我的亲哥哥死在日本人手中,被日本人的子弹贯穿头颅,而我却在家中享受……即便他去做任务前跟我断绝了关系,也阻止不了他是我亲哥哥的事实!”

  不知想到什么,他看着蒋平,眼中有难得的认真,“蒋平,当初我们三兄弟结义的时候就说过,福祸共享,你还记得吗?”

  蒋平一愣。

  看了一眼蒋平,陈春水又笑了起来,只是这次看着有些无奈和苦涩:“我已经参军了,明日我就会随着新四军去抗日。”

  他伸手拍了拍蒋平的肩,“蒋平,保重。”

  【失落】

  陈春水战死的消息从边线传回来时,蒋平正拿着一块木板,用刻刀在上面细细刻画着什么东西。

  半晌后,他放下刻刀,将木板上的木屑全部吹净,随后又从身侧拿起另外一块木板。

  他听着下人的话,目光定定看着两块木板上的字。

  “陈春水,陈秋火。春秋不见,水火不容。”他喃喃,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当初结义的时候,我们三人说同生共死,而现在我却懦弱了。”

  他将两块木板放下,叹了一口气,“什么春秋不见,水火不容,都是假的,只有我,嫉妒你们,不配做你们的兄弟是真的。”

  【真相】

  “蒋平,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秋火拍桌而起。

  蒋平起身,拉住准备冲出房间的陈秋火,“春水去找那个日本人也是为了你啊,秋火你就不要生气了。”

  听到这句话,陈秋火的怒火更大了一些,“我得罪日本人,那是我的事,不需要陈春水那个没骨气的贱货去低声下气的求日本人!”

  “秋火……”

  “不要说了,老子这就去一枪崩了那小日本鬼子!”陈秋火怒气冲冲的走出了蒋府,去了日本人所住的地方。

  看着陈秋火离去的背影,蒋平笑了笑,在书桌前坐下,抽出一张信纸,模仿着陈秋火的字迹,写下“春秋不见,水火不容”八个字。

  “秋火你走了,我就是春水唯一的兄弟了。”他看着信上的字,满意道。

  【悔恨】

  那两个牌位一直放在蒋家的祠堂里,蒋家的后代几乎都知道那两个牌位上的人是谁,只因为蒋家如今最老的的人一直在唠叨着几句话,想不知道那两个牌位上的人是谁也难。

  “春秋不见,水火不容。这句话应该是你们对我说。”

  “春水,秋火,我不配做你们的兄弟……”

  蒋平低低啜泣起来。

  他一直以为,他们三个人的结义,只是为了可怜他而已。

  春水秋火是亲兄弟,而他只是一个被陈家管家捡来当做义子的乞丐,他跟他们一起长大,最后结义,但他一直自卑。

  他以为他们两兄弟的情谊是一座城,自己被秋火排斥在城外,只有春水接纳他对他好,直到秋火死的那刻他才明白,自己一直在城内,只是被高大的城墙挡住了眼睛,看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城内还是在城外。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