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校园 > 玻璃窗上的名字
校园 短篇 小说 短篇小说
玻璃窗上的名字
1/1

玻璃窗上的名字

  玻璃窗上的名字

  十一月的堰城顶多算是刚刚入冬,即使是在晚上九点多也不算是很冷,只要有一双厚袜子和一件薄袄就可以让那些伟大的学霸们自习到十一点都不会有被冻死的可能。

  教室里的九只大功率荧光灯与一前一后仅有的两个学生形成强烈对比,显得格外的奢侈。

  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了,李默跺了跺脚,无聊的将头靠在玻璃窗上,轻轻呼出一口气,玻璃窗上立刻起了一层白雾,李默在上面胡乱的写着名字,刚写了几笔,那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已经开始变淡,很快便消失了。李默又呼出了一口气,继续着他的游戏,不一会儿,玻璃窗上便布满了晶莹的水珠,顺着玻璃汇成股一道道的流下,让窗外原本就昏暗的景物更增添了几分斑驳。

  “啪,啪。”

  隔着一层厚厚的混凝土墙,李默的耳朵敏锐地捕捉了隔壁教室的关灯声,立刻就像打了鸡血似得猛的坐直,低着头一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的样子,眼睛却在不住的往外瞟。

  终于,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昏暗的走廊上。一袭粉红色的薄袄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温暖,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外加一双帆布慢跑鞋,微微的低着头,过肩的长发松散地垂在脸侧,怀里抱着两本书,快速而平稳地走过去,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呼………”

  李默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坐的笔直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再次将头靠在玻璃窗上,久久的凝望着楼梯拐角处的那一片昏暗。

  “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虽然只是暗恋,啊呜~~~”坐在前排的林雪茹大刺刺的伸了个懒腰,甩了甩齐耳的短发,猛的一个转身,笑嘻嘻地看着李默:“说实话,我真挺佩服你的,就为了欣赏女神这不到一分钟的背影,你就敢在这教室里干坐一个多小时,真是大毅力啊!不过你真就只是这么看着,不准备采取采取行动?要知道,有花甚折直须折,你若不折有人折啊!”

  李默白了她一眼:“你都问了十几遍了,你不烦我都烦了,真是闲的,有这功夫你多背几个单词不行啊。”

  “这话不能这么说啊。”林雪茹用两只手撑着脑袋,眼睛几乎眯成缝了:“咱这啥关系,我怎么能不替你着急呢?再说情况也没你说的那么糟啊,像你这样的,虽然算不上帅,但好好拾叨拾叨,也勉强能看啊,哪天你准备准备,弄束玫瑰花递上去,说不定还真能成呢。”

  “你够了没,不嫌冷啊!赶紧收拾东西回家了。”李默直接无视了林雪茹絮絮叨叨的一大堆,开始收拾书包了。

  林雪茹吐了吐舌头,冲着他一龇牙:“好心当做驴肝肺。”扯起自己的长带背包就走了。

  李默看着那一蹦一跳消失在楼梯口处的身影,深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女神和女汉子的差距啊!”说罢,感慨万千。

  林雪茹是李默上高中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而且是林雪茹主动跟他打招呼的。

  他现在想到林雪茹当时冲着他一招手来了句“嗨,同学,你T恤上的那条狗很帅哦!”就觉得连胃都在抽筋,他当时真的很想揪着林雪茹的短发告诉她那不是狗那是狼,不过碍于他是个女生,他也只好忍了。

  从那以后,林雪茹就开始时不时的混在他身边。开始也有不少人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但过了段时间这种情况就消失了。

  主要是林雪茹太汉子。高一刚到她就开始找全班男生掰手腕儿,并且有三分之二的男生都拜倒在她的掌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把她当女生来看,也就更没有什么绯闻可传了。

  李默是第一个被林雪茹挑战掰手腕儿的人,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林雪茹那支白嫩纤细的胳膊是怎么爆发出那么大的力气来的,他几乎是没有一点儿反抗余地的被她一压到底,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林雪茹变成了他最好的哥们儿,用林雪茹的话来说:“只有和弱小的你走在一起才能显出我的伟大不是?”当时李默摸了摸自己的肱二头肌,考虑了一下双方的战力,保持了沉默。

  一个月前,本来就在教室里自习的林雪茹突然发现,一向把学习视为天下第一大罪恶的李默,竟然在晚上下自习后继续待在教室里复习一个小时的功课,这可把林雪茹惊到了。她可不相信李默是良心发现突然想好好学习了,这里面一定有奸情!

  好奇如她,经过一系列的严刑逼供、软磨硬泡,李默终于招了:“你没发现隔壁班的吴晶晶在灯光下的背影特别漂亮?”

  李默记得他在说完这句话后林雪茹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接着就开始捂着肚子狂笑,一边笑还一边用另一只手把桌子捶地山响。李默当时就那么直愣愣的伫着,突然有一种冒着生命危险给她一拳的冲动。

  从那以后,林雪茹就以“军事顾问兼内探”的身份,和他一起打伏击。

  李默当然强烈抗议,但当林雪茹在一个星期之内把吴晶晶收为闺蜜之后,李默也只好屈服。

  对于这件事,李默还没怎么样呢,林雪茹就已经开始替他猴急了。

  各种各样的泡妞计划,各式各样的情书,以及关于吴晶晶的各种兴趣爱好等等等等,全都以铺天盖地之势被林雪茹塞进李默的抽屉。

  除此之外,林雪茹还不断的怂恿李默主动出击,无奈李默永远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气的林雪茹直骂他没出息。

  最让林雪茹无语的是,每次她将辛辛苦苦从吴晶晶那儿弄来的情报告诉李默时,那家伙永远都是对着他瞪着一双死鱼眼,等她说完之后又淡定的低下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林雪茹对他这种态度相当的无奈,这家伙在感情上简直是块烂木头!

  冬天的阳光是最温暖的,簌簌发抖的人们唯有在这个季节才能感受到阳光的美好。和煦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梧桐树干照射到李默的脸上,形成一片零落的光斑,树下原本茂盛的杂草已经枯萎李默坐在枯黄的杂草上,默默的注视着操场上欢乐的人群。

  他就是这样,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找一个温暖舒适的角落,注视着那些或欢乐或沉闷的人群,就这么安静的注视着,在这种注视中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无言的旁观者,看到了一些局中人看不到的,也忽略了一些局中人能看到的。

  “李默!”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李默不用回头就知道叫自己的是谁,但在回头的那一刻,他还是差点闪了舌头。

  叫他的人不出所料是林雪茹,可问题是她的胳膊上还挽了一个人。

  林雪茹看着李默错愕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狡黠:“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下哈,这位,就是那一大把花痴男生天天念叨的隔壁班花吴晶晶。嗯,不过我估计你早就认识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在背后偷偷瞟人家呢,但光你认识人家不行,人家认识你那才叫有范儿,所以呢,今天,我就是来帮你通通名的。”然后一指李默:“晶晶姐,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第一个败在我掌下的大笨木头闷油瓶儿,李默。”

  李默当场连耳根子都红了,觉得脸上直发臊。林雪茹的前半段话半真半假的本来就让李默难以回答,后半句话又被她当着吴晶晶的面打击了自己的武力值,即使淡定如李默,也直接大脑当机了。

  支吾了半天也没想起到底该说句啥,李默急得头上冒了汗。最后还是吴晶晶看不下去了,率先冲着李默打了招呼:“你好。”微笑着冲着李默点了点头。

  “呃,你好,呵呵。”慌乱中李默下意识地冲着吴晶晶也点了点头,又干笑了几声。

  林雪茹看着李默一副木讷的样子,气的想当场给他两拳。真是,天下第一大木头!

  无奈,这气氛不能就这么僵着,只好由他来救场:“就知道你这块木头躲在这儿发呆呢,这么温暖的太阳坐在这儿发呆,李大爷,你还真会享受啊。”

  李默不是那种见着美女就迈不开腿的人,只是这一会儿的喘息,就已经缓了过来,随口一句烂话就彪了出来:“这几天有点发霉了,出来晒晒。”

  吴晶晶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就捂着嘴笑了。

  这一笑,让林雪茹心中大定:嗯,看来这块烂木头关键时候还是不掉链子的。

  既然李默终于开窍了,林雪茹也就不好再去拆他的台了,只是撇了一下嘴表示了自己的不屑。将自己的卫衣帽戴在头上,然后摇头晃脑地蹦了几下,三张报纸就从她的帽子中掉了出来。

  把其中一张扔给李默,鄙夷地说:“真是的,男人都是这样,这么脏你就敢一屁股坐在地上,衣服不要你洗是吧。”随即弯腰将剩下的两张纸铺平,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李默真的很想回他一句其实你也不比真男人差多少,但碍于吴晶晶也在场,只好把这句话又咽了回去。

  吴晶晶看了李默一眼,隐藏在秀发间的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一下,显然对林雪茹的脾性相当的了解,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林雪茹一起坐下。

  李默见两人一副攻守同盟共抗法西斯的样子,不禁头疼:女神加女汉子,这样的组合怎么破?

  在心中深深地叹息一声,李默也只好屈服,默默地将白纸摊开,在林雪茹的另一边坐下。

  李默的屁股刚坐稳,林雪茹就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上:“我说木头啊,叫你木头还真不冤枉你,人家这么大的一个美女在这坐着呢,你说你不赶紧凑过去聊天打屁要QQ什么的,你坐我这儿干嘛呢?”

  “雪茹!”吴晶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刚才林雪茹的这一番话的打击面可有点太大了,终于连吴晶晶都忍不住了。

  “安啦安啦,晶晶姐你别看这家伙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其实内心是相当狂霸闷骚厚脸皮的,就我这点小风小浪咱木大少是绝对不会放在眼里的啦。”林雪茹一拍李默的肩膀,调笑道:“对吧,木大少?”

  李默瞪了林雪茹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我真想掐死你!”

  “噗……”吴晶晶被这两人的互动彻底雷住了,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吧,我就说。”林雪茹撇了撇嘴。

  “话说木头啊,呃……那个,我是说,李默啊,你这天天在这当活背景你不觉得无聊啊。”

  李默将两腿伸直了叉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树上。反正脸也被林雪茹丢光了,不在乎了:“没,我习惯了。”

  “习惯?能把当活背景变成习惯,你这存在感得有多低啊!”林雪茹句句不忘打击李默。

  李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林雪茹撇了下嘴,同样赏了李默一个白眼。

  吴晶晶突然转过头,看着李默:“你跟雪茹性格差距好大啊。”

  “嗯。”李默沉默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看着树上还没完全落光的梧桐树叶,轻轻的说:“这个,就像你吃饭嘛,燕窝鲍鱼吃多了,也会想吃一点咸菜不是?”

  吴晶晶歪着头想了会儿,没继续说什么。

  林雪茹左看看右看看,撇了下嘴。他知道李默又在说那些她听不懂的话了,每次都是这样,明明是他带来朋友介绍给李默认识,结果没过多久她就被排除交流圈子了。

  摇头晃脑一阵,林雪茹突然觉得有些无趣。貌似,又自己多余了啊。

  “哎呀呀,怎么一旦有你这个木头在场就会变得这么无聊呢?”林雪茹突然站起来,在两人面前蹦蹦跳跳的:“后天就放假了,得好好的玩一下,这段时间天天上课,都快闷死我了。”

  “好啊。”吴晶晶点头。李默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一双死鱼眼瞪着林雪茹,嗯,这也算是表示同意了。

  “嗯……”林雪茹仰着头想了会儿:“要不咋们后天晚上一起去山上野炊吧!”

  虽然知道了这俩人早有奸情,但作为好兄弟,还是要帮忙推进下的。林雪茹心里打着小算盘。

  “后天晚上?”李默一愣。

  “怎么啦,反正后天和大后天都放假,窝在家里也是窝着,倒不如出去玩玩啦。”林雪茹恨的牙痒痒:这家伙,真是的,自己这么费尽心思的替他制造机会,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开窍呢?

  “一起去吧。”出乎意料的,吴晶晶也主动开口了。

  “呃,我没问题啦。”随她们闹吧,大不了到时候再从半路折回来。

  “好啦,就这么定了。”林雪茹快刀斩乱麻。

  “有一个问题。”李默举手。

  “啥?”

  李默突然贱贱的一笑:“深更半夜的,你确定就咋们仨?”

  “切!”林雪茹相当的不屑:“就你?你确定就你那点干柴棒棒?”

  “呃。”李默一滞,当场脸就黑了下来。毕竟被一个女孩子鄙视了自己的武力值,怎么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吴晶晶突然嫣然一笑,冲着李默眨了眨眼:“我也是学过散打的哦!”

  “什么?”李默这次彻底震惊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吴晶晶好几遍,再看林雪茹一脸坏笑的样子,终于发出了一声哀嚎:“天啊,这是什么世道啊!”

  高中的生活是枯燥的,最让人难以忍受的除了每晚夜战三节晚自习外,还有就是超长的在校期。从高二开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节日的话,一般都是一个月放两天假,另外,放假的前一天不上晚自习。

  “晶晶,你确定你不吃?真的很好吃的啊!”林雪茹一边扇着被辣的麻木的嘴,一边大声吆喝着。

  吴晶晶相当的无奈:“我真的不想吃啦。”

  “哎呀呀,不要一副痛苦的样子啦,上次你不是吃的好好的嘛。”

  “你还好意思说!”吴晶晶狠狠地瞪着林雪茹:“上次就是听你的吃了一碗麻辣烫,结果拉了一周的肚子!”

  “呃,那个,呵呵……”林雪茹有点尴尬,掏出张纸将嘴上的油擦干净,突然又凑到吴晶晶面前:“晶晶,我告诉你哦,其实麻辣烫这种东西你吃多了就会习惯的,并且会爱上它们的,相信我!”

  吴晶晶一脸的崩溃:“雪茹,我们能聊点别的吗?”

  “呃,好吧。”林雪茹一脸可惜的样子,不过很快又打起精神来,冲向了下一家的麻辣烫门口,很快就淹没在了拥挤的人群中。

  吴晶晶照例在人少的地方等着林雪茹。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不禁叹了口气。

  放学的时候看到那个叫李默的男生匆匆忙忙的跑掉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不妙了。果然,不一会儿林雪茹就找来让她陪她逛街,然后她就被林雪茹拉到这儿来抢购麻辣烫了。真的是抢购,几乎每一家卖麻辣烫的门口都被挤得满满的,而林雪茹就一脸杀气的冲上去,在人群中不要命的挤,而且哪里人多她就往哪儿挤,按照林雪茹的说法:“挤的人多才证明那家做的麻辣烫好吃嘛。”

  整整逛了半条街,林雪茹光顾了十几家店面,吴晶晶真的想不通,她那小肚子是怎么装下那么多东西的。

  真的后悔了,当时看到李默跑掉,她也应该跟着一起赶紧跑掉的,唉~~~

  吴晶晶抬起头,看着道路两旁的树上枯黄的叶子,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个抬头看梧桐树枝的男孩儿。

  其实他并不是昨天才认识李默的,她记得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在一年前,她无意间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当时正在栀子树下看栀子花的李默。当时李默正非常专注的看着一朵还未完全开的栀子花,她第一次看到有人那么专注的看着一朵花。

  后来,她经常看到他现在栀子树下,看着满树的栀子花,一直都是那么的专注,直到栀子花谢。她记得,当树上最后一朵栀子花落下的时候,她看到他的眼中有一种深深地疲惫。

  从此,她记住了那个那么疲惫的男孩儿。

  后来,她经常看到他在各种地方发呆,再后来,她知道了原来他叫李默,她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适合他了,他真的很沉默。每次她看到他的时侯,她总觉得他与这个世界隔着一层厚厚的墙,他不出来,别人也进不去。

  昨天中午,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那个叫李默的男孩儿,让她惊奇的是,他似乎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沉默,她看着他与林雪茹开玩笑时的样子,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人了,直到他抬头看树叶的时候,她才确定,就是他。那双专注而又疲惫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晶晶!”林雪茹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往吴晶晶这边挤。

  “吃饱了?”吴晶晶从回忆中醒来,看着林雪茹那圆滚滚的肚子,忍不住上去拍了拍,真是太可爱了!

  “别拍啦别拍啦,会吐出来的哦。”林雪茹紧紧地护着他的宝贝肚子。

  “呃。”吴晶晶赶紧往后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啦,吃饱了,该回去了吧!”

  “嗯,走走走,咱回家。”林雪茹大手一挥:“起驾……”

  吴晶晶只能无奈的跟在后面。

  慢悠悠的走出美食街,林雪茹立刻大呼小叫:“哎呀不行了不行了,可撑死我了,咱们还是先坐坐吧。”在路边找了张长椅坐下之后就开始在椅子上直哼哼,吴晶晶只好跟着她在旁边坐下。

  林雪茹努力的扭着身子,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长椅两旁的花坛里种着耐旱易活的白兰花,不过再耐旱在这个季节也是要枯萎的,如今白兰花只剩下了枯黄的兰草。傍晚的夕阳已只剩下了一半,落日的余晖照在两人身上,显出一种与枯草相同的颜色。

  林雪茹看着正用手梳理着头发的吴晶晶,突然心中一动:“唉,晶晶姐你这么漂亮,不知道有多少痴心的家伙夜夜心碎呢。”

  吴晶晶歪着头,微笑的打量着林雪茹,久久不语。

  不一会儿,林雪茹就装不下去了,一个骨碌翻过身来看着吴晶晶:“哎呀我装不下去了,晶晶姐我跟你直说吧,其实我觉得李默那个家伙对你有些图谋不轨哦!”

  “图谋不轨?”吴晶晶笑吟吟地看着她:“我看图谋不轨的是你吧,现在已经十一月了,晚上的最低温度几乎可以达到零度,你竟然想出去野炊,你还真想得出来啊你!”

  “呃,这个……”林雪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露陷了,看来自己这脑瓜子还真不适合玩阴谋诡计。

  正不好意思呢,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腆着脸凑到吴晶晶旁边:“晶晶姐,我记得当初我邀请木头加入野炊的时候,某人可是也在一边当说客哦!”

  吴晶晶轻轻的敲着林雪茹的头说道:“你呀,就别想这些没有的事了,说实话,我也觉得他挺有趣的,但那方面根本不可能,而且不光我不会,他也不会,我看得出来,他看我的时候目光很干净,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林雪茹躲开吴晶晶的手,笑嘻嘻的说:“这你可就猜错了,这事儿可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哦,你不知道,他为了能看看你的背影,每天晚上下自习后都在教室足足发一个小时的呆哦!”

  吴晶晶愣了一下,她看人一向都是很准的,难道这次真的看错了?

  想了会儿,她突然有了一个怪异的想法:每天晚上在教室里多自习一个小时的不止自己一个啊!

  她怪异的看着林雪茹。

  “咋了?”林雪茹用手指捅了捅吴晶晶:“小妞儿,动心了?”

  “一边儿去?”吴晶晶一把打掉林雪茹的手,站起来走了:“我回家了!”

  林雪茹在心里偷偷的笑,看来本小姐出马,必须马到成功啊!嗯,明天要好好的敲诈一下那块烂木头。嗯?明天?

  林雪茹突然蹦了起来:“晶晶姐,那明天的野炊怎么办啊?”

  “把时间调成下午吧,明天下午的天气不错。”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消失在天际,天空呈现出阴郁的深蓝色,谢了花的兰草在深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苍凉。

  

  “你等等我啊!”李默无比悲愤地呼喊。

  “哎呀你快点啦,照你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啊!”林雪茹一边蹦蹦跳跳的奔跑在山路上,一边大声的回应李默。

  李默猛的把头一抬,大声咆哮道:“你还好意思说,野炊而已嘛,带这么多东西干嘛,你准备在山上冬眠吗?”

  “我不管,你自己答应帮忙拿东西的,我又没逼你。”林雪茹头也不回,不一会儿就把李默落下了老远。

  李默一头黑线地低下头。

  “要不我帮你背一点吧。”吴晶晶有些看不下去了,提议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李默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开玩笑,一个大男人要女生帮忙背行李,这要是传出去李默可真就不用混了。这是原则问题,绝对不行。

  “呃,那你慢点啊。”吴晶晶看着那两只几乎能装下去一个人的大包,深深地为李默的安全而担心。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李默终于在两腿抽筋之前将两只包背上山。

  把包放下,李默直接仰面倒下:“真是,下次再也不相信你了,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李默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声音发哑,这一路走来,几乎要了他的命了。

  林雪茹一下蹦到他的身边蹲下,拍了拍他的脸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两只包嘛,作为男生的你被两只包干掉了你不觉得丢人吗?赶紧起来了哦,你的女神在旁边看着呢!啊!啊!哎呀!晶晶姐我错了,晶晶姐你轻点儿,呜呜呜呜……”

  吴晶晶揪着林雪茹的耳朵,满脸嗔怒:“你说什么呢死丫头!”

  “哎呀,晶晶姐你轻点儿,耳朵要掉了,呜呜……”

  “哼!”吴晶晶瞪了她一眼才松了手,头一扭去收拾东西了。

  “该!”李默狠狠地吐出一个字来。眼中微微一闪,但很快又变成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你说啥!”林雪茹当场就炸了毛。反了天了,我劳神费力的帮你,你竟还敢幸灾乐祸!

  “切!”李默瞪了她一眼,不过也没敢说什么,悻悻的转过头去。

  “起来,收拾吃的了,别偷懒!”林雪茹照着他的屁股轻轻踹了一脚。

  “暴权专政啊!”李默无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番忙忙碌碌,费了老大的力气,终于把一堆东西烤熟了,看着自己亲手烤的东西,三个人不禁胃口大开,两手一抹就是一顿狼吞虎咽。

  嗯,吴晶晶好点儿,毕竟是资深女神,即使她想和李默他们一样狼吞虎咽她也咽不下去。

  吃饱喝足,李默躺在地上开始消食,林雪茹则蹦蹦跳跳的去玩了,吴晶晶坐在原地没动。

  看着林雪茹一蹦一跳远去的身影,吴晶晶突然开口:“你喜欢她吧?”

  “嗯?”李默的身体颤了一下。

  “你喜欢林雪茹吧。”吴晶晶盯着他。

  李默没有回答。

  “不经我的同意就拿我当掩护,这可是很不礼貌的哦。”吴晶晶抱着双腿,轻轻的说。

  “对不起。”李默语气平静,完全不似平常。

  吴晶晶扬了扬头:“其实你喜欢她可以和她说啊?”

  “我不能。”

  “为什么呢?”

  李默愣了愣。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能说呢?他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自从自己被养父母领养回来的时候,他就再没有想过找一个人真正陪着自己吧。

  当寂寞变成了习惯,就再也没有渴求陪伴的欲望了。况且林雪茹就像是下午一两点钟的太阳,太热烈了,靠的太近就会把他这幺蛾子晒死吧。

  “唉,再说吧。”许久,他只能说出这句话。

  吴晶晶还想说什么,但有人岔了进来:“李默,晶晶姐,快来啊!”林雪茹的声音遥遥传来。

  “来了。”李默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他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

  匆匆跑过去,才发现林雪茹手里拿着手机在一座悬崖前蹦来蹦去:“我们在这儿照张相吧!这里好漂亮啊。”

  李默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这里有点不安全吧?”吴晶晶帮李默说出了他没有说出来的话。

  “哎呀没关系啦,快来快来!晶晶姐你先来!”林雪茹不由分说的把李晶晶拉了过去,同时把手机扔给了李默。

  无奈,李默只好拿起了手机:“来,一,二,三,茄子!”

  “好哦!”林雪茹一声欢呼。

  “来,李默,我们照一张!”林雪茹又把李默拉了过去:“我们往后站站吧,这样照出来的效果好点儿。”

  李默看着身后近在咫尺的悬崖,有点担心:“你小心点儿,这儿不太安全。”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林雪茹有点不耐烦。

  “来。”吴晶晶拿起了手机:“一,二……”

  “啊……”林雪茹一声尖叫。她踩滑了,一下子顺着崖边滑了下去。

  李默的瞳孔猛的一缩,一把抓住林雪茹的手腕。来自林雪茹身上巨大的惯性把让李默也随着她向着悬崖滑下去。

  千钧一发,李默的另一把手抓住了一根树根,吊在了悬崖边上。

  “雪茹,李默。”吴晶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跑了过去,抓住李默的手就想往上拽。

  “别动!”李默连忙出声:“你拽不动我们两个。”

  吴晶晶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她已经吓懵了。

  “快,快去叫人!”李默还算冷静。

  “好,好。”吴晶晶赶紧爬了起来,一边大声呼喊着救命,一边跑去远处救人。

  李默喘息了两声,强忍着胳膊的酸痛,低下头去安慰林雪茹:“没关系,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嗯。”林雪茹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却又不敢哭。

  两人什么都没有说,时间过得特别慢,特别煎熬。

  “吱……”一声牙酸的响声,让两人的心沉到了谷底。树根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炸裂了!

  李默看着裂开的树根,狠狠咬着牙关。

  “李默……”林雪茹哭了:“放下我吧,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李默的眼神闪了闪,突然对着林雪茹一个微笑:“雪茹,你记住,你还要快快乐乐的活几十年呢,你不会死的。”

  林雪茹还没反应过来,李默就突然一声暴吼:“啊!!!”猛的一荡,右手爆发,把林雪茹扔上了悬崖。李默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一次,超常爆发。

  幺蛾子努力的煽动翅膀,救下了那么那么温暖的太阳,值了!

  不,赚大了!!!

  树根终于受不住这一下猛荡,彻底断裂。

  李默看着林雪茹错愕的眼睛,笑了。她是他第一个真心爱的人,也是最后一个,或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曾无数次在玻璃窗上写下的名字,不是吴晶晶,而是:

  林雪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