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随笔 > 华灯初上咫尺天涯
随笔 图文 文集 原创
夜灯
8/8

夜灯

  事情还是要从我一个丢失的小夜灯说起。

  我很喜欢那盏夜灯。它跟着我,从搬家起一直到现在也快有十多年了。灯罩是一只小熊维尼,质量很好。哪怕时间让塑料变得硬化,哪怕颜料开始剥落,哪怕被灼热的灯丝烤到焦糊,灯罩依然没有变形,也没有变脆。白日里他没有什么用处,只有在晚上家里所有灯都熄灭后,才会点亮它。白炽灯灼热的光线在小熊维尼灯罩的笼罩下,散发出蜂蜜色的光芒,韵染了一夜好梦。

  我想可能,在过几年等我结婚的时候,等我有孩子的时候,它应该还静静地插在那里吧!我的房间十几年来,除了越堆越多的书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盏夜灯,也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插在那里,没有什么变化。日子太久,有时候我甚至都已经忘记有这么一盏灯插在那里。

  后来家里决定给我的房间装一台空调。挂起来的窗帘和钟被卸了下来,床上的东西也被卷了起来,书桌上来不及挪走的书,也铺了厚厚的罩子,生怕在装空调时落了灰。然而却忘了将夜灯从插座上拔走。

  装空调的小哥看见了,顺手就拿了下来,交给我妈妈。对于我家里人来说,这盏夜灯实在太旧太旧,旧到根本不会用心去收拾,便随手将它放在了哪里。等装完空调,所有事物都物归原位之后,再也没有人想起那盏小夜灯。

  直到凌晨我工作完了关了灯,要去开小夜灯的时候,才豁然发现它不见了。顿时瞌睡清醒了不少,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当时父母已经睡下,我也不好动静太响。最终无果。只好愤愤地睡下。毕竟它陪我这么久,感情终归是有的。东西丢了,虽然不至于缺胳膊断腿的痛,但也就好比把一头乌黑的长发齐齐剪掉一样的,令人惋惜不舍。

  第二天跟妈妈说我丢了东西,她立马让我查查,其他贵重物品是不是被动过。我说没有,她再三确认,直到我厌倦,她才说,肯定是那个装空调的小哥拿走的。我说不至于吧?他在我们家,一口水都不肯喝,让他洗把脸都说不用,走的时候还爽快地优惠了我们那么多钱。我妈说,那是他心里有鬼。然而我是不相信的,有谁会顺走一个旧东西呢!

  没多久装空调的售后打电话回来确认信息。在核对材料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装空调1米5的铜管小哥给公司少报了半米,也就是说他平白地多赚了半米的外快。通常情况下,这种事情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罢了,毕竟他一早来我们家装空调也是很辛苦的。只是我一想到我再也找不到的夜灯,心里就不开心起来,说不定真是他顺走的呢!果然她在我家这个不喝那个不用的,是因为心里有鬼吗?要是对贵重物品动手动脚也就罢了,连个旧东西也不放过,心里愈发觉得可笑。

  我妈说,这就是人不可貌相,在社会上混久了,人面兽心的事儿已经见怪不见不怪了。可我对于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了很久,毕竟夜里便再也没有蜜色的光芒。

  然而,后来突然有一天在一个角落里,丢失的夜灯静静地躺着。想来是妈妈那天随手放的,结果大家都忘记了。原来闹到后来,是我,是我们,错怪了他。

  人心凉的太久,便会愈发的荒芜,夜灯通宵的蜜色,只是我怕冷吧!

  我想那个小哥应该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因为贪了半米的材料而被冤枉成了几天的小偷,再那么容易被冤枉的世道,自己站得直才能理直气壮。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