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诡异婚礼
6/519

5:诡异婚礼

  “妈,司司,你们怎么在这儿啊?让我一顿找。”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司灼母亲还穿着那身被雨淋湿的衣服,神色焦急的出现在佛堂门口。

  司灼见母亲这么突然过来,赶忙弯腰把裤脚放下来,顺道将一旁的陶瓷碗挪到了一边,藏了起来。露出好看的笑容说道:“姥姥心疼我,不是看我今天受到了惊吓嘛!这不,赶忙带我来给列祖列宗上香,求平安呢!”

  “谢谢妈。”司灼母亲抿了抿唇,低声说道。

  姥姥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整理一下褶皱衣角,没有说话独自出了佛堂,回了屋里。

  司灼母亲估计心里还想着晚上和姥姥闹别扭的情景,就没去顾及姥姥,直接搀着司灼从椅子上起来,“走,妈把热水烧好了,你去好好洗洗,然后妈妈再帮你把伤口清理下。对了,你的腿……”

  司灼怕被母亲发现腿上的异样,连忙说道:“我没事!真的没事,就是脚崴着了。姥姥刚才也帮我看过了,很快就会好的。”司灼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妈,你也忙到现在了,待会我自己可以洗的。你和爸也去屋里洗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吧!别再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俩也生病了,我会愧疚死的。”

  司灼母亲欣慰地摸摸司灼湿漉漉的头发,摇摇头,哽咽地说道:“妈妈不放心,今天妈妈差点吓晕过去。你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和你爸该怎么办?”

  “不会的,我好着呢!”司灼拂过妈妈眼角溢出来的泪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母亲被她的样子逗到,破涕为笑,“去洗洗吧!”说着,搀扶着司灼回到了厢房。

  回到厢房以后,司灼百般劝说母亲离开后,一个人关好门窗,褪尽衣衫泡进了大木桶里。

  身上的伤口碰到温热的洗澡水,疼得司灼龇牙咧嘴,眼泪差点都要出来了。泥泞清理干净后,她才看清身上一共有多少伤口。

  肩膀上被贵爷儿挠了三道血印,手心也划了一个大口子,腿上的黑印也消除了不少。

  司灼泡了两次澡,才把自己收拾干净。穿着睡衣打开窗户,雨已经停了。司灼趴在窗户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带着泥土的气息,从心底感到一阵凉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司灼,你这是要走大运了啊!噗哈哈哈……”司灼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学着电视里老道人的模样,捋捋不存在的胡须,阴阳怪气的说道。

  清风吹过,司灼感到一丝冷意,便回到屋内,拿起母亲事先备好的药箱,坐在床边给自己身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之后,大被一蒙,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司灼感觉有人在不停地推她。

  “小姐,小姐,醒醒啦!已经到了。”

  司灼缓缓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顶轿子里。惊慌失措的她掀开轿门,一道月光照射进来,她才看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

  大红色的喜服,头上的凤冠在她举手投足间,发出清脆地碰撞声。

  自己是要成亲吗?这是哪里?她要和谁成亲?

  “小姐,盖头不能拿下来,奴婢帮你盖好。”不给她多想机会,花轿旁出来两个脸色苍白,面无任何表情的丫鬟,强制性地把她盖上还有,推回到轿子里。

  头上被盖上了红盖头,身子仿佛是被定身术定在那里,除了眼珠子可以转动之外,任由她怎么挣扎都不能移动分毫。

  司灼现在好想逃跑,盖头被盖上之前,她亲眼看见,突然出现的那两个丫鬟,虽然在说着话,可是嘴巴却是紧闭着的。推她回轿子的时候,手上也是冰冷没有一丝热度。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司灼脑袋里炸开:她们都不是人!

  司灼大口地喘着粗气,还没思索出逃跑的办法,轿门再次被掀开,一双冰凉却舒适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她被木讷地牵下花轿,像木偶人一般,被大手牵着走。

  身体不能乱动,视线也只能看到自己的脚,精致的绣花鞋走在青石板路上,四周静谧到不正常,除了她自己的脚步声,听不到任何声音。

  大手牵着她走向了台阶,迈入有小腿高的门槛,一直走到一间屋内,才停下脚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每次听到阴森森地声音,司灼的双腿就会不由自主地屈膝跪拜。

  “夫妻对拜……”

  不要!不要啊!停下来,不要跪下去啊!

  要看就要礼成了,司灼急得几乎要发狂。然而,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在双腿跪下去的那一刻,一滴泪从眼角滴落,“啪嗒”一声摔在地面上。一时间,狂风四起,吹落了头上的红盖头。

  她终于看到了……她看到自己身在一个挂满白色帷幔的屋子内,偌大的房间内空无一人。眼前的桌子上已经积满厚厚的灰尘。

  司灼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差点摔倒,这才发现自己可以行动了,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夺门而逃。她害怕,她慌张,她拼了命的往前跑。头上的装饰品散落一地,繁重的服饰被她多次踩到,重重地扑倒在地。

  “娘子这是要去哪儿……”

  清冷的声音钻到司灼的耳朵里,她撞着胆子转过头,只看见一个和她一样穿着喜服的身影。脸上没有皮肉,飞舞的黑发下只剩森森头骨,两个漆黑的眼洞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被盯得毛骨悚然的司灼越发慌乱,犹如无头苍蝇在这偌大的宅子里到处乱跑。

  救命啊!有鬼啊!

  她才不要和鬼成亲,她才不要嫁给这个骷髅头!

  司灼不停地奔跑,终于看见大门出现在不远处,满怀欣喜的冲过去。可是正要踏出门槛的时候,身体猛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那种无尽的下沉,带着死亡的气息压着她透不过来气。

  不要啊!不要!

  黑暗慢慢袭来,刺骨地冰冷无情地包裹着她,四周安静的可怕,司灼恐惧到极点,伸出双手不停地挣扎,想要抓住些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