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月》     第一章  福报
1/1

《水中月》     第一章  福报

  青瓦红砖灰石墙,小城古镇老弄堂。

  这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山野小镇,名为莫岭,小镇的姓氏大多都是姓莫,南边有很多丘岭,山上种满了棯子、又名山棯、仲尼。桃金娘,夏日花开,灿若红霞,绚丽多彩;花期特长,4月~9月,边开花边结果。成熟果为紫黑色浆果,可食,也可酿酒,果实也可做染料,是鸟类的天然食源。当地人世世代代都以此来维持生计,我的故事就是从这个小镇慢慢与您说起。

  我叫莫黎,是一个文弱不堪的一介书生,虽然瘦弱但是我一直很健康,说是书生其实我读的是医书,万草簿,穴位通络图,等等关于大夫学习的各种书籍。

  每个熟读圣贤之人都有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是考取功名,光耀门楣,福泽一方!而我的目的也是大相近庭,考取医官,去宫廷做太医!

  也许有人觉得考取医官相比文官,武官来的更容易些,其实不然,很简单的例子,大夫读的不只是医书,所有圣贤书和各种历史道藏都是需要熟读的,试问一个不会写字的大夫,如何给人写药方,一个不懂言语的大夫是很难与病人沟通的,一个没有品德的大夫那也只能是一个庸医,通俗而言就是,一个孩童与你介绍一个游戏的步骤,无论怎么言语,你都是半听半猜的。再者有云,医者仁心,仁心者是医也,

  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取功名利禄,光宗耀祖!而我,从小就很好动,喜欢满山瞎溜达,喜欢各种药材的味道,特别是煮药的时候,我就像是一个嗷嗷待哺的雏鸟,闻着那中药的味道很是满足,呵呵,,为此我的父母也是大为伤脑,几年下来也是默认了,你们别以为父母很通明,很尊重孩子的选择,他们的打算很长远,年幼的孩童说出来的话哪能当真,指不定哪天就变了,

  家业在镇上还算不错,有一所自家的酒坊,名为元正酒坊,听父亲说是爷爷创办的,家父就以此得名:十载元正酒,相欢意转稠。谢将清酒寄愁人,澄澈甘香气味真。说的就是我家的元正酒,虽说不是闻名遐迩,但在隔壁几个邻镇还是颇有名望!

  父亲平日里也是以身作则,大部分事都是自己去干,哪有那么多闲情来管教我,父母还是很通情达理,他说:只要是正途大道,就无需阻止,无论是文官,武官还是医官,都可以光耀门楣,福泽乡里,“黎儿啊要做就做到最好!”

  不管什么年代父辈都认为赚取更多的积蓄,才是对家庭最好的回报。。。无论对错,至少初衷是好的,

  我的医学知识,都是玉伯教我的,每天从私熟回来,就去玉伯哪里背诵药材通鉴和病论之类的书籍,我也是乐此不疲,感觉很新鲜,很充实!每每背完一章都觉得自己像是饱餐一顿的感觉。

  玉伯其实不是自己的亲大伯,而是我父亲早年在外地游历时救下的!听父亲说过一点零碎的片段,至于具体经过我倒是没有追问,只知道,玉伯通医术,其余的一概不知。平时玉伯也很少说话,即便是与我父亲对话也是简单的作答,是,好,嗯!别看他冷冷的样子,但是人是很好的,有时一些下人和乡里,生病了,玉伯都会耐心医治。

  “药性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煮者,宜酒渍者,宜膏煎者,亦有一物兼主者,亦有不可入汤、酒者,并随药性,不得违越。”

  “黎儿,黎儿,,”远远传来了,母亲的叫声。

  这是我的母亲,永善县汪氏,听说母亲家族上一辈是大户人家!

  劲竹真君子,幽兰绝美人,说的就是汪氏的风土人情!

  她没有雍容华贵的面容,但眉宇分明,有水的坚韧,有水的清灵,有水的温柔,有水的宁静。朴实无华的着装,这就是我的母亲,汪茹梅。

  “娘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

  “快来,黎儿,你舅舅差人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桂花糕!”

  “真的吗?桂花糕!是胡记的吗?”我迫不及待的喊出声。

  “是,是胡记的,你这舅舅最疼你了,快给你玉伯送点去。”

  “嗯嗯,好嘞,我以为舅舅忘记了我的桂花糕,呵呵”

  “傻孩子,你舅舅就你这么个小外甥,哪里会忘记。兴许是公务繁忙,没顾上,喏这不给你买了嘛。最近几年,年历不好接连三年都有灾祸,不是雨涝,就是干旱,估计税收很难交够八成。”

  看见母亲眉宇紧锁我也只能欲口还休,两小手捧着糕点往玉伯屋里送去。

  我的舅舅永善县人士,名叫汪良华,自幼与母亲两人熟读圣贤书,后来家道中落,父母郁郁而终。只剩兄妹二人相依生存,后来舅舅也是十年寒窗,拜得一朝登科。后得隆恩,在青牙县做九品县官,也就是我生活的这个县,舅舅他为官无门,性格更是刚正不阿,为此得罪不少权贵之人。不过也是得到了不少乡里爱戴,和尊敬!

  舅舅常常说,“为官就是明镜高悬,争的就是为民请命,不屈于权贵豪绅,福泽乡里,安保一方!”当时我还年幼,听上去铿锵有力,但就是不明所意。

  “玉伯,玉伯给这是我舅舅差人送来的胡记桂花糕,可好吃了嘻嘻,玉伯也吃一点吧,草本通鉴有记载,桂花,又名“月桂”、“木犀”,俗称“桂花树,其花汁可入食,具有润脾胃,补中益气之功效。玉伯,我说的对吗?”感觉这两年枯燥无味的熟读医书没有白读,深感愉悦。

  嗯,黎儿很聪慧。对了黎儿三经,六鉴,十八病论,这两年都熟记了吗?”玉伯依旧盘坐在蒲团之上双目微闭。

  “嗯嗯,玉伯都熟记了,虽不说倒背如流,但也字字在心。”

  “那就好,来离儿咬破中指放滴血,滴入此中。中指所流之血乃是心头血”只见玉伯拿出一盏看似普通的油灯,说是普通,可杯盏里一滴油都没看见,但却有火苗,缓缓放在近前。

  呲的一声,只见鲜红的血液被灯芯吸收,火红色的小火苗,摇摇晃晃,突然火苗变成了蓝色光晕,而且火心比之前壮大了一圈不止!

  “蓝色,蓝色,果真如此,嗯,不会有错了,风,火双系灵根,相辅相成火借风生,风助火势,极品灵根,凡界难寻!”玉伯两眼放光,满心欢喜的盯着我看了半天,心想,玉伯又不是第一次见我,怎会如此失态。

  “好,好,极好,天不枉我!黎儿,快去把你父母叫来,我有急事相商。”

  我就纳闷了,今儿个是啥日子,又是舅舅买桂花糕给我吃,又是碰见玉伯破天荒的说这么一大堆话,,,,

  “玉兄,有何要紧的事这么急找我两”

  玉伯与我父亲使了个眼色,父亲也是心领神会,微微点头。

  父亲正色道:“咳咳,那个,黎儿你先去习字看书,我和你玉伯有事要商量,”

  “哦。”我当然很失望的应允了,没法子父辈说话不能不遵从,只能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娘亲,渴望能把我留下,,,,,

  娘亲也是无可奈何的撇过头去不于我对视,好吧只能乖乖的独自回房。话虽如此,好奇心是孩童最大的诱惑,嘿嘿嘿嘿,,,,

  “元正,我有一事想问,你可否如实与我叙说?想必这几年你已然知道我的身份!”

  突然父亲惊慌失措的跪下了,母亲也是一脸茫然,跟着跪下,父亲沉声道:“我一定如实回答!绝不妄言。还请上仙明鉴!”

  上仙?仙人?不是吧!玉伯是仙人,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大跳啊,早就知道了有仙人腾云驾雾,移山填海的传闻,难道是真的吗?这一下到好,满脑子的,,,,,锄强扶弱,御剑天涯!满脑子的浮想联翩,,,,,

  “二位起来坐下说话,莫要惊慌,起初见到襁褓中的黎儿就知道他有灵根,本想待到成人之时再收他为徒,现在看来,可能要提前了,黎儿他天赋异禀,有喜有悲,如若不尽早引入门庭,只怕会年少早夭。”

  “还请上仙救救离儿!”说到最后父亲声音都沙哑了,他心知肚明,仙人不可能撒谎,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无妨,我留在莫岭这几年就是以防万一,离儿与我颇有眼缘,我不会不管,你两放心便是!我有一事要问,离儿应该不是你二位所生吧?”最后这句强调方正,一脸严肃。

  “黎儿确实不是我两所生,是我抱养的,当时茹梅身患重疾,病愈之后发现茹梅终身不能有身孕了,当时我两也是心如死灰,不曾想,次日夜晚卯时,发现院子里有婴儿的啼哭声,茹梅赶紧跑出门去观望,果然是一个婴儿,当时我两抱着黎儿,真的是喜极而泣,真的是老天爷开眼了,从我记事起就从没干过一件有伤天合之事,也许就是老天爷给我夫妻二人的怜悯,是上天赐予我两的福报!”

  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当时我脑子里就阵阵轰鸣之声,原来我不是爹娘亲生的,我是抱养的,我是抱养的,,,,

  “嗯这就对了,我观你夫妻二人并没有一丝灵根的气息,也许这也是老天给我的福报。”玉伯很有深意的呢喃着,眼神有些空洞,像是在追忆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