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动漫同人 > 真遥短篇集
动漫同人 短篇
哈鲁生贺2014
2/16

哈鲁生贺2014

  前篇全员欢脱,隐性遥ALL

  后篇真遥の场合。

  

  

  前篇

  ————

  除了水和青花鱼,一定还有其他绝对不能放弃的东西吧?

  七濑遥最近都在苦恼这个问题。

  每个人好像都有自己想要坚持的东西。除了他。

  “haru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但是真琴总是这么跟他说。

  七濑遥泡在水里。闭眼思考人生之类的东西。

  平凡人应该就是像他这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追求吧。

  “haru。”

  橘真琴拉开他的浴室门,七濑遥只是看了他一眼复又闭上眼。

  “Haru去游泳部都这么没有干劲。真是少见呢。”

  “不想去。”七濑遥在浴缸里翻了个身趴着,回避跟橘真琴正面接触。

  “haru……怎么了……?”橘真琴惊讶。担忧。

  “没什么。”七濑遥持续趴着,“不要管我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游泳部全体聚集在七濑遥家里。围着当事人展开完全不着调的讨论。

  “haru酱一定是吃太多青花鱼了,整个人就坏掉了。就像怜酱看太多理论反而不知道怎么

  “干嘛说到我这里来了!而且你前后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关联性好吗!”

  “不要在意这点小事啦。”

  “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吵haru了啦。”

  “怎么可以!在haru酱遇到困难的时候人生迷茫之际我们怎么可以不管他呢mako酱!我们要用伙伴之间友爱的羁绊朋友之间真诚的关心为haru酱点亮心中的灯塔啊!”

  “遥前辈,如果有什么我可以为遥前辈做的请一定要告诉我!”

  七濑遥皱眉,看向橘真琴。橘真琴连忙摆手讪笑,一副真的不是我带他们来的样子。

  “我会回去的了。”七濑遥看向门外,不再搭理他们

  。

  “haru酱的生日快到了吧!”叶月渚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

  “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

  “不行不行。haru酱!岩鸢游泳部副部长美妙浪漫惊险刺激的生日之夜就包在我身上了!”

  “你这是什么用词。”龙崎怜扶额。

  “借着生日party寻回haru酱竞技游泳热情夏夜大作战!”

  “所以说为什么又是晚上?”

  “晚上才好玩啊!!”叶月渚一脸兴奋,全无为副部长忧愁之意。

  “你就只是想玩吧?!”龙崎怜吼道。

  “嘛嘛……”橘真琴干笑着,“我们还是……问下haru的意见吧?haru,去海边怎么样?”

  七濑遥回头看向橘真琴。不解。

  “已经没关系了啦。”橘真琴笑笑,“跟你们在一起,没问题的。我也想和haru去海边的说。”

  “那随便。”

  “太好了!haru(酱)(遥前辈)!!!”三个人扑上去抱着七濑遥蹭。

  “好重!下去!给我下去啊你们!快放开我——!”

  月黑风高,四个少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背上了行囊悄声潜出了七濑遥家——去海边露营。

  龙崎怜小声地问: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小声啊?”

  叶月渚小声地回:

  “因为现在是晚上啊。”

  橘真琴俯下身子跟着小声说:

  “可是haru家里没有其他人啊。”

  “喂!你们……”七濑遥皱眉,又懒得再说,碰地一声大力拉上门。所以说我为什么要跟这群心理年龄未满3岁的人去露营啊!

  橘真琴笑笑直起身,自然地拿过七濑遥的背包,背上。

  “好啦,渚,不要玩了。”

  “这样比较有晚上的气氛嘛!”叶月渚吐了吐舌头,扑上七濑遥,推着他走。

  “生日需要这种诡异的气氛吗?”

  “haru酱,不要这样嘛。”叶月渚攀上七濑遥的脖颈处撒娇般蹭了蹭。

  “好重。下去。”

  “遥前辈生日渚你就不要乱闹了好吗!”龙崎怜试图把叶月渚掰下来,结果把自己浑身重量也往上压了。加上两人身上背包的重量,七濑遥整个人快被压垮了。

  “喂喂……你们……”七濑遥尽力保持身体平衡以防从台阶摔下去,已经没心情抱怨,这样很危险的好吗!

  橘真琴过来把三人分开,讨好地对七濑遥笑了笑。

  “渚,不要闹了啦。”

  “你们追不到我!”叶月渚欢快跑了出去,跑到石阶底下锵地一声立正,转身朝他们挥手,“快点啦!”

  “只是到家门口的海边你们都在兴奋什么?”七濑遥一脸郁闷跟着。

  “因为跟haru酱在一起啊!”

  “遥前辈的生日嘛。”

  “嘛嘛……”橘真琴尴尬着事实,“毕竟大家再怎么筹钱也不够去太远的地方。”

  “mako酱~!”叶月渚扑上他,不满地抱怨,“气氛都被你破坏了啦!”

  “抱歉。”

  叶月渚突然捂着七濑遥的眼睛。

  “干嘛?!”七濑遥身子一僵。

  “不许偷看。来来来,这边这边,小心,台阶。 直走直走。”

  “当当当~!”叶月渚放开手,夸张地自我配音。

  “这是……什么?”七濑遥根本没有被惊喜到的表情。

  松冈江和松冈凛在沙滩摆了一地蜡烛。

  “生日快乐遥前辈!”

  “啊、谢……谢谢。”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陪你们做这种无聊的事?”蹲在一边一脸不屑的松冈凛被妹妹硬拉着站了起来,抓了抓头发,烦躁。

  “哥!”松冈江不满地把松冈凛拖到七濑遥面前,“快点跟遥前辈说生日快乐。”

  “为什么啊!”松冈凛甩掉妹妹的手,大吼,“喂喂——!别推我啊!为什么做这么丢人的事啦!好、好啦!”

  “嘛,别为难凛了啦,江。”橘真琴出来解围,把松冈凛拉到自己身边,转头对着七濑遥,温柔,“生日快乐,haru。”

  嘁。傲娇二人组同时不屑地别过脸。

  “这……是什么?”七濑遥对着一地蜡烛的奇怪形状,皱眉看了半天没看出是什么。

  “呃……”松冈江尴尬笑着,“呵呵……想摆遥字来着……可是……都怪哥哥啦!笨手笨脚的!”

  “喂!唯一像样的爫是我摆的吧?”

  松冈江涨红了脸,低头。

  “谢谢。kou。”

  “遥前辈……”松冈江猛地抬头看着七濑遥。感动莫名。

  “haru酱!只对江这么温柔可以吗!!!”叶月渚扑上他,“人家也为你的生日做了很多事啊!”

  “诶?!”七濑遥一愣,恢复神色,“所以都说了……好重。”

  “是kou不是gou啦!!!”

  “gou!!”

  “kou!”

  “gou!”

  “kou!”

  “kou!”

  “gou!”

  “又一次上当了!”叶月渚攀着七濑遥的脖子摆出胜利的手势。

  “真是的……”松冈江垂头,“算了。”

  一群人在海滩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玩得不亦悦乎。

  “haru。”橘真琴开了一瓶饮料递给在坐一边沉默的七濑遥,“开心吗?”

  “诶?”七濑遥被突然的问题惊到,看向他,又柔和了神色,“嗯,谢谢。”

  “真好呢。大家又在一起了。”橘真琴抬头看着星空,温柔轻笑。

  七濑遥点了点头。橘真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手自然地覆在了七濑遥手上,跟他一起望着满天星。

  七濑遥没有躲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仍保持着撑在沙滩抬头仰望星空的姿势。

  “mako酱haru酱——!!吼!”叶月渚跑了过来,看到两人你侬我侬的和谐画面把橘真琴拉了起来,不满道,“你又独占haru酱!过分吼!”

  “抱歉抱歉。”橘真琴赔笑,朝七濑遥伸出手,“起来吧haru。”

  七濑遥站了起来,走在前面。

  “haru酱haru酱!等等!还有更好玩的事情喔!大家都在那边等我们了!”叶月渚追上拖着七濑遥往更幽暗的地方跑,回头冲橘真琴大喊,“mako酱你再不跟上来不管你了吼!你可不要一个人吓哭了!”

  “等我啦渚!haru~”橘真琴看了看四周飞快跑了上去。追上的时候已经在一栋破旧的屋子面前。废弃已久的救生台后面。橘真琴看着漆黑破败的建筑,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七濑遥沉下脸色,挣开叶月渚,拉着橘真琴走了。

  “haru酱……”

  “我就说遥前辈肯定会生气的。”

  叶月渚做了个鬼脸,不在意。

  松冈凛和松冈江不明所以,互相看了一下。

  “所以现在是怎样?我可以回去了吧。”

  “凛酱~”叶月渚把松冈凛拖了回来,“haru酱等下就回来了啦。”

  “不是的haru~等下啦!是我同意了的。刚刚只是突然看到感觉还是……。”

  七濑遥停了下来,拽着橘真琴的手并没有放开。“为什么答应那种事?”

  “不能因为害怕就停滞不前啊。”橘真琴笑得有些勉强,八字眉低低垂着,“上次在海里真的走马灯都出来了,发现我更害怕的是……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呢。未来路上还想和haru在一起走更远更远。”

  七濑遥没有说话,橘真琴有点不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子。

  “嘛……果然大冒险什么的只有渚会喜欢吧。但是haru,大家都在等我们,先回去吧。”

  七濑遥拉起橘真琴的手往回走。

  “haru?”

  “害怕的话。虽然好重……”七濑遥别过脸,“抱着我也可以。”

  橘真琴紧了紧拉着的手,柔和地笑了。

  “有你我不怕。”

  “haru酱!mako酱!”叶月渚一脸兴奋地叫囔着,看到两人拉着的手一脸嫌弃,“真是够了,都说了你们干嘛每次都搞得像小情侣一样。”

  “你才是。知道真琴害怕就不要玩这种游戏。”

  “绝对要吓到haru酱。”叶月渚打开手电筒从下巴照到自己脸上,阴森森地说。

  “你真的是在庆生吗……”怜凛江三人直直看着他,“完全是自己在玩吧……”

  叶月渚脸上全是阴影,阴笑着说:

  “你们不觉haru酱那张看到什么都一脸淡定没有表情的脸让人很想弄哭他吗。”

  又瞬间换上可爱的嘴脸吐了吐舌头。

  “开玩笑的啦!不管什么样的haru酱都很可爱的啦!”

  一群人汗颜看着他,除了松冈凛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哥!这种问题不需要认真思考啦!”

  “mako酱你就乖乖跟着男朋友好了。”叶月渚摇头叹气,一副看不成器的晚辈的样子看着橘真琴,然后握拳,“好了!大家!我们先进去躲着,目标是吓哭haru酱!”

  “诶?!我们之前是这么说的吗?!!”真琴怜江同时跳脚。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陪你们做这么无聊的事?”松冈凛吼了起来,黑暗里鲨鱼齿依旧扎眼。

  七濑遥默默看向橘真琴。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我以惊险刺激浪漫之夜总策划人的身份宣布就是这样了,请大家配合,谢谢。”

  “什么时候有那个东西了?!”

  “刚刚。怜酱!你就不要再废话了!”叶月渚一手推着龙崎怜一手拖着松冈江进去。

  松冈江连忙拖上自家哥哥,大叫了一声:“莫~!遥前辈救命!”

  “为什么拉着我喊他的名字!”

  橘真琴一脸无奈看着几个人吵吵闹闹进去。

  “haru……抱歉……”

  “走吧。”七濑遥叹了口气,拉起他的手走了进去,“不要跟丢了。”

  两人刚推开门走进去,突然一个人影蹿了出来。

  “哇啊——!”橘真琴整个人抱上七濑遥。

  “嗨,凛。”七濑遥面无表情打了个招呼。

  “嘁~!就说了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橘真琴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拍了拍胸口。

  “不要突然出来嘛,这种最吓人了啦——啊啊啊啊啊!!!”

  “嗨,kou。怜。”

  “你们什么时候在那的?!”橘真琴哭丧着一张脸。好吧,不是突然出来也是很吓人。

  “一直都在的真琴前辈。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进来就一直站在这里了。抱歉!吓到你了!真是非常抱歉!”

  “我也是。非常抱歉。”

  松冈江和龙崎怜不停鞠躬。

  “嘛……没事啦……”橘真琴干笑着,渚这混蛋,只是一起进来看看什么的果然一开始就是骗人的吧!

  “找渚吧。”七濑遥拉着橘真琴走在前面,龙崎怜和松冈兄妹跟上。

  里面只是一整个开放空间,没有摆放什么东西。几个人转了一圈没看到人,拿出手电往上看了看。

  “哇,二楼还有房间,诶?一楼那边也有个小房间!刚刚都没注意!”

  “嗯。”七濑遥点了点头。

  “遥前辈一点都不吃惊呢,进来过吗?”

  “啊,是的。”

  “这家伙没进来过也不会吃惊吧。”松冈凛嘁了一声。

  “去看看吧,渚应该躲在里面了。”

  “不要了,出去吧。呃?!真琴?!”

  七濑遥慌张四处看了看,没有橘真琴的影子。拉着的手可能刚刚说话的时候没注意分开了的。

  “真琴——!”七濑遥冲到那个房间拉开门没有人又快速跑上楼,“真琴——!”

  “遥前辈!怎么了!”

  松冈凛把手枕在脑后,不屑。“这么紧张干嘛啦,这里就我们几个人肯定是——”

  “哥!”松冈江拖着他跟了上去。

  “那边有吗?”

  “没有。”

  几个房间都没有人,七濑遥又跑下楼。

  “当当!成功吓到haru酱了!”叶月渚突然出现。

  七濑遥冲过去揪上他的衣领:“真琴——”还未说完就被人拉开了。

  “haru……没事啦……抱歉,让你担心了。”

  “对不起。”叶月渚低下头。

  “不过真的吓到haru酱了呢!”叶月渚又抬起头,讪笑着怯怯摆了个v字。

  七濑遥重重嘁了一声,放松了下来。

  “我也吓到了好吗……突然被捂住嘴拽出去什么的……”橘真琴重重叹气。差点被吓傻了。

  “又没有打算吓mako酱,是你胆子太小了。”

  “没事吧?”七濑遥看着橘真琴。

  “没事喔。抱歉haru。”

  “出去吧。”七濑遥没有等其他人自顾自走了。

  “haru酱……”

  “遥前辈……真的生气了吧?”

  橘真琴干笑着。

  “真的有点过分了啦渚。刚刚haru是以为我被带到房间里了才生气吧。我以前……把自己关在这里过。总之先出去吧。haru!等等我们啦!”

  “真的对不起嘛haru酱!”叶月渚冲上去蹭着七濑遥,“我不知道啦。”

  “真琴没事就好。”七濑遥没看他。

  “对不起啦~”叶月渚吐了吐舌头,又转向橘真琴,“mako酱,你怎么把自己关在那里了?”

  七濑遥抬头看星星。

  “嘛……”橘真琴有些不好意思笑笑,“我自己跑进去的,结果……门突然关上了,我就吓得不敢动只知道哭了,其实根本没锁上,还好haru找到我了……啊啊啊啊你们不要笑啦!!莫~!”

  海难事件后的那几天,橘真琴一个人跑到海边,思考生命之类的东西。看到废弃的救生台,顿时心情很复杂。就爬了上去,不知不觉看着海面和灯塔坐了一下午,看到后面的屋子。

  以前救生员的房子吗?鬼使神差地,平时胆子超小的他走了进去。

  里面意外地很空。他拉开房间的门,只是堆放杂物的小房间,年久失修的门有些倾斜变形,他刚松开手就自己关上了。

  橘真琴吓得浑身颤抖根本动不了,大声哭了起来。

  傍晚没等到橘真琴回家的橘家父母去七濑家询问。

  “没有跟小遥你在一起吗?他说去海边还以为一定跟你一起呢。这孩子,莫~那我们去……小遥?!”

  海边?!七濑遥没等橘家父母说完就跑了出去。这个笨蛋!

  七濑遥在海边转了一圈没看到人,看着汹涌的海浪一望无际的海面,一股无法言说的莫名恐惧不断地冒了出来,第一次感觉到……水……有时真的很可怕啊……

  看到那个小屋门开着,咬了咬唇,拔腿奔了过去。一定要在啊混蛋!

  大厅空无一人,七濑遥浑身有些颤抖。隐约听到房间里有哭声。冲过去拉开房门,橘真琴躺在地上抱着自己,不停抽泣着。

  “haru酱……呜呜呜……haru酱……”

  “真琴!!”

  七濑遥艰难背起他,走出小屋就遇上赶到海边的橘家父母了。

  那次的结果是橘真琴由于惊吓过度住了一夜的医院。七濑遥看着橘真琴意识不清的哭泣,害怕,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害怕失去某样东西究竟是什么样的糟糕感觉。七濑遥太害怕看不到他,也陪着住了一夜的医院。

  那种感觉……七濑遥上次从海里救出橘真琴的时候又经历一回,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好像肢体都不受自己支配了一样,连头脑都无法正常思考,满脑子都是:真的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了怎么办!

  刚刚……那种感觉好像又要冒出来了。七濑遥抓了抓心口的位置,记忆清晰明确了起来。

  “haru酱(前辈)?”

  “没什么。”兀自出神的七濑遥对上大家担忧的眼神,柔和一笑。看了看刚刚玩闹留下的一地狼藉,搭起的帐篷。

  绝对不能放弃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想放手的东西……他一直都有啊。

  “对不起。大家……谢谢。”

  “诶?”一群人被七濑遥的异常惊到,呆了几秒,又都扑了上去。

  “呃?!下去!都说了好——嘛……”七濑遥缓和了神情,任大家抱着。

  就这样吧,没什么不好。

  平凡人应该确实就是像他这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追求吧。

  一群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直到深夜,四人组带了帐篷,松冈兄妹先回家了。

  “那我们先回去了,遥前辈玩得开心喔~”

  松冈凛抓了抓头发,看着海面。

  “嘛……生日快乐。”

  “啊?”七濑遥愣了下,“谢谢……”

  橘真琴和叶月渚相视一眼,扑了上去。

  “凛凛变得这么容易害羞呢!”

  “才没有!”松冈凛扫开两人,脸上有点烧。

  “哥~”松冈江泪眼望着他。

  “走啦!”松冈凛羞愤拖着妹妹走了,“还不都是因为你!”

  “要再来和大家一起玩喔你们!”叶月渚挥手道别,“凛凛哭起来也是很棒呢虽然不是稀罕事啦!”

  “喂!!!”

  “你是天然S吗……”龙崎怜擦了擦冷汗。

  “我跟真琴睡。”在叶月渚开口前七濑遥抢白道。

  “莫~!haru酱!人家也要跟你一起睡嘛!”

  “很吵。睡相也很糟糕。”

  “haru酱!!!”

  一番吵闹之后,七濑遥还是跟真琴睡了。

  “有吓到吗?没事吧?”

  “没事喔。Haru酱那么紧张才让我惊到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七濑遥往真琴身边挪了挪。

  “haru?”

  “睡吧。”

  橘真琴笑得温柔,搂着七濑遥,闭上眼,脸上笑意不止。

  “生日快乐,哈鲁酱。”

  ——————————

  后篇

  ——————————

  吵闹闷热的夏天和真遥两人的高中游泳部生涯一起过去了,三年级隐退,叶月渚担任了部长龙崎怜接任了副部长。七濑遥却还是整天去蹭游泳池泡着,于是前部长继续陪着,搞得学弟们无奈叫着两个部长感觉略微妙。

  秋去冬来到了毕业季。毕业聚会,龙崎怜和叶月渚也过去了。

  “haru酱,你可一定不要忘了我啊~”叶月渚像以往每次那样蹭着七濑遥,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最喜欢haru酱了啊……一直一直都喜欢haru酱的。”

  叶月渚眼泪不停地掉,然后大哭了起来。

  “只是毕业了,又不是见不到面了。”七濑遥按了按他的头。

  很奇怪的,身为独生子的他并没有拿一起长大一直在一起的小他小半年的橘真琴当弟弟看待,反而是吵闹的叶月渚经常让他有哥哥的错觉。

  叶月渚就哭得更凶了,眼泪鼻涕全往他身上蹭。

  “真琴前辈和遥前辈真好呢。”龙崎怜看着叶月渚和七濑遥,开口反而扯到橘真琴这里来了。

  “诶?”橘真琴有些不明所以。

  “又是在一起了。”

  “嘛,”橘真琴微微尴尬,“该说习惯还是默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报同一个学校了。”

  就好像在一起是理所当然不需要考虑的事。这是橘真琴关于彼此最满意的一点。

  “真琴前辈真是让人羡慕到有点嫉妒。”龙崎怜推了推眼镜,离别的伤感带出了太多杂乱的情绪,但仍不是很愿意说太多自己的心情。加入游泳部两年了,他也开始被称呼为前辈。可他至今还是常常会有“如果是遥前辈的话,这个时候会怎么做呢”这样的想法冒出来。但是有些憧憬,终究就只能是憧憬呢。

  橘真琴有些难为情,善言的他一时不懂回应。并不希望看到大家难过的样子,但是自己因为跟七濑遥在一起而被羡慕让他隐隐有些高兴。这样的自己可恶到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毕业了毕竟就是毕业了。没有在同一个地方,相处的时间自然而然就少得可怜。

  橘真琴一直记得曾在书上看过一句法国名言:

  眼睛远了,心也就远了。

  是不是为了这么一句话这么多年一直赖在某人身边,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认为记忆里和大家的那份牵绊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可没有血缘羁绊的人要相隔两地相亲相爱一辈子,似乎确实是很难的事情呢。

  所以至少在他找到确切的答案前,他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不止是两人二十年如一日的感情。还有大学同居两年了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真的什么都没做吗mako酱!”叶月渚一脸怀疑地审问橘真琴。

  “真是的~!所以说是要做什么啊!不要这样好吗!”橘真琴羞愤地吼着,试图结束这种话题。

  “当然是做那种事啊。”叶月渚咬着吸管,摇晃着椅子。

  “当然没有!亲友之间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橘真琴双手打着叉,狂摇头。

  “什么事?”

  晚到的七濑遥看着激烈讨论的两人。橘真琴连忙扑过去捂着叶月渚的嘴。“没有!什么也没有!”

  七濑遥不是很在意,入座。

  “就是haru酱和mako酱住在一起有没有做那种事啦。”橘真琴的手刚放开,叶月渚就立刻又直白地说了出来。橘真琴颓败叹气,放弃阻止这种奇怪的话题了。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七濑遥没有询问就拿过橘真琴的饮料,喝了起来,丝毫没有归还的意思。橘真琴并不在意,朝服务台招了招手。

  “哇哦~,一点都不介意同喝一杯饮料呢。”

  “天天在同一张床上的人为什么要介意这种事?”七濑遥用吸管戳着杯底的冰块玩,不能理解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问的,却也不觉得叶月渚的话题有什么奇怪。

  “天天在同一张床上为什么没做那种事呢?”

  “合租室友做那种事才奇怪吧。”

  叶月渚无奈长长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不止是合租室友嘛!”

  这场双方脑内的点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的谈话,最终也没有得出什么结果。

  他们“没有做那种事”的同居生活一直维持到了大学毕业。生活在一起二十二年没有认真争吵过的记录停在了二十二年,七濑遥跟橘真琴认真吵了一架。

  完全不同于平日对橘真琴干涉他生活习惯的小争执,橘真琴也没有了往日的包容和说服他的耐心。

  发泄怒气的对吼、冷战、彼此按捺下脾气的说理……不断地反复,僵持了半个月的争吵。

  “明明怕大海怕得要死的人干嘛一定要做这种事?”

  “就是因为害怕才知道在海里那份无力的压倒性恐惧是多可怕多渴望援手啊!”

  “你真的要做那种工作的话,就不要找我了。”七濑遥收拾了行李,摔门而出。

  橘真琴追了出去,拉住他。

  “为什么一定这样啊haru!”

  七濑遥甩开他的手,大吼:“因为我不想看到哪天从海里捞上来的是你的尸体!那样的话不如不要再见面好了!”

  “haru……”橘真琴颓败地看着七濑遥拖着行李走出了一起生活了四年的公寓。

  他只是想回岩鸢海滨浴场当救生员而已啊。橘真琴握紧了拳头,微微颤抖,很过分吗?

  怎么联系七濑遥都没有回音,橘真琴却也还是按照自己想法回到了岩鸢,去海滨浴场应聘了救生员。

  “你至今为止的竞技游泳实绩都不错呢,可以考虑职业队啊。为什么想当救生员?”

  “因为这是我至今为止觉得最有意义的工作,很早之前就想好了的。没有什么比仅有一次的生命更脆弱宝贵的了。我不懂医,但能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救助生命也就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橘真琴回答得认真而郑重,连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被惊到了。就这样走上了救生台。不再是废弃的。

  “mako酱真过分呢,haru酱那么在乎你你还这么任性。”叶月渚过去浴场看橘真琴,坐在瞭望台,双腿悬晃着,“我也是不赞同mako酱做这个工作啦,不过呢……嘛,你喜欢就好啦。”

  橘真琴垮着一张脸,拿出手机放到叶月渚面前,清一色他发给七濑遥的道歉邮件。

  “我也知道是我不对啦,可是我一直在道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haru还是不理我啊啊啊!啊,对了,haru有跟你联系吗?”

  “有啊,但一说这件事他就挂我电话了。道歉有什么用啦,mako酱还是坚持做这个了啊,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haru酱想要的又不是你的道歉。”

  橘真琴气馁,趴在栏杆上,一脸委屈。像被主人遗弃的大型犬类。

  冬天的海滨,分外地冷清。橘真琴工作清闲,却也还是热情不减。

  每天都给七濑遥电话短信,七濑遥都没有接没有回。

  他已经领过一次薪水以后,七濑遥出现了。

  “喂。”

  橘真琴听到熟悉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幻听,茫然低头看了下,haru?!

  “haru?!!”橘真琴已经连跑带跳从瞭望台下来了,抱上他,“haru!好想你!”

  七濑遥咬了咬唇,良久才挤出了一句对不起。

  橘真琴猛摇头,感动与愧疚出口成了带着微微鼻音的哭腔。

  “haru不要说对不起啦!!是我太任性了,抱歉。你能原谅我真是太好了!”

  七濑遥任他抱着,轻笑。果然没办法离开啊。

  七濑遥应聘救生员被以这么小的地方不需要那么多救生员为理由拒绝了,于是到浴场的游泳培训班当起了教练。

  “haru~!”橘真琴蠢蠢地跑向七濑遥,“下班了喔!回家吧!”

  七濑遥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走在前面,橘真琴跟了上去。

  两人一如多年前一样并肩走在那条一起走过十几年的路上。夕阳照射得整个海面金光粼粼,跟白天相比完全两副景象。七濑遥偶尔会侧头看得走神,橘真琴提醒他注意脚下,七濑遥斜他一眼,多管闲事。继续走着,却也没有再侧头看回海面。

  夏天到了。培训班的小孩多了起来,非常闹腾,七濑遥偶尔会有点受不了。倒还都在接受范围内。

  休息的时候浮躺在海面,悠闲自在。瞭望台的橘真琴朝他招了招手,七濑遥一个深潜游入水底,清澈透蓝的海水,白色细软的沙底,带着阳光的味道。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十分满意。

  果然还是要自己亲自看着他,

  才能够安心啊。

  ————————

  感谢阅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