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爱情 > 腹黑王子的复仇妃
爱情 校园 特工 复仇
祁世翊的往事
8/16

祁世翊的往事

  到了教室,薛晚馨发现班里没几个人,也对,全部都在校门口,男的心碎,女的如痴如醉。她就找了第一组靠窗的中间位置坐下来,因为她刚才看过座位表了,祁世翊和他是一个班,她也不惊讶,毕竟这学校祁家是最大的投资者,她和那什么祁世翊是那种关系,为了祁氏和薛氏的将来当然要让他们两个先培养感情,薛晚馨也就跟着认命了,祁世翊是坐在第三组比她后一个的位置,对他这种素不相识就是那种关系的人,无视就好,而且那祁世翊不是风流成性吗,如果他身边又换了别的女生,那些花痴的心肯定又要碎一次,接着又把把箭头转向她,说什么他这个当未婚妻的看见未婚夫今天换个清纯妹纸,明天换个性感美女,难道都不吃醋之类的八卦,所以离他位子越远,她就能逃离那些未知危险程度的八卦问题。

  铃声响起,还在校门口一带的学生被铃声惊醒,全体一路冲向各自班级,祁世翊和夏真儿直接开兰博基尼到教学楼下,然后一路打情骂俏地走向三楼教室。

  薛晚馨从坐下来就用手撑着左边太阳穴的位置补觉,夏真儿路过窗前看见薛晚馨时,觉得薛晚馨不是在睡觉,而是在想办法勾引她家祁少,夏真儿越想越气愤,说道"你个骚狐狸,别想勾引翊,竟然还特地坐在窗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让翊每天来学校经过教室,就用那些狐媚子的手段勾引翊!"

  薛晚馨被她这么一哄吓了一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夏真儿又叫到"我不允许你坐在这勾引翊,现在换个位子坐!"

  薛晚馨这时貌似懂了,又是为了祁世翊的事,调倜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换个位子勾引他?"

  "你敢!"夏真儿说完就扬起手要打薛晚馨,而夏真儿旁边的男人一只手插着裤袋,身子靠在教室外的墙壁上看着前面,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就在夏真儿快要煽到薛晚馨脸上时,薛晚馨突然捂着右脸"啊!",然后头部向着旁边的窗边撞去,然后华丽丽地一只手支撑半躺在地上。

  正好被冲向教室那帮花草痴听见了,还看见了而夏真儿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众人第一想法就是【夏真儿打人了!】,因为薛晚馨在教室里,夏真儿在窗外,所以大家没看到夏真儿打了谁,但是莱雪怡听出了这是薛晚馨的声音,小时候她和薛晚馨一起玩的时候,用块石头拌了她一下,薛晚馨当时就是这种喊叫声,她当时还因为薛晚馨栽在她手上高兴了好久,所以不会认错的。只以为听见刚才那一声【啊】除了莱雪怡,众人正疑惑着夏真儿到底打了谁,,夏真儿懵了!她明明连她的脸都没碰到,怎么就倒了!

  "晚馨!"莱雪怡惊叫了一声。

  众人再次倒吸凉气,夏真儿打的是祁世翊的未婚妻!祁世翊竟然还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人打!

  莱雪怡跑到教室里,用手轻抚你薛晚馨,努力挤出两滴眼泪道"晚馨,你没事吧!"

  薛晚馨怎么可能真的往那撞,要是真为了夏真儿这种人撞了,太亏了!

  "表姐……撕,我头好痛。"薛晚馨她还巴不得莱雪怡过来呢,而且她可是在给莱雪怡机会在祁世翊面前塑造一个好的形象。

  "夏真儿!晚馨她跟你有什么仇你要打她。"莱雪怡现在心里乐开了花:夏真儿,我让你拽,刚才都是你害的我被祁少无视,这次我不仅还要破坏你在祁少心中的位子,还要给你带上泼妇的帽子,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现在祁少身边。但她心里还是害怕薛晚馨会误打误撞想起她失明时,莱雪怡对她做的事。

  薛晚馨在心里赞叹,莱雪怡这演戏的天赋到底是遗传谁的!

  夏真儿百口莫辩"我…我…我没有打她…我没有……"

  "同学们都看见了,你还说没有!"莱雪怡哭道。

  "我…我真的没打她…是她自己撞的……,翊,你刚才都看见了,你快证明我的清白啊!"夏真儿把希望寄托给祁世翊,目光看向祁世翊刚才站的位置,可夏真儿看到的只是一面墙。。。。。。

  "上课时间到了,一个个的都在教室外干什么,想反天是不是!全部回去上课!"只见一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手拿教尺,容貌看似三十以上四十以下的女人,身着白色衬衫加一件黑色的买套,一条黑色的上班族制服裙和一条黑色裤袜,再穿上一双黑色高跟鞋,更是衬托了她身为一个班主任严格的气氛。

  同学们立马回到教室坐好,而夏真儿还懵在那里一副吓傻的样子,而莱雪怡还在那继续装着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字在一旁摸着薛晚馨的伤口哭着。

  班主任一看莱雪怡对面虚弱的的人是薛晚馨,惊讶的嘴巴都能吞下一个鸡蛋,这薛晚馨可是祁少爷的未婚妻啊,这两人可是关系到薛氏和祁氏将来的发展,如今薛晚馨在她带的班出事了, 她要怎么向祁家人交代!要祁家人怎么向薛家交代!校长不扣了她年终奖才怪!说不定还会炒了她!!!!

  "怎么回事!晚馨同学怎么倒在地上了!"班主任着急喊道。

  "老师……是…是夏真儿,今天才开学第一天,我们家晚馨是招谁惹谁了,夏真儿竟然出手打她。"莱雪怡一边抽泣,一边说道,这次,她要彻底毁了夏真儿,只有她莱雪怡才配坐在祁少的兰博基尼的副驾驶上。

  "老师…我真的没有打到她,是她自己倒在地上的。"夏真儿她害怕了,她害怕的不是大家因为今天的事而让大家唾弃她,她害怕的是刚才祁世翊走了,从交往的第一天起祁世翊就跟她说过,他只喜欢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祁世翊刚才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是想看下她会怎么做,遭到陷害时,她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了,所以祁世翊不是因为丢脸走的,而是因为她没达到他的标准。

  "快,扶薛晚馨去校医室!"班主任在心里祈祷这薛晚馨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她可不能就这么被炒了呀!

  校医室

  因圣迦俐瑾是贵族学校,就连校医室的装备跟医院的都差不多,经过一遍又一遍的检查,校医再次向班主任保证,薛晚馨只是皮外伤,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班主任才安心地走出校医室,让薛晚馨一人在校医室内休息。

  与此同时,位于圣迦俐瑾教学楼旁的草坪的榕树上,一个用双手拖住后脑,一只脚伸直,另一只躯起来,整个人是坐在榕树那因年纪大而雄厚的枝干和靠在榕树上,望向校医室处,锐利的双眸更显示出他高冷的性格和让人不敢靠近的气质,的和20分钟前那副花心少爷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不错,此人正是刚才在教室外不见人影的祁世翊。

  小时候的祁世翊是个调皮的小少爷,但是在学校组织的一次春游时,祁世翊和几个一样爱冒险的朋友也就是宫晴,宫辰,宁诚浩三人,中途开溜到一个树林里冒险。

  如果不是祁世翊走到这片树林,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最疼爱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林秀,只要你把东西拿出来,我会善待你的,还会将你儿子扶养成人"四人走进树林深处就听到一个属于女人的声音,当他们听到【林秀】两个字后,就齐齐看着祁世翊小声道"翊,这不是你妈妈的名字吗?"

  祁世翊没多想就带着三人找向那股声音的来源,发现是在树林的一片小空地里,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祁世翊不会认错,那是自己的父亲祁伟。祁伟旁边还站着一位年龄30左右的女人,此人正是刚才说话的声音。祁世翊的妈妈则是被两人逼得向后退"你们休想,公公死前就立好了遗嘱,祁氏是等小翊长大后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小翊的,你们休想从我这得到遗嘱来修改。"

  "这不公平!我才是他儿子,为什么他要把财产全部留给他孙子!,林秀,只要你把遗嘱交出来给我,我会让你继续当祁家的女主人,祁世翊继续当大少爷,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祁伟喊到。

  "呵,让小翊当大少爷,你早就和这个女人有了孩子,你们眼里还容得下小翊,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和这个女人好过,如果小翊有什么事,那我就把公公留下来的财产,全部捐给筹善资金会,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林秀不客气说道。

  "你放心吧秀儿,我和阿伟会在你死后遗嘱颁布之前把遗嘱找出来毁掉,再重新写一份,到时候祁氏的财产就全部都是我们两个人的,至于你儿子,我会送他去意大利好好念书,听说那的别墅,是那老头子生前住的,好像已经好几年没人住了,你儿子在那一定很喜欢,哈哈哈!"陈焕娟喊到。

  "好了,既然你不肯交出来,那就好心安心上路吧!"祁伟说完,便让外面的人进来,祁世翊很想冲上去保护他妈妈,但是被宁诚浩拦住了,说道"翊,这个时候他们要是看见你会杀了你的!"

  祁世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妈妈被匕首一刀插进心脏处,四人就记得那个杀他妈妈的男人,他拿匕首的手上有一个斜疤。

  待祁伟他们走后,祁世翊就跑到林秀前哭喊到"妈,小翊不许你死,你还没有看到姐姐出嫁,没看到小翊娶媳妇孝敬您,您不能死!"

  "小翊乖,妈妈不能看着你们姐弟俩长大了,记得替妈妈照顾好姐姐。"林秀抚摸着祁世翊的脸,她舍不得他们姐弟俩,她还没有看着他们长大成人,还有好多事没有替他们姐弟俩把关,一想到这,林秀就留下了眼泪。

  "小翊,听着,你爷爷留下来的东西绝对不能让你那个狠心的爸爸得到,我走了以后,你要拿着妈妈以前给你祈福的香囊交给你舅舅,里面有你爷爷留下来的遗嘱,和我交给你舅舅的信,他就会让培训你,保护你姐姐,保护你爷爷留下来给你的东西,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不然妈妈的死就没有意义了,听见没有"林秀虚弱地说道。

  "妈,我会让舅舅培训我,让我保护姐姐,保护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我也一定会替你报仇的!"祁世翊的话让林秀感到知足,她没有白活这一世,也死而无憾了"小翊,答应妈妈,你不可以亲手杀了他呢,我不想你因为妈妈成了杀人犯。"

  林秀看向宁诚浩,虚弱地说道"诚浩,你比小翊大,比他更懂事,求你照顾好小翊还有沁儿…"说完林秀就断气了。

  宁诚浩哭道"秀姨,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小翊和世沁的!"

  祁世翊突然不哭了,双眸出现了一种冰冷,发誓道"妈妈,我不会亲手去杀了他,我会听你的话,照顾好姐姐,不让任何人夺走爷爷留下来给我的东西"

  ……

  林秀死后第二年,祁伟就娶了那个树林里站在他旁边的女人,还带了一个女儿和儿子,祁伟还让祁世翊叫那个女人的儿子为弟弟,女儿为姐姐。祁世翊当场就跑了。

  然后祁世翊就被送去意大利读书,他舅舅因为收到香囊里面的信,也跟着他去意大利。在飞场上还看见了宁诚浩,宫辰兄妹俩。

  宁诚浩说"秀姨说过让我照顾你,我不能违背秀姨的遗愿。"

  宫辰也跟着说"我和宁诚浩是兄弟,既然他要去意大利,我自然也要去!"

  宫晴笑着对祁世翊说道"我要替沁姐姐看着你,沁姐姐说了你有未婚妻,不能被意大利的女孩子迷惑了!"

  祁世翊很感谢他们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还有他们为他支撑着。

  最后,四人就一起去意大利念书,到空余时间就要让祁世翊舅舅的话培训他们。

  经过5年的培训,祁世翊从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变成了可以保护亲人的男人,能够替母亲报仇的男人,宫辰,宫晴,宁诚浩也成为了比特工还优秀的人,宫晴因为是女子,所以不能用短匕首,用鞭子更适合她其他三人都是用特制的匕首当武器,他们都会武,会毒,会暗器。

  回国后,祁世翊不打算直接拿出遗嘱,而是,演出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对家产毫无兴趣,让祁伟对他放松警惕,再把祁伟一点一点推向地狱,置万劫不复之地,给他母亲陪葬!

  "翊,你可别忘了你要做的是一个花心少爷,你这么招摇的坐在上面,不怕被你父亲的人看见吗?"榕树下站着一个身着校服,样貌不俗,与祁世翊面貌不分上下,只是与祁世翊不同的是气质,祁世翊是高冷的让人不敢靠近,他是能让人感到一股清风徐来的暖型男。

  "我已经把附近的摄像头都废了,只要你宫辰不去告状,不会有人看见我是翻身跳上去的。"祁世翊眼眸依然看着校医室处笑道。

  榕树下某男汗颜-_-||,说得他像是一告密小人一样"姓祁的,你损人时能不能别那么嬉皮笑脸的。"他宫辰可是圣迦俐瑾除了祁世翊之外是全校女生追求的男神,竟然每次都被祁世翊损,幸好没被那些仰慕他那些女粉丝看到,不然他的形象可就被祁世翊毁了。在宫辰心里,祁世翊顶多时不时损他两句,但是,,,,至于他的妹妹,,,,,

  "宫辰!你给我出来!我放在家里茶机上的手链是不是你又拿去泡妞了!"宫辰一听到是自己妹妹宫晴的声音,一个翻身就跳到榕树上,躲到榕树背后的枝干上,然后小声地对在榕树前躺着的祁世翊说道"算我求你,千万别告诉她我在这里!"

  "要我帮你可以,至于周末嘛……"祁世翊冷笑道。

  "我答应你!这周末我答应和你去赛车"宫辰还举起手发誓道。

  "剩下的事交给我,你躲好就行"祁世翊回答道。说完,祁世翊就跳下树,等着宫晴。

  宫晴看见祁世翊从树上跳下来,就跑过去问祁世翊"翊,你看见我哥没?"

  "你是在找那条海洋之眼的手链吗?刚才去教室时我看见我未婚妻薛晚馨手上戴着,我正准备找他呢,泡妞竟然泡到我未婚妻上了!"祁世翊撒谎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躲在榕树上的宫辰恨不得立马跳下去把祁世翊打死,祁世翊直接说手链不在他那不就行了,这下好了,祁世翊竟然说他拿去送人了!宫晴放学回到家肯定会把那些仰慕他的女生送给他的东西全拿去上交交给老妈的!!!!这些可是他骄傲的资本啊!!!

  "什么!宫辰竟然把我手链送给未婚妻去了!!那女人在哪?我现在就去教训她"宫晴一边说着,边把藏在包包的鞭子拿出来。

  "在校医室。"祁世翊冷冷答道。

  "不对啊,我去教训你未婚妻,你竟然没阻止我?难道你帮宫辰合伙骗我?"宫晴怀疑道。

  "她只是我父母决定的未婚妻而已,又不是我选的未婚妻,我为什么要阻止?友情提示,她刚才被夏真儿【打】了一巴掌,撞伤了额头,现在在校医室。随你怎样,千万别客气,不过,宫辰竟然泡妞泡到我名义上的未婚妻,传出去我还要不要脸了,要是看见宫辰记得call我"祁世翊这番话更是让宫晴信服了。

  "哼!我现在就去会会那个劳什子薛晚馨!"宫晴愤怒地扯了扯鞭子,然后就向校医室出发。

  宫晴走远后,宫辰就从树上下来,想掐着祁世翊的脖子,但祁世翊在那一瞬间翻身上树了。

  宫辰瞬间愤怒值直线飙升"姓祁的,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我是杀了你父母还强奸你老婆了,你这么害我!"

  "叫那么大声小心宫晴听见了拿鞭子抽你"祁世翊慵懒的躺在榕树上答道。

  "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不跟你吵!"宫辰心虚地说完就逃命去了。

  榕树上祁世翊闭望向校医室处冷笑道"竟然把那些歪心思动到我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