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古风 > 天之痕-你不知道的事
古风 情感 小说
黑山镇初见拓跋   大雁岭鏖战隋军
6/6

黑山镇初见拓跋   大雁岭鏖战隋军

  却说靖仇和小雪离开雷夏泽去一路向北寻找神农鼎,一路上互帮互助自去不提。走了大约两个时辰,途中胡人极为稀少,多以汉人为主,也没有遇到隋军,靖仇怀疑是不是走错了,一问路人,并未走错。走须臾,便走进了一个镇甸,问一老妪,便知此地名叫黑山镇,小雪纵观这黑山镇,大不解道:“ 陈哥哥,此地怎么到处都是妇孺们呢? ”陈靖仇说:“嗯……我猜是因为现在皇帝好大喜功,壮丁男子都像你爹样,被征去作战或作苦工了吧?”

  “啊!”小雪道:“那......他们是不是也会被伇死呢?”说罢,便颦蹙不语。

  “好了小雪,没事的啦!”靖仇转移话题道:“ 对了……旅行生活,你还习惯吗?会不会想家?”

  “不会的,陈哥哥!”小雪微笑道:“旅途生活小雪很开心呢!真的真的很开心。”

  “是吗?”靖仇坏笑道:“还嘴硬哦!有心事就要说出来嘛!我昨晚不晓得听到谁 ,躲在窝里头一直偷偷哭个不停。 ”小雪腼腆地笑曰:“ ……讨厌啦!人家只是……只是……你怎么偷听人家哭啦! ”

  “哦?”靖仇又堆起一脸坏笑,微笑着说:“ 你哭那么久,害我只好一整晚努力用被子枕头盖住耳朵,还好意思说我偷听? ”

  “对……对不起……人家……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小雪低头,像犯错的小猫一样,天真的双眸像一泓清泉。靖仇安慰道:“ 别介意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说说而已,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呀!下一次若有心事,就直接讲出来给我听听,可别自己一直闷在心里哦。”

  “是的,陈哥哥!”小雪嘴角向上泛起:“走了这么久,小雪有些饿了,能不能......”靖仇曰:“好啊,正好我也有点饿了,那就找个客栈小憩片刻吧。”

  走到了一家客栈,掌柜的也自然是个女子,靖仇说道:“掌柜的,麻烦来一些吃的。”

  “好嘞!”掌柜的说:“看二位是外地人吧。”

  “嗯。”靖仇说:“话说此处为什么只有妇女和孩子呢?”掌柜的说:“此处原是鲜卑拓跋族管理的地方,只因十六年前,鲜卑族联合突厥意图起兵攻取凉州,后被镇压。去年,隋军再度北上,铲除拓跋族余党,便将这黑山镇的男子全部捉去,或当壮丁,或凿通渠,这一年我们镇子的人生活甚是艰辛。”

  二人闻之,不由悲从中来。是啊!同是天涯沦落人,此情此景,心中感触微多啊。正欲感慨,忽闻外面有人哭喊。

  “军爷,求求您放过我孩子,我可就这一个孩子啊!”

  “滚开,你们这群死妇人,我们只是奉了郡主之命,若有微庛,就去大兴找郡主去,给我们这哭喊,有何用?”

  “求求你,放过我孩子吧!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郡主啊。”

  “真不知这郡主是人是妖,竟要孩童的鲜血!咳,这世道,天理何在啊!”大家议论纷纷。

  靖仇闻声便出了客栈,问一老婆婆:“ 请问老婆婆这到底是怎一回事呢? ”

  “咳,小兄弟你都不知道?”老婆婆摇头顿足道:“这些家伙,是京城某位郡主派来的亲属部队,最近到处在附近搜刮我们这一带的男童…… ”

  “男童?”靖仇疑惑:“这男童一不能做劳役,二不能充军,要男童有何用处呢?”

  “ 这、这……说来实在是伤天害理之事呢。”老婆婆顿首道:”他们将这些男童抓走,然后再活活杀死! 然后将男童的鲜血拿去献给他们的什么郡主,说是什么养颜美容圣品,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啊!”

  “什么?”靖仇恍然大悟:“难怪要将壮丁抓去,这群衣冠禽兽!”说罢,剑拔了一半出鞘,准备与这群狗贼战斗。

  “慢着!陈哥哥。”小雪阻止道:“我们长途跋涉了许久还没有进食,他们人数众多,我怕会吃亏。希望陈哥哥等待片刻,等待时机。”靖仇闻之,怒发冲冠,将拔出一半的剑,连带着他的一腔怒火,塞回了剑鞘。”

  那妇人还在纠缠,试想,作为人母,谁人不爱护自己的孩子?那尉官早已不耐烦了,用剑拟之,靖仇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拔剑而起,却听到了一线来自正义的光辉。

  “住手!你们这些只会欺负弱小民族的隋狗!”一胡人女孩的轻蔑声音传来:“叫你们这些禽兽看看我的手段。”说罢,便若神人一般手执胡刀出现在远方,而后健步如飞,向尉官处跑去,只看她面如润玉,身若翼凤,仿佛在这黯然的黑山镇中增添了一许光明,那是永恒的光明。

  那胡人女孩疾驰过来,快刀斩乱麻,便将尉官手下的喽啰收拾了个干净。只剩下尉官一人,那胡人女孩步步紧逼,尉官连连退却,退到一个死角,尉官大笑,女孩问:“死到临头,还笑什么?”尉官也不应,退到死角便突然变成了一个妖怪,说道:“这些普通的士卒真是无用。”说罢,便将女子击倒在地,准备将胡女击毙当场,却被一柄剑挡住,持剑者为谁,乃靖仇也,靖仇运用鬼谷术-神行术及时赶到,便立刻与那妖物战斗,战十余合,因腹中饥渴,便渐渐支撑不住,妖物渐渐接近靖仇了!准备将靖仇杀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子将胡刀飞出,那刀宛若天上的长虹一般,插进了妖物的头颅,那妖物立仆,死了。但身上的信鸽却飞了起来,准备飞向远方,信鸽飞到空中,靖仇听见一声弓响,那只信鸽便被射了下来。

  这情形,虽然看起来很长,但实际上,就在一瞬间之内,生死的一瞬间!在旁边的人早就惊呆了,小雪更是又惊又怕,半晌没有回过神来。靖仇离那胡人女孩最近,便站了起来,想要将那女子扶起,可那女孩却拒绝道:“要我接受你们隋人的帮助,我宁愿去死。”靖仇闻后,为之一震,既无奈又钦佩,可那胡人女孩想站起来,却无能为力,她的脚被妖物所伤,又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大家都只能干着急,靖仇便回到小雪身边,小雪就替靖仇疗伤。

  于此同时,来了三个胡人大汉,为首的那位手捋虬髯,背负钢杵,身挎硬弓,相貌毅烈,器宇轩昂。这三人将胡女扶起,胡女却很不屑一顾地站起,其中的一位说道:“二小姐,你没事吧,可算是找到你了。”为首的大汉回头对靖仇说道:“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方才真谢谢你挺身仗义救了我家这位麻烦姑娘。 ”

  “ 谢谢您,真的太谢谢您了,幸好拓跋玉儿姑娘平安无事,不然我们这还真不知道怎办才好。”其余的二人说道。

  “ 这,这没什么啦,我们什么也没做…… ”靖仇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位胡人姐姐刚刚也救了我一命啊,我也很感谢她。”胡人大汉闻后大笑道:“ 哈哈哈,小兄弟您不必太客气,我们刚才在上方可看得一清二楚,当时远水救不了近火,若非两位及时挺身而出,我家这位麻烦小丫头,可就真的要送命了! ”

  “姐夫,你们都在干什么啊,东谢西谢的。”拓跋玉儿愤愤道:“为什么一定要向这几个隋人谢个不停?”

  “混丫头。”大汉斥责道:“你姐夫从头到尾,都看得一清二楚!你当姐夫是睁眼瞎子不成?人家替你打败妖魔,救了你小命,你还不跟人家谢谢就罢了,还跟人家闹什么脾气?”

  “ 哪有?谁救了我一命?”拓跋玉儿嚷道:“这些妖魔......我自己应付就足够了,又没人叫他们。再说了,刚刚我也救了他一命,要谢谢,也是他谢先。”

  “真伤脑筋……又在死鸭子嘴硬了。 来,贺贤明!你替我把这个别扭丫头带去找地方治疗一下,记得帮我看紧点。省得她又跑出来惹麻烦。还有,元休,你去那边客栈,带我吩咐钱老板速速备上好酒菜,我要好好款待这两位恩人。 ”“是,三爷。”元休道。

  “ 姐夫,你干嘛对他们这么好啦!”拓跋玉儿不解。

  “都是你这笨丫头......”张烈装作怨恨道:“还愣着干什么,速速送二小姐回去修养。”

  贺贤明送拓跋玉儿离去。

  “来来来,二位小壮士。”大汉笑曰:“刚刚我那小姨子多有冒犯,请毋见怪啊!我这个做姐夫的替她赔罪了,因此宴请二位,望二位赏脸啊!”

  “啊,不必了……我们已经......”

  “来来来,小兄弟你客套什么呢,我们一道儿走吧!”说罢便向客栈走去,靖仇和小雪也随之进了客栈。

  “ 两位恩人,酒菜会冷的,请快点就坐吧。 ”张烈催促道:“对了,还未请教二位恩人的姓名。”靖仇说道:“我叫陈靖仇,这位是小雪。”

  “哦,陈小兄弟啊!我姓张,单名一个字烈,小字仲坚。不过,因为我在族中排行第三,族人向来也都习惯叫我三郎。”

  “张大哥好。”小雪说道。

  “哈哈,你好。”张烈投来赞许的目光:“ 两位看起来,年纪轻轻,怎会有如此一身好本事呢?”

  “ 啊,那是我师父逼我学的鬼谷道术,这是一种用法术力量来以一击百之功夫。 不过说真的,我一直都不太认真练,所以师父可比我厉害多了。”

  “原来这叫做鬼谷道术呀……愚兄今日可真是上了一课!老实说,愚兄对你这道术甚感兴趣,可否哪日请陈小兄弟为愚兄引荐尊师,好让愚兄也能受益一番。”张烈恍然大悟。靖仇说:“这有半本鬼谷密传,师父就是学了上面的招数,不过师父前日被困在伏魔山中,我临走前师父让我去寻公山师伯,可师伯去年为被朝廷宇文太师所伤,需要神农鼎为其医治,我们来拓跋族正是要寻这神农鼎。”

  “神农鼎?你们可算找对人了!”张烈笑曰:“实不相瞒,您所要找之拓拔部落,正是愚兄内人的部落! 内人名叫拓拔月儿,也就是你刚才所见到那位女孩她姐姐。” 陈靖仇疑惑道:“可是师伯母给我说,拓拔部落应该还在更东北方草原上啊!”

  张烈说:“唔,这是没错,但他们部落去年被你们的那个昏君皇帝给灭了,神鼎也在那时被夺。我当时与内人身在中原,一听母家发生重大变故,便火速赶回北方,如今他们残余族人正由我暂时领导,寻找水草地当中,目前行经于此。”靖仇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便继续问道:“那您是否知道那神农鼎现在下落?”

  “这,这愚兄就不知道了。”张烈苦笑道:“根据愚兄猜测,应是落入了朝廷的手中吧? ”

  陈靖仇大惊:“落入朝廷的手中啊,这......”张烈劝道:“陈小兄弟,你若有需要,愚兄手下人尚属不少,可为你四处打听。 不过……这种事一时急破头也没用,两位趁热先用膳吧。”

  吃完饭,三人高谈阔论了一会儿,贺贤明慌张地进入客栈,对张烈密语,张烈闻后脸色凝重。靖仇小雪知道事情不简单,便问道:“张大哥,发生什么了?”

  “我们,整个黑山镇都被包围了。”张烈说道:“隋军这次派了一千人,意在灭掉黑山镇。”

  “什么?”二人大惊:“黑山镇没有壮丁了,全是妇孺啊!如此一来,便是屠村了。”

  “嗯,可以这么说。”张烈两眼紧闭,皱着眉头说道:“情况还没这么遭,我们大雁岭还有壮丁,可所有男子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二百人,能够作战的更是少之又少!”

  “啊!”靖仇再次大惊,小雪也用手遮住了脸,恐惧地不敢睁开眼睛,感觉黑山镇的天空被一片乌云笼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敌军正在逼近,大家正无计可施,忽然听张烈笑着问道:“陈小兄弟,刚刚你是不是说你那里有一本鬼谷密传?”

  “不错,张大哥!”靖仇答道,“它正在我手中,给你。”张烈接过书后,翻到一页细细阅读了一番,便胸有成竹地说道:“所以拓跋族勇士听令。”

  “我等拓跋族人,谨听族长差遣。”贺贤明和元休道。

  “我以族长之意命令你们,火速将黑山镇的妇孺迁往大雁岭,什么贵重物品不许收拾,违者就以可汗之意处罚他们!”张烈严肃地说道:“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众人纷纷散去,一柱香的功夫就将黑山镇的人全部迁往大雁岭。

  敌人也已经攻到镇子的南面了,张烈却告诉靖仇和小雪,大家一起往西走,靖仇不解道:“张大哥,敌人在南,大雁岭在北,我们往西走做什么?”

  “陈小兄弟啊!”张烈却笑着卖个关子,说:“你现在不必多问,到了便知。”

  “好,张大哥,我听你的。”靖仇说道:“我昨日学会了鬼谷道术-神行术,我想应该用得着。”

  “好,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张烈说道:“陈小兄弟你做神行法,将黑山镇西面高山上的水源引下来。元休和贺贤明带领所以弟兄去迎战隋军,只许败,不许胜,直到将隋军引向西面高处为止,小雪姑娘去将东门打开,然后径直向北去大雁岭,我亲自走去西门。”张烈胸有成竹地说道:“我们等着跟隋军收尸吧!”

  大家都不相信,但为了一线生机,只能照做。

  大概一柱香时间后,大家准备就绪,张烈在一方高处上,看着山下的厮杀,突然有个人喊道:“张爷,我们顶不住了。”张烈觉得时机已到,便大喊道,带领兄弟们到山洞去。大家闻声,便像山洞跑,张烈说:“陈小兄弟,给我输送体力。”靖仇说:“是的,张大哥。”张烈感觉内力无穷,便喊道:“鬼谷术-怒涛排壑。”喊罢,天上仿佛受到了指令,山上的水便即刻驰下,一泻千里,隋军都是大兴城的禁军,大多是旱鸭子,面对波涛汹涌的水势,顿时慌了手脚,几乎都被淹死,张烈亲自挑选会游水的人,下去剿灭剩余的隋军,最终大获全胜。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