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古风 > 天之痕-你不知道的事
古风 情感 小说
靖仇义愤救小雪   陈皇怒意战鲛精
4/6

靖仇义愤救小雪   陈皇怒意战鲛精

  却说靖仇与师父道别,陪了不少眼泪。一个时辰后,方欲行,发现地下有一包裹,是刚才师父一掌把自己拍出洞外时随手扔出来的。打开一看,里面含有不少东西,还有几两银子,其余倒是其次。一本"鬼谷密传"颇为珍贵,师父用布帛与丝绸包了又包,但书却是有些年头的,光封面就已经破旧不堪。包裹中还有半块玉,此玉即是用来熔昆仑镜寒冷之气的火玉,可惜此玉却破碎了,不知是师傅扔出时摔破的,还是本就是这样?靖仇寻觅了好久,仍是未果,就这样一步一泪离开了伏魔山。

  靖仇按照师父的叙述,沿雍州一路向北,走了许久不见一个镇甸,又走了须臾,见到了一个村庄,村子前有一块巨石,上面的“月河村”三个字,像是用朱丹写的,颇为醒目。靖仇已经走了几个时辰,早已筋疲力尽,但因亟于要救师父,便不敢怠慢,靖仇想歇息一会,买些补给就离开。村外也没人进过亦没有站岗的村民,大白天的这种情况甚是奇怪,靖仇走进村子,村民纷纷足不出户,大门紧闭,靖仇见此光景,便想快快走过这阴森的村子,大概走到村子的北门,有两位身披鱼衣手持钢叉的渔夫(看样子是),对靖仇说:“这几日月河村将举行'祭神大会'所有人只可进,不可出。若要歇息,请去'月河客栈'投宿。”靖仇还想说什么,两个渔人便举起钢叉,态度很不和善。靖仇无奈,便退回村里,寻找客栈,走了一会,便见到了所谓的月河客栈,便去叩门,一会,便有一老叟出来开门。那老叟年约花甲,胡须斑白,微笑着说道:“少侠你是打尖还是住店?”靖仇说:“请问这村子是怎么了?为何人人足不出户,渔夫们不让出村呢?”

  “那些不是渔夫。”老叟道:“那是河神的信使。”

  “河神?”靖仇疑惑:“请问是怎样的河神?”

  “老朽不知啊!只知道我们这月河村每年要向河神贡献一名15岁的女童,如若不贡献,那河神就要发怒啊!一发怒,便要降灾于我们啊!我们一介凡人,无力抵抗,便要每年贡献一名女童啊!这些女童自从贡献后,就一去不复返了。”老伯说罢,便泪流满面。靖仇说道:“天神为什么要少女祭祀呢?这完全是妖魔的行径啊!”

  “即使如此,那又能如何呢?”老伯答道:“客官莫要再提此事,明日祭祀完毕就速速离去吧!”

  “小雪,小塑。”老伯唤着:“有客人,快来招呼。”

  “是,贺老伯。”一声清脆而稚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好似戈壁中的山泉水,芬芳甘甜,沁人心脾。一位白发小姑娘应声而出。一头白发映入眼帘,好似南国的雪,白璧无瑕;似初春的柳絮,在风中飘逸;亦似天上的云,半遮媛寰。一张洁白的脸掩饰不住眼睑下的泪痕。而其弟弟小塑,虽然有点跛足,但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却使得靖仇心中泛起一点波澜。小雪随后问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要不要本村最著名的月河茶?”靖仇对这飘逸的白发很是好奇,一时间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听到这位姑娘的问候,有情不自禁地回过神来,答道:“请给我来一些食物,再来一间客房,谢谢。”

  “嗯,好。”小雪道:“您的房间在楼上,跟我来。”

  “好的,谢谢你。”靖仇随小雪到了一间客房,小雪回头去准备食材,靖仇问道:“小姑娘,请问你的头发为什么是白色的?”

  “你说这个啊。”小雪答道:“我天生就是白头发,村里的人都认为白发是不吉利的征兆呢。”说罢,小雪转过身去,琼珠欲滴......靖仇说:“你的白发很好看呢,为什么说这是不吉利的征兆呢?”小雪破涕而笑,曰:“谢谢您,我要去厨房准备食材了,望您能够住得愉快。”说罢,便下楼去了,靖仇心想:真是好有礼貌的小姑娘啊。想罢,便拿出师父所遗留下来的“鬼谷密传”,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鬼谷道术,吐纳为先”八个大字,又写了“意似有而形也无”。靖仇多次阅读,反复咀嚼,却依然没有体会到其中的意味,用完餐后,仍意犹未尽,就带着这些字进入了梦乡。

  靖仇睡得真快,睡得真香,俄而,几个河神使者以及村长来敲门,小雪和弟弟小塑都被叫走了,贺老伯暗暗向神冥祈祷,曰:“希望小雪此次能平安归来,小雪的命真是太苦了。”

  月河村的人几乎都来了,村长准备了两个竹签,一个是生签,一个是死签,没抓到生签的就送给河神当祭品,这两位姑娘一个是岳大夫的女儿岳欣,另一位则是小雪,这两个孩子都已到及笄之年,仅仅凭这一小小的竹签就要断定别人的生死,何其谬也!何其惨也!两位女孩子各拿一个竹签,死神的屠刀也渐渐逼近了。

  小雪心里想道:小欣的父亲身为郎中几十年,治病无数,拯救性命无数,死神一定不要朝向小欣,一定要朝向自己......一定要,想到这些心中便坦然了许多,对于从未经历过的死亡坦然到甚至是有些期待。可上天却未能让这样一个古道热肠的女孩如愿,她手中的竹签上,赫然一个“生”字,小小一个字却亮的逼人的眼,让人的眼睛永远凝固在这一秒钟,动弹不得。

  世上若有成功者,必定有失败者;有幸运者,也伴随着一定会有不幸者。小雪既然活了下来,但小欣却难逃一死了,岳大夫一家自然是痛哭流涕,难舍难分,是啊,天底下有哪个父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走向死亡呢?

  虽然小雪活了下来,但她却并不高兴,村民们讨厌她,讨厌她的白发给别人带来的厄运,讨厌她少年丧父丧母的命运给别人的晦气。回到客栈,已是亥时,夜已深了,贺老伯看到小雪回来,感动地泪流满面,要好好准备酒菜,为她接风。不一会,小塑也回来了,小塑却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显然被别人欺负了。大家都讨厌这姐弟俩,一个白发,一个跛脚。小塑回来,一言不发,便回到客房睡觉去了。小雪见到小塑,自己的亲弟弟,如此伤感,如此悲惨,没心吃饭,也跟随弟弟进屋,意欲安慰一下他。小塑却哭喊道:“姐姐,都是你,都是你治不好小塑的脚,你不是天生可以医治别人吗?为什么不能医治小塑,害的小塑受别人的欺负,为什么,为什么不治好小塑的脚?呜呜......”哭罢,看着他的跛脚,无可奈何。弟弟都很伤心,姐姐又如何不伤心呢?但小雪并非郎中,感觉心有不歹,俄而颦蹙一笑,生出一计,望望月河客栈便趁夜跑出去了......

  第二天靖仇醒来了,发现时已日上三竿客栈里却空无一人,客栈外也没有人,靖仇越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便朝着村北急忙走去,约摸走了数十步,见到一老叟在叹息,一小孩在哭泣,靖仇上前一看原来是小塑和贺老伯,便上前询问情况,小塑哭曰:“姐姐,求求大哥哥你救救姐姐啊!她被信使带走了,马上就要做祭品了,求求您快去救救姐姐!”贺老伯亦曰:“小塑啊!你竟然这样说你姐姐!你姐姐就你这一个弟弟啊,她心里怎能不伤心呢?”

  虽然陈靖仇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见状便义愤填膺地说道:“即使你们不让我去,我也要去阻止他们。既如此,事不宜迟,即刻带我去救你姐姐吧!”

  小塑说道:“大哥哥,我腿脚不便,穿过这片森林就会有一个山洞,进去就是祭祀的地点,现在离祭祀时间还有半个时辰,希望您能快一点啊!”说罢便指村子东面的一片森林,那森林颇为阴森,乌烟瘴气,靖仇救人心切,也管不了这许多了,便硬闯这片森林。

  走了有些时间,看见前面有个山洞,靖仇一向胆小谨慎,但此次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便闯进山洞。山洞中有若干个村民,村长也在,还有几个河神信使,手之钢叉,口中祷告曰:“ 河神大人啊,我们将祭品奉献给您了! ”

  “住手!”靖仇厉声呵斥,怒发冲冠,目眦尽裂,然后说道:“你们怎么可以牺牲无辜的少女来祭祀什么河神?”

  “这哪里来的小鬼?”一个祭祀信使说道。另一个祭祀信使说道:“我见过这小鬼,他是之前路过村子的。”

  “对,我是路过的。”靖仇说道:“ 大家都被骗了,真正的河神应该是庇护一方百姓,而不是以自己神冥的身份来欺压百姓的!更不会需要少女来祭祀!”

  “小少侠啊。”村长语重心长道:“ 将15岁少女献给河神爷,以求全村之平安,是我们村中自古以来之传统,若我们不献少女,河神爷会大怒 , 让水源断绝,或让我们五谷不收,使我们无以为生啊!我们一介凡人,如何与天神作对,望小兄弟切莫多言,速速离去吧! ”

  “您放心。”靖仇说道:“ 我曾学过鬼谷道术,也许能替大家消灭他! ”

  “江湖骗子,妖言惑众。”一位村民说道:“ 命是大家的,倘若万一他不敌河神爷,就会连累全村,那时如何是好? ”

  “好吧。小兄弟啊,此事关乎于全村人的安危,大家实在不想涉险啊!”村长道:“将祭品退下去!”一位信使将小雪踢下一条河涧,大家一哄而散。陈靖仇也跳了下去。

  “小姑娘,小姑娘,你醒醒啊。”靖仇摇晃着小雪:“这些村民们太可恶了,竟然用活人来祭祀。”

  “是你?”小雪醒过来,说:“我......我是自愿做祭品的。”

  “你怎么这样傻啊!”靖仇说道:“用少女祭祀,这明显是妖魔的......”

  靖仇言未尽,便被一股水击倒在地,一只长一丈的鲛鱼出现在二人面前,愤怒的吼道:“我不是说过,只吃女孩,不吃男孩的嘛!”说完,鲛精一双饿红的眼睛闪向小雪,发出欢喜的咆哮声。靖仇见状,拔剑而起准备迎战,鲛精以惊涛骇浪,排山倒海之势向靖仇猛击,靖仇被击飞至岩石上,口吐鲜血,倒下,剑也倒在一旁。鲛精还不满足,便吐出那鲜红如血的长舌,以横扫千军,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小雪扑来,将小雪卷住,准备送入自己的巨口中。

  “啊!”不知发生了什么,鲛精惨叫一声,想吞噬小雪,舌头却出奇地剧痛,就这样伸长了舌头。靖仇见状,想起昨天的“吐纳为先”,身体便稍微好一点了。情况就是如此之急,没有时间去调整恢复,靖仇便使出浑身的力气,将身旁的配剑向鲛精的舌头扔去。那剑不偏不倚,一瞬间就将鲛精的舌头挥为两段,靖仇提前料到鲛精会变得暴走,便提前运功调息,迅速将小雪救起,藏在了岩石之后。果然不出靖仇之所料,鲛精果然怒不可遏,但一者暴躁心急,二者身体被创,所以寻不见二人,就此消失不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