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古风 > 天之痕-你不知道的事
古风 情感 小说
隋主南下灭陈  陈辅鬼道救主
1/6

隋主南下灭陈  陈辅鬼道救主

  一个朝代的更替,总是要流血的。伴随着欢呼雀跃,亦充斥着泪洒黄泉。天下形式的分分合合,是宿命的纠缠,还是历史的必然?

  自盘古开天辟地,伏羲创卦,女娲造人,轩辕黄帝斩蚩尤,三皇生五帝起,春秋五霸生,战国七雄出,秦始皇统一天下,后秦亡,楚汉争,汉灭楚,并为西汉,传200载,王莽篡,光武兴,建东汉传至献,三国灭,后迄两晋。胡人拓跋焘建立东西两魏政权,中原亦战乱纷纷,刘裕篡晋称宋,萧道成篡宋称齐,萧衍篡齐称梁,陈霸先篡梁称陈.......这些朝代的兴亡,在政治家眼中看来,不是奠定了什么局势,就是建立了什么朝代,说起来真简单!其实这些说来简单的事情无不需要流血牺牲,都是在胜利者一次次的杀戮与失败者家人的血泪中铸造的,谈何容易?拿现在举个例子罢:在2008年四川汶川的地震中死伤者上万,尚且要举国默哀,降半旗,这些......在古代一场战役连零头都算不上。我讨厌杀戮,我厌恶杀戮,我摒弃杀戮!杀戮使得天下生灵涂炭,就像这大隋的建立一样,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陈霸先开创陈国甚是艰辛,传至后主陈叔宝,这个陈叔宝亦是一代贤君,任用人才,励精图治,占领了黄河以南的半壁江山,怎奈何叔宝亦是一个爱诗乐,喜婕妤之人。还造有一酒缸,酿酒均藏于此,宫殿内君臣终日酩酊大醉,多有醉死者!此日正值元宵节,群臣饮酒乐甚,后主更是一整日不上朝,在后宫内随群臣饮酒,嫔妃起舞,一番和谐而又不和谐的景象啊!举国之臣沉浸在欢乐之中。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殊不知北方隋之兴起,灭北周宇文氏,诛北魏拓跋氏。公元589年,隋主杨坚正意欲南下灭陈,统一江山。昔日秦始皇施暴政,建长城,修皇陵,以使天下苦于秦。先陈胜吴广反,后刘邦项羽起而亡秦族,焚秦宫,掘秦陵,以根灭秦矣。而今日之陈国,国力之强不及秦十一,土地之阔不及秦十一,谋臣之智不及秦十一;而奢侈、享乐之度却甚秦十倍,焉有不亡之理?

  陈主这天,新得一美人张丽华,发长七尺,光可鉴物,笑容可掬,楚楚可爱,有倾国倾城之色。此日正值元宵节,举国欢庆,夜不成眛,后主诗兴大发,便做一诗,云:

  美人张婕妤,发长飘七尺。

  一眸含金池,一眸衔芳芷。

  伴朕及左右,玉成诞龙子。

  随陈千余载,万世铁骑驶。

  言罢,仰天大笑,丽华嘴角泛起,群臣皆欢。可怜的陈后主,陶醉于诗墨书画之中,作为一代国君置天下于不顾,置百姓于不顾,肆意妄为,灾祸之日近矣,却犹然不知死嘞!隋主杨坚派猛将韩擒虎,带兵十万下黄河,沿秦岭向东,意在攻陈国国都金陵,派大将贺若弼带兵十万,绕黄河,骚扰陈国重镇合淝,黄河小儿童谣曰: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由此可见一斑了......

  陈国并非皆是昏君驽臣,有一人却刚毅直谏,此人乃陈主谋臣陈辅是也。 此人与叔宝少为好友,年过半百,与后主同姓陈,但不同宗,亦无亲缘。

  "陛下,隋已有南下灭我大陈之意,今已渡黄河,率而东向,若不防备,任从其躏,必有大患。"陈辅道。但谋臣虽有,小人更甚,此言得知。些许小人道有帝国之气可以御敌,或又请来巫婆祷告卜卦,巫婆云:"陈国千秋万载,可传至千世万世,王子皇孙遍地.... ..众佞臣皆曰:“陛下长寿延年,大陈万年无疆。"叔宝龙颜大喜,陈辅却厉正言辞道:“陛下,陈国之基业先主创业之艰辛,传至今已实属不易,怎可听今日小人之细说,而损万里之江山,若陛下再如此荒淫,臣请诛杀此奸佞之臣,给臣兵权,吾自去敌隋军,不者,陈亡国之日近矣!”此时兵权之虎符,正被众妃嫔把玩呢!后主大怒曰:“乱臣贼子,口出狂言,搅朕兴致,咒骂我大陈,不看在我与你多年挚友的情分上,先斩汝头,以告先祖之灵,而今汝快快退下再莫多言。”众奸佞见势更谮陈辅道:“陈老相藉由与陛下交好,恣意忤逆陛下,暗助隋人攻我大陈,此逆贼请陛下诛之。”后主再怒曰:“将陈辅关入天牢,非朕号令,不得出入。”陈辅长啸曰:“忠言逆耳啊,可我大陈......再无和平之日了!”

  果然,一日后隋军攻破数镇,势不可挡,到日中就已兵临金陵城下,贺若弼率先攻入建业,奸佞小人纷纷倒戈,或弃国而走,或出城而降。后主遂遣人寻巫婆,但巫婆却不知所踪,只剩下了叔宝与各妃嫔,众人抱头痛哭,何其惨也!

  正欲开门而逃,忽遇敌军弥城,左右不得脱,叔宝曰:可怜我祖开创陈国数十载之基业,终将丧于我手。说罢,泣不成声.....忽闻一人促步急至,口喊陛下。回头望之,乃陈辅也。

  辅曰:"臣早年学过些许法术,名曰'鬼谷道术'此术可行至千里,愿陛下急行,勿缓之。"叔宝未有以应,急牵张丽华紧随陈辅。众人逃出生天......

  三人逃过追兵,东躲西藏,流离失所,逃到一山,村民言此山名曰"邙砀山",后主顾望玉容憔悴的丽华,又望面目全非的陈辅,转而向天,垂泪而太息曰:"我祖霸先暴霜露,斩荆棘,终篡梁称陈,既已数十载,而亡于吾,吾九泉之下愧对祖上矣!"说罢,便意欲拔剑自刎。陈辅见状,故止之曰:“陛下切莫如此,昔日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而伐吴,一举恢复江山,陛下宜效仿越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陛下虽已失江山,但未成定数,臣夜观天象,陛下必可东山再起,复仇之业指日可待,况张婕妤亦在,宜先诞龙子,根基稳固,徐图缓之,方能成功。”后主默然,张丽华只是频频啼哭。沉吟许久,后主悄然道:“咳,昨日不听汝之话矣,而听信奸佞小人,是朕之过也。望汝莫要怪罪于朕,随朕一同复国可好?”

  陈辅见状,泪如雨下道:“陛下若知此,则大陈复国之日近矣!昔日汉高祖刘邦为泗水亭长时,亦从此地白手起家,三载伐秦,五载灭楚,创四百载王霸之业。那,我们就从此地稳固根基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