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青葱 > 春夏秋冬,遇
青葱 虐心 原创 故事大赛
chapter2
4/8

chapter2

  等拖鞋差不多干了后,白敛送她回家。一路上两人默默不语,就像那年他为她撑伞,好一会儿和忍冬才鼓起勇气打破这样的沉寂:“白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夜色正好,月光下两人的影子并排着,左边的影子稍长些,靠右的影子稍瘦些,倒也不失和谐。

  白敛盯着两人的影子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才想起和忍冬的话:“我们都是语文课代表,只不过我在理科班而你在文科班而已。”

  “我到家了,谢谢你。”看到老宅的和忍冬高兴地指给白敛看,“明天见。”

  “明天见。”

  第二天和忍冬早早的就醒来了,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换了几套衣服又梳了几个不同于平时的发型,最后还是换上平时最习惯的棉衣和简单的马尾。她坐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逗小白玩,小白是她奶奶捡到的一条小土狗,倒是和它名字像的很,喂点吃的就摇摇尾巴跟人家走,果然小白。逗了它没多久就觉得无聊,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现在只等白敛来找她了。

  大约八点他才出现在她面前,手上拿着一张油纸包住的东西。白敛走到她面前,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这是我奶奶亲手做的煎菜饼,白菜馅的,要不要试试看?”

  和忍冬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好久才接过食物,打开油纸是煎得两面金黄的饼,看了让人食欲大开,她尝了一口,果然不错:“真好吃,谢谢。”

  去村东河边的路上,白敛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话来:“我想我们……”

  “嗯?”

  “没什么,到了。”

  那是一条很平常的河流,白敛走下去蹲下身试了试水温,又脱下鞋袜,将裤子挽在小腿上,向河中间走去,没过多久他就上岸了,他踩着石头向她走来:“要不要陪我一起找螺狮?晚上请你吃我家大厨的手艺。”

  “真的可以吗?”和忍冬有些跃跃欲试。

  “今天天气不错,水温也很高。”

  和忍冬依葫芦画瓢,学着白敛的样子先是脱了鞋袜,然后挽起裤脚下河。冰冰凉的河水并不是特别刺人,反而有些清凉。和忍冬学着他低下头在河里寻找螺狮,这时她发现一块石头上有很多螺狮落脚,便一手网了过去:“我找到啦!”

  和忍冬献宝似的把手中的螺狮统统给白敛看,白敛从衣兜里找出一个塑料袋给她,示意她把螺狮放进去。

  两人分工合作找了不少螺狮,大概是没人知道河里有螺狮,又或者嫌麻烦不想炒了吃,才一个多小时两人就已经硕果累累,白敛半扶着和忍冬上了岸,两人在岸边又挑挑拣拣了一些小的出来,这才把袋子放身边,安心享受阳光的照射。

  两人的脚或多或少都有点红,白敛担心的问她是不是着凉了,她露出孩童般的笑:“我都捡到这么多螺狮,就算冻着也是我赚到了吧!”

  “你在哪儿读大学?”

  “T大法学院。”白敛报出他的大学,嘴角不经意露出淡淡的弧度,“那你呢?”

  “这么巧?我也是诶,听说我们学校的法学院很不错的,基本上毕业了就有工作,而且待遇还不错,我就没那么好啦,中文系,以后很难找到对口工作的。”

  “那我们开学一起返校,如何?”白敛挑了个扁圆的石块打水漂,状似不经意的询问她,一、二、三、四……一共打了十一个水漂。

  “好啊。”和忍冬自然求之不得。

  差不多坐到快中午,两人才准备回去,和忍冬伸了个懒腰:“真惬意。”

  白敛被她的模样逗笑了,由于螺狮还要养两天,把淤泥吐出来后去除了腥味才能吃,两人再次约定好两天后再见。

  和忍冬拿着在河里捡的石头,兴冲冲的带回去,刚进屋就被表舅妈的女儿撒娇要了去,不过她也算机灵,自己偷偷攥了块石头带回房。

  于是抱着石头乐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和忍冬很快就乐极生悲了,喉咙一直隐隐发痒,量了个体温才知道是低烧,于是好几天也没有出门。在屋里也没闲着,喝药后的副作用倒是明显的很,一直昏昏沉沉的总想睡,就连母亲为她量体温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要不要来点粥,就着咸菜喝?”和妈妈再次推门进来时,拿着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还伴着一碟她从前最爱吃的酸豆角,和忍冬看了一眼,感觉脑袋有些天旋地转,顿时又有点反胃。

  “妈,我现在不想喝。”和忍冬摇摇头便用被子乱七八糟地蒙住头,然后又是混沌的睡眠。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是温厚的手掌抚摸她的额头,那个触感很温暖,似乎与母亲还有父亲的手不同。

  “烧退了呢,不过看来是吃不到炒嗦螺了。”

  咦?这声音……难道?

  和忍冬稍微眯了眯双眼,眼前坐在她床边的人竟然是白敛!和忍冬一个激灵之下就这么直直地坐了起来,可刚坐没多久又软软地滑进了被子里,白敛见状只好替她掖被子,和忍冬问道:“你怎么会来的?”

  “今天是送嗦螺给你吃的,可你迟迟不来,所以我来看看。”没想到真的着凉了,白敛在心里自责,表面却若无其事的样子,“感冒忌辛辣,下回我再请你吃嗦螺。”

  和妈妈从门缝里瞥见两人交谈愉悦的样子,端着热水就眯眼笑着离开了,看来还是等下再来吧。

  又聊了一会儿,白敛见她气色好了很多,于是端起桌上温热的粥一勺一勺喂给她。

  时间慢慢流逝,两人就这样一直静静的不说话,只听见和忍冬喝粥的声音,白敛打开碎花窗布,任阳光恣意投入屋内,和忍冬看着他微笑,伸了个懒腰:“这样的阳光真舒服。”

  “嗯。”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谁也不想打扰这份难得的静谧,直到白敛打开手机接了个电话。

  “我有点事,先走一步,你好好休息。”白敛看了看手表,向她告别。

  白敛还没进屋就看到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此刻他正坐在椅子上喝茶,果然他回来了。

  “桓哥,我就知道你一向最准时,没想到过年堵车也来得这么准时。”白敛主动跟他打招呼。

  秦桓大白敛两岁,是白敛的表哥,他即将大学毕业,恰巧也是T大的学生,只不过他的专业实在是有点鸡肋,明明是个工学院的优等生,不论是工程预算还是三一重工都不在话下,他的未来前途光明。可他偏偏选择从商,和一群同样是工学院的师兄决定合伙开一家网络公司。

  秦桓笑着站起来揽过白敛的肩,比白敛高出小半个头来:“小敛,最近过得怎么样?”

  白敛的眼前不由浮现出和忍冬的模样来,脸上的笑意一扫而过:“还不错。”

  这样难得含蓄的表情被秦桓看得真切:“你小子怕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吧?从前我只要回来,你就马上打扫好我的房间等我,刚刚我听外婆说你去见一个女同学了,是不是就是她?”

  白敛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喜欢就去追,你这个性子早就该改了,做什么都没个准,小心她被别人追走。”

  是啊,喜欢就去追,大不了失败,最多也就是做不成朋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