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灵异 > 禁忌档案
灵异 短篇 原创
1994,8,20 阴
1/1

1994,8,20 阴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天目山镇西天目村,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山村,座落于山腰,毗邻天目山。

  身为科考队员的我,代表中国地质学院的环境监测系来到这个山村,检测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村,是否受到化工原料污染。(化工厂基本位于农村,属于三不管地带)

  饱读圣贤书的我,带着一丝不苟和执着认真踏进了那个写着“西天目”的牌坊。

  时间会剥夺一切荣耀,牌坊上的那片金色,原来应该刷着金漆,如今只剩下斑驳的土黄。

  刚进村,我便受到了极大的欢迎,村长带着全村的壮丁站在村口,带头鼓掌:“欢迎领导光临!”

  初出社会的我只能表示害羞,我朝村民笑笑:“大家客气了!”

  然后我被村长带去了他家,村民在我说出那句话之后便散去了,大概是看我年纪轻,肯定不是什么大官,于是就不太搭理。

  村长家的格局比较像四合院,周围是围墙,中间是一个花园,我看见花园中间有一个巨大的花坛,里面种着红色的鲜花,这颜色十分鲜艳。

  “那是老祖宗种在这里的,漂亮吧?”村长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背后。

  “嗯嗯,啊……”突然出现的村长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说话都不太自然了。

  “走吧,别看了,我饭都给你做好了,天黑了。”村长转身往左侧的那个房间走去。

  我从惊吓中反应过来,是啊,天黑了。

  “可是,天怎么黑的那么快呢,刚刚不是还是亮着的,奇怪……”我挠了挠脑门,喃喃自语。

  “咕,咕。”就在我感到奇怪时,肚子的惨叫声呼唤着我该醒醒去喂饱它了。

  我转身往村长所去的方向走去,快进房间的时候,我习惯性地回头看了一下,发觉那花坛里的颜色格外鲜红。

  “来了,快坐吧。”村长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

  “嗯。”村长到底是村长,在他的威势之下,我只能按照他的做。

  坐下来之后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的情况,没有灯,只有蜡烛,窗户是纸糊的,不过菜还好,是山里才有的石蛙和野山鸡。菜的热乎乎的水蒸气和蜡烛燃烧冒出的黑烟交缠着,飘向房顶。

  村长给我倒了一杯酒,是米酒。“年轻是好啊,自己一个人闯江湖,累不?”

  “还好,只是有些人不理解我们的工作罢了。”对于村长的举动我的确有些受宠若惊。

  “别谈理解不理解,喝下这杯酒,忘记忧虑吧!干!”村长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干!”我也不干示弱。

  因为这些举动,我们的关系逐渐变得融洽了,话匣子也逐渐打开了。

  其实村长很有趣,他讲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村头的王寡妇长得多标志,家里的黄脸婆死的太早,儿子不孝,三年没回来啥的,总之讲了很多。

  我也讲了很多,比如政治的黑暗,美帝的猖狂,小日本的野心等。我们就这么讲到后半夜,直到蜡烛燃到快灭为止。

  “这个山里可不太平,晚上听到响动,千万不要出房间门。”在我的记忆里这是村长将我送进房间后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他就转身离去。

  我带着满身酒气,扑向床铺,是木头床。我一卷被子,失去了知觉,只知道床很硬,被子有一股灰尘的味道。

  “哈欠!”

  我是被冻醒的,我擦了擦挂下来的鼻涕,睁开眼睛,才看见窗户大开,风吹进来发出“呼呼”的声音。

  我爬下床,屉着鞋子打算找个东西挡住窗户。

  “娘的,这里这么就这么冷,尽受罪!”我感觉在这冷风中,我的鸡皮疙瘩已经起来了,牙齿在上下抖动,发出“嘚嘚嘚”的声音。

  终于,我找遍房间终于找到一块木板,刚好和窗户一样大,可以挡住窗户。

  我蹑手蹑脚地将木板搬到窗台上,刚想把木板举起,塞住窗口时,我的眼睛飘向窗户外面。

  窗外的景象使我一时愣住了,双手无法捧住木板,木板掉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原先那个种满红色鲜花的花坛正剧烈抖动着,我的第一反应是风吹的,可是我仔细一想:不对啊,现在正刮着东风,这花坛里的花怎么都往西边倒啊?还不停地抖动着,真是奇了怪了。

  我一时好奇心上头,想要去弄个明白。我转身将我的外套披起,双脚往鞋子里一踩,便猫着腰推开房门,打算摸着墙根到花坛处一探究竟。

  为了安全,我出门的时候,从墙边上拿了一根一边削尖的竹子。

  我从来不知道,这条看似十几米长的路我却要走好几分钟。

  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前面危险,我必须停下脚步。可是,强烈的好奇心却占据了我的躯体,一步一步往花坛方向挪去。

  双手渗出的汗水,让竹竿在我手里有一种滑腻腻的感觉,这感觉很不爽。

  走近了,我听到花坛那里传来了“吱吱吱”的声音,就感觉像粉笔在黑板上划写时发出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毛骨悚然。

  大概已经凌晨了吧,我心里突然有这么一个声音告诉我。

  我抬起头,发觉已经月上中天了。

  现在我离花坛那里只有几米远了,刚好我看见我身边有一颗枣树,于是我赶紧躲到枣树后面。

  因为距离花坛越近,我心里的恐惧感越强。这不是什么好事,我必须小心一些,试试看,在这里能否看到花坛里面的东西。

  枣树够粗,有我两个身体那么粗。于是我将身子藏在枣树后面,露出半个头,目光聚焦在眼前的这个花坛。

  火红的鲜花在抖动着,诺大的花坛中间有一大块黑色的东西,那东西正压在鲜花上。

  很遗憾,在这个位置根本看不清,如果是白天的话就可以看清楚了。

  正当我放弃藏身,打算离花坛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刷”的一声,一条满是鳞片的尾巴从花坛边上窜出。

  这是?这是蛇的尾巴!

  天啊,这......怎么可能。

  我感觉这条尾巴比我的腰都粗了,天啊,这是妖怪吗?

  恐慌,害怕,一时充满了我的大脑,平常的科学知识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两个字:快跑。

  可是接下来我发觉了一个更严重的事,我的腿软了,根本就动不了。

  我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连呼吸都不敢加重,怕那条蛇突然冲出来把我吃了。我能做的,只有尽快让我从恐慌状态中走出。

  然而现实总是与我的希望相违背。

  突然,“吱吱”的声音停止了,同时连风也不刮了,好像时间停止了。

  “沙沙沙....”我看到蛇尾巴一下子缩回花坛,我还以为那条大蛇还没发现我,而我的身体的主动权已经回来了,我猫下腰打算溜回房去。毕竟,这是个不善之地。

  “既然来了干嘛走呢?”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我崩溃了,这是村长的声音。现在我的脑海里不仅仅是害怕恐惧,更多的只是疑惑。

  我转过头去,眼前的那一幕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眼前是一条大蛇,的确很大,十几米都有吧,可它偏偏长了人类,也就是村长的脑袋。这条蛇一直盘着,从它那盘着的身躯中,还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不!不能称人了,应该是一堆碎肉。那个人的身体就靠一层皮艰难地保持着一个“人”的样子,这个人我知道,就是刚进村时看到的那个背着锄头的那个大汉。

  “别急,下一个就是你。”怪物张开它那布满血丝的嘴巴。

  不得不说,一条蛇的身上长了个人的脑袋,这不是用惊奇来形容了,可怕是最好的形容词。

  当怪物说完那句话之后,我转身撒腿就跑,尽我的所有力气跑。傻子才会留下来啊,不跑才是有问题。

  “你敢跑?找死。”身后传来的声音,犹如催命的符咒一般,驱使着我的步伐。

  我冲出这个院子,在这个村庄里狂奔。泪水被风吹向身后,而我必须加快步伐,因为我感觉身后传来的“刷刷”声越来越近。

  而让我感觉更为吃惊的是,这个村子里好像没有人,所有的房屋都是荒芜的,连大门都极为破损,看来这里明明是一个荒村!

  虽然这个村子我并不熟悉,可我硬是凭着生存的本能,在月光的照耀下,跑出了村子。

  也许,跑出这个村子,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吧,我就可以甩掉后面的那个怪物了吧。

  我站在白天进来的牌坊的位置,弯下身喘着粗气。毕竟我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这种逃生太损耗我的体力了。

  我的双手撑住膝盖,弯着腰大口喘着粗气。

  就当我以为一切都平静了的时候,那种鳞片在地面上滑行的声音又灌入了我的耳朵。

  不!为什么我还是甩不掉它。

  “小东西,会跑啊!跑不动了吧,跑啊,跑啊!”那个怪物在我3米远的地方突然竖立了起来,就如同眼镜蛇一般。

  我压抑住内腹的翻腾,毕竟一个人头伸出一个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