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古风 > 千年之恋
古风 短篇
琴瑟(二)
2/4

琴瑟(二)

  春秋数十载,转眼幼帝长成,比干在政务上独当一面,在他的辅佐下,殷商国运昌盛。辛帝年仅二十,玩心正浓,却被比干几次劝谏,早日立后。辛帝迫于群臣压力,只好同意,但内心却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脱离这些谏臣的掌控。

  六年前,他曾向听遥提起娶妾一事,听遥最初面露不悦,连续三天不吃不喝,于是他就此作罢。而这天,太师府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将她的生活搅得翻天覆地。

  这日用过午膳后,她送了长子子决去学琴,她刚跨进家门,就见一妙龄女子牵着一五岁孩童跪在门口。听遥上前询问,才得知,这孩童是那女子与夫君所生,女子哭的梨花带雨,面容楚楚可怜。

  六年前,比干应邀出席辛帝的晚宴,宴上有一身姿绰约的舞女,样貌像极了他梦中的女子,玲珑小巧的脸颊罩着白纱,似天仙下凡一般。

  他果然动心了,那晚的他在美酒催化下,放任了难以自抑的欲望,奔腾的热血将他吞噬,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襟。

  当他清醒过来,看到身旁的陌生女子时,他惊慌了,脑中浮现的是听遥满面泪痕。他想逃,他想忘,他不敢问那女子究竟是何人,只好留下身上所有的钱,悄然离开。

  听闻女子的述说,听遥叫来了下人吩咐道:“带这位夫人去梳洗一番,把客房腾出来,让她住进去。”

  转身对女子问到:“妹妹如何称呼?”

  “妹妹姓林,名中月,姐姐叫我月儿就好。”

  “嗯,月儿妹妹前去歇息着吧。”说完转身向内堂走去,进了房关上门,转身一看,竟不能自已地泪流满面。

  虽说这个年代女子只是男子的附属,男人三妻四妾已不足为奇,但听遥却深切地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

  过往她已不愿深究,她甚至相信他仍然是爱着自己的,只是偶尔有些分心罢了。她陪在他的身旁,自私地想他一生只爱自己一人。

  冬日的安阳飘起了鹅毛大雪,听遥搓了搓手,让下人端了盆火去月儿房里。

  她总是能周全地顾及每个人,即使那人是丈夫的情人。

  晚上,比干从门外走进,却感到气氛过于清冷,大儿子决没有像往常般出门迎他,听遥也静静坐在桌前一言不发。他仔细一看,桌前还坐着一貌美女子,那容貌似曾相识,细细想来,竟是被他负了的舞女。

  他步伐缓慢地靠近那女子,望向妻子听遥,道:“这是?”

  听遥道:“她是月儿,那是你儿子,子桦。”说完指了指月儿身边的男孩儿。

  比干顿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解释,只好愧疚得低头不语。

  听遥整了整衣衫,轻声道:“那日你问我娶妾之事,我就有所察觉,想着你顾及我便不会纳妾,于是不再提,你也不再问。如今人家已找上门来,你堂堂太师,断不可负了一弱小女子,叫人耻笑。”

  比干忙道:“遥儿,对不起,我负了你,我保证终有一日,会带你和决儿隐居山林。”

  “遥儿早已说过,誓死相随,只是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另一人也将你视如生命!”听遥转身回房,重重地将门关上,随后趴在床边放声哭泣。

  她一夜未眠,琴声凄婉,泪滴在弦上化开了风干了,再化开再风干,口中哼唱着:“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他在屋外听着萧瑟的琴声,眼眶湿润了,漫天的飞雪,凉透入心。

  次日忽逢纣王迎娶新妃,心情大好,约群臣出席宴会,众臣纷纷举杯恭贺,唯独比干心事重重。

  纣王问道:“太师心事重重的样子,所为何事?”

  “启禀大王,微臣家中出了些变故,微臣一直放心不下,因此一直记挂着。”

  “看你如此心不在焉,孤王特此批准你处理家事,待家事处理妥当,再重返朝堂。”大王笑着搂过身边的爱妃,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是十多年来最畅快的一天,总算有了摆脱他控制的借口。

  比干鞠躬谢过,起身回到家中。他将太师府变卖,所得的钱财一半分给府上的下人和管家,一半交给了月儿。

  “月儿,我已辞去太师这一职位,远离朝廷,你若不愿跟着我隐居山林,便拿着这些钱带着孩子好好生活吧。”比干愧疚地道。

  月儿看了看比干,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钱袋,拎起来,沉甸甸的,钱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一言不发地接过钱袋,转身离开。

  她走的那晚,安阳城月明星稀,月儿拉着子桦的手,子桦疑惑道:“娘,咱们要去哪儿啊?”

  月儿笑笑道:“咱们去找你爹。”

  “那昨天那个不是我爹么?”

  “那个叔叔是个好人,桦儿长大了要记得报答他,知道么?”

  “嗯!桦儿知道。”

  凉风吹起,月儿紧了紧身上的衣衫,那是遥儿送给她的狐皮大衣。

  比干回到房间,见听遥还在收拾衣物,身子背对着他,梳着简单的发髻,着墨绿色长衫,不变的还是她瘦弱的背影。

  他从身后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低语:“遥儿,此生有你,夫复何求。”

  她转过头,依旧笑靥如花。只是没了当年的稚气。

  两人在城外买了一块土地,比干每日与听遥抚琴唱曲,连飞鸟都被歌声所吸引,周围的树上尽是南飞鸟儿,果如传闻中所说那般。

  期间,曾听闻过路的百姓抱怨纣王的暴虐,他宠幸的妃子妲己暴虐成性,纣王还在宫里建起酒池肉林,夜夜笙歌,不理朝政。百姓怨声载道,都说那女人是红颜祸水。

  听遥还在院子里浇水,便看到一穿着华贵的女子款款而来,比干忙迎上前道:“拜见王后。”这便是纣王在二十岁那年立的王后。

  女子忙道:“皇叔快快请起,此次前来,是请皇叔重回朝堂,劝大王重整朝纲。儿臣先谢过皇叔!”

  比干道:“王后娘娘统领后宫,与大王二十多年夫妻情分,若是您都无法劝谏大王回头,微臣又如何得以劝谏呢?”他望了望听遥,又道:“微臣早已不闻朝堂之事,大王早已对我们这些老臣厌烦了,恐怕劝谏之事会弄巧成拙。”

  王后顺势跪下,眼含热泪道:“皇叔,您知道,大王他是被妖后所惑,只有您的劝谏他才能听的进啊!若您不答应,我就不再起身。”

  比干将王后搀起,又让听遥倒来两杯茶,道:“请王后屋内说话。”

  听遥递上花茶,便不再近屋子半步。她不敢也不想去听,害怕下一刻眼前的一切消失不见。

  晚上,比干叫住了她,道:“为我准备明日上朝的衣裳,我要面见大王。”

  “我帮你找出来了,还和当年一样。”

  “此次面圣或许凶多吉少,你若见不到我回来,就立刻带着决儿跑,知道么?”

  “我会等你回来的,不管多久。”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