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玄幻 > 無巧不成書
玄幻 爱情 虐心
又暈出個孩子
2/3

又暈出個孩子

  公主……慕容心中抖了三抖,比起前世的各種苦楚煎熬,她更願意開啟今生之旅,做一個安逸公主,被人偎著伺候著。並不是她貪慕這樣的生活,只是沒人想一直過著受苦受累,還看不到頭的日子。

  

  蘭英還跪伏在腳下,頭閤地,髪上唯一一支白玉簪,竟顯得那般單薄。

  “蘭英我還算是個什麼公主?”慕容雖是沒有扶她的意思,卻也終是不忍她一直這樣跪著,“你且起來回話,無妨”也許是因為她也曾同樣卑微過吧。

  

  元姨娘雖是昏了幾日,但到底是換了個人。蘭英雖不知是什麽機遇改變了一個人的性情,卻也發現公主不同以前了。放以前,這位公主自入府便從未與人有過什麼交集,幾乎都不怎麼說話,但凡開口,也都是逐客令而已。蘭英緩緩起了身,“公主永遠是我大淈王朝的善禮公主,是先帝的掌中寶,當今聖上的皇妹。誰也不敢委屈了您半分的。”

  

  善禮公主?尚善明理?大淈又是個什麼朝?這麽說這生身父親已經去了,哥哥也已經坐了天下第一椅。可為什麽偏偏把自己嫁在了一個尚書府?公主不是都有大用途的嗎?慕容下意識揉了揉眼睛,才發現自己竟然留下了眼淚,不由得吸吸鼻子,就像是人格分裂了一樣,心裡竟莫名覺的委屈極了。“蘭英姑姑不必瞞我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如今嫁進這尚書府……”

  

  “公主……公主,下嫁進尚書府確確實實委屈您了,可這是皇上的意思啊,是天命啊!違天命那是要沒頭的吶公主!公主……那到底皇上是您親哥哥捨不得您受委屈,您剛嫁進來,奴婢的夫就休了奴婢,讓奴婢趕來眼前伺候您了,公主從前什麼都不問都不想,終日郁郁。如今公主馬上就要過十七生辰了,屆時皇上親臨。您可千萬,千萬,千萬莫要再提這些了……要是讓有心人聽去了,可就不知道又要生什麼事端了呀!”蘭英說著說著就跪在了地上,膝行到了慕容身前,臉上早已淚水連連,像是忍了好久的樣子,雙手緊緊按著慕容放在膝蓋上的手,不住地顫抖。

  

  “敢問姑姑,可是如今尚書夫人的姐姐,曾經的尚書夫人?”這一刻,慕容看到蘭英眼裡有一瞬間的灰敗,頽唐的彎了腰,像極了失了線的木偶。慕容一時不知該先同情自己,還是眼前的這位堂堂尚書府的當家主母。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天下之人,莫非王臣。天命,天命。多少人因為天命,違了自己的命。

  

  慕容抬頭隔著窗柩向外望,院子裏到處是粉粉嫩嫩的花蕾,風起便有清淺的花香,絲絲入扣。慕容起了身,神遊了般踱步到門口,卻看到了葡萄藤架上枝繁葉茂,架下藤椅卻像飄絮一樣搖來搖去。慕容觸景忽覺內心軟弱不堪。

  “辛苦遭縫起一經,風吹浮沉雨打萍……”

  翌日,靜音院。

  

  慕容還未睜眼,已經聞到了濃郁的中藥味。難不成這元姨娘還有什麽隱疾不成。轉醒 ,慕容撐著床輕聲坐了起來,又扶額靠在了綉枕上。蘭英見狀,放下挑珠帘的錦繩,便走了過來,珠帘上的珠子亮晶晶的,晃來晃去,好無辜的樣子。

  

  “元姨娘醒了,醒了便好。”慕容用手遮了遮珠子的艶光,閤了几閤眼,蘭英复又回身,在珠帘前放下一檔米色紗帘,輕聲婉轉道,“前日元姨娘說話間便暈倒了,皇上知道了就派人將這避風用的玉石帘送來了,這紗帘也是他提前想好的,都是上好的,想是心裡牽掛著自己妹妹的……”

  一個靜音院看起來了了無几人,消息竟也能傳的像離鉉的箭那樣快,“皇上派人傳話說會提前回京。”蘭英這會兒已經端了湯藥,行至床前。慕容抬了抬眼皮,對於皇帝這種犧牲親人換取利益的代言人,她沒什麼印象,倒是這三天倆頭的昏來昏去,誰受得了。“蘭英,我到底得了什麼病?”

  

  蘭英一時無話,神情恍惚,良久才勉強將手中的湯藥放下,慕容看著她如此躊躇的模樣實在是沒了譜,好不容易重生了,難不成也是個將死的主?

  “我是不是……快死了?”

  

  蘭英聞言立刻跪了下來,雙手合十,眉頭緊擰,“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公主現下懷胎三月,可千萬莫要說這些不吉利的啊!”

  

  孩子?……慕容直覺這孩子懷的不簡單,“我嫁入尚書府多久?”

  

  蘭英這下臉色也是變了,“回公主,一月有余……府上照顧不周,竟未察覺……實屬有罪!請公主責罰!”

  

  ”入府前我可曾婚配?”慕容哪有心思責罰別人,對於一個孕育著別人孩子的女人,任何夫家都是不能忍耐的,可想下場。

  

  “入府前……公主長居善禮宮,深居簡出。”蘭英猶猶豫豫,聲音像雨點般輕,卻生生坐實了慕容內心的想法。

  

  慕容摸了摸小腹,尚未感受到任何生命的跡象,我的天,這個元姨娘她可知她自己是個要當娘的人?肩負著另一個男人的心思,和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她現在不在了,這個孩子,孩子的父親,都無從知曉。而慕容來了,雖說對元姨娘沒什麽,但孩子終究是無辜的。“蘭英,藥呢?”

  

  “在這兒的……”蘭英雙手慢慢呈上雕花的紫色琉璃小碗,有些心疼身為皇室子女的命運。誰知慕容連看都不曾看這碗一眼。

  

  “換成墮胎藥!”蘭英聞言瞬間凌亂,倒吸一口涼氣,沒了動作。慕容正適時,一抬手便打翻了藥碗,霎時室內藥味更濃,還帶著潮濕的黏膩感,令人窒息。孩子的命是命,慕容自己的命也是命。

  

  蘭英自知這孩子來的突然,並非尚書府親骨肉,不論這個孩子生不生,但凡有流言傳出去,尚書府都是要蒙羞的,那都是要被人恥笑的。可這十里皇城,有誰不知,善禮公主是先帝最小的女兒,且是老來得女,自小就善詩文丹青,靈秀可人,天資聰穎,先帝十分的疼愛。母妃武貴妃,也是開國公之嫡繫孫女,武家那是握著一半兵權的,誰敢在人家面前喘口大氣兒。

  這還不算,當今聖上十分疼愛這個妹妹,傳言到了十五笈箳的年齡都不舍得這個妹妹出嫁,後來幾乎一夜間流傳天子不顧人倫衛道,與自家皇妹有染的說法。當今聖上雖強行壓制了流言,可到底人言可畏。於是群臣力諫,勸啊勸的終於把這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勸成了尚書府的姨娘。

  

  沒人敢問怎麼搞得,皇上一句尚書府最清凈,裏皇宮也比較遠,所以就嫁到那裡去。言下之意,聽你們的嫁也嫁了,嫁得也遠,不是離皇宮近近的將軍府,也不是什麼貴族世家,算得上下嫁了,這麽委屈公主了,你們誰還好問,”哎呀這樣不妥吧皇上?”

  找削吶?

  

  再說尚書府,三代忠良,突然娶了個公主,還是個捧在皇室裏的寶貝疙瘩,怎麼能不緊張。事無巨細,那是照顧的好好的,沒敢有半點委屈的。連大婚當日,自家老爺,都是沒敢碰公主一下的。

  可如今,公主懷了孩子,還三個月了,這傳出去不是坐實了往日的流言,給皇家難堪,讓尚書府難做嗎?蘭英自是知道其中利害的。

  慕容扶著床頭坐好,取下頭上的紫檀木雕釵,自己重新綄了髪。“從今日起,我的藥、換掉……直到,沒了這個孩子,蘭英我的話你可能聽得明白?”

  慕容說這話,心裡不是不痛的,任誰親手殺個孩子,都是自責不已的,更何況還是自己懷的親骨肉。慕容的遭遇更糟的一點是,她還不是這孩子的親生母親,卻懷著這個孩子。只是這一點,大抵是沒人能懂的。

  

  慕容話落,蘭英已經跪在了她面前,沒有一個字的說辭可以接話。她知道這樣做千好萬好對誰都好,可她,還沒生出這個膽,去謀害皇家的子嗣。

  

  “回公主,蘭英……蘭英……蘭英不敢……”

  

  “不敢?!”慕容騰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接著就下了床,雙手抓著抓著,就揪住了蘭英雙肩的衣服,面色憔悴卻又激憤不已,“不敢?蘭英,你可知你一個不敢會毀了多少東西?!“

  

  ”主子的吩咐,你只需照做。”慕容做了此生自認為最艱難的決定,為保全自己,去奪取另一個人的性命。她從來沒有這樣狠毒過,以至於自己都被自己嚇到,一時不能自控,狠狠推倒了蘭英,大口喘著氣,臉上更是沒了血色。“蘭英,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也不想說第二遍!你聽得明白了吧?!”

  “蘭英、蘭英明白……”

  

  “前尚書夫人聽得明白,朕怎麼聽不明白!”

  蘭英本就已經被慕容一反常態驚得不輕,現下又來個急聲厲色的,蘭英扭頭去看來人,一身明皇綢緞,不怒自威,端的是天下無雙,華貴無匹,自家夫君也在一旁陪侍著。看著自家夫君這黑沉沉的臉,蘭英索性一個驚呼,暈過去了。

  

  這事兒她是參和不起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