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玄幻 > 無巧不成書
玄幻 爱情 虐心
跪出身世
1/3

跪出身世

  她本名慕容,留洋在外,卻收到家書,談及家道中落,長輩不許提及往事,族中人皆隱姓埋名,散落四方。最疼愛她的二伯父,爺爺也相繼去世。

  二十歲到三十歲,十年,在異國給各個皇家貴族洗衣服,就這樣度過了。那本是女孩子最為妙好的時光,還有滿腹的先進科學知識,卻全拋在了冰涼涼的河水里。

  她也本以為可以擁有一段唯美的愛情,與安德斯諾克伯爵相愛,成為一個酒莊的夫人,悠閒地度過餘生。可是安得斯諾克伯爵的家族不允許異國的人嫁入他們這樣的豪門,更何況她只是一個小時工女傭而已。

  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安得斯諾克伯爵的酒莊,她也沒再能靠近一步。

  平日裡靜默下來,回首家族往日光輝,家財萬貫不算,書香世家不算,更難得是將門三十代,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偏偏在她這代就突然如山倒,哦不,這是硬生生比山倒,比翻書還快的沒落了,唉……如此這般,更是難以平衡內心的不甘啊……

  要是爺爺在的話,算了,說什魔鬼話。倒是不如隨爺爺去了呢。

  

  知了的鳴叫啊。意識里漸漸分辨出了外界的響動。還沒睜開眼,就覺得,今天定是個明媚知春的好日子。不由得又昏昏欲睡了。

  不肖一會兒,耳邊便有溫柔的女聲說話,  “元姨娘,該是給夫人問安的時候了……”

  慕容聞聲閤了閤眼,入眼便是透過枝葉斑駁的暖陽,再睜眼,就是一副靠近放大的臉,這麽一下睡意可是全消了。

  “昂?!”慕容嚇了一跳,騰的一下從藤椅上坐了起來。環顧四周,是略微田園風格的小院,歸置著各類水果,還帶著溫潤的風。慕容騰的一下又跳下藤椅,驚詫莫名地指著近前的一藤葡萄架,“這是哪……兒?”

  她這樣活靈靈逗趣兒的模樣,實在少見,媽媽不由得笑了,模樣竟然美的生動了幾分。“元姨娘,這是您的小院,靜音院啊……元姨娘,是時候給夫人問安了。”

  慕容一時表情僵硬良久,靜音院,是哪?從小到大就沒聽過!元姨娘又是什麼勞什子?!想著想著,慕容眼前一黑,就……過去了。

  “元姨娘元姨娘……”

  

  是時,日上三竿。

  慕容手撫額平躺在紗幔重重的床上。這是怎麼得了?想了好久,從頭到尾,越想越亂。慕容輕聲走下床來,看到傢具一應皆是紫檀雕花的,就連梳妝的銅鏡台也刻著紋理清晰的牡丹亭,空氣里也悠悠散發著靜氣安神的檀香。看來這位元姨娘,家中地位不低啊。這到底什麼情況?自己怎麼就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正是好奇,慕容邊想,邊費神地從銅鏡里看自己現下的光景。眉如遠山,眼似秋波,青絲如瀑。慕容對著鏡子又呲牙又咧嘴,唇紅齒白,恩,隨即像驗貨似滿意的點點頭。不錯,標準的溫柔伊人,更難得還帶幾分英氣,顯得英姿颯爽呢。

  “元姨娘,您……醒了。”是方才那媽媽。手里持一小盅湯藥,柔柔弱弱的樣子。“前几日姨娘便昏昏沉沉,又不醒了幾日,這是夫人吩咐做的蔘湯,奴婢著人趁著藥性正好的時候就給端上來了。”說著徑自便往圓桌上遞。慕容眼珠轉了轉,卻不打算喝這參湯。“我到底是個妾而已,這院子除了你,竟也沒多雙手照看我吶,怎得敢勞駕大夫人親手來照料我的起居,到是要折煞我呢。”

  一語畢,那媽媽竟似聽到了驚奇的罕事,只是那抬頭一瞬,卻也僵了好久。“姨娘哪裏話,咱們尚書府上可就您一位姨娘,老爺寶貝的緊,夫人慈愛,自是會更上心。元姨娘可別讓夫人聽去傷心吶。”說是這麽說,卻沒有半分擔憂的神思,反而將那盅參湯推離了慕容幾分。慕容不由多看了她幾眼。二十出頭,容貌秀氣,難能可貴氣質溫和,十指釺釺.怎麽看都不像個凡夫俗子,更何論來做別人的奴婢。

  慕容瞬間覺得這位元姨娘不是出身不簡單不然就是頭腦不簡單,再不然就不是得罪了不簡單的人。慕容斂下心神,雙手托腮,不再看她。“回了那位夫人,身體欠安就不過去了。”

  “只怕如此回了話,夫人會親自過來瞧的。”

  “昂?!?”不至於吧,一個姨娘而已。慕容看了看桌上的湯藥,英氣的眉便擰了又擰。

  正是浮想連篇的樣子,便聽外堂傳來腳步聲,不多,三三兩兩。眨眼功夫,腳便邁進了內室。一襲海蘭長裙,其間點輟八十朱紅纓絡,端莊秀氣,一派當家主母作風。只是眉眼間與慕容的媽媽竟有九分相似。“過了問安的時辰也不見元姨娘來,想是身體特別不爽了,我就趕著腳來看你了,坐著累麽?”

  說著便上前拉住了慕容的手,噓寒問暖的樣子到也不像作假。慕容看了眼媽媽,見她臉上也無半點覺得突兀的意思,便點點頭,復握了那位夫人的手,輕輕點頭“無妨,讓夫人掛心了。”

  那位夫人神情恍了恍,緊接著眼睛便濕了。“府上到底是委屈您了,讓您日日不得心安…”說著說著,就抹起了淚兒。慕容歪了頭,這位夫人不是聖母轉世,怕也是金像獎出身。慕容抿了抿嘴,正想一問究竟。身旁卻突然伸出了一雙手,推著推著倆盞茶就開了口。

  “這是當今聖上親賜的西湖龍井,夫人快品上一二。”

  “哦,”那位夫人望著慕容身側的媽媽呆愣了片刻,繼而擔憂的看了看慕容,見她再百無聊賴的捻茶蓋,便速抬手摸索了絲帕,抹了抹淚。那模樣像是要掩飾什麼,慌張的了。“蘭英說的是,快讓我嚐嚐……”

  蘭英,慕容這下才曉得身旁之人的名字。心思轉了轉,抬手便不著痕跡的碰到了蘭英再次遞給夫人茶盞的手。只聽一聲驚呼,夫人已是站起退了十小步,長裙不僅濕了,還冒著熱氣,一室茶清香。慕容看著一群小丫頭圍著那位夫人緊張的擦來擦去,還有匆匆跑出去取藥的。蘭英卻只是收了手入袖,再就未吱聲了。

  不小一會兒,那位夫人周遭終是安靜了下來,揮手示意丫頭們都退了,臉上略顯尷尬,“元姨娘,我如此也不好再坐,你身體無妨便好,我改日再來喝這茶。”

  慕容點了點頭,“好,不送。”臉上自在如神,仿佛剛剛並未發生任何事一樣。這位夫人一時訕訕,隨後便爽快回自個兒院子裏去了。慕容伸出柔白的食指敲了敲茶蓋,現下只剩她與蘭英共處一室,問點什麽比較容易最快了解情況,而又不打草驚蛇呢。“蘭英……你家中有姐妹?”

  蘭英垂首福身,“回元姨娘,有的。”慕容這才端起茶盞,作勢呷飲,蘭英是聰明人,既然懂得幫那位夫人搭腔做人,那也是知道今兒這灑在夫人身人的茶是她的意思,可她心里卻又沒半點兒怒氣。慕容實在是不明白了,按理說堂堂一個尚書府,怎麼會人人都遷就一個妾。“哦?那為何不是你那妹妹來伺候著?”

  “回姨娘,妹妹粗笨,老爺怕委屈了妹妹日常使喚。”蘭英又福了一身,聲音略微顫抖。

  “換作是你,我就沒委屈了嗎?”慕容放下茶盞,不知如何再問,便問了個模棱倆可的話。這本是無心,不曾想蘭英卻騰的跪在了她腳下,“公主恕罪!……”

  

  這一跪,跪的可真是妙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