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九章 第一次交锋
8/9

第九章 第一次交锋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非黑即白,过于绝对,真正的善恶,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座集世间善恶于一体的“孤岛”,仿佛宇宙中的黑洞,将万物吞入口中。它的齿轮飞速运转着,身后冒出青烟来。

  走廊上的灯光有些微弱,一名身披绿色军大衣的警察,嘴里叼着未点燃香烟斜靠在栏杆上。迎面走来一矮个子警察,手里也捏着一盒香烟。两人对视一会,那矮个子掏出打火机为他点燃,随后再给自己点燃。

  “王哥,这么巧?”矮个子警察点燃了烟,用手捏着烟道。

  “小张,别跟队长说我在这。”高个子警察深吸一口,狠狠吐出烟圈。

  “还没审出来?”矮个子小张顿时来了精神,原本略带倦容的脸上透出隐隐的兴奋。

  “那可是鳄鱼帮的老大。”老王皱了皱眉,转头望向远处路旁的停靠的几辆摩托车,车上的男女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王哥,你说这老大被抓了,他手下的小弟会不会来救他?”

  “也许吧,现在人质下落不明,我们不会轻易放他们的。”老王把手中的半截香烟掐灭,向外一扔,抛下一句:“走吧,队长该等急了。”

  老王转身向审讯室走去,小张跟在他身后隐约听到一声轻叹。

  审讯室是一间空荡的大房间,只有一张长方形木桌,桌前坐着两名目光呆滞的男子,双手铐在椅子把手两侧,仔细一看,原来是鳄鱼帮的老大和老三。

  由于帮派刚失去了二当家,转眼老大又成为了警察局的座上客,传出去难免要被道上的人耻笑,两人都保持一致的沉默。

  说到鳄鱼帮的老大,大家都叫他山鸡,至于真名却没人记得。他的父亲德叔却是黑白两道上风云人物,跟如今的公安局长曾是警校的同学,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但在三十年前的一次任务中,德叔被警队开除,两人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即使德叔成为黑道中人,但他从始至终都是重情重义的人,曾经警局的同事顾念旧情,对鳄鱼帮的壮大不再干涉。渐渐地,鳄鱼帮从东部的小城发展到华东五城,山鸡自小就被德叔教导对警察敬而远之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山鸡无奈的声音缓缓响起:“警官,我都说了很多遍了,这个女人不是我绑的,我有不在场证据,很多兄弟都可以给我证明……”

  忽然“啪”的一声,杨瀚生将手中的资料夹摔在桌上,脸已涨的通红:“在你的房间内发现大量血迹这怎么解释?”

  “唉,警官,你可不能冤枉我们,血迹可能是我们中午杀鸡时留下的,这人并没有在我们房间里发现,况且警局好像需要搜查令才能搜查民宅吧?”山鸡一字一句直戳杨瀚生的痛处,他知道,一个警察不按规矩办事,是会被开除的。杨瀚生的冷汗从后背淌了下来,一旁刚抽完烟回来的小张开口:“少废话,现在是我们审你,你老实交代,到底那人质去哪儿了?”

  “嘿!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他是谁么?鳄鱼帮的一把手知道么?知道我们鳄鱼帮全国有多少弟兄么?”坐在一旁的老三见状帮腔道,他还是很感激老大在警察面前没有出卖他。

  老三顺势站起身,不料双手被扣在椅子上,还未站直的身子又坐回位置上。脸上依然有种自豪的神情,扫视了一下在场的警官,视线收回瞟了一眼老大,此时老大目光严肃,老三瞬间低下头不敢看他。

  针锋相对的双方忽然禁了声,各怀心事地沉默了。

  忽然一名警员推门而入,径直走向杨瀚生耳语一番,看来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放下手中的文件,用眼神示意了屋内的警员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审讯室。

  警局大厅中央挂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庄重严肃的气氛笼罩着屋子。

  原本空荡的大厅挤满了人群,他们手中握着长短不一的金属,一声声钢管敲击手掌的声响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

  “喂!把我们老大交出来!”一名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嘴里叼着香烟,袖子挽到胳膊上,露出夸张的纹身。语气里满是不屑与威胁,全然不把警局放在眼里。

  迎面走出来的杨瀚生显然被这乌泱泱的人群吓住了,原本迈开的步子也变得迟疑了,脸上仍保持镇定的神情。

  “怎么回事?这里是警局,不是菜市场。是不是都想进去坐坐?”杨瀚生中气十足的声响回荡在大厅里,他忽然站定,双手背在身后,等待对方回话。

  “哼,我警告你快放了我们老大,不然鳄鱼帮三万多兄弟可不是吃白饭的!”

  这时旁边一戴着墨镜的老者缓缓走出,身旁的人自动站成两排给他让道。摘下墨镜一看,正是德叔。为了救儿子出来,连一向不愿同警察有太多交集的德叔也愿意亲自出面,这令众人都有些惊讶。

  杨瀚生也听过德叔的传闻,自然能猜到这位老者定是鳄鱼帮数一数二的人物,神情变的有些紧张。

  德叔不慌不忙地走到杨瀚生面前,细细打量他,随后从上衣西装里掏出一沓钱,并没有直接递给杨瀚生,而是拿在右手上轻轻晃动缓慢踱步起来。

  “警官,你也知道里面坐着的是谁,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但是警局的规矩我想你是清楚的,我们从不滥杀无辜,我念你们年少无知,就不再追究了。”

  德叔转身绕到杨瀚生身后,正好对上他的眼神,伴随着紧张而飘忽起来。杨瀚生似乎感到心有些放松,但随即又想到顾菀城的下落还没问出来,不免有些慌张。

  “这钱就当保释费,你也好有个交代,现在我要马上看到我儿子,否则,我不介意在你这多呆一会,但是,这帮兄弟们下手没个轻重,万一打坏了什么东西我可管不了。”德叔语气平和,面色平静,旁观的兄弟一脸尊敬地望着他,使他的话语无形中有了威胁的意味。

  杨翰生无奈转身走向审讯室,步伐沉重,面色铁青。这时,一旁看热闹的小张开口道:“队长,现在该怎么办?”

  “队长!有新情况……那个人质的移动电话已经定位到鼓楼医院,我们拨过去问清了情况,人质被救走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有些皮外伤。”这位小姑娘从远处一路小跑而来,齐肩的头发凌乱地飘着,她也不去拨弄,只是慢条斯理地把情况汇报完,才去甩了甩头发。

  杨瀚生顿时松了口气,感觉长久压在心上的石块不在了,他担忧的是,顾菀城因为自己而受伤,如今事态无法挽回,他必须对她和自己有一个交代。

  寒风从不知名的角落钻进来,杨瀚生打了个冷颤,身旁的警员纷纷焦急地望着他。他转身面向人潮拥挤的大厅,闭眼轻叹一声,迈步走去。

  “喂!警官,我说了多少次了,我姓陈,别人叫我山鸡,我不叫陈山鸡啊!喂!写Dragon陈行不行啊?”山鸡不满的挥动手中的铁铐,发出阵阵声响。

  “吵死了,不就是个破黑社会,还不是被抓住了,牛什么?”记录员瞥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

  “编号12139张振是吧?你给我等着,明天之前我不弄死你,我山鸡的名字倒过来写!”

  张振看了他一眼,随后在姓名一栏记上“陈鸡山”。此时,门被打开,一名矮个子警察走进审讯室,看了看山鸡,面无表情道:“陈山鸡,你可以走了。”

  众人一愣,手铐被打开的瞬间,山鸡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骄傲。他哼地一声,瞪了一眼记录员,头也不回地走出审讯室。

  山鸡前脚踏出警局大厅,转头对身后的杨瀚生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以后给我小心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