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八章 英雄救美人
7/9

第八章 英雄救美人

  林西在角落里思考着,原来自己卷入的不仅仅是单纯的帮派纷争,他开始深深地自责起来。如果不是自己去找顾莞城叙旧,她便不会受到牵连。

  林西眉头紧蹙,忽然他站起来,从客厅的人群中钻了出来。他沿着走廊的房间一个一个找,终于在尽头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了遍体鳞伤的顾莞城。

  他看到她双手被反捆在柱子上,头发被汗水浸湿,原本白皙的脸庞沾满血污,从颈部到大腿,仿佛被鲜血浸染过。他快步跑上前,将绳子解开,才发现她的衣衫已破烂不堪,绳子仿佛嵌入了她的肌肤,狠狠地勒出几道印子。

  绳子一松,她随即扑通一声倒地。他扶住她,将她的脸靠在自己肩上,又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等她渐渐清醒,开口道:“…是你啊?”她此时已虚弱的吐不出多余的字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林西低下头,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不要怕,有我在,没人再敢伤害你了。”

  她眼眶微湿,将头埋在他胸口,怕眼泪滑落。

  他又道:“我们走吧。”

  “我...动...不了。”她大口喘息着,试图用手撑起身子。

  他连忙阻止到:“别动,我来。”说完将她打横抱起,迅速离开这一是非之地。

  这一刻他才明白,得而复失更令人心痛,只有这样,复得之时才会更加珍惜。

  他抱着她走出小区,恰逢周围的学生放学回家,熙熙攘攘的街道挤满了青春活力的孩子们,他们手拉着手,队伍整齐地等待家长接他们回家。

  “哎呦,宝贝,一天没见想死妈妈了,亲一个!”

  “儿子,今天乖不乖啊?”

  “妈妈,今天我拿到小红花了!”

  看着这样的温馨场面,他望着她沉沉睡去的脸庞,忽然情不自禁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随后将她放入一辆计程车的后座,自己再坐上去。

  “师傅,去最近的医院。”

  “好嘞!”

  计程车缓缓消失在如血色般的残阳中。

  此时警笛的声音在这老旧的小区附近响起。

  初冬的城,夜晚来的格外仓促。天边的夕阳收起最后一抹光亮,路上的车辆飞速地擦过地面。就在这个被人们遗忘的小区门口,迎来了久违的喧闹。

  杨瀚生坐在警车里,手里握着手机,焦急地戳着大腿,问道:“是这么?”

  “监控显示,那辆面包车进的就是这个小区。头儿,怎么办?”一位年轻的警员盯着手中打印的照片道。

  “小张和小赵你们俩留在门口接应,其余的跟我走。对方很可能有枪,大家小心。”杨瀚生神色凝重,朝手中的对讲机说道。

  其余警员也相继下车,跟在他身后。

  忽然,一位警员惊叫道:“头儿,快来看,这好像有血迹!”

  年久失修的一排排房子静静地伫立,昏黄的路灯透出微弱的光芒,但还可以依稀辨认前方的路。

  警员掏出手电照在水泥地面,摸了摸那附着的暗红色液体,凑到鼻前闻,果然是血迹!

  身后又响起其他警员的呼叫:“头儿,我这也有!”一群警员随即围了上来,兴奋地看着杨瀚生,等待指示。

  “跟着那血迹,人质可能就在那。”杨瀚生面无表情,只是加快了脚步,掏出腰间的枪伸向前方。

  地面的血迹形状似绽开的花朵,令人恐惧却又娇艳似火。他们循着血迹,来到一栋藏在小区深处的楼前,路灯发着惨淡的白光。这一栋楼,好似常有人出入,所以路灯也更换得频繁。

  “你们五个,子弹上膛,跟我进去,其余的人在外候着。”杨瀚生轻声交代着,率先进入这栋楼房。

  血迹在暗黑的楼道里扭曲前进,如同一条红色的蛇,消失在102号房门前。

  杨瀚生对着身边的队友指示着“123,冲!”于是,一股惯性将102号房间狠狠地撞开了,空荡的客厅,只有墙上的钟摆有节奏的响着。

  杨瀚生依然保持着警惕,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才示意身后的人进来。

  “大家小心点。”说完便率先冲向位于深处的房间。

  空气中夹杂着血腥的气味,似有若无,指引着迷途人的方向。

  循着愈发浓重的血迹,杨瀚生来到尽头的那间屋子,映入眼帘的是遍地凌乱散落的木棍,在一角的圆柱前有一团蘸满血迹的麻绳,还带着未干的气味。

  警员们还在客厅及其他角落搜寻着蛛丝马迹,不远处的房间传来杨瀚生撕心裂肺的怒吼。

  只见他跪倒在地,双手攥紧了拳头,不停地捶打自己的脑袋。心中千万遍地责骂,自己为什么没能及时赶到,心爱的女人从眼前消失,自己却无能为力。

  听到杨瀚生的吼声,警员们纷纷赶来,看到这一场景都不知所措。这个平日不太表露心情的队长,却为一个不相识的人质如此大动干戈,来救这名人质,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他这样费心劳力?

  警员们面面相觑,站在原地等待队长的下一步指示。

  这时,大门忽然打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客厅,毫无察觉屋内的人。

  “老大,多谢你在薇姐面前求情,不然,我这条命肯定保不住。”原来开口的男人正是缺了一只耳的三当家,他正殷勤地弓着腰,满眼谄媚地向身旁的老大递上香烟,并掏出火柴为他点燃

  老大接过烟,掏出口袋的打火机点燃,深吸一口,冲老三吐着烟圈道:“哼,他们青龙会休想干涉我们鳄鱼帮的家务事。”

  “是是是,老大您说的对,从今往后,老三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用了,现在就你我两人,这戏还用演下去么?”老大冷笑道,右手已伸向西装内口袋。

  老三见状忙吓得跪下求情:“老大,不要!”

  “留着你也是个祸害,不如我亲手结果了你,也给青龙会一个交代!”

  黑洞洞的枪从口袋掏出,在空中画了一个完美的弧线,正正地对着老三的眉心,只要扣下扳机,就能把他送上西天。

  “住手!”一声大喝从身后的走廊传来,原来是躲在暗处的杨瀚生。

  他举着枪走到客厅,枪口对着老大说道:“你们涉嫌一起绑架杀人案,放下武器,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身后的警员也纷纷举枪上前,渐渐将两人包围起来。

  跪在地上的老三看着包围的人群,心里松了一口气,缓缓举起双手。看着突如其来的警察,老大“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枪收回口袋中,对着老三轻声道:“算你走运!”

  在警员们的簇拥下,昔日风光无限的老大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只得任凭他们将自己带走。

  一行人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警车,城市的霓虹照亮了沉睡已久的黑暗。杨瀚生坐回车里,心中充满了矛盾。

  他很想立即问出顾莞辰的下落,但又害怕听到她发生不测的消息,只得将这两人先带回警局审讯,不论如何,他绝不轻饶那两人。

  车子缓缓来到警局门口,夜幕下的警局只有屋里的几个房间亮着微弱的光,高高的围墙仿佛隐匿在周围的黑暗中,隐约只有摩托车的轰鸣声,呼啸而过。

  沉重的铁门被拉开,发出低沉的叫声,就像一个吞噬黑暗的怪物,在某些人看来,它确实是个难以逃脱的黑洞。

  位于城市繁华地段的鼓楼医院,隐匿在高耸的写字楼里,夜幕降临,只有这栋八层的医院楼灯火通明。

  急诊科的走廊上人来人往,林西坐在走廊椅子上,手机响起,一个熟悉的号码跳了出来。

  林西脸上的忧伤收起,深吸一口气后接起来。

  “薇姐,我在医院。”

  “你朋友怎么样?”

  “没事了,今天谢谢你!”林西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谢什么?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三当家是凶手的呢?”

  “猜的咯!”薇姐不以为意地答道,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谁知道那家伙这么不禁吓,就承认了。”

  “我走以后,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他们?全都求我放了老三,还拉我去他们的场子吃饭,连山鸡也跟我求情,所以我就卖他个面子咯!”

  此时,顾莞辰的医生从急诊室走出来,示意林西过去。

  “不说了,薇姐,医生叫我过去,改天我请你吃饭哈!”随即将电话挂断,来到医生面前。

  医生带着一副黑框细边眼镜,双鬓的头发斑白,低头脱去手上的塑胶手套。

  “身上的伤口已经抹了药,但血流的太多,家属来了么?”

  “哦,已经在路上了。”

  林西转头望向电梯口,正好看到匆忙赶到的顾岩,身上还穿着在家穿的运动服,宽松的外套和长裤,再加一双黑色篮球鞋。林西恍然觉得回到了五年前的校园,总会在操场上看到顾岩的身影,他矫健的身影总能引来行人侧目。

  林西朝他招招手,脸上洋溢着重逢的喜悦。

  顾岩看到远处林西冲他招手,快步奔上前去,不由分说,一拳捶在林西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林西还没反应过来,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推的后退了几步。

  “你小子,我姐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好事,你还敢回来!”顾岩仰起头,居高临下看着矮自己半个头的林西。

  “你姐失血过多,等她醒了再教训我吧。”林西急忙拉过医生挡在两人中间,顾岩无奈放下紧握的拳头。

  “先去办理住院手续交个费吧。”年过半百的医生迈着大步走向办公室,身后跟着两个相互拉扯的男人。顾岩对这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地方十分反感,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用手捂着鼻子。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急诊科走廊上,医生和护士仍在忙碌着,喧闹的急诊大楼没有一刻能安静下来。

  “你别跟我套近乎,我还没原谅你呢。我姐就是跟你在一起才会受伤,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顾岩突然停住脚步,走在前头的林西转头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愧疚。

  “这是我欠她的,我必须补偿她。”

  “你要是想她好,就别突然消失啊!消失以后又突然回来,怎么,耍人很好玩呢?”

  “是我的错,其实我早就把她当成家人了,你也是。”

  “我可没把你当家人。”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辞而别么?”

  顾岩忽然沉默了,思绪飘飞,穿越时空。熙攘的走廊忽然安静了,指针的声音清晰地略过每个人的耳边,一年前的场景忽然闪现。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