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七章 受尽苦折磨
6/9

第七章 受尽苦折磨

  “哟呵,小姑娘够坚强的!兄弟们都打累了,你还能撑得住。”带墨镜的男子走近趴在地上的顾莞辰,用手擦去她嘴角的血迹,食指托起她的下巴,语重心长地道:“其实,你只要告诉我们,那个小叛徒在哪儿,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我知道他在哪儿!”顾莞城喘着粗气,声音细弱蚊声,艰难地撑起身子道:“...”

  男子见状,忙附耳过去,不料右耳被牢牢咬住,顿时“哇”一下地大叫起来。其余的人纷纷愣了一秒,才上前把两人分开。

  但是顾莞城死死地咬住,如同捕猎的母狮誓死捍卫口中的食物。越是拉扯,男子叫的越凄惨,顾莞辰的神情就越狰狞。

  殷红的液体从男子的耳垂流出,渗进顾莞辰的嘴里,腥甜的气息袭来,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嗜血的恶魔。任凭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也绝不松口。

  男子已经疼的有些麻木,口中的叫喊声渐渐变成哀嚎,他的小弟们也束手无策,于是用求饶的口吻道:“我...我错了,别咬了,求你了。”

  顾莞城毫不理会,牙尖一用力,扯下男子右耳的一块耳垂肉,鲜血喷涌而出,溅到她白皙的脖子上。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男子又叫了起来。

  她吐出嘴里的肉,轻蔑地道:“你们鳄鱼帮就这点本事。”

  男子捂着耳朵,强忍着怒气对顾莞城道:“你给我等着,一会儿我让你生不如死!”

  接着又招呼旁边的小弟:“去给我把王大夫叫来,越快越好。”说完接过小弟捡起的半块耳垂肉,晃晃悠悠地离开房间。

  接着,又是一片寂静。顾莞城隐约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和钢琴声,这似乎还有其他人在。

  她这么想着,忽然胸口传来剧烈疼痛,就像千万根细针刺穿胸膛的感觉。她动不了,更何况逃出去呢?除此之外,她还咬伤了所谓的“三老大”,虽然拖延了一些时间,但要面对的不止拳头和棍棒那么简单了。

  她想起在网上看到的关于鳄鱼帮的传闻中的帮规,凡背帮结党者,以刺瞎双目处之。顿时冷汗直流,如果被抓的是林西,他是不是能活到现在?

  如今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杨瀚生身上,他定会调集警力把自己就出来。顾莞城突然想起手机,便伸手去掏,果然已经被收走了。

  忽然,一连串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两个比刚才更高大雄壮的男子走了过来,把顾莞辰架起来,拖到一根柱子面前,反手绑在柱子上。

  她知道,这一刻还是来了,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冷汗从背后渗出,沾湿了衣襟和头发。

  迎面走来的是“三老大”和一名壮汉,“三老大”步子缓慢,似乎是在聚集心中的怨气,而壮汉步伐沉稳地在一旁搀扶,手中捏着皮鞭,很明显他只是来当鞭刑执行者的。

  “三老大”墨镜一摘,向后一扔,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小婊砸,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免得受皮肉之苦,这一鞭子下去会抽到哪儿,我可不敢保证。”

  顾莞城不搭理他,他便示意壮汉开始挥鞭。只见那壮汉向身后逆时针画圆,这一鞭划在顾莞城的左肩,她只轻哼了一声,抬眼看看伤口,不再出声。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壮汉如同设定好的机器人,每次落鞭起鞭毫不犹豫。

  如此循环往复,纵使一个钢铁之躯也禁不住。一朵娇媚绽放的玫瑰花正经历着史无前例的摧残,被踏入泥土,沾满污浊,只待有人把她从黑暗深处找出,为她遮风挡雨。

  屋外,是鳄鱼帮的客厅,大约有可容纳三十多人,平时用来开帮派例会。此时,厅内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在静候着什么人。

  男子身材清瘦,一身休闲服显得阳光帅气。但他脸上的神情却是焦急万分,他左顾右盼地在厅内打转。

  与他一行的女子则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打量着这间客厅。空荡的客厅只摆了一个小沙发和两把椅子,角落里还有练习拳击用的沙袋,已破损的厉害。

  客厅的一头是通往外面的门,另一头则是几间大门紧闭的房间。其中一间房忽然打开,里走出一名步伐缓慢的中年男子,他身着黑色西装,两鬓斑白,身后还跟着两名带着墨镜的保镖。

  “德叔!”女子轻声开口叫道,声音甜的如同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她上前搀扶着这位德叔,扶着他坐在沙发上。

  “薇薇啊,你终于晓得来看我了!有了男朋友就忘了我,是不是?”德叔略带责怪的语气,但流露出的是温柔的神情。

  “哪能啊?我这不是刚回来,就马上来见您了嘛?”女子浅笑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林西,青龙会未来的当家,这位是德叔,是鳄鱼帮的前任大当家。”

  林西看着眼前的男人总觉得似曾相识,想必是当面鳄鱼帮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但自己与鳄鱼帮曾有过牵扯,还是不要开口的好,免得节外生枝,于是他沉默了,只礼貌性地对德叔点点头。

  “薇薇啊,你们青龙会现在不错啊,高手云集。”

  “哪里哪里,德叔,您儿子才厉害呢,这么年轻,就当上鳄鱼帮的老大,只是……”薇薇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是什么?”

  “唉,还是不说这个了,我原本就不愿意插手外帮事物,但这关乎青龙会的声誉,我不得不来找您了。”说到这,她眼眶潮红,一双水润的双眸惹人怜惜。

  德叔忙上前安慰道:“怎么啦?谁欺负你了,跟德叔说!德叔给你做主。”

  “您儿子下令全城追杀青龙会的人,如今青龙会有人下落不明,恐怕已经遇害。”

  “为什么?”

  “有人陷害,把鳄鱼帮二当家的死推到青龙会的身上,想挑起双方斗争。”

  “可恶!”德叔重重拍着沙发座椅站起来道:“如此恶毒的居心,究竟是谁?”

  德叔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惊得屋内的人纷纷探头张望,迟疑之间,客厅的门被打开了。

  一名戴黑色墨镜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右手持枪对着林西,警惕地走进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随手把门关上,渐渐走近。

  “山鸡!好久不见。”薇姐眼神凌厉,边说边向他靠近。

  “是你啊,薇姐。”男子伸手摘下墨镜,缓缓把枪收起,声音也变得轻快起来。

  “想不到,一年没见,你混的挺好啊,都有枪了。”

  薇姐打趣地说道,转身却看见林西满眼的焦急,便话锋一转道:“看来我们青龙会真是不行了,连鳄鱼帮都要来雪上加霜,德叔,您说山鸡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这个......”山鸡为难地看了看德叔,又看了看薇姐“这个真不能怪我,是你们伤人在先。”

  “好!我就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二当家是我们的人杀的?”

  鸦雀无声,没有人回答。此时隐约传来鞭子抽打声,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声音?快去看看!”山鸡对一名守在门口的小弟吩咐道。小弟迅速奔向各个房间进行查看,回来道:“老大,是三当家,他说,他抓了个青龙会的,正在审讯。”

  “什么?”山鸡也感到诧异。“他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就私自审讯?把他给我叫出来,让他给我解释一下!”山鸡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根,大大地吸了一口。

  此时,三当家拖着缓慢的步子,眼神中充满柔弱,一只手捂住缠满纱布的右耳,看得出他想靠虚弱来博得同情。

  走到山鸡面前,还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山鸡把他扶起来问道:“你耳朵怎么了?”

  他泪眼汪汪地道:“老大!这是,青龙会的人给咬的。”说完,都快要哭倒在地,仿佛受尽折磨的那个人是他。

  “三当家,你怎么确定,你抓的那个人就是杀你二哥的凶手呢?”薇姐一字一句地问道。

  “她亲口承认了的。”

  “可......你怎么确定就是她干的,而不是别人呢?莫非,你亲眼所见?”

  三当家突然语塞,不知该回答是或不是,只见他冷汗直流,面色惨白,双手微颤,紧握着拳头。

  薇姐又开口道:“其实你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帮你二哥报仇,而是为了赏金吧?”

  “你,你什么意思?”三当家开口道。

  “什么赏金?”山鸡也不解地问道。

  “那是,一年前我发的悬赏令,抓到那个制造动乱出逃的人,悬赏一百万。”德叔若有所思,缓缓的道。

  “看来,三当家是被你二哥给骗了吧!”薇姐粲然一笑。

  “不可能,他说他看到那个叛徒在......”大厅突然安静了,三当家不可置信地捂着嘴。

  “这么说,那天晚上你见过你二哥?”薇姐嘴角上扬,冷冷地问道。

  “我......我没有,你听错了。我说的是,之前,他被杀那天晚上之前告诉我的。”

  “那天晚上其实你也在场,只是来晚了,你二哥骗你说已经知道叛徒的下落,要一个人独吞那笔赏金,你见四下无人便掐着他的脖子问他叛徒在哪,不料他失血过多,没有多余力气挣扎便晕过去了。你害怕自己杀了人,见他腿上有伤就想嫁祸给那个伤他的人,于是匆忙逃离现场。我说的对么,三当家?”

  此时三当家已是汗如雨下,睁大着惊恐的双目望着周围的人。帮派里的兄弟早已纷纷围在一旁,坐在角落里的林西眼神迷离,思考着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