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六章 卷入纷争里
5/9

第六章 卷入纷争里

  次日,当顾莞辰还在睡梦中,手机却忽然响起来,那个无时无刻不挂念着她的男人打来的。

  “喂?”顾莞辰慵懒地应了声。

  “小懒虫,还没起呢?太阳都晒屁股了!”杨瀚生在电话那头笑意盈盈,语气里满是宠溺。

  “嗯,这就起。”

  “快起来吧,今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看来他是认真的了。顾莞辰心里一暖,以前的林西,现在的杨瀚生。

  镜子前的顾莞辰抹着淡淡的粉底,将火红色齐肩短发梳了梳,取左右两边各一搓扎了个小辫,甚是可爱。此时的她,更像是恋爱中的少女,神色中少了些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柔情。

  忽然她推开窗户张望,发现楼下已停着熟悉的那辆银白色轿车,她知道那是为她等候的人,内心多了一份安宁。

  她一改往日的黑白色系,选择了浅红色长外套搭配红黑相间短裤,脚上是浅白色平底鞋。略施粉黛,已倾倒众生。

  楼下是久候多时的杨瀚生,一身笔挺的黑西装,整齐的短发服帖地梳在脑后,光亮的黑皮鞋纤尘不染。他殷勤地走上前打开车门道:“请吧!我的女王。”

  顾莞辰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却还故作镇定地坐上车。

  两人来到市区西面的一家医院门口,四周绿树环绕,草木繁盛,像极了世外桃源。

  杨瀚生手中突然多了一束鲜花,白色的百合加上点缀的满天星,他递给顾莞辰:“走吧,带你去见个人。”

  顾莞辰:“谁啊?”

  杨瀚生凑近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爱的人。”说完对她眨了眨眼,推着她往前走。

  顾莞辰捧着花,杨瀚生右手环绕着她的肩膀,两人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引得众人侧目。顾莞辰的心里既忐忑又享受,这个所谓“他爱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又为什么带我来见这个人?这有什么意味呢?

  走到“094号”病房,杨瀚生轻声打开门。病房里坐着一位老年人,花白卷曲的短发凌乱地披散着,目光呆滞地望着窗边。

  “妈!我来看你了!”杨瀚生温柔地说道。

  老人仍痴痴地望着窗边的花瓶,默不作声。杨瀚生又喊了一声,老人才急忙回过头来,一脸责怪地道:“别吵,别吓着我的花儿了,他们说等我的花儿长大了,我老伴就会来接我出院了!”

  杨瀚生过去扶着她坐回床上:“妈,您又糊涂了,我是瀚生啊!”

  老人疑惑地看着他:“你是瀚生?不可能,我们家瀚生才十八岁,哪有你这么大。”

  “真的,妈,我当警察了!我能照顾您了。”

  “哎呀!儿子呀!你可算来了,妈妈想死你了!”老人眼里噙满泪花,语气却像个小孩子般。“快跟你爸说,让他早点来接我出去,我不想呆在这。”

  “妈,您听话,爸临走前说了,您在这乖乖的,他回来给您带您最爱吃的糖炒栗子。”

  “你这个孩子,每次都骗我......”

  “妈,这是我女朋友,顾莞辰。”杨瀚生一把揽过一旁站着的顾莞辰,坚定地道:“从今以后,她会经常替我来照顾您的,是吧?”说完看了看顾莞辰,眼中写满了深情。

  空气凝固了三秒后,顾莞辰浅笑道:“阿姨您好,我叫顾莞辰,是您儿子的女朋友。”

  老人顿时乐开了花,拉过顾莞辰细细打量着,把闹着出院这件事抛之脑后。

  从医院楼出来,两人沿着医院门口灌木丛生的羊肠小道向外走着。

  “谢谢你。”杨瀚生先开口道。

  “谢什么。”顾莞辰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道。

  “谢谢你没有揭穿我,还帮我圆了这个谎,其实......”杨瀚生不好意思说下去。

  “其实你根本没有把我当女朋友,对不对?”顾莞辰突然觉得转过身来,正遇上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

  “不,其实我是真心把你当女朋友,带你来见我妈妈。”

  “为什么?”

  “你知道我迟早是要进监狱的。”他失落地低下头,声音也弱了下来。

  突然顾莞辰的心抽动了一下。是啊,这是她一直以来极力回避的问题,他毕竟是个带罪之人。

  “所以,我想,如果哪一天进去了,甚至,不在了,可以有一个人帮我照顾她......”说着,他抽动着鼻子,极力忍住泪水。

  顾莞辰也在极力地隐忍着,她低头快步走到他前头,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走出医院大门时,天边的飞鸟成群飞过,带起一阵微风,吹起地上的落叶。仿佛冬季又更近一步了呢。

  “饿了吧?吃饭去吧!”顾莞辰打破了沉默,眼中的笑意令人难以拒绝。

  杨瀚生点点头,轻轻牵起她温润柔软的手,向附近的餐厅走去。微风轻拂,吹起她火红的短发。

  走到十字路口时,一阵手机振动响起,杨瀚生拿出手机看,是母亲的主治医生,立马示意顾莞辰自己去一旁接电话。

  站在十字路口边,顾莞辰面朝午后阳光,背对着马路看着相距一百米远的杨瀚生,身边呼啸而过的车流,风的温度也是暖的。

  也许是红灯的阻挡,身后的车辆突然停驻,毫无察觉的顾莞辰,先是感到一阵刺鼻难闻的味道灌满口鼻,隐约看到一条白色帕子,两眼一黑,随即失去知觉。

  那一刻她的脑子里闪现了无数反抗的念头,但再强的念头都抵不过药力的作用。

  由于这一路口人流较为稀少,而绑架的车辆为小型面包车,下车拉人,耗时不过两三秒,所以根本没有人察觉。

  两分钟后杨瀚生转过身,却找不到顾莞辰的身影。拨打她的电话,第一次无人接听,后来又变成关机状态。

  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但警察的直觉告诉他,她很有可能遭遇到危险!而当务之急是要找出顾莞辰消失的地点。

  想到这,他打了个冷战,无法想象自己爱的人突然消失。如果因此出了意外,自己一定会内疚一生。毫无头绪的他,只能拨打警局同事的电话。

  “小张,是我。帮我调出北京西路所有摄像头的录像,对,一点十分左右。这里发生了一起事故,好,二十分钟后局里见!”

  撂下电话,他向自己银白色轿车跑去,迅速发动车子,向警局开去。

  被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顾莞辰被扔在地上,一盆水从头上浇下。正值十一月份的初冬,从脑袋传来的凉意刺激神经,她瞬间清醒过来。

  还处于断片的记忆正在慢慢恢复,她冷静地环顾四周,空荡的房间,只有几把椅子,地上散落着烟头。屋内弥漫着潮湿的气味,墙皮剥落,没有窗子,只有一扇门通向外面。

  在她面前站着四个男人,统一身着黑色衣裤,昏暗的灯光中,依稀能辨认样貌。

  一名手持塑料盆,身形微胖的男子看了看她,说道:“三老大,她醒了!”说完伸手示意其余男子过来。

  “都说了,以后老大不在都叫我老大,笨!”一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抬脚踹了微胖男子的屁股。

  “原来你就是杀我二哥的人!”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男子缓缓走到她面前。

  顾莞辰一时语塞,她不知道如何否认,那人却是因自己而死。

  “你想怎么样?”她沉默一会道。

  “哈哈哈!”男子干笑了几声,露出凶狠的表情:“你杀了我二哥,还想活着出去么?”

  “他确实是我伤的,但......”

  “所以......”男子停顿一会道:“你就是青龙会的杀手!”

  “青龙会?”顾莞辰又愣住了,这跟青龙会有什么关系呢?

  “那晚,二哥带着几个弟兄去追杀那个投靠青龙会的叛徒,结果反被你刺伤,最后死在路上,而那个叛徒逃之夭夭。”男子露出诡异的冷笑:“既然他逃了,我们只好找你代替他受罚。”

  黑暗吞没了光明,只见那娇弱的身躯在狂风暴雨肆虐中苟延残喘着。

  而城市的另一角,一股强大力量正在靠近。

  “什么?鳄鱼帮?他们怎么敢来青龙会的场子闹事?”女子点燃了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淡淡地问道。

  女子站在窗边吐着烟圈,身后站着一名瘦弱的男子,正是林西。

  “鳄鱼帮已经发了全城通缉令,杀光青龙会的人。”他表情凝重,眉头紧蹙,浅棕色的瞳仁渐渐收缩。

  “就因为死了个老二,就敢不把我们青龙会放在眼里?”女子狠狠地拳头拍在墙上,墙体略微震动,抖落了一地碎屑。

  “你的意思是?”

  “青龙会向来不做见不得光的勾当,更何况暗杀,他们不过在找借口跟我们开战,不过,最有可能的是,为了你......”

  “我?”林西不解地道。

  “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引你出来,谁让你掌握着他们鳄鱼帮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女子扔掉手中的香烟,冷静地分析道。

  “薇姐,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他们鳄鱼帮的人干的?”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关键是你不能让他们抓到。那个老二临死前是不是见过什么人?”

  林西沉默一会,忽然大叫“糟了,莞辰!薇姐,我朋友可能有危险,我要去救她。”他突然瞪大双眼,呼吸急促也急促起来。

  “别着急,我开车带你去。我正想会会他们鳄鱼帮!”这个薇姐一身利落的黑西服,长发扎成高马尾的样子,即使没开口也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她转身示意林西跟着自己,随即从口袋掏出一把车钥匙。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开着一辆纯黑色轿车消失在秋日的暖阳中。

  时间过得好漫长,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似蚂蚁一般,沉浸在无休止的忙碌中,而幕后掌控一切的黑手也渐渐清晰起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