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四章 旧情早已断
4/9

第四章 旧情早已断

  秋风飒飒,月明星稀。

  下过雨的城市如同擦亮双眼的雄狮,黑夜里窥视每个人的动向。指针悄然走到晚上十一点,隐匿了霓虹灯的光亮,不知名的生物陆续开启了狂欢之夜。

  从咖啡馆走出来的顾莞辰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林西,没有说话,准备向路口走去。

  她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戒指就当作补偿收下了,从此不再招惹他。忽然身后匆匆的脚步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出于警察的直觉,她把手伸进腰间,把刀子抓紧,边走边注意身后的动向。

  “喵”

  一只野猫从路口窜出来,吓了她一跳。两人瞬间停下脚步,他从身后走到她身旁,露出明媚的笑容。

  此时,身后的脚步声显得更加急促,她猛地一转头,看到一位年轻的少妇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像是要去追赶着什么。

  公交车的轰鸣声响起,在少妇前方一百米处停下,看得出这是一个要追赶末班车的人。

  少妇和小男孩向前快走了几步,赶上了公交车,长嘘一口气,空荡的车立刻开走了。

  顾莞辰继续朝路口走去,望着街上零星开过的车,却找不到一辆出租车。此时,身后响起“就是他”的低语,虽然尽量压低了声音,仍然按捺不住喜悦之情,引得她回过头去。

  夜里的街道,寂静清冷,城市的低语隐没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

  躲在墙后的人看到有人回头,便高声喝道:“兄弟们,就是那个男的,上!”

  她率先反应过来,手中的刀已经飞向墙后人的大腿,只听得“哇”的一声,随后朝林西道:“快跑!”

  林西愣了两秒,往路口对面飞奔过去,由于夜晚的车辆较少,即使是在有红灯的十字路口狂奔也不会太惹人注目。

  墙后的混混们被突如其来的飞刀吓得魂飞魄散,而带头的老大此时已经负伤倒地,血流如注。

  她转头冷冷地道:“你的腿流血了,不赶快去医院的话,会失血而死。”

  一个小混混道:“老大,我们还追不追那个家伙了?”

  另一人插话道:“追你个头啊,老大都快死了!”

  “那快送医院吧!”

  “小丫头,多管闲事,迟早要你知道我的厉害,我们走!”混混头子两只手分别架着一个人,受伤的腿拖着地,在混混的簇拥下离开。

  “哼”了一声,她走上前拾起掉落的飞刀,上面沾染了斑驳血迹和泥土。她从包里掏出纸巾,仔细地擦拭,抬眼看了看远处的角落道:“出来吧,都走了。”

  “谢谢你,你的身手越来越厉害了。”他从角落走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你要是敢扔下我一个人跑,你的下场一定比那个混混还要惨!”她随手扔掉用过的纸巾,将小刀收回腰间。“你刚回来?没找到地方住吧?”

  “嗯……是的。”

  “跟我来吧。”

  她说完径自向前走去,风衣不知何时已经敞开,被风吹起来,像一根行走的黑色旗帜。

  走过两个街口,瞟到不远处有一亮着的招牌,赫然写着“七天连锁”四个大字。她心想,这附近除这一家再没有别的酒店,穿着高跟鞋也无力再走,还是先找地方休息,第二天再做打算。

  这家连锁酒店处于闹市中的安静角落,周围除了居民区就是小卖部,将近凌晨时分,静谧得可怕。

  酒店的前台小姐披着毛毯,打着哈欠,悠闲地在电脑前浏览网页。看到顾莞辰前脚踏进来,后头跟着林西,站起来微笑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两个单间。”她淡淡道。

  “不好意思,今天只剩一间单人房,不知道……”小姐抱歉地道。

  “行,就单间吧。”说完,扔下两张钞票,便拿了钥匙上楼。偶尔回头看一眼他,而他总是跟在她身后笑笑。

  房间位于楼梯拐角第一间,打开房门,左侧连接的就是卫生间的门,一张单人床尴尬地躺在屋内的角落。

  她打开房间所有的灯,让身后的林西关上房门,自己脱去身上的外套。

  “我先去洗澡。”说完便朝卫生间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他。

  依稀能隔着墙听到衣物摩擦皮肤的声音,接着是花洒里喷涌而出的流水声,他能感觉到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如魔音绕耳,勾人心魄。为了分散注意力,他打开电视,调大声音。

  二十分钟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一双纤纤玉足带着残留的水珠,踏在柔软的毛绒地毯上,向坐在床上的他走来。

  “到你了。”她边轻拭微湿的发梢边说道。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女人,红色的齐肩短发带着水珠贴在她白皙的额上和颈上。洗去了浓妆,更像一朵出水芙蓉。而上身只穿着薄如蝉翼的白色背心,贴身的内衣若隐若现,春光呼之欲出。而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贴身短裤,展露出她白皙修长的大腿。

  “还不快去洗?”说完,她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自个儿钻到被窝里。

  他压抑着沸腾的热血,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地走向卫生间。温柔的水流再次喷涌而出,冷却了激荡的灵魂,放慢了时间的脚步。

  等他再次回到床前,已是凌晨一点,电视里放着深夜广告,主持人空有一副好嗓子,观众却是心不在焉。

  “那个,过去点。”他开口道。

  “谁同意你睡床了?”她***地换着台。

  “那......”

  “睡地上吧,提前感受一下监狱的床。”

  “这......”他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被她耍了,但毕竟今晚是她救了他一命,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扔给他一个枕头,把被子分出一半垂在床边,这样不至于着凉。

  屋内的空调静静地运转,吐出温暖干燥的气体。不觉间,屋外下起倾盆大雨,“嗒嗒”声吵得人睡不着,只得静静聆听这雨夜交响曲。

  

  清晨,窗边的飞鸟掠过,发出零星的叫声,惊扰了睡梦中的人。

  顾莞辰从床上醒来,林西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留下一条短信:“再见!”。果然是来去匆匆,连告别都显得仓促。

  她不以为意,毕竟决心不再进入他的生活了,潇洒地放手比无力地纠缠更痛快。

  回到家时,看到厨房里升腾的蒸汽包围着母亲忙碌的背影,她心中莫名地感到幸福。

  “妈!我回来了。”

  “辰辰,是你回来啦?”顾妈妈手持与白色大汤匙,身上围着淡黄色围裙一脸温暖地走到厨房门口,正迎上进门的顾莞辰的一脸倦容。

  “妈,外面真冷。”

  “可不是吗?我煲了鸡汤,快去洗手。”

  “嗯”她一边换鞋一边答道。

  此时客厅内的电视机放着民生新闻,电视机旁的阳台洒进微光,照在沙发的边缘,令她联想到“岁月静好”这个词。

  妈妈端来鸡汤放在电视机前的茶几上,她满脸幸福地端起冒着热气的小瓷碗。

  “哎呦,现在这个世道哦!动不动就死人,太可怕咯!”顾妈妈抱怨着电视里发生的新闻,说着要换台。

  “唉,等会!调大声点!”她警惕道。

  电视里女主播的声音逐渐响亮起来:“......据悉这名死者于今日上午六点被人发现,预计死亡时间为昨夜十一点至零点,身上有一处非致命伤痕,为大腿动脉处。警方怀疑与帮派斗争有关,民警提醒各位广大市民,深夜外出要注意......”

  顾莞辰送到嘴边的勺子凝固住了,脑子飞速旋转,试图找出蛛丝马迹。

  追杀林西的那人被杀了,而死亡时间距离自己离开的时间很接近。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为何非要将一个重伤的人置之死地?其他的小混混又到哪儿去了,是否同样遭到杀害?这一连串的疑问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在脑中翻滚。

  一阵钥匙打开门锁的声音响起,顾岩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来,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回来了。”

  顾妈妈心疼地迎上去问道:“儿子啊,又忙了一晚上没睡呢?瞧你的黑眼圈重的,快来喝点儿鸡汤补补。”说完拉着顾岩往客厅走。

  “辰辰,快给你弟弟盛碗汤。”顾妈妈解下围裙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搁,坐回顾岩身边给他捏肩膀。

  顾莞辰拿起一个空碗,给顾岩盛了半碗汤,递给他,问道:“什么案子?”

  顾岩接过碗小抿了一口,有些烫嘴,便放下碗说道:“昨晚,啊不,今天凌晨,鳄鱼帮的二当家被人杀死在巷子里,周围没有凶器,现场也没嫌疑人留下的指纹,一夜的大雨,脚印都冲刷干净了。”

  “那,你说这个凶手会是谁呢?”顾妈妈接过顾岩搁在一旁的碗,细心地吹起来,把她心中的疑问提出来。

  “很难说,有人说是帮派内部仇杀,也有人说是外帮人干的,众说纷纭的,我们也很头疼。”顾岩一边摇头一边揉着太阳穴。

  “要我说,他腿上不是有伤口么?就从那个伤口着手呗!”顾妈妈将吹凉的汤递给儿子。

  “诶,妈!您说的太对了,我和我们队长也是这么想的,经过法医鉴定,刀口不浅,刀长估计不到十厘米,但是伤及大动脉,凶手很有可能想让死者失血过多而死。”

  “那你们打算怎么查?”顾妈妈此时不说话了,顾莞辰终于开口。

  “这个...姐,我还想问问你呢,你不是对刀特别了解嘛?你帮我看看这种伤口是怎么划出来的?”顾岩说着掏出一沓死者伤口的照片。

  照片中只有大腿伤口部分的特写,皮肉外翻,鲜血已被大雨冲刷干净,留下点点白黄色凝固状的东西附着在伤口上。

  顾妈妈不再参与两人的讨论,起身回到厨房,顿时厨房里传来抽油烟机的轰鸣声。

  “飞刀。”她简洁而肯定地吐出这两个字,将照片扔在茶几上。

  “那,这是暗杀咯?”

  “很有可能。”

  “那这刀有什么特别吗?”

  “随处都能买到短刀,你怎么查?还是从那个人身上查起吧。”说完,她起身离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