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卧底女王
女强
第三章 过往不再追
3/9

第三章 过往不再追

  次日,阳光暖暖地照进房间里,一声短促的震动响起,顾莞辰看了看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我们见个面吧,下午四点,我在玫瑰咖啡厅等你。林西。”

  顾莞辰扔下手机,重新钻回被子里。这一切发生地太突然,令人猝不及防。几分钟过后,她猛地坐起身,望了一眼墙上的钟,已是中午十二点,距离约定时间只有四个小时。

  她翻身下床,脑子里想着如何用最好的自己面对他。在简单洗漱后,她坐在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酒红色的披肩长发垂在腰间,苍白的脸颊上看不到一丝笑容。深邃的明眸中,透露出刺骨的寒意。

  她的冷静像蛇,黑暗中观察着动向,蓄势待发,毒液可致死地,有时她又像石头,有人靠近便会温暖,无人靠近便会丧失温度。

  正是因为林西闯入自己的世界,带给自己温暖,才把那些冰冷通通抛弃。

  当指针指向一点钟时,顾莞辰穿上黑色风衣外套,脚踩黑色高跟长靴,红色单肩包斜挎在腰间以及披肩酒红色长发显得格外亮眼。她的美是娇媚的,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把随身携带的小刀塞进了腰间,似乎一次简单的赴约也危机重重。

  走出家门,迎面而来的是初秋温柔的阳光,减少了夏季的炎热,又不像冬季那么苍凉,令人沉醉。

  街边的梧桐树还在静静地伫立,经过几十年风雨的洗礼,它仿佛看透了世间的一切,所有人在它面前都像初生的婴孩一样,幼稚而渺小。

  零星的几只飞鸟还不离不弃地守护这座城市,是对它美好的眷恋吧。就像离开家的游子,漂泊多年还是会选择回到家乡。这是家对人的挽留,也是人对家的眷恋。

  走过一间放着流行音乐的美发店,顾莞辰停住了脚步。坐在门口的店员看到客人,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殷勤地招呼顾莞辰进去坐。

  进到店里,她看到满地散落的头发,有长有短,有的干枯发黄,有的乌黑亮泽,比散落的头发更多的则是店员。

  一位顶着绿色鸡冠头的男店员来到她身边问道:“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护理项目么?”

  顾莞辰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剪。”

  店员又问道:“那请问您认识我们店的哪位设计师么?可以指定的,我们店有三位来自美国的设计师Tony老师、Daivid老师还有Jack老师,您想要那个?”

  “Tony。”她看了看店员,面无表情道。

  店员殷勤地给顾莞辰倒了杯水,然后朝店的深处喊道:“Tony老师,来客了!Tony老师?”没人答应。

  于是店员向前又走了几步:“Tony老师?Tony老师?”还是没人回答,店员不耐烦地向前快步走去,吼道:“赵铁柱!来客了!”

  此时,一位睡眼惺忪的男子打着哈欠,边走边说道:“啊,二蛋,你干嘛呢?以后在客人面前尊重我一点,叫我Tony老师!别老铁柱铁柱的。”

  店员叉着腰道:“谁让你睡觉来着,外边有客人呢,别让人家等急了!”

  Tony快步走到顾莞辰面前,此时顾晨在漫无目的的翻着杂志,没有抬头搭理这个Tony老师。显然,刚才的对话都被她听进去了,但是她并不在乎这个设计师是来自美国还是来自东北。

  Tony笑眼盈盈地开口问道:“请问您想剪个什么样的发型呢?”

  “简单的。”

  Tony有点不知所措,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说:“咳,那那我就给您设计一个很棒的发型,怎么样?”

  “嗯。”

  Tony觉得客人不愿意搭话,于是不再开口,专心剪头发。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距离赴约还有一个小时。

  天空莫名地暗下来,原本嬉闹的鸟群飞回巢穴里,似乎要躲避一场狂风暴雨。

  将头发剪到齐肩长度的顾莞辰从理发店走出来,从玻璃的倒影中,她反复整理头发和衣服,将后背的褶皱弄平,从包里掏出一管口红,嘴唇上变得鲜红起来,远看就像是一抹血迹。

  来到玫瑰咖啡馆的时候,指针已经指向四点一刻,她刚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看到站在门口久候的林西。

  他就像从未消失过一样,还留着干净的短发,浅棕色的双眸总是弯成两条弧线,左边脸颊有一条淡淡的伤疤,经过这些年已经同周围的肌肤相融合,不再显得突兀。

  他面前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他蹲着身子,仔细聆听她正在说些什么。看到她面无表情地走近,小女孩急忙跑开,剩他一人还蹲在原地。

  他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你来啦!”她“嗯”了一声,站在原地看着他。他站直身子:“那好,我们进去聊吧!”顺势拉起她的手。

  她向后缩了缩,自顾自地走进咖啡厅的角落坐下,此时,她空着的右手插在风衣里,紧握着小刀,警惕地注意四周的动向,仿佛角落的行人下一秒就会变成敌人。林西收回尴尬的右手,默默跟在她身后。

  此时,街上的行人渐渐打起伞,淅淅沥沥的雨滴浸湿了大地。

  咖啡混合牛奶和糖精的香气弥漫着,在昏黄的灯光下,林西双眼迷离,打量着对面的女孩,从头发丝到指尖每一处都尽收眼底。

  “这一年,你还好么?”他淡淡地问道,同时又翻了翻手中的菜单。

  “还好。”顾莞辰敷衍地答道,顿了一会儿,问道:“你呢?”

  “我呀……”他苦笑了一声,道:“一年前,被鳄鱼帮的人盯上了,怀疑我挖了他们的人,于是集结了三百多人要弄死我,我怕牵连到你,只好……”

  “编,接着编。”她双眼紧紧盯着林西道。

  “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你相信我,辰辰。”他有些激动,几乎快要站起来,低矮的吊灯已经触到他的细碎的短发,射下的影子顿时笼罩在她的身上。

  服务员小姐轻柔的声音划破了尴尬的气氛:“请问两位要喝点什么?”

  “卡布奇诺。”她调整了一下坐姿率先开口,静静地望着林西僵直的身影。

  “我要……额……和这位小姐一样。”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收起菜单,亮出一个微笑后离开。

  远处的音响传来林宥嘉的《说谎》:“......我没有说谎,我哪有说谎,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林西重新坐回位置上,双手仍然不老实,把餐巾纸拿在手中摆弄着:“顾岩他……他怎么样?”

  “挺好,就是……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哦?怎么会?”

  “怎么不会?”

  “你们那不是挺多女同事的,他都看不上?”

  “他说了,要姐姐嫁出去,他才考虑找女朋友。”说到“嫁”的时候,顾莞辰加重了语气,同时双眼盯着林西。林西感觉那眼神像一阵西伯利亚冷空气的突袭,令他猝不及防地感到一阵寒冷。

  他突然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暗黑色的小盒子,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这个,是我迟来的礼物,本来那天是要给你的。”

  她愣了一秒,脑海中闪现的是一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再也打不通那一个电话号码,再也找不到一个人,没有一句解释地凭空消失。这些情绪涌上心头,居然有丝丝酸楚,但没有眼泪,她的泪早已消逝在过往的年岁。

  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内心风起云涌,但她早已不是一年前的她,不再将爱情视若生命。

  在林西看来,带着诡魅笑容的顾莞辰,比面无表情的她更令人不寒而栗,这个女人像是黑夜里吐着信子的毒蛇,会悄悄地勾去你的魂魄,缠绕你的灵魂,不经意间毒液渗进你的皮肤,而你临死前还会挂着微笑。

  “好,那我收下了。”她收起笑容,慢慢打开暗盒。

  黑子的盒子里赫然放着一枚银色戒指,她仔细一看,发现是某次逛街时缠着林西要买的戒指,因为她记得那个戒指独特的形状。

  她望着他,眼神渐渐柔和起来。此时,店员端上两杯咖啡。

  “你现在,还在当警察吗?”林西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撕开砂糖的包装,倒入杯子里。他望着她,手中轻轻地搅拌着咖啡。

  “我?还是警察。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顾莞辰嘴角上扬,神情已放松下来。

  “你要是想抓我,以前怎么没抓?”

  “以前我是你女朋友,现在不是了。”她眨着双眼,若无其事地说道,看到他也冲着自己眨眼,不禁笑出声来。

  曾经幻想过几百次我们重遇的场景,我以为我会哭泣,会崩溃,会大笑,会吵闹,不欢而散。为那个突然离去的人找了上百种理由,都无法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时间是冷却所有情感的催化剂,把曾经的悲欢都锁在过去,回头看到的只剩下淡淡的不舍罢了。

  顾菀辰心中翻涌着复杂的情感,仍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这回回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看你过得好不好。还有就是跟你道歉。”

  门外的暴风雨将至,此时的玫瑰咖啡馆就像避风港,挡住了门外的风雨,也挡住了暗涌的危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