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青春 > 臆想录
青春 心情 情感 原创
3/5

  (一)

  十七岁的穆离推开了孤儿院的铁门,院子里没有往日孤儿们嬉戏玩耍的身影,工作老师也都在办公室里装模作样地坐着,无一不悄悄窥着放学回来的穆离。穆离两手插着口袋,嘴角翘起一边?,轻蔑地笑着,径直走向院长办公室。

  走到门前,只听见室内传来院长暧昧的笑声,穆离直接拧动把手将门推开,院长一惊没了笑色,看了一眼穆离,头低着手捂住嘴巴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啪!”

  院长猛地一拍桌子,对穆离呵斥着。

  穆离站在院长桌子前,看着院长的眼睛,不动声色。

  “你无法无天了你,你谁不惹,去惹你学校校长的儿子...”

  “你别在我面前提无法无天”,院长话没说完便被穆离止住,“我告诉你,你不配教训我,别以为暗处就没有眼睛看着!”

  穆离说完便转身走到门口,敲了两下,侧着脸瞥了一眼气得站起来的院长。

  “17年,你就只配得上我对你的这最后一点尊重。”

  “你这不知恩的...”

  穆离说完自己的话便离去,任院长的骂声被距离吞噬,他呵地一笑,他知道院长要说什么。

  一小时后,校长室里,穆离仍然手插口袋走向校长。校长沉着脸看着穆离,正准备开口穆离便先其一步。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一切都如你所愿。”穆离只简单一句便走到门口。

  “可是你连你儿子,甚至,连你的妻子都管不住,再多的钱不过成为他们在外风流的资本,你才是最大的输家。”

  穆离离开了校长室,背着书包,书包里已没了书本,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张早已泛黄的纸。

  “由于我们夫妇实在抚养不起孩子,不想让他跟着我继续受苦,希望有好心人能领养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我们感激不尽。”

  这些字的墨迹早已淡去,穆离爬上学校旁一栋居民楼的楼顶,在他还是一岁时的一个冬夜,他就是在这栋楼的楼底奄奄一息。

  (二)

  楼顶上的杂物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楼顶的最边缘的墙是穆离最常来的地方。夕阳慢慢地被林立的高楼所侵蚀,旁边学校的最后一丝余晖也湮没在黑暗的利欲之中。

  穆离倚着栏杆,回头看着楼梯口。

  “你来了。”

  “嗯,也就只有我,敢接近你了吧。”

  穆离盯着他看了许久,一言不发,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便仰着头看着没有星点的黑夜。

  “这么多年以来,你还是没能看穿我,你有常人没有的能力,你可以看穿任何人的人心,不用说你就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实在是令人羡慕啊。”

  “唉,是啊,除了你啊…”

  他走到穆离旁边并排倚着栏杆,彼此没有看着对方。

  “你就这么离开孤儿院离开学校了?”

  “呵,那样的学校和孤儿院不过是污浊之物滋生之处,院长低价买来人贩子偷来的婴儿再高价卖给有需要的富豪人家牟取暴利,校长的儿子在外吃喝嫖赌,校长为了赶走我,给了院长一大笔钱,却没想到这一大笔钱成为了晚上院长和校长妻子私会贪欢的房钱…呵,真是讽刺。”

  “那你没想过去揭穿他们吗?”

  “呵,没有那个必要,我不过是旁观者,人心啊,被窥视到了又怎样,在这个五光十色的霓虹城市,还不是一样在滋滋生长。”

  “这么多年,你还保留着那张信纸啊…到哪你都不忘带着它。”

  “是这张纸,让我从小就看穿了人心的丑陋,它提醒着我,我没有必要心软。”

  “今后呢,你打算怎么办,流落街头吗?”

  “丑陋的人心赶走了我要致我于死地,却不曾知道上天赐给我透视人心支配人心的能力,他们在我面前能做的,只有畏惧我。”

  “正因为你看不穿我,我才敢靠近你…”那个人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

  黑夜里,城市四处的霓虹灯已经开始闪烁,光亮的深处,那不曾露面的黑暗,正有一双眼,在高高地俯视着…

  (三)

  超市里,只有一个收银员,店里生意很冷清,收银员偷闲玩着手机,另一个店员在十分钟前出去上厕所时,在从来不会有人光顾的废弃巷子里,看到一个穿的妖艳露骨的小姐,便跟了上去许久不回来。

  “欢迎光临。”超市的感应器响了起来,收银员抬头看了一眼,一对中年夫妇拿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女的只简单扎了个头发,两个人的衣服都很旧,男的嘴角和眼角处有些许淤青,两人在婴儿用品货架的走道来回转悠,眼神时不时看向收银员。

  “欢迎光临。”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青年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那一对夫妇,走到了夫妇和收银员之间,夫妇自然注意到了,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但是男青年背对着他们,细细碎念几句便匆忙从货架上拿下两罐奶粉放入大袋子里便往门口走。

  “来一包烟。”男青年递钱给收银员,几秒钟过后,那一对夫妇就从收银员视线里消失。

  男青年跟了上去,一直走到一个居民楼的拐角处。

  “行了,没人会发现的。没有我的掩护,你们只能空手而归。”

  夫妇抱着手机的大袋子,怯怯地转身。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帮我们?”

  “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别想着把我打晕逃走,我依然能让你们不被抓住,自然能让你们万劫不复。”男青年摘下帽子,是穆离。

  中年男子听完一惊,便低下头来连忙说是。

  “你们,有过几个小孩?”

  中年男子看了看袋子中的奶粉,没多虑,“家里有一个婴儿。”

  “我是说你们有过几个小孩!”穆离将“有过”两个念得特别重,两只眼睛直盯着两夫妇。

  两人颤了一下,中年妇女连忙说:“一共两…两个(他是谁,他怎么知道我们之前有过一个孩子,那个…我背着丈夫和别人生下的孩子,这么多年不会这时候找上门来吧,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还…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为什么又回来了?”

  “回…回来?我们一直住在这里啊(这他也知道?十多年前我们离开这里,现在为了躲债逃到这里,不会有人记得我们吧,再说了看这人也只是个青年,该不会,他真是…)”

  穆离停顿了一下,“你们只需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从此我们便无瓜葛,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你…你想干什么(这人不会是想害我们吧)”

  “回答我!”两夫妇被他的突然一吼吓的腿直哆嗦。

  “我们在…”中年男子赶忙开口。

  “行了!”穆离打断了他们,他长吸了一口气,“你们走吧,对了,你们现在报警,举报说XX小区三楼A室有人嫖娼,这样你们可以获得一笔奖金,足够解决你们几天的生活,快去吧,就现在,不然等下就不能人赃俱获了。”

  “谢…谢谢了,老婆快,快去。”说完中年男子便拉着妇女往XX小区跑去。

  穆离轻蔑地笑了一声,夫妇已走远,他抬头看了看眼前这栋居民楼的一个窗口,他朝这个方向走去,夫妇的婴儿就在那间屋子里。

  一股力量拉住了他。

  “你想干什么?你要对你父母做什么!”是一直出现在穆离身边的那个人。

  “别拉着我!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在我被抛弃的那一晚,我爸打着我妈,他不能接受我这个他妻子和别人生的野种,我妈为了得到他的原谅,就两个人一起深夜将我抛弃,留下那张伪善的信纸。你根本就不能理解,当我慢慢长大明白了他们那一晚上吵架的含义之后的内心是多么地绝望,如今他们一被吓就出卖自己孩子的位置,他们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婴儿,就像当年对我一样!两个人没工作,还染沾赌毒,天天躲债,整天提心吊胆,那个婴儿在他们手里怎么能幸福,活在未来的痛苦之中,还不如现在直接就结束生命!”

  “那你现在就不痛苦吗,你的能力让你看穿人心,那你自己的内心呢,你有看过吗,你敢直视你的内心你的过去吗!”

  “别说了!”穆离捂着自己的耳朵摇头说着。

  “你问问自己到底是谁,既然你能活在这世上,那你就是为了去报复他人吗!”

  “够了!”一阵嘶吼过后,居民楼的小道里空无一人…

  走上楼梯,他弯腰拿出藏在板子底下的备用钥匙。

  打开门,房内只有简单的桌椅,婴儿躺在篮子里睡着。穆离小心翼翼抱起了他,婴儿醒了,没有哭,只是用他清澈无比的眼睛看着穆离,穆离贴近他,看着他的眼睛。透过婴儿的眼眸,穆离什么都没有窥视到,却在他纯净入水的双眸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早已布满泪水的眼睛。

  (四)

  一周之后的一个郊区的小村庄,房子内吵吵闹闹,加码声四起,穆离的父母正在里面,拿着举报得来的奖金,妄想一夜暴富。

  “喂,是公安局吗,这里有人聚赌,在XX村XXX号。”

  黑暗处,穆离拿着出租屋里的手机打着电话。

  “喂!说你呢,说你呢!是不是想通风报信。”

  穆离还没挂断电话,几个壮汉便将穆离撂倒在地,穆离什么都没有说,爬起来,与他们扭打起来。几番被打倒,他又爬起来反击,直至他渐渐模糊的视线看到了闪烁的红蓝光,他倒了下来。

  聚赌团伙人赃俱获,穆离的父母在拘留过程中毒瘾发作被带到强制戒毒所。

  抓捕过程中,警察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一个人,没人知道他是谁,只看到他生命结束前最后一丝力气的笑。

  隔天,市里的警察局收到一个信封,信封里是穆离之前的高中校长的贪污证据以及孤儿院院长买卖儿童的犯罪证据。

  与此同时,警察也在穆离父母口中得知了婴儿的所在,照看他的女同志在装婴儿的篮子里发现了一封信:

  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一个人内心最纯洁的时候就是在还不食人间烟火的时候。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温柔以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只有他们,才是净化这一切的新血液。只愿他能健康成长,不要误入歧途。

  我们总想着去迎合现实,屈从于现实带来的诱惑和内心的黑暗面,人性本善,我们只有保留了内心的纯洁与真善美,才有能力去对抗这一切,去改变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