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古风 > 红叶黄花秋意晚
古风 小说 原创 故事大赛
(七)
7/7

(七)

  待华桑苏醒之时,第一时间便闻出了这房内一股浓郁的薰香之味,她是医者,自然知道这熏香有何作用。

  紫迭罗,微量可起安神舒眠之疗效,但若大量使用,则会导致闻者全身疲软无力、昏迷沉睡数日。所幸,此香对人体本身并不会造成什么危害,所以,也常会被医者用作入药之料。

  看来,这抓她之人并不想伤及她的性命,只是,他们把她困在此处又是意欲何为?

  无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只怕这次都要落空了。现如今她的这副身体,因为长期试药的缘故,已经对许多药物都产生了抗体,紫迭罗对她来说,药效并不明显,所以她才会这么快地苏醒过来。

  就在华桑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

  “吱呀”开门声响起。

  华桑立即调整气息,闭目假寐。

  门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儿,华桑便感觉有人坐到了她的床沿边上,正在俯首凝视着她。

  抓她的人会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正当华桑神思不定之时,忽而感觉自己的柔胰被人牵了起来,握在掌心。

  她的呼吸一窒。若说之前她还不确定到底是谁抓的她,那么现在,她基本已经知道对方是何人了。

  “阿桑,我知你已醒。你的气息乱了,瞒不住我的!”清润的嗓音忽然响起。

  华桑缓缓睁开双眼,当看清视线中出现的那抹雪衣身姿之时,她的眸色浮现一丝讥诮。

  “敢问卓少侠,你此番大费周折地把华桑请来这里,是为何事?”

  “卓少侠?呵!”卓景岩更加用力地握住了华桑的手,“此处并无外人,我还是想听你叫回我一声“师哥”!”

  实想不到他会如此一说,华桑有些意外地看向他,半晌,竟是大笑出声,“哈哈哈!师哥?卓少侠惊才艳艳,一代翘楚,又是武林盟主、天下第一庄的东床快婿,如此人物,我华桑可不敢高攀!”

  卓景岩目光变得有些晦涩不明。

  许久,他忽而转开视线,放开了华桑的手,站直了身子,立在床边,眉眼微挑地俯视着还躺在床塌上的华桑。

  声音有些微冷地说“既如此,那你可否告知于我,你此次出现在红叶山庄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是师傅他老人家派你过来替他清理门户的?”

  华桑闻言,嗤笑出声。

  “卓少侠好生健忘!我到红叶山庄,是受邀而来,可不就是为了救你的么?”

  “哦?”卓景岩眼角微挑,“你确定你是为了救我,而不是为了杀我而来?”

  华桑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异色,唇边,却是笑得越发灿烂。

  “只是不知卓少侠到底做了些什么天理不容的错事儿,竟要惹得我来杀你?”

  卓景岩一直定定地看着她,当然也没有错过她眼中方才的那一瞬变化。

  然后,卓景岩只觉得眼前一花,华桑已经从床上跃了起身,手持一根银针抵在了他的颈动脉之处。

  “卓景岩,早在你五年前叛离师门、暗伤师傅的那一刻起,你的口中,就已不配再喊“师傅”二字。”

  “你说的不错,我此次下山的目的,就是来替师傅清理门户的。”

  卓景岩闻言,不急反笑,清俊儒雅的脸上尽是笑意。

  “是吗?想不到五年过去,我的阿桑倒是大有长进,曾经连一只蚂蚁都不忍伤害的你,如今都能杀人了!很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唯有如此,方能更好地自保。如果你能下得去手,那么,师哥给你这个机会。”

  言罢,卓景岩竟是闭上了双目。

  华桑咬唇,持针的手往前一送,在银针即将划过他的动脉之前。脑中,却是浮现出了往昔的一幕幕。有他们二人一齐练功嬉闹时的场景,也有他喂她吃糖葫芦时一脸宠溺的画面,还有年少的他拉着她的手,许下诺言时一脸郑重认真的表情……她的手,开始颤抖。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五年来,她不是一直都想要亲手杀掉他的吗?是他先扔下她的,是他背叛师门,暗伤了自小养大她、被她视之如父的师傅,也是他,背弃了他们之间的盟约,去娶了别人!

  可是……恨是那么的真,爱却也不是假的。她又怎么能,下得去手?

  华桑颤抖着手,脸色一片苍白。

  卓景岩睁开双眼,看向华桑的目光中有着怜惜。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心软!阿桑,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没有把握好!”

  华桑直觉不妙,想要退身,持针的手已然被卓景岩给钳制住了,他把她整个人又压回了床上。

  “卓景岩,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卓景岩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然后,快速地俯身下来,双唇狠狠地压上了她的。

  华桑震惊地瞪大双眸,也因着下巴受他所制,所以无法在第一时间躲开。

  她右手拈起数根银针,正当她想有所动作之时,却发现卓景岩不知何时已是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整个人动弹不得。

  愤恨、不甘、恼怒、害怕、伤痛等各种情绪一一浮现在华桑眸中。

  卓景岩同样睁大双眼看着她,看着她眼中浮现起的对他的各种情绪。

  然后,他吻得更加用力,更加深入,似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他的热情都传递给她。

  最后,他干脆把原本捏在华桑下巴处的右手用来捂盖住她的双眼。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极度的忍受不了在她的眼中看到任何对他的厌恶之色。

  这个吻,越来越放肆,竟一路从华桑的唇边辗转到了她的脖颈,并大有向下蔓延之势。

  突地,卓景岩停下了所有动作。

  他僵硬地站直身子,也把捂住华桑双眼的右手拿开。

  那里,已然湿润一片。

  “阿桑,你哭了?”

  华桑隔着泪雾怒瞪着他。

  卓景岩看着她,双唇微抿,又俯下身子,用自己雪白的锦袍袖口替华桑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痕。

  抚摸着华桑苍白消瘦的小脸,卓景岩声音轻柔而飘渺,“我曾言,这一辈子都会护好你,不让你哭泣,可我到底还是食言了。阿桑,你恨我吧?恨我的背弃承诺?恨我娶了别人?你如今嫌我脏了,是不是?”

  华桑因着穴道被点,无法言语,只能任由泪水汹涌而流。

  而卓景岩,则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厌其烦地为她抹拭。

  卓景岩坐到床头,伸手把华桑揽进怀里,埋首于她的颈间。

  “阿桑,这些年,我一直很想你。不管你信不信!”

  “我知道你已经无法再相信我了。我当年先是叛离师门,为了盗取碧凌峰圣药而大逆不道地暗伤了师傅,还废了他一臂。后来,更为了能在江湖中快速地站稳脚跟而背弃了与你之间的盟约,迎娶了天下第一山庄的大小姐沐飞雪。这些,我都无法反驳。只是,阿桑,如若我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出自我的本意呢?你又会不会信我?罢了,事已至此,无论我的初衷是为何,现实终究无法改变。那一切,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便好!”

  “或许,如今也只有用这种方式,我才能留你在身边,与你共度片刻,这,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明日,就能了结一切了!”

  华桑眸色几度变换,她想要开口询问,却无法出声。

  

  “阿桑,这处宅院,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都是按照你以前所好的样式而建,里面的物件摆设,也是你平素所喜爱的。这,算是师哥留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以后……若你找到了那个值得托付终生之人,你也可以和他在此,归隐度日……现如今,你只要乖乖地在这里睡两日便好!”

  华桑眸色复杂,心中亦是波潮翻涌。卓景岩,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明日了结一切又是何意?

  明日、明日……围剿逍遥宫的日子!

  华桑神色大惊,下一秒,却被卓景岩点了睡穴而昏睡了过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