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都市 > 禁区猎人
都市 悬疑 探险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临行嘱咐
925/945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临行嘱咐

  本届平辈盟礼,于是就这么结束了。

  没有门槛攻守,因为门槛封死了,也没有传承评鉴,因为传承共享了。

  不过无论是门内的至尊、猎门的家主,或者是园区的普通民众,大伙儿都看得挺满意,因为这就相当于表演赛了。

  猎门这一代最出色的一批修行者,在大伙儿面前亮了下能耐,整体水平之高,史无前例。

  而且这个整体水平,还是林朔等人刻意压制有所保留的结果,因为下一届平辈盟礼在四年后,以后每四年一届,而下一届出场的,将是昆仑学院的毕业生们。

  比如介时二十三岁的林虎、二十二岁的贺云长、十五岁的林映雪、十五岁的苏宗翰等等。

  这头一回前辈们调要是起的太高,后面这些孩子就不好接。

  当然了,哪怕压制了战斗的层级,林朔的目的还是达到了,他通过和苗成云的较量,摸清楚了苗成云、贺永昌、章进这三人的跟脚。

  四人目前,确实在一个水平线上,胜负不过一线之间。

  九龙之力的开发,大家现在都差不多,因为身体强度和力量速度很接近。

  神通方面,苗成云出挑一些,神通最多,不过他这些神通是伪神通而不是真能耐,一旦到了非洲又使不出来,所以也就白搭了。

  而目前四人都真正具有的神通,都只有一种,那就是“不朽仙躯”。

  看来无论是西王母,还是玄冥、祝融,在改造代理人的身体方面,思路是比较一致的,其他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可以暂缓,首先要堆防御。

  有了“不朽仙躯”,两龙境界之下,完全可以自保,而面对两龙以上的存在,也有一定的抵抗力。

  至于苗成云的“不朽仙躯”,那是被老娘云悦心生生揍出来的,老娘这两年每天毒打这个省事儿子,主要就是这个目的。

  其实林朔心里也明白,目前自己这些人的修为,去非洲挑战女魃,有点找死的意思。

  云悦心明确指出,女魃是目前九龙之中最强的存在,能发挥出五龙的实力。

  五龙跟两龙之间差距到底有多少,林朔并不清楚,但能确定的是,肯定要比五境和二境之间差距要大。

  而一个九寸五的修行者,这已经站到强九境门槛了,收拾几个九寸二的,那是很轻松的事情。

  所以按正常的计划,这两年的准备时间是远远不够的,非洲之行不能这么着急。

  可惜这个事儿,不是林朔这边说了算的。

  非洲前线的战报,林朔这两年一直在关注,情况越来越来危急。

  早先几年,贺永昌在前线虽然没有平定兽患,可至少把猛兽异种限制在了东非大裂谷一带。

  十年前贺永昌调回来了,其他几个七寸家族的精英猎人去换防,也就是傅明亮他们,结果猛兽异种就彻底占领了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全部区域。

  后来欧洲教廷跟猎门结盟,也加入了非洲的战局,亚欧修行圈所有的修行者几乎都被几乎动员起来,轮换作战,总算把撒哈拉沙漠守住了。

  可最近这两年,撒哈拉沙漠已经丢了一大半,前线的伤亡也很惨重。

  非洲这块地方,撒哈拉沙漠是主要分界线。

  撒哈拉沙漠以北,其实就是欧亚文明圈的一部分,以南才是非洲文明。

  如今沙漠以南已经基本沦陷,沙漠眼看要不保,等这些猛兽异种冲出沙漠,杀到了北非,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也就那么点宽,拦不住的。

  过了直布罗陀海峡那就是西班牙了,欧洲于是就完了,西边如今还多出了大西洲,也很近,这就直接破坏了林朔之前的那笔买卖的所有成果。

  苏伊士运河更窄,然后情况更糟,那是阿拉伯半岛,整个人类文明最重要的石油产区,能源核心地带。再往北,那就是亚欧之间的腹地。

  所以撒哈拉沙漠,这就是人类文明的生死线,一旦被突破,后果不堪设想。

  眼下这局面,跟几年前西王母在东欧铺地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灭世之危。

  所以林朔等人的这次出征,是势比人强,不得不去。

  而平辈盟礼上面的展示,规则是林朔事先定下来的,他也有一些私心。

  那就是临走之前,用这三场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高水准的修行战斗,一场九寸级的兵刃械斗,一场九境级的徒手抗衡,一场九龙级的天空之战,给昆仑园区和整个华夏修行圈,尽可能留下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能一分钱都不值,也可能拥有无限的价值。

  ……

  这天晚上打完架回家,林朔是灰头土脸的。

  刚才在那个深坑边上,他被表姐云秀儿骂惨了。

  他还不敢还嘴,确实理亏,把人家老公打成这样。

  林朔是生平第一次遇见一个这么扛揍的对手。

  以前动手他要么得收着,要么就一招结束了,苗成云却大不相同,身体强度高,战斗意识好,挨打的同时他居然还能还手。

  这就把林朔骨子里的那点凶性给勾出来了。

  猎门总魁首平时别看云淡风气人畜无害的,这其实是后天培养出来的性格,他天性杀气特别足,要不然老爷子当年也不会让他去教书,这是修身养性。

  于是苗成云就倒霉了,他也就把林朔当做一个打架的对手来看待,不是仇人,之前的战斗就带着几分戏谑,后来哪怕玩过火丢了先手,心里着急,可毕竟手下还留着一丝分寸。

  林朔那是不管的,凶性一出来,下手自然无情。

  于是结果就是这样,苗成云躺在坑里昏过去了。

  林朔知道他其实没什么事儿,暂时闭过气去了而已,一会儿就好。

  只不过加上那颗猪头,看上去挺惨的,表姐着急了也正常。

  云家家主那是指着猎门总魁首的鼻子撒泼,从林朔三岁尿裤子开始数落,一直到十六岁那年被她十招摁在地上。

  猎门总魁首则自顾自地抽着烟,一副唾面自干的模样,不认错,不还嘴。

  随后云悦心也赶到了现场,林朔还以为老娘至少会替自己挡一挡,结果他想错了。

  云悦心立刻加入了云秀儿那头,小姨和侄女俩合伙,把林朔痛骂了一顿。

  这就让林朔难受了,心里挺委屈的。

  虽然他也知道,老娘这番教训,其实是在帮自己,这样云秀儿也就罢休了,否则这事儿没完没了。

  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被亲娘这么数落,难受是自然而然迸发出来的情绪。

  后来还是老丈人苗光启站出来替林朔接得围,说苗成云面对强敌却如此轻慢,活该被打成这样。

  最后事情是收场了,只不过林朔回到家里,还是闷闷不乐的,尤其看到儿子林继先,特别来气。

  家里这会儿也就林朔和孩子们,宠物们都在外头浪,几位夫人也还没下班。

  林继先别看调皮,但这孩子并不愣,察言观色那是一流的,一看老爸脸色不对,这就躲楼上去了。

  这会儿是大女儿林映雪和大儿子苏宗翰两人一左一右陪在林朔身边。

  其中闺女林映雪说道:“老爸,你今天是有点过了。”

  林朔一听,得,闺女也教训上自己了。

  如今林朔家里的地位,狄兰是最高的,家法制定者。

  接下来是苏念秋,家庭管理者。

  再下来的三把手,其实就是林映雪,孩子王,林家下一代的头目。

  同时因为狄兰工作忙,家里的事情,林映雪就是狄兰的耳目,直接跟亲娘汇报。

  而且对这个闺女,林朔确实也宠着,生不上气,所以他只能苦笑了一下,没吭声。

  另一边苏宗翰说道:“姐,你就别给爸心里添堵了,我觉得吧,这事儿你还真说不上咱爸。

  是,老爸揍伯伯下手是狠了点,可你揍林继先也不含糊啊?这叫虎父无犬女。”

  林朔听完嘴角直抽抽,心想这小子确实会说话,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把父女俩全给埋汰上了。

  结果林映雪没听出来苏宗翰话里有话,还很高兴,伸手挽住了林朔的胳膊,对弟弟说道:“那当然了,这家里就属我跟爸最像了。”

  林映雪这句话,还真把林朔逗乐了,心头阴霾尽扫。

  林朔说道:“映雪,你把继先叫下来,我跟你们说个事儿。”

  林映雪领命而去,很快就把弟弟从楼上拎下来了。

  林继先下楼之后,不敢站在林朔面前,而是往姐姐身后躲,大气都不敢出。

  林朔一看这小子这德行,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心肠也***。

  反正自己这三十来年的养气功夫,在这小子面前还真是不堪一击。

  有时候林朔也在回想,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老爷子当年是怎么办的。

  结果答案是肯定的,自己小时候好像确实也这样,老爷子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揍,然后自己就往堂叔林贺春那儿躲。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只可惜往事并不如烟。

  有些事情,还是要去做一个了解,否则枉为人子。

  林朔招了招手,让林继先来到自己面前。

  林继先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怯生生的,心里慌,鼻子也就忘了吸,鼻涕虫留下来了。

  林朔伸手在茶几上取了一张纸巾,给儿子擦鼻涕,说道:“我不是说了,鼻涕虫这事儿是我逗你的,你怎么又养了一条?”

  林继先乖乖站着,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林朔看着这位林家的下一代家主,知道自己这两年也不是事事顺心,至少这个儿子,他还没教好。

  只是时间不等人,以后有没有机会再教这个孩子,那就听天由命了。

  林朔于是说道:“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继先,你要听姐姐哥哥的话。”

  林继先点点头,神情有些懵。

  林朔又看了看林映雪和苏宗翰,他发现林映雪一脸肃穆,而苏宗翰这个心思细腻的大儿子,已经在抹眼泪了。

  “哭什么?”林朔问道。

  “爸,一定要回来。”苏宗翰说道。

  苏宗翰这话一出口,林映雪眼泪也下来了。

  林朔则目光上移,看着楼上的一间房间,那里面供奉着追爷,同时也供奉着老爷子。

  猎门总魁首垂下目光,看着自己这三个孩子,神色平静地说了句实话:

  “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的。”

  ……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