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悬疑 > 浮生梦语之灭世主
悬疑 虐恋情深 精怪
第三章   你剧透了
4/21

第三章   你剧透了

  眼前充满黑暗的房间似在扭曲,隐隐约约听见布懑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她的眼前才退却了黑暗。

  面前依然是冰冷的棺材,唐宁好一脸沧桑的抱着夜知扬的遗像,三十七岁却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样子。

  布懑生怕她再出什么状况,赶紧将夜青柠拉的紧紧的,宴席开始,夜青柠跟着布懑坐着一个桌子。

  在吃宴席的时候,夜青柠总觉得有谁在看自己,当她去寻找,又没有看见可疑的人。这一场宴席,夜青柠只吃了一点,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让她很难吃的下去。

  “叮叮叮。”她口袋里的手机一边响着一边震动着,她拿出来一看,是白慕年发了一条信息:菜不好吃吗?为什么你只吃那么一点?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只吃了一点呢?夜青柠赶紧回复:大哥哥,你也在这?

  白慕年回复了一句简单的嗯,就再无下文了,宴席结束后,就举行了夜知扬的送葬仪式。

  她看见棺材被抬棺人放在挖好的坑里,唐宁好一边嚎哭一边要往坑里跳,一边的抬棺人赶紧拉住了她。“快埋。”

  看见他们用土将棺材盖住,唐宁好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儿啊,我的儿啊,把我的儿还给我。”

  夜青柠看着这场母子分离的场面,就像看着连续剧,她转过身,目光看向前面面对面站着的白慕年。他果然是在这里的。

  他们走到没有其他人的地方,白慕年朝她展开双臂,“来,想哭就哭,别憋着。”

  夜青柠一愣,除了夜知扬,可没有第二个男人向她展开双臂,她扯着嘴角,微笑着说,“我没憋,我哭不出来。”

  怎么可能?他才不信,若是哭不出来,怎会禁不住的撞到棺材而晕过去?这个傻丫头肯定是在硬挺着,他这样想着。

  那展开的双臂将她搂在怀里,他的胸膛又温暖又令人安心,她像个猫儿一样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如果可以,那么她想永远赖在这个怀抱里不出来。

  是从什么时候,他在自己心里感觉有所不同,她只知道,他是第一个对她好的外人。在她被唐宁好指责时,他义无反顾的想要带她走,那一刻,她多么希望这个人可以陪自己一辈子。

  她还记得她曾经问过他,若是全世界都抛弃她,他会不会也抛弃她呢?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她,他不会,只有傻子才会。

  “我一直都在等你长大,终于等到你成年了。”他的语气有点小兴奋。“青柠,若不是你阿哥没了,我现在就跟你把婚给定了。现在,你当我女朋友可好?”

  在蓝星球,十五岁就算是成年人了,还有一个规定,只有成年人才能谈恋爱,未成年谈恋爱是要被关在监狱里十年。这十年的监狱之苦,据说非常残酷,可以毁了一人一辈子,所以没有人敢去尝试。

  她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这样的答案,无疑让青年沾沾自喜。跟了过来的薛灵南,她看见眼前的一幕,心如刀绞。

  她还有一个月就满十五岁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白慕年,没想到还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她都快要等到了,可为什么他不给自己机会?

  薛灵南抬起头,可是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那样的不甘。她还记得,自己发烧时,身边只有白慕年照顾她,那个时候,她就认定他了。

  “大哥哥,我呢?”薛灵南朝着他用力的质问着。“你选择了她,那我怎么办?”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乱了谁的步伐,白慕年松开了怀里的少女,“薛灵南,你瞎嚷嚷什么呢?你关我什么事啊?”

  薛灵南呵呵的笑着,目光颤颤的,“你忘记了吗?我发烧的时候,是你照顾我的,你要娶的不应该是我吗?”

  什么逻辑?白慕年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阴沉,“薛灵南,我照顾你就一定要娶你吗?我只是不想见死不救,毕竟你是青柠的亲戚,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这个人为什么说话如此残忍呢?即使如此,爱了的心已经没有办法回头,薛灵南苦涩一笑。她发誓,只要她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夜青柠嫁给他。

  她看着她,在心里说:“夜青柠,你还以为我是当初的薛灵南吗?现在的我,可是智商在线的,我一定要把大哥哥从你身边抢过来。”

  薛灵南擦了擦眼泪,“你只要别后悔。”

  薛灵南放下话后就转身离去,她的心里着实气恼,好在自己未成年,她没来的及向同学宣告假称白慕年是她的未婚夫。要是她这么宣告,别人多么羡慕她,她就有多打脸。

  薛灵南一边走着一边露出自信的笑容,在心里说,“夜青柠,你别太得意太久,你现在跳的多高,将来就跌的更惨,我保证你痛不欲生。”

  她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串数字,“帮我调查一下夜青柠,她身边具体有什么人,玩的最好的人是谁,都要调查仔细了,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夜知扬的坟墓建起,他们一一离开,谁也没有发现,夜知扬的墓碑,从上往下漫着水,似是在流泪。

  沁鸢撑着龙蛇拐杖走了过来,她走到夜知扬的墓碑面前停了下来,“唉,这是她的命,急也没用。您放心,在她哭到心如死灰决定放弃生命的时侯,卑职会去拉她一把。”

  跟了过来的黄玲儿差点崴了猫脚,她刚刚听到了什么?一个神竟然对着一个墓碑自称卑职?按照她对沁鸢的了解,沁鸢不是那种老糊涂的人,不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

  也就是说,这个墓碑的死者并非普通人,黄玲儿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莫非他是东华慈父老人家?”

  沁鸢抖了抖眉毛,她转过头来,面色阴沉,若不是她顾及自己的形象,恨不得用自己的龙蛇拐杖打过去。“黄玲儿,你剧透了,还剧透的太早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