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重生 > 我就喜欢精神分裂
重生
第8章 再见姜崖1
8/14

第8章 再见姜崖1

  第8章 再见姜崖1

  

  盛情苑。

  回到家已经是晚十一点了,离开姜崖家的时候三个人还一起去吃了宵夜。

  褚闻歌似乎并不在家,洗完澡的倪之妖准备入睡,房门就被敲响了。

  门外是褚闻歌,"舅舅?"

  男人给她一张银行卡,说了几个数字后补充道:"想买什么就买。"

  "谢谢舅舅。"

  -

  这天是周末,倪之妖买了很多画板和颜料工具,门铃响时仆人将快递员请了进来,另外一个仆人上楼找倪之妖,倪之妖放下功课下楼收快递,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哟小妞儿,又见面了。"

  "啊!!"姜崖脆弱的敏感处被重创,他虚弱的瘫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仆人吓得不轻,连忙说要报警,倪之妖赶紧阻止:"他是我朋友,就是脑子有点不太够用。"

  十几分钟后姜崖终于缓过劲来,他虚弱地倚在沙发上,气若游丝:"你买这些干啥子?"

  倪之妖不答:"你怎么进盛情苑的?"

  "随便把几个员工身份给黑了,就进来了啊。"姜崖说。

  "你买这些干啥子?"姜崖又问。

  倪之妖看他:"画画。你别动,我给你画一幅,你就躺这儿,画完送你。"

  "不不不,画完放你这儿,我暂时没地儿放画。"姜崖说。

  "行。"

  "等下,你就画个这样的我?"姜崖觉得不对劲儿。

  倪之妖嗤笑:"不然你以为?你坐端正来,或者换个霸气侧漏帅气迷人的姿势?"

  姜崖一秒正经,他的眉眼十分大气,嘴唇很薄,鼻梁高挺,他身材高大,窄小的员工服紧贴着他的躯体,鼓胀的肌肉若隐若现。

  "身材不错啊,大叔。"倪之妖淡淡的说。

  画完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姜崖都快睡着了,"你家怎么都没人?"

  "两个姑娘去参加聚会了,我舅舅还在工作。"倪之妖在作最后的润色。

  "成了!你看看怎么样,我已经很久没有画画了……"

  姜崖走近她和画板,整个人下巴都惊掉了,画布上的人是他,却又不是他,以他为蓝本,画的是他,但是细细体会,却又好像不是他。

  "你这幅画,一定能卖出高价,我不是行家,看不出什么不同的地方,我的评价比较通俗,像!实在是太像了!拿我的照片和你的画对比,你的画不仅做到了照片上的,还做到了照片上做不到的。"姜崖说。

  "很深奥的样子。"倪之妖说:"不过你可以换一个更加通俗的评价。"

  "你比照相机做得更好。"姜崖很严肃。

  倪之妖:"……"

  姜崖沉思:"倪之妖,你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画家。"

  倪之妖笑,却不达眼底,她眉目间忽然涌上了一丝韵味,似缅怀,似悲伤。

  "你真的不把这幅画带走吗?"倪之妖又问了一次。

  姜崖还是一样的回答:"不。"

  "行吧,放我家里好了。"倪之妖又拿起画笔在右下角画了几个字母:nzy20321226。

  姜崖找她没什么事,只是唠了几句有的没有的,下午时他就离开了,倪之妖把画板扛回房间,摆在落地窗前,用一张白布盖住,以免弄脏。

  -

  本学期最后一次月考是期末考,据老师们说这次考试决定着是否能过个好年。

  倪之妖的同桌杜闳越来了,他是个很高很好看的男孩子,据其他同学说他之所以来上课是因为有人把他的第一抢走了,第二也没给他留,抢了他第二的恰好是他的好兄弟岳被梵。

  据传言,杜闳越不是一个好相处的男孩子,也因此倪之妖打算和同桌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对方开始不耻下问,要和她对上次月考的答案,然后两个人开始了剧烈的争吵。

  "这题……(此处省略几百字)"杜闳越看向倪之妖。

  "我一个满分的科目,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倪之妖不耐烦。

  "这题课本原文,不会的话请多看几遍课本。这题课本例题用到了这个方法,请你好好看书行不行?你难道都不背单词的吗?别问我了你自己查词汇!你烦不烦啊,这都不会,你这年级第三我真的怀疑有水分!闭嘴!别问了!"

  杜闳越:"……"

  二班众人:"……"

  老耿:"……"

  倪之妖冷脸开始背六级词汇,杜闳越看到她的平板电脑的面板内容,终于沉默着安静的开始学习了。

  -

  期末考试,倪之妖在第一考场第一号座位,后边是岳被梵,杜闳越还在和岳被梵唧唧歪歪地讨论知识点,聊着聊着就开始歪楼,歪到别的地方去了。

  考试开始。

  -

  大约三天,成绩出来。

  准备返校的这天忽然暴雪,返校只得延期。

  倪之妖在家睡得正欢,忽地敲门声响,她裹着羽绒服前去开门,"舅舅,你有什么事吗?"

  "过两天回外公那里过年,多带点东西。"褚闻歌说。

  "嗯,还有什么事吗?"倪之妖看着褚闻歌。

  褚闻歌皱眉,"没考好也没关系。"说罢转身走了。

  这……这谁说的她考不好啊!??

  正准备睡下,电话又响了,"喂你好?"

  "倪之妖,我是楚娅。你在哪儿?"

  "楚娅?你怎么有我电话?"倪之妖诧异。

  "你在哪儿??姜崖那个混蛋在我家外面唱歌!!"楚娅咬牙切齿地说。

  倪之妖沉默了一会儿,"你家里有铁棍吗?我怕木棍会被大叔折断。"

  "我可去他的,我都回祖父家了,还能看到那混蛋!!"楚娅气愤。

  "你家在哪儿?"倪之妖问。

  "军区大院!你知道吗那大叔竟然是特种兵系侦察兵!我要和我爷爷说姜崖绑架我还不给我吃的!我要告发他!让他喝西北风!"

  "楚娅,我救不了你,军区大院我压根就进不去!"倪之妖头疼。

  "进不去?你舅舅是不是褚闻歌?我马上让我爷爷发请帖,就不信治不了那混蛋,唱歌还特么难听死了!"楚娅在电话那头疯狂吐槽。

  "对,我舅舅是褚闻歌,怎么了?"倪之妖问。

  "没怎么,听说你舅舅要和我爷爷做生意,你可别和我爷爷说我讲脏话!"楚娅叮嘱。

  "行,做什么生意你知道吗?"倪之妖问。

  "你问那么多干啥?你侦察兵啊!别问了,赶紧过来我受不了那大叔了!"楚娅说。

  军火生意吗?倪之妖沉思。

  

  |只要一涉及军火,我就知道这本书简单不起来了,这条暗线,不要也罢,反正我只想写谈恋爱|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