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朔间兄弟 > 朔间兄弟
朔间兄弟 偶像梦幻祭
黎明破晓前 CH1.他们的故事、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
4/7

黎明破晓前 CH1.他们的故事、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

  *肝得精神萎靡也非得心力交瘁,写文缓缓

  *自我捏造

  看的翻译剧情不多,国服主线又还没更新,我这边是基于以下妄想的朔间兄弟:

  我眼里的零是一个世俗广义上的好人,写作过激背德读作公益模范。

  虽然自称大家都很冷漠。但相比其他病患,他用着奇怪的措辞却能够跟所有人交流,是梦之咲难得的高情商成熟可靠的大人(?

  帮助主角队的指路仙人角色,被副会称为问题少年头头其实关系不错,跟涉是好友,三年级的薰是搭档,二年级的晃牙把他当目标,一年级的双子也追随他……总之跟各立场的交情都不错,自称对学院了如指掌梦之咲的总攻大人,中二病的人格魅力不是吗?(。

  啧啧,被独占欲MAX的弟弟讨厌太正常了。不过不是已经说了吗,“吾辈最爱的弟弟”

  我眼里的凛月是一个爱向亲近的人撒娇,却不愿意接受其他人特意的好,不太像处女座的处女座。

  凛月事件诀窍是选顺便顺手的选项,不要选特意为他做的,他会嫌弃你。会有“诶?为什么?我没有跟你很熟吧?”这种感觉。

  大概就是他肚子饿了会撒娇让过去的老零或者现在的真绪特意给他准备一桌饭不觉得有什么,却只会收下你的剩饭。(。

  处处撒娇卖萌却攻气十足,撩汉小能手不输哥哥,不过比起博爱的老零凛月待人有自己清晰的界限,嗯就是待人看对象的。总之,哥哥是讨厌的,因为是特别的。

  ▲麻困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恰当,国服用真绪就像兄者翻译哥哥一样后面剧情会很难解释。我这里就用阿真将就吧,个人有点不能接受真菌这个奇怪的称呼……

  

  ——————————

  

  *

  所谓的血缘关系,就是不管再如何冷漠地对待了对方都还能若无其事地自称为家人,要你回以从前的热情。

  笨蛋吗,怎么可能。

  

  *

  “哥哥,你要去哪里?”

  “要离开这里。”

  “要带凛月一起吗?”

  “抱歉哦凛月,这次不行。”

  

  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这种烦人的地方,虽然我只要还有地方睡觉就好了。但是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偶像什么的,麻烦死了。

  啊啊,我为什么会到那个学校来着?

  想不起来了……好困……

  “小凛~,起床了哦?”

  “嗯……?是阿真啊,你怎么来了?”

  “你一个人没办法的吧?也被朔间前辈拜托了要好好照顾你。”

  “诶?朔间前辈?怎么样都好了。早上才刚开始呢,我该睡了。”

  “你开学后好几天都没去上课了吧,快起床。”

  “别推我啦好啦好啦,我自己会走。这样子对老人家太粗暴了啊。”

  凛月缩着身子躲进真绪的影子里走着,突然问:

  “哥哥他……有联系过你吗?”

  “没有哦。走之前特意过去拜托我的。怎么了吗?”

  “没什么。”

  零走了之后没有再联络过他,明明说了会联络自己的。却连邮件也没有回过一封。笨蛋哥哥。

  已经没有了。去学校的理由。

  

  *

  “凛月?你在哭吗?”

  “我睡不着……爸爸妈妈他们不回来了吗?”

  “还有哥哥在哦。不要怕。”

  “哥哥……你也睡不着吗?”

  “是啊。”

  “可以跟凛月一起睡吗?我害怕。”

  “哥哥在这里哦,会「一直」保护凛月的。”

  “永远?”

  “当然咯,「永远」。因为我是哥哥嘛。这是一辈子的事,想赖都赖不掉哟?”

  *

  “这次假期哥哥会回来的吧?”

  “抱歉喔凛月,这次——”

  “我知道了,「永远」不要回来好了。笨蛋哥哥!大骗子!”

  凛月啪地挂上电话。

  什么永远在一起。

  哥哥哄小孩的把戏罢了,根本算不上什么约定。这仅仅是他一个人任性的想法,他知道的。

  空荡荡的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了。无法安眠的黑夜,更加漫长了。

  

  *

  “阿真。”

  “怎么了?”

  “你是为了我而来到这里吗?”

  凛月趴真绪的背上,享受着久违的安心感。他又一周没去上课后,真绪硬是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背着他出门了。

  “为了照顾你而跑来当偶像什么的,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吧?这是我本人的兴趣,兴趣。虽然被朔间前辈拜托了也是来到梦之咲的一部分原因。”

  “诶~?真没情调。干嘛听那种人的话。”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也不能放着你不管吧?这跟朔间前辈的拜托是两回事喔。”

  “就算抱着某种期待而来,最后也很有可能会落空吧?”

  “所以才会有努力这个词啊。”

  “诶麻烦。老人家可不像你们年轻人那么有干劲的说。嘛,我再睡一会。”

  “不要给我那么理所当然啊!可是比你小的我在背你啊?”

  “诶~没什么关系的吧。”

  “朔间前辈不在,小凛越来越会撒娇了喔?”

  “并没有~”

  

  *

  “你再不来上课出勤率很危险的啊!你想留级吗?也替我想一想吧,我好歹是学生会的,居然要帮你翘课睡觉找借口。”

  “不用也没关系哟,留级也挺好的。”

  “什么啊?给我好好地去上课啊!”

  “阿真是不会丢下我的吧。”

  “嗯?”

  “所以我会在阿真身边的。”

  “……。没必要因为这种理由留级吧?”

  “哥哥他……不理我了。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还是没有回你邮件吗?”

  “电话也是。被「发现」了吧……?”凛月靠在真绪身上,整个身体的重量往上压,“所以我只有阿真你了,其他哪里都不会去。”

  “朔间前辈不会因为那种理由丢下你的。”

  “谁知道呢。”凛月闭上眼,懒得再想,“已经无所谓了。”

  

  *

  “吾辈回来了~凛月~!”

  “吾、吾辈?谁?”

  “凛月见到久违的兄长不应该表现得更为热情一点吗?”

  “啊……哈……?你去哪里学的那套奇怪的用词?”

  零抱住凛月的脖子蹭着:

  “凛月想知道兄长远行的这段日子——”

  “不。不想。”

  凛月推开他。

  

  “诶?!!!好、好冷淡!!!”

  “哈啊?不然你想要怎样的热情?”

  凛月打了个哈欠,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吾辈可是凛月的兄长喔?”

  

  “啊、兄长好、欢迎回来、”

  

  零一愣,被这个问候砸得心脏有点痛。

  “果然……吾辈还是更想听凛月叫哥哥……”

  

  凛月没有回头看他,抓着抱枕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洋洋地回道:

  

  “你是「凛月的兄长大人」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