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冬日将归
第一章
1/2

第一章

  农历腊月十二,凛冬已至。

  

  视线所触之地,花草树木、房瓦物事皆被白雪覆盖。大雪纷飞,如鹅毛倾盆倒落,漫天飘洒,铺满这一片天地皑皑。雪花晶莹,在阳光映射下闪烁发亮。

  

  “小姐,外面冷,披上点衣裳,可别着凉了。”

  

  兰心站在门口眺望雪景,身后婢女将狐裘给兰心披上。她似乎看出了神,目光直视前方,动也不动一下,任由婢女在身上前后忙活理着大裘。

  

  不断有雪花无声落在发上,片刻消融不见,仍留下湿潮的痕迹。

  

  素月叹了口气,回屋取伞,称在她头顶。兰心便完完全全走出遮不住风雪的屋檐下,站在雪地里,感受风雪的呼啸,仰面阖上了双眼。

  

  苍白的脸,满是倦容病态。

  

  “已是一月下旬,想必梅园的梅花儿开了吧。”

  

  素月道:“想来是的,往年这时候那梅花儿开的都红艳艳的,煞是好看。”

  

  “三年了……”兰心一歪,倚在素月身上,像是要睡去一般,垂了眼帘。粉唇微动,言语却宛如叹息般哀愁,“表哥,我还要等你多久呢。”

  

  平叛不易,日日思君,然郎归期未定。

  

  素月看她憔悴的样子,很是心疼,“小姐相信王爷吧。他说三年,就一定是三年;他说梅花盛开的日子便是归期,不论如何,王爷总不是食言的人。”

  

  兰心低眉,无声笑了笑。

  

  她的表哥,她知。

  

  她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大将军,从来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从不轻易妄言夸口,可只要经他亲口承诺的话,必将实现。

  

  三年前,两个人在梅园下相依相偎。他一手揽拥着她,她将头轻轻靠在表哥肩头,看那满园美景,傲雪寒梅,听他声音低沉在耳边轻语。

  

  他说,他要去打仗了。

  

  她惊愕之下猛然抬头,看他下颚线条硬朗,微微仰首望天,弧度带着他一贯的沉毅傲骨。冬日里寒风刺骨,她在他怀中本是暖如夏日,连风雪都无法入侵一丝一毫。

  

  可那一刻,她却感觉浑身宛如冰碴刺骨,森森的冷。

  

  “你要去打仗?”

  

  他点头,“西蒙造反了。”

  

  她更加错愕,“怎么会?西蒙怎有贼胆与我大越抗衡?”

  

  他道:“二十年前我国大败西蒙,西蒙王贪生怕死,带领全国举国投降,从此归为我大越附属国。自那之后他们始终暗度陈仓,明面上百般示弱,让大越看到这个国家的懦弱无能,似乎只能依靠我大越的庇佑才得以生存;实则一直在暗中韬光养晦,招兵买马,养精蓄锐,不停研制新型兵器,终日等待可将我大越踩在脚下,肆意辱杀践踏的那天。”

  

  他冷声一笑,“忍辱负重二十年,只为与大越重新一战,他们又怎会没胆造反。倒是我们大越愚拙,小瞧他们了。”

  

  兰心道:“昨日心慈手软,换来今日背叛与祸端……”她愁眉轻叹,低眸,掩去情绪,“果然,对敌人手下留情,就等同于给自己留下一柄随时会刺上来的暗剑,致命,难防。”

  

  “所以此次讨伐,便是屠尽西蒙,我也必不手软。”

  

  不用抬头去看,她都能想象到此刻他神情中的凛然肃穆与杀伐果断。她的表哥,铁骨铮铮、英雄本色,是大越国的定安王,也是战场上那个骁勇无敌的大将军。

  

  他似乎是天生为战而生的神将,战场上的他所向披靡,神佛不挡。经他手的战役,无一败绩,不论战况多么凶险,即便是绝地,他也能逢生。

  

  他是男儿心中妒忌却也敬仰的传说;他是女儿心中仰慕憧憬的神话。

  

  可就是一个这样令人神往的他,却是她兰心的青梅竹马,是与她两情相悦的恋人。

  

  “表哥……”

  

  额头抵住男人的胸膛,她紧紧拥着他,贪恋地汲取着他身上的热度。他垂首,鬓角轻轻磨蹭她的发丝,“兰儿,等我三年。”

  

  兰心未应。心脏紧紧揪着,压抑,不得放松。

  

  身子被推开,一双如铁般的手掌握住她瘦削的双肩。男人盯着她,眼眸漆黑犀利,似乎能穿透一切屏障窥视到她心中不安,“相信我。”

  

  目光扫过满园红梅白雪,最后又定睛于她眼上,“三年后,待到雪落梅开之时,表哥定归来娶你。”

  

  兰心牵起嘴角,略微苦涩。

  

  “好。”

  

  三年,一年又一年。

  

  十四岁他开始随军征战,那年她十二岁。从那时起,她便一直在等,等着嫁与他的那一天,等着完成这个毕生心愿。

  

  可这些年他只是不停的行军打仗,就连十六岁她及笈那年,二人本该按照婚约完婚,他都还在外面征战。

  

  如今她已二十岁,却还是在等。

  

  两个人是娃娃亲,是以自幼她便知道自己将来会是他的妻子。当年先帝三十岁寿宴上,兰心母亲尚书夫人在席间忽然呕吐不止,皇帝命人去传太医,尚书夫人面色苍白地婉拒之后,笑说这是害喜。

  

  寿宴平添喜事,皇帝龙颜大悦。正巧当时冠宠后宫的梅妃同样身怀六甲已有五月有余,尚书夫人与梅妃又是至交好友,皇帝便允了梅妃提出的为双方儿女订下娃娃亲的约定。若二人日后诞下一男一女,待两个娃娃都过了成年礼后即择日成婚。

  

  只是当时的喜悦憧憬,不如事情真正来时的晴天霹雳。寿宴过后一月,宫中突然传出梅妃小产的消息,道是吃错了东西导致中毒滑胎。

  

  尚书夫人本就体弱,听到此噩耗惊痛之下险些动了胎气,吃过安胎药后匆匆忙忙赶到宫中看望梅妃。

  

  梅妃刚刚痛失爱子,又因中毒险些丧命。尚书夫人赶到时正见梅妃面色惨白,憔悴不堪地倚在皇帝怀中哭嚷着要抓出害她的真凶,要皇帝为她做主,那张号称后宫第一美人的漂亮脸蛋儿上哭的满是泪痕,梨花带雨。

  

  皇帝瞧了更是心痛至极,震怒地将一众宫人吼地大气不敢出一下,全部噤若寒蝉,唯恐皇帝迁怒于他们导致脑袋分家。

  小太监屁滚尿流去请刑部审案。

  

  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女婿或儿媳,就这么胎死腹中,尚书夫人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是好友孩子。她看见梅妃凄楚的样子也不禁泪目,劝慰了好一会儿,也没起什么作用,只得叹息一声起身告辞。

  

  失子之痛,是连时间都治愈不好的创伤。

  

  事情过了几日,梅妃小产之事水落石出。原来是皇帝后宫一位曾经盛宠一时的贵嫔,在嫉恨之下毒害梅妃滑胎,皇帝知晓后立即下了旨株其九族。

  

  此事尘埃落定,梅妃也因祸得福晋为贵妃。

  

  再次见到梅妃之时,梅妃已然恢复了往日清雅冷艳的模样。倦怠地倚在塌上,懒懒轻扇着手中团扇,见到尚书夫人,便眼笑眉舒下塌相迎。

  

  提及无缘降生于世的孩子,似乎也不如初时那般难过。只扯着唇淡笑着,道可惜了二人结不成亲家。

  

  几月之后,尚书夫人诞下一女,分娩后大出血而亡。梅贵妃急急私访探望,临了最后一面,她握着夫人的手泪别道:“你放心,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待她及笈时,我便让她嫁于阿锡,我们弥补当年未能结为亲家的遗憾可好?”

  

  夫人费力点头,随即无力垂手,香消玉殒。

  

  父亲希望兰心可以成为母亲那样蕙质兰心的大家闺秀,于是取名于兰心。

  

  七岁时她第一次入宫,见到母亲的好友梅贵妃。

  

  皇帝的宠妃梅贵妃似乎很喜欢她,第一次见她,就泪眼婆娑的拥了她好一会儿,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这双眼真像她的母亲。

  

  兰心没见过自己的母亲,闻言便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道:“母亲?”

  

  梅贵妃唇角扯开一抹淡笑,点头,轻轻抚摸摸她的鬓发,“你娘啊,是一个非常美丽温婉、善良又大方的好女人,她很好,好到任谁见了都难以不对她产生好感。只是苍天儿戏,给了她一副病弱的身躯,所以她从来都是那个病怏怏的模样。”

  

  兰心听着,又道:“和梅娘娘一样好吗?”

  

  梅贵妃给兰心的感觉,就如同她口中所说的词语一样,美丽温婉、善良大方,令人不自觉想要贴近,觉得与之相处非常舒适。兰心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可以透过梅贵妃想象母亲的模样了,未曾谋面的母亲,令人如此向往。

  

  梅贵妃笑得迤逦如莺啼,“是呀,你娘她和本宫性子最是相像了。”一个如雪,一个似水;一个带着冰雪般的冷艳,一个恬淡柔和如温水。

  

  相似的,也只有那淡泊无争的做派罢了。

  

  将七岁的小兰心抱在怀中,梅贵妃轻柔怜爱的喂她吃食,小兰心看着她,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母亲的感觉。

  

  暖风徐徐,兰心在御花园内和宫女一块踢毽子,满园落叶经风一吹,似下起了枯叶雨般纷纷扬扬,洒了漫天。小片地方徜徉着欢声笑语,几个人玩的乐不知蜀。

  

  梅贵妃坐在一旁的凉亭中摇扇看着,也是一脸笑意盈盈。

  

  远处几个身影正在往这边走来,梅贵妃眼尖看到,待人走近了,眼中笑意更甚,“是锡儿来啦,来,快到母妃这里来。”

  

  小兰心听到了,回头一看,就见约莫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少年正目不斜视地带着劲风疾步而来。俊脸严肃地板着,五官虽未长开,但仍精致深邃。面无表情的样子犹如一把上弦的利箭,锐气逼人。

  

  那时的他们尚小。

  

  那次,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