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都市 > 《墨染倾锦色》
都市 爱情 申请出版 小说
(七)我从来都没有自虐倾向
7/14

(七)我从来都没有自虐倾向

  “盛世豪庭第一期的工程已基本完工,第二期的工程付款也已在昨日到账。另外,凯悦集团的王董刚才致电来说,希望他旗下的凯悦国际大酒店可以由首席您亲自操刀执掌。最后,是下午四点,仓库里会回来一批从国外订购的精细建筑器材,需要首席您亲自过去检验签收。”

  汪梓修翻阅着手中的记事笔录,站姿笔挺地立于紫黑色宽大的办公桌前,朗声汇报着,却毫不意外地发现,眼前这位首席大人果然又在神游状态。

  这一个星期里,他早已从开始的惊讶新奇到如今的见怪不怪了,身为首席的贴身特助 ,林墨染这一段时间以来一反常态地按点下班,还有他不时地陷入沉思的状态,都被他尽收眼底,他虽然心中疑惑,却也不会去主动探究。

  只不过……

  “首席!”汪梓修加重音量喊了一句。

  “呃…哦?汪特助 ,不好意思,麻烦你再汇报一遍,我刚才没听清。”被唤回神智的林墨染冲他淡淡一笑,表示歉意。

  没听清?拜托,您是根本没在听吧!不过,面对林墨染如此温润如风的笑容,就算心中有再多的怨懑,都顷刻消失不见了。

  汪梓修非常尽责地重复了一遍,在得到林墨染答复后便歉身退了出去。

  直到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林墨染才把身子坐靠到椅背的软垫上,伸手捏了捏眉心。

  自从上次在C大把苏锦色送回公寓之后,苏锦色就一直在躲着他不见。去她公司找她,她手底下的秘书不是说她在开会就是因事外出,到她公寓楼下等人,却是发现她根本连回都没回去过。奈何他如何想尽办法,这一个星期里,他连苏锦色一面都不曾见过!

  看来,得走迂回救国路线不可了!

  拨通电话,“Kevin,帮我查一下安牧言的联系方式!”

  

  

  

  

  

  

  安牧言从会所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端坐在大厅沙发上的身影。

  有些人,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那样静静地坐着,便能揽尽所有人的目光,让人为之倾倒。

  眼角余光看到会所大厅角落里聚在一起眼带桃心就差流口水地盯着林墨染看的女职员们,安牧言微眯了眯眼。

  哼!林墨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容易招蜂引蝶。

  而女职员们,在看到自家经理那抹高大俊毅的身影出现在大厅之时,内心的激动瞬间达到最大值,简直太幸运了好吗!

  这样两个风格迥异的大帅哥齐聚一地,即使只能看看,也能过一把瘾啊!而且,瞧经理盯着陌生帅哥这一副风雨欲来的表情,肯定有故事哦。女职员们原本目带桃心的双眼立刻化身机关枪,“咻咻”地来回扫视于安牧言跟林墨染之间,还一边各种脑补。

  哇!经理一边露出醉人的笑意盯着陌生帅哥一边慢慢地朝他走过去耶!

  哇!陌生帅哥优雅起身相迎的动作好有气质哦!

  看他们互相含情脉脉的样子,果然,基情四射啊!

  走近了!走近了!会不会抱一起呢?

  然后……然后姑娘们就都目瞪口呆了,因为……

  安牧言越是走近林墨染,就笑得越是灿烂,当他终于含笑在林墨染面前站定的时候,突然,一拳挥了过去。

  林墨染被打得踉跄地后退几步,站定之后,抬起头,唇角已然被打得裂开,渗出了丝丝鲜红,更衬得他唇红齿白。

  林墨染无谓地抬手拭去唇角的血丝,轻咳了几声,淡淡一笑,说:“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安牧言在林墨染方才所坐沙发的对面坐了下来,翘脚环胸,“没办法,我一看到你这张脸,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

  林墨染也在原先的位置坐下,闻言,也不恼,只是笑得越发温润如水,“那么,你还想要继续吗?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对你还手。”

  安牧言的面部表情难得地僵了下。这绝对是一个耻辱!

  安牧言伸手取过女职员送上的普洱茶,浅啜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向林墨染,“你今天来找我,不会是单纯地来讨打的吧?”

  林墨染也接过女职员送上的茶水,点头致谢之后,便把茶杯轻缓地搁置在茶几上。而后,抬头回视着安牧言犀利的视线,“我是为锦色来的!”

  安牧言闻言,嗤笑一声,说:“为了小色?林墨染,你确定你还有这个资格吗?”

  林墨染浅浅而笑,“虽然过去六年,但是,我有没有这个资格,你不是最清楚不过吗?”

  安牧言眯了眯眼。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扫视了林墨染一圈,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他此刻交握放于腿上的双手。

  那里,没有戒指,更甚至,连戒印都找不到。

  心下几番思量。安牧言开口:“我听说你已经结婚了,那还真要恭喜你呀!”

  林墨染闻言,蹙了蹙眉,脸上温润的笑容已然不再。

  “听小色说,她那天在游乐场里面亲眼看到你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场面。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安牧言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如一道惊雷,瞬间劈开了林墨染心中的迷雾。

  游乐场?一家三口?再联想到那天游乐场门口那抹只来得及匆匆一瞥的背影与及妞妞所说的阿姨还有见面时苏锦色的种种反应。答案,显而易见。

  只能说,关心则乱。这些事情,他其实早该想通,只是他一心想着要见苏锦色,反而把这些细节给忽略了。

  林墨染的脸色在转瞬之间几度变换,最终,又回归一脸的平静。他无奈地看了安牧言一眼,开口:“那天的,是我姐姐还有我的小外甥女。”

  看到安牧言在一副了然大悟的表情之后又摆出一副戏谑不已的样子,林墨染果断选择无视。

  安牧言:“唉,看来我家小色对你的信心也不过如此啊!”

  林墨染:“…………!”

  

  

  

  

  

  既然问题的根源已经找到,那么剩下的,便容易解决了。

  锦色,你再等等我!

  林墨染坐在驾驶座上,掏出手机,按了一连串数字。

  “姐,是我。我想请你帮个忙!”

  

  

  

  

  

  

  而这边,送走林墨染之后,安牧言还是一派怡然自得地坐在沙发上浅啜着他的普洱红茶。

  脑中,却不由地想起林墨染离开之前两人的对话。

  安牧言唤住林墨染急欲离开的身影,:“林墨染,这些年来,小色一个人在国外过得一直很不开心,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回国找你的念头。在你音讯全无,生死不明的这些年里,我们所有的人都劝过她放弃,她都不肯听!如今,我只愿你能好好地弥补她。因为只有你,才是她想要的幸福。答应我,永远都不能再让她伤心难过!”

  林墨染闻言,冲安牧言露出一抹真诚的微笑,他把自己的右手放到心脏的位置,说:“放心,我从来都没有自虐的倾向!”

  当时的安牧言还不能立刻理解他的话,只能眯眼看着他的身影走出去。

  可是现在,他大概理解了。

  因为爱她,所以更能对她的感受感同身受,才会伤她所伤,痛她所痛,甚至,比起伤害自己更加不能忍受她受委屈!

  这,就是林墨染给他的回答。

  小色,看来,我现在真的可以放心了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