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言情 > 归剪
言情 短篇 小说 原创
归剪
1/1

归剪

  人潮汹涌的过道里没有你宽阔的身躯为我遮挡,我被挤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田恬坐在咖啡店的窗边,一边喝摩卡一边默默的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他们或笑或哭,或热情或冷漠。这是个嘈杂的世界,她不适合这样复杂而快节奏的城市,她想逃离,可是她不能,因为他在这里。

  柜台前的小伙子看着她,连手中倒咖啡的杯子溢出咖啡都忘了,店主是个精明的大妈,看到失神的小伙子漏了一点水就立刻抄起了她的鸡毛掸子:“可乐!你小子又偷懒了不是?”

  那个似乎痴痴的小伙子终于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躲进柜台,冲老板娘求饶:“我错了还不成嘛!”

  这个场景几乎成了咖啡店的招牌,原本就不多的客人发出零零落落的笑声。田恬忍不住也乐得笑了起来,店主大妈也乐不可支的呵呵笑。

  正应了一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摩卡三十元,这是找的零钱,喝得愉快,下次再来噢!”那个似乎叫可乐的少年将零钱递给她,露出阳光的笑脸,并不是标准的八颗牙齿。

  “谢谢。”田恬淡淡的说,这时她看到街角处似乎走过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心中蓦地一紧,便想也不想就跟着走向转角处。

  “姑娘,你的钱包……”可乐看着柜台上米白色的零钱袋,忍不住唤她,看她已经走远,只好先收起了零钱袋,钱袋里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阳光的少年,笑得灿烂。

  “秦许瑞,我要搬家了,我会去市里的一所中学读书。”田恬站在秦许瑞门前的栅栏前,盯着郁郁葱葱的枝叶,也不敢看他一眼。

  秦许瑞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翻过栅栏抱住了惊慌失措的田恬:“田恬,你等我,只要一年。”

  当秦许瑞再见到田恬时,已经是一年后了,在那个新学校里她待得默默无闻,仿佛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秦许瑞的开朗在学校里很受用,不少女孩子偷偷的说他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呢。

  “我送你回家。”放学后田恬走出学校,少年把肩上的书包放进前面的筐里,示意她坐在后面。

  田恬无比自然地圈住秦许瑞的腰,秦许瑞问:“坐好了吗?”

  “嗯。”

  不过是轻微的应答,秦许瑞就以飞快的速度带她穿过大街小巷,感受到田恬因为害怕而抱紧他的腰时,秦许瑞笑着将她的手扣得更紧:“田恬,抱紧我!”

  那一瞬间田恬觉得时间就这么永恒的凝固在这个画面上了,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在乎。

  所有人都觉得奇怪,那个帅气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秦许瑞怎么会和没有一点存在感的田恬在一起呢?甚至有人打赌说他们不出三个月就会分手,可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三个月了他们在一起,三年了他们还在一起,田恬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了。

  田恬发现零钱袋不见的时候简直要急哭了,那个做工粗糙的米白色零钱袋是她亲眼看着他一针一线做出来的,里面还有他的照片,她怎么可以傻傻的就弄丢了它。

  喝在嘴里的拿铁瞬间就尝不出它原本甘美浓郁的味道了,就像白开水一样,有什么能比得上弄丢他更苦涩的呢。

  “姑娘,是在找这个吗?”可乐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将钱包递给她,冲她挤眉弄眼的笑。

  不知道是被失而复得的钱包还是被眼前拥有阳光笑脸的人怔住,田恬愣了半天才接过可乐手里的钱袋:“谢谢。”

  走出店门时,她以为又回到了那个微凉的午后,他站在墙边,她推门而出,不,那不是回忆,眼前的人就是秦许瑞,她跑着追向那个宽阔的身躯:“秦许瑞……许瑞……”

  那个人听到后明显站住了,可他却没有回头看她。眼看她就要追上时,却狼狈地摔了一跤,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马上跑远,他怕他会沉溺在她的眼泪里,田恬蹲坐在墙边,不停的喊他:“秦许瑞!”

  可是那个人早已走远。

  那个午后,有“知了知了”的叫声,细微嘈杂的声音如同他的心情。秦许瑞站在咖啡厅对面的墙边等了她足足两个小时,他只能靠无聊地踢踢墙角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田恬推开咖啡厅的大门,一股热气迎面而来,远远看到秦许瑞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等她,也只有像秦许瑞这样清爽的男孩子才会让自己觉得心安吧。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去跳舞,我不想那些人盯着你。”待她站定,秦许瑞突然冒出这样的话,往常不都是他稳妥地牵起她的手然后一起走吗。

  “许瑞,你知道的,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况且那是民族舞。”田恬安静地挽起他的手。

  秦许瑞只是看了她一眼:“那是你自讨苦吃,当初如果……”

  田恬抬头看了眼秦许瑞,轻轻的说:“不,只有这样才能离你更近。”

  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单亲家庭里,父亲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她从母亲身边带走,又放任自己不管。秦许瑞找到了在那个学校读书的她,为了和秦许瑞在一起,她必须要赚更多的生活费。她不能自私的让许瑞陪她回乡下读书,所以她必须留在这里。

  “你怎么这么傻。”秦许瑞紧紧拥住田恬,温柔地替她擦掉额上的汗珠,“这样好了,如果非去不可的话,我陪你。”

  从此秦许瑞就放着两百块一节的小课不上,陪着她做咖啡店的服务生赚取几十块的工资。

  田恬当然不答应了,可是她也拗不过秦许瑞的固执。

  想读书的没读成,无所谓的却偏偏考上了国内一所知名大学。

  光荣榜发下来的时候秦许瑞反复找了三次也没有找到田恬的名字,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就连三流大学的名单也没有,而他的名字则位列榜首,成功甩掉第二名几十分。

  “后来呢后来呢?”自从那次追那个酷似许瑞的人半路摔跤,可乐将她扶起后,她和可乐就开始火速的熟稔起来。

  “后来啊……”田恬开始陷入回忆中,看她眉头紧皱的样子就知道后来的故事并没有那么美好,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对眼前的大男孩一点也不了解,“喂,说了我那么多小秘密,那你呢?”

  “我?”可乐指了指自己,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田恬肯定的眼神告诉他,没错。

  可乐的故事似乎过于简单,为了和家人对抗,他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当一个奶茶小弟。

  田恬撇撇嘴,还不如不知道呢。接着又开始自顾自的说接下来的故事,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个故事,对于她来说,却是这么久以来的煎熬。

  秦许瑞执拗的不肯去读书,田恬骗了他。田恬说自己也考上了差不多的分数,却不让他看成绩单,所以他被田恬带了个笼子,填了个高校。

  对于大学,田恬有自己的想法,这一次她没有再让秦许瑞继续迁就她了,她选择了一个与他同城的大专。

  大学四年,秦许瑞和她拒绝了身边各式各样的诱惑,只因为心中对彼此的信念。田恬比他早一年毕业,她找到一间五十平米的屋子就算是住下了,幸运的是,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一年后许瑞也毕业了,可他的父亲却说,如果不和她分手就切断他的一切经济来源,他只是笑着捏了捏田恬的手,告诉她有他在。

  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咖啡店做临时工,是晚上的,他白天要读研,田恬就像当初他等她一样每天守在门口,就连门口的守卫大叔也都认识了她。

  那天她正在擦桌子,天空如此晴朗,就是这样一个平淡的日子来了个不平凡的人。后来的事就如同狗血剧情一样不用脑子也能想得到,秦父拿着支票让她离开许瑞,他说他能允秦许瑞一个飞黄腾达的前程,能给他一个举止优雅端庄的妻子。她只能同意。

  仿佛被冰凉刺骨的饮料冷着,她的指尖微微动了动,她听到自己低低的声线说着自己不愿意吐出的残忍话语:“那么这笔买卖就算成交了,从此我跟他是陌路人。”

  一切都巧合的如此和谐,秦许瑞从门口走进来,不知道是没关门还是秦父有意为之,不过那都不重要了,都不再重要。

  秦许瑞猛地拉过她的手腕,发泄般的朝她怒吼:“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

  他也没让秦父好过:“爸,如果这是你要的,那么很好,你的离间计成功了,但是我也不会回到那个家,接受你给予的一切。”

  看似温馨甜蜜的小窝就这样轻易的被拆散了,田恬有些不知所措,在偶然的机会中,她遇上了现在的舞蹈老师,她对她悉心教导,把自己最好的都教给了她。

  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她从此却再也没看见他,不知是两个人没有缘分还是他的刻意躲避。

  “可乐,快去收拾杯子!”老板娘霸气声音传了过来,可乐应了声就与田恬道别了。

  又坐了一会儿田恬才决定回家,在她走出店门的一瞬间,一个男人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他脸上的笑容和可乐如出一辙,一样的温暖:“老板娘,我来接可乐的班了。”

  相比可乐的聒噪,老板娘更喜欢跟他多说几句:“小秦啊,要说你现在都是助教了,为什么还非要来我这间小庙给我做端茶送水的小弟呢?”

  秦许瑞看了眼田恬常坐的位子,露出淡淡的笑容:“因为我和可乐是一样的人。”

  老板娘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明了几分:“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追回她?”

  男人好看的睫毛垂了下来,动了动唇角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他只是熟练的穿上工作服:“我怕。”

  我怕你不原谅我对你的不信任,我更怕你不再需要我为你遮风避雨。

  年迈的父亲终于妥协,不仅认可了田恬,还说出了他当时没听到的前一段话:“我答应不是因为图你们家的钱,我只是不希望他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也不希望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僵。”

  可他却不敢找田恬,当时他为什么就不能再对她多一点相信呢?所以就算田恬每天傍晚喝咖啡的时候他都不敢出现,就算田恬如此急迫的追他也不敢回头。

  已经有三天了,田恬已经有三天没来咖啡店了。秦许瑞在心里默念,你一定要平安。

  怕什么来什么,可乐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拿着一份报纸高声对老板娘说:“老板娘,附近有人被车撞了呢,你看看,是个年轻的姑娘,很清秀,看长相倒是挺熟悉的。”

  “小声点,别打扰到客人了。”老板娘低声呵斥可乐,可乐只是吐吐舌头就当做没听见了。

  “老板娘,你快看,这还是头条呢。”可乐指着报纸急匆匆的走过去给老板娘看。

  秦许瑞心里猛地痛了一下,想也没想就半路截走了那张报纸,打开来看时,里面赫然财经新闻几个大字。

  怎么会这样?

  躲在一边的田恬冲出来紧紧抱住了秦许瑞,就像当年因为害怕而抱住他一样。她一直都躲在店里,趁着可乐开门她就溜了进来,几天前老板娘在结账的时候并没有写费用,而是秦许瑞三个字,所以她就留在这里,直到他出现。

  “许瑞,你怎么这么傻呢?没有你为我遮风避雨我怎么办,你忍心让我一个人颠沛流离吗?”泪水浸湿了秦许瑞的衬衫。

  “田恬……你!”

  “秦许瑞,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把我一个人丢下。”田恬破涕而笑,走的时候冲可乐还有老板娘比划了个“耶”的手势。

  一年后……

  咖啡店一如既往的冷清,可乐依然站在柜台前为客人煮咖啡,似笑非笑的样子很是让人着迷。

  田恬依然像往常一样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一角,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不同的是她身边多了个人。

  “要什么?”可乐看到田恬不由笑了出来,露出一张笑脸,带着一颗并不明显的小虎牙,那样子像极了她身边的男人。

  “两杯卡布奇诺。”几乎是同时发出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

  “喂喂喂,别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哦,小心天打雷劈。”可乐伸出手在两人面前晃了晃,试图把这两只拉回正常人的思绪上。

  “可乐,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过年的时候我就回去跟爸爸道歉了呀,这是我家旗下的咖啡店,所以我可以一直留在这里听故事啊。”

  阳光散漫,春光惬意,你是我唯一的依靠。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