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若似清风

阅读:11189

打赏:60

字数:180794

南瓜:33

收藏:54

守护:0

烈火焚的解药就是寻一个寒性体质的少女,要么饮其心头血,要么与其圆房。若饮血则少女必死无疑。
宫瑾瑜“寒性体质的女子,月事自然比寻常女子难受得多,你若不想如此便与我家小花花圆房如何?圆房之后保你不会像现在如此这般痛苦”。
洛琦“好你个宫瑾瑜这么下流的话你居然说得出来,姓花的给了你什么好处?”
宫瑾瑜撇撇嘴“我看你如此难受,只是提个意见罢了,你若不肯我也不会把你强绑了去”
“你再考虑考虑呗,于你于他皆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一年后的某一天,洛琦挺着一个大肚子,手里拿着一个木棍,身后跟着面带笑意的花岚晨,一脚破门而入,直逼宫瑾瑜的住处。
宫瑾瑜侧身躲过飞快而来的木棍,惊魂未定的看向来人。
“姓宫的,你说的保我不难受就是怀孕?他是好了,姑奶奶却要受这十月怀胎之苦。”
宫瑾瑜嘿嘿一笑,和花岚晨挑了挑眉,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我只说保你不难受,又没说以何方法,我且问你,你现在可还为月事之苦而苦恼?”
洛琦咬牙切齿“我身怀六甲如何还有月事!”
宫瑾瑜“这便对了,你不受月事侵扰,小花花也不受火毒的侵害,何乐而不为呢。”
洛琦“若临盆之后我还难受,便来掀了你的老窝。”
宫瑾瑜轻笑,看向她身后的花岚晨“若你还难受便不归我管了!”

作品评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