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捉拿归案
13/91

第十二章 捉拿归案

  道格拉斯的办公桌前围满了人,纷纷发表着自己的建议,好不热闹。

  “我想伊恩应该把喜报传来了吧?”道格拉斯无比自信地问。

  “当然了!他不仅忠实可靠,而且聪明得很。”弗兰克涨红了脸,顺应着附和道,伊迪丝也在一旁点头。

  “可是两天过去了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克里斯汀嘀咕道,将视线转向窗外。落地窗外是繁华的中心区,造型奇特的建筑外镶着一层表面崎岖、棱角突出的玻璃,不同的角度折射出斑斓的光,透明的运输管道蜿蜒地穿插在建筑群的缝隙中,时不时有胶囊飞速闪过,留下的是乘客或者惊喜、或者急迫、或者欢乐的面容。

  办公室的自动门突然被生硬地撞开,伴随着一声尖叫,是伊恩,冲到办公桌前,一个踉跄,差点扑到桌子对面的队长身上。

  顿时鸦雀无声。

  从平时文静的伊恩异常的表现中,道格拉斯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结果,但他还是在脸上的皱纹里挤出几丝笑意:“怎么了?事情办成了没?”

  “没……没有………”伊恩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找遍了整个博物馆,唯独一幅就是《星月夜》。”

  “星月夜?”道格拉斯问。

  “是19世纪著名画家梵高的代表作。”伊恩解释道。

  “那也行啊,只要多一幅,我们成功的几率就会大一些。”道格拉斯显然不知情。

  “可是……可是……”伊恩原本在很严肃地解释着,却不禁失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你们真的什么不懂吗?”他那从来不笑的嘴咧到了耳朵根下,他极力用手搓着眼角溢出来的眼泪,笑弯了腰,差点没站住。

  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面面相觑,又互相摇了摇头。

  五分钟后,等他笑完了,他才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10厘米左右长的一根全息显示器,他边操作边说,时不时还笑着:“等你们看到这幅画,你们才知道用这幅画作为依据的滑稽之处……老天啊,为什么他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一幅带有高清《星月夜》图片的全息影像从显示器中透射出来。只见一幅抽象至极的作品展现在人们眼前,那线条,在他们面前就像一条又一条的深蓝色和白色的蛆,静止的画面似乎蠕动了起来,在扭曲的夜空中扭着几坨白亮的光团。若伊恩知道了他们对《星月夜》的想法,我们只怕他以后再也不爱抽象画了。

  “哦。”弗兰克的脸再一次涨红,这次是有些羞耻的红。

  克里斯汀也卸了口气,沮丧地说:“看来只能用另一个方案了。”

  “什么方案?”伊迪丝的口气中带了些希望。

  “偷画。”

  ——————

  来克罗诺斯有些日子了,克里斯汀依然没能把自己安顿下来,她东奔西走,安排自己的生活,收集解决方案的资料。

  总算空出一天,没什么安排。

  克里斯汀毫无目的地在城市中闲逛,她随意地搭乘城市管道,又随意地选择地点到站,她览尽了中心区的风光,沉迷于城市错综复杂的布局当中。

  中午12点,克里斯汀在城市活动中心到站。这是唯一一个保留着21世纪购物中心概念的广场,几座大型商场矗立在四周,围出了一小块儿圆形空地,用灰色石砖铺成了圆形和花形的图案,石砖被磨得光滑、油亮。几把木质的长椅摆在大太阳伞下,再摆几张长桌,挂个招牌,就能开一家咖啡馆。清凉的微风在明亮的阳光下拂过,将咖啡与冷饮的香气洒满整片小广场。

  克里斯汀在一张长桌前坐下,只要了一杯免费的柠檬水,她悠闲地欣赏着身边摆满的鲜花。耳边一曲德彪西的《月光》在空气中回荡,对面那家甜品店门前几个穿着牛仔夹克的文艺青年,拨着吉他的琴弦,拍着手鼓,唱起一首欢快的歌。她回首看那弹《月光》的琴师,他也很年轻,可惜坐在长椅上只能看见他的背影,穿着米白色的礼服,演奏时身子随着曲调的跌宕起伏而前后左右地晃动,手臂也随着需要时而抬起,时而轻柔地放下。噢,他演奏的乐曲啊,是那样的美妙动听,那是天籁之音。左右手扮演出好几个声部,有的高昂,有的深沉,合起来描绘出月光洒满湖面的场景,比梵高的《星月夜》还要传神。

  《星月夜》!记得玛莎奶奶在黄沙淹没纽约前还去过一次,那是她最爱的画之一,她还跟克里斯汀描述过画的样子,年幼的克里斯汀也一直对此十分好奇,她说,等她长大了,一定要去科罗诺斯见到那幅画。玛莎笑了,坐在床铺上笑得前仰后合,点着克里斯汀红红的鼻尖,边轻轻摇头边说,好,好,等你长大了,你一定能够去看……

  想到这里,克里斯汀会心地笑了,是啊,来科罗诺斯都这么艰难,想去见《星月夜》又谈何容易?

  总之已经见到它的全息影像了。

  克里斯汀将视线重新定位到那个钢琴师身上,他刚好弹到《月光》的结尾处,一曲终,他将双手放在腿上,扭过身子,微笑地看了一下一直坐在一旁的听众——克里斯汀。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克里斯汀感觉有些不对劲儿,立刻垂下眼睛,却又像是被吸铁石吸住了一样,再一次看向他。

  的确不对劲儿。

  不是因为紧张或羞涩,只是因为……那钢琴师显然也察觉到了有些地方不对劲,转过身去,故意装作翻找琴谱的样子。

  克里斯汀也没把他放在心上,狠狠地喝了一口酸涩的柠檬水,正准备起身离开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眼帘,她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藏蓝色。

  那个瘦黑高挑的身材,披着那件藏蓝色的披风,如同从史书中走出来的古罗马战士,就差身披一副重甲了。藏蓝色迈着稳定而敦厚的步伐,在钢琴师身前停步,像看待好兄弟一样看着琴师。

  “好久不见啊。”藏蓝色说。

  “哎,是啊,是啊。”琴师显得非常恭敬,他立刻站起来,非常拘谨地站着,上身微微前倾。

  “安顿下来啦?”

  “是的,安顿下来了。”

  “在这里当琴师?”

  “对,当琴师。”

  “有朋友吗?”

  “有,有,有很多。”

  藏蓝色点点头,前行远去。

  克里斯汀如同是遭了一个霹雳,藏蓝色!那个泊船厂管理员!原来他……将联邦的机密交给科罗诺斯的奸细!

  可是现在,克里斯汀对他的感觉不是愤恨,而是一种希望的寄托,她知道这个奸细并不危险,她可以利用他,充分地利用他。

  那个琴师显然也弄清了克里斯汀的身份,他手忙脚乱地收拾好琴谱,拔腿就跑。

  “喂——!你停下!”克里斯汀随即大喊着追上去,这回她要感谢联邦独有的“体能训练”了。

  钢琴师抓着一把松散的琴谱,疾步跨国小广场,用手一撑前方的长椅,整个人登上了对面那家甜品店的桌子,再跳到桌子对面的地上,从那几个唱歌的文艺青年的中间挤过去——歌声突然惊颤了一下,他冲进甜品店,钻进正在排队的人群,再一个跨步冲到收银台的内侧,顺着办公室溜进了商场里,只听见人们的尖叫和琴谱散落的哗哗声。克里斯汀呢,她也不甘心就这样让他溜了,照着他的路线、相同的动作,最终在商场玲琅满目的货架中将“凶手”“捉拿归案”。就这样,一部好戏在无数顾客因为惊吓而僵滞的目光下结束了。

  “你干啥找我?”钢琴师喘着粗气,惊恐地问。

  克里斯汀将他拖进一个较为冷清的小角落里,说:“不是联邦委托我来抓你的,放心,你现在对我们来说很有价值。”

  “你……你们?”钢琴师吃惊地问。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