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寻画计划
12/91

第十一章 寻画计划

  道格拉斯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整了整他身上绛紫色的披风,张起双臂,一副激动昂扬的样子开始了他的微型演说:

  “23世纪,乃至现在,繁华的环境,人来车往,飞船穿梭,忙碌的太空港,紧张的生活节奏,人们沉浸其中,为自己的一份事业献出大半生的精力,却从没有发现身边的一个巨大的漏洞,一个粗壮的精神支柱的坍塌。地球,人类永远的家园,从人猿到晚期智人在那里生活了数百万年,我们却糟蹋那生我们养我们的母亲,甚至丢弃她,把她留在那冰冷黑暗的夜空之中。这与我们抛弃自己的亲人有何不同!

  “我相信,不可能所有人都会忘记地球,否则他们是不会选择学习地球知识的,只是有些统治者故意使人民失去对地球的重视。我们不知道,但你一定知道,克里斯汀,联邦一定不会存储离开地球后十年内的航行日志。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曾问过那神秘的女王,她却回避了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曾问过那勤劳的人民,他们却置之不理;我不理解这是什么情况,我曾问过那浩瀚的星海,它们却离我远去……

  “精神支柱!你知道吗?一个人最危险的时候不是他处于危险之中,而是身处危险的边缘却毫无察觉!现在就是这样!我的心灵和我的同伴给我了这个答案。人类不知道自己正处于崩溃发狂的边缘,这是最危险的,他们总有一天会因为内心的空虚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已经不远了!

  “回归计划,就是为追求真理而奋斗的一个组织,我们已经奋斗了五年,每次行动都会有新的收获,每次收获都会被理智的分析与判断否决。但我们毫不罢休,你的加入将是组织的巨大转折!”

  道格拉斯说完了他的演讲,他的眼眶有些微红,身体在颤动着。克里斯汀只是点了点头,却把道格拉斯的每一句话烙在心上。

  伊迪丝擦擦眼睛,说:“回归计划的本质就是回归地球,通过每一次任务行动来收集线索,然而这五年下来却没有任何头绪。我们尽力了,上面也配合了,现在就指望你了,你现在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组织的存亡和人类的走向。”

  “那么,我们现在的计划是什么?毕竟我也没有任何头绪。”克里斯汀为难地说。

  “发挥你的才智。我们通常都是以旅行探险来搜集线索。”弗兰克说。

  虽然没有任何灯光,但克里斯汀依然能感受到有十几对焦急而充满厚望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

  她突然感觉自己像一个侦探。

  她闭上双眼,尽量逃避那些急迫的目光,慢慢地,一片白色在脑海中飘过,伴着狂风呼啸的声音,无数白点有力地打击在思维上,挑动了她内心深处最隐秘的一根弦。

  雪?

  不对,不是雪,平滑的雪不可能透露任何信息。

  那根弦颤动着,发出柔美的乐声,在心房中不断地回荡,柔中却刚硬地敲击在心上。

  雪……难道是……难道是……

  她回想着那乐声,似乎有些暖意,像是节日里的圣歌,又像是葬礼上的哀乐。

  她想起了那一晚,科罗诺斯冰原上的那一晚,对,是濒临死亡的夜晚,又是温暖到来的那一晚。

  她努力回想着。

  雪花纷飞,寒风刺透了薄薄的外套,她,与迪克艰难地在雪地中挣扎。深夜了,身体的疲倦与精神的崩溃使她彻底绝望,四周却只有残酷的冰雪陪伴着她。那一瞬,她向深邃的夜空张望,只见在雪的世界中竟还有星光闪烁。星光啊,那是旅行者在艰难时刻多么可爱的伙伴!

  星星!

  克里斯汀身体一震——星星!

  议员们已经在黑暗中等待了近五分钟,这五分钟是那样的漫长,可他们都知道克里斯汀在思考,没有一个敢打断的。

  “星星!”寂静得快要凝固的空气里突然冒出一声尖叫,整个会场也随之一震。

  “星星?”伊恩不屑地说。

  “对,是星星!”克里斯汀越发激动,你们都忽略它了吗?星星可以帮助我们!”

  “怎么可能?”道格拉斯的语气中也带了一些鄙视的笑声。

  “这绝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么幼稚,”克里斯汀说,“既然你们保留了离开地球十年后的航行日志,那就先从最早的记录开始。”

  “你是说……”伊迪丝皱了皱眉头。

  “那就跟星星无关了。我想,我们有能力搜集一些22世纪之前带有星空的画作,这可以帮助我们结合一些书籍计算出地球的位置。”

  弗兰克思索了一阵,说:“大部分在地球上创作的关于星空的作品全都被删去了,只剩下一些四五百年前的名作。”

  “那也行,只要找来五幅左右就够了,我想在克罗诺斯办这事儿并不难。”

  “就这么定了!”道格拉斯拍案叫绝。

  ——————

  伊恩·姚被任命这一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他需要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这对于在科罗诺斯人中相对软弱的他实在有些困难。其他人则在制定之后的计划。

  名画,五六世纪前的名画,这不是一般地方能找到的。

  想这样珍贵的文物,大概只能到皇家博物馆去找了。于是,他准备在第二天就动身。

  皇家博物馆位于中心区的中心,比皇宫还要珍贵,能被允许进去参观的人大都是很有地位的高官,平民甚至连博物馆这个建筑都见不到。博物馆位于地下,被平均5米厚的铁皮墙严严实实地裹住,据说几百年内那里不会发生地震之类的灾害。

  伊恩·姚想去参观是需要多重身份验证的,想从中拍摄一幅画,那简直是妄想,更何况五幅。

  他先乘城市运输管道到达了特殊转运站,再乘着那种封闭的管道到达了博物馆。

  博物馆在外面看来就是一块大草坪。

  一位打扮讲究的绅士走来,他身着一套黑金西服,头发被发胶固定得像一块塑料,八字胡也像头发一样纹丝不动,在这种时代,很难辨认出那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姚一恩先生,这边请。”他来得突然,发话也很突然,这足够证明他是机器人了。

  伊恩随他迈进了草坪上一个不起眼的雕塑中的电梯,电梯下行了好几秒钟才到达博物馆内部。

  金碧辉煌。

  伊恩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这里的景象,他惊叹于那些纯金的浮雕、钻石的装饰、比外面还要亮的强光,还有那成千上万、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

  地毯是最上等的,展台是最好的工厂生产的,展厅布局是最为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这博物馆,可堪称是全宇宙一流的设计吧。

  在几十个机器卫兵的看守下,伊恩开始了他有生以来最不自在的一次“参观”。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犯人一样,好不容易盼到出监狱放风,还需要许多狱卒来监视着。

  他一件又一件地仔细观察,寻找着星星的痕迹,却又不禁为一件又一件绝世之作而赞叹不已。

  一个小时过去了……

  半天过去了……

  整个白天过去了……

  伊恩克制住在珍品前留步的欲望,逼迫自己快步向前走,总算是把博物馆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几幅像样的带有星星的话,唯一一幅则是——《星月夜》。

  伊恩几乎被气得满脸通红,他有些恨梵高为什么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清楚地画在正确的位置上——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如果是那样,他如今也不会看到这幅《星月夜》。于是他只能无功而返,回去报告这令人沮丧的消息。

  ——————

  那个红衣女人一直在二层的隐蔽处,她用那澄澈的眼睛注视着楼下忙碌的伊恩。她摇头叹了口气。

  可能是那金冠太重了,太重了,她摘下它,那金冠的重量使她的秀发被压出了一道痕。她抚摸着它,每一条刻痕,每一个拐角,每一颗宝石,在上面留下了她神秘的痕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