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九回 程瑶忧儿死难瞑目   夏侯现身却有胞弟
430/435

第四二九回 程瑶忧儿死难瞑目   夏侯现身却有胞弟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吕涛向众人们讲述到他的母亲程瑶临终前吩咐儿子吕涛赶快逃命,君子报仇十年、二十年也不晚。当她想告诉吕涛那个恶盗寇的姓名时却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有脚蹬她脚前的木柜发“咚”的声音示意盗寇姓“董”,可惜当时吕涛并没有领会母亲动作的含意。

  话说吕涛继续向众人讲述道:

  “我眼看着母亲脚蹬出后喘出了最后一口气,可怜我的母亲死不暝目哪,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知道她老人家是在担心我此刻的安危啊!

  我当时却顾不上许多,我十七岁的年龄正血气方刚,丝毫不知道害怕什么,胸膛里燃烧着复仇的烈火!我用手轻轻地抚下母亲的眼帘,对她说道——

  母亲你安心去吧,儿子一定要为你和父亲报仇,教那个恶魔纳命来!

  说也奇怪,我的话音刚落,母亲的眼睛又霍然睁开了!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一声炸雷,电光闪过,屋门口突然现身一个人!这人中等身材,身着黑衣,脸蒙黑巾,手按腰间的长剑,他从黑巾两个小洞里射出的目光在屋内烛火摇曳昏暗的光线中就像野外飘动的鬼火!他进屋后向我走过来,但是在距我十几步之地停住了脚步,他的鬼火目光极力从蒙面黑巾的背后想看清楚我。我知道,这个人就是杀害我父母的那盗寇了!

  那盗寇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借着屋内的烛光和屋外的闪电,他看见了地板上我母亲的遗体,然后他的鬼火似的目光又转向了我,他狞笑着极其恶毒地对我说道——

  哼哼哼,程美女竟然就这样香消玉陨了,我好心痛!那是我的一计摧心掌震碎了她的心肝肺腑!她这样也好,总算是逃过了我将要加于她的凌辱,不过他的儿子再也难逃出我的手掌!哼哼哼,我好像看见程美女的眼睛还睁着呢,我要当着她的面把她的儿子零割碎剐,教她永远死不瞑目!

  我这时候像疯狂了似的,我猛地抽出一双银钩拍击着向那个盗寇恶魔叫道——

  恶魔你来呀,小爷今天与你拼了,不死不休!

  那蒙面盗寇'哈哈哈哈'地一通狂笑,笑罢冷然说道——

  小子你算哪根葱?竟敢向我叫板!你的父母都不是我的对手而死于非命,我今天让你死得比你的父母还要难看!

  ——是吗?如果我不愿意呢?

  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像屋外的炸雷滚过屋子里的空间,炸得我和那个恶盗寇都是浑身一哆嗦!

  声音刚落,一个全身着白衣,脸蒙白面巾的人突然立身在我与盗寇之间,他面朝盗寇背对我,明显是护着我了。

  因为这个神秘的蒙面男子全身穿白,给光线黯淡的屋子里带来几缕光亮,但是我和盗寇也难看清楚他的像貌,只能凭他说话的声音判断他应该是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我当时虽然只有十七岁,但我从小在走镖的父母身边长大,耳濡目染了许多江湖风烟,积累了一些经验。江湖上的黑道、白道人士大凡夜行皆穿黑衣、蒙黑巾,以免露了自己的行藏。可是此人却反其道而行之,白衣白面巾,完全是一副不怕暴露自己、有恃无恐的模样,我料定此人武功一定极其高强!现在他明显地护住我,我的心安定了下来。我当时极力在回忆我父母在世时结识的江湖朋友中是否有爱穿白夜行衣的人。

  那恶盗寇首先开口喝问道——

  你是何人,胆敢来管我的事情!

  白衣男子凛然不惧盗寇的威胁,说道——

  路不平有人踩,侠义之士专管天下不平事!我听说你刚杀了这小伙子的父母,现在还要索他的命,你为人也太歹毒了,斩草还要除根,他们家到底与你有多么大的血海深仇?所以我今天晚上偏要管管这事!

  盗寇怒吼道——

  阁下你哪里知道,他的死鬼父亲吕家盛二十年前杀死了我的结发妻子'冷手妖姬',我当时发誓要报这血海深仇!为了报仇,我二十年来卧薪尝胆,遍访江湖上的武林高手,终于习得制胜绝招,今天特地来杀他们一家三口为我的妻子殉葬!

  白衣男子点点头说道——

  哦,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二十年前我就听说有一个女盗寇别名'冷手妖姬',与她的丈夫经常在江湖上杀人越货,手段残忍,原来她是你的妻子!后来听闻被一侠士所杀,侠士原来是吕家盛,吕家盛也是为江湖除了一大祸害呢!

  盗寇恼羞成怒地说道——

  看来阁下今晚是非要趟这浑水了,你且报上名来,某人我从不杀无名鼠辈!

  ——哈哈哈哈!

  白衣男子仰天大笑,笑罢说道——

  几十年从来都是我骂别人乃无名鼠辈,我没有想到今晚居然有人敢骂我无名鼠辈!告诉你,我要说出我的名姓恐怕吓着你呢!”

  恶盗寇闻言也仰天夜枭般地喳喳大笑,他笑罢说道——

  哈哈哈哈,可笑之至也!某人一则笑阁下与那吕家盛一样自称侠义之士,可惜那个侠义之士此刻已葬身崖底,正往奈何桥上赶路呢!阁下这个侠义之士待会儿如何还未可知也!某人二则笑你虚张声势、大吹法螺,某人已经纵横江湖几十年,杀人无数,掠夺财物堆积如山,鲜遇对手,某人还从未有听说名姓就吓着的,阁下你是把某人当孩童调戏否?”

  白衣蒙面男子闻言也无嗔色,他说道——

  好吧,阁下的法螺也吹得相当响,啥'纵横江湖几十年鲜遇对手',你真乃坎井之蛙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么广阔呢!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我且问你,你可知道当今大齐王朝第一武士夏侯天霸?

  ——啊,你是夏侯天霸?

  恶盗寇闻白衣男子所言失声大叫道……”

  “啊?夏侯天霸!”

  听讲的夏侯雄也失声大叫,打断了吕涛的讲述。众人这时都望着夏侯雄,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激动(大家都不知道他的亲生父亲乃夏侯天霸也!),还是齐如雪嗔怪地看了夏侯雄一眼,夏侯雄这才冷静下来。

  吕涛也看了夏侯雄一眼,继续讲道:

  “那恶盗寇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吓得'蹬蹬'倒退了几步,身音颤抖地问道——

  你刚才说啥……你说你是夏侯天霸?

  那白衣男子冷然一笑说道——

  哼哼,夏侯天霸的威名果然是吓着你了!不过他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不屑动手杀你这样的无名鼠辈,他怕弄脏了他的手,污了他一世威名!我告诉你,我乃夏侯天霸的亲弟弟夏侯地霸也!”

  “啥,夏侯地霸?”

  夏侯雄又失声问道,他无论是从他的师父齐啸岳那里还是根据江湖上人们传说的故事,他只知道有一个天下第一高手他的亲生父亲夏侯天霸,哪里听说过他还有一个亲叔叔夏侯地霸耶?

  有分教:

  

  天霸地霸,武功第一天地任驰骋;

  男盗女寇,心地歹毒世间难容忍!

  

  欲知今天晚上面对恶盗寇的是否天下第一高手夏侯天霸,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