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回 陈浩劫技高戏魔头  李再兴真力断魔指
399/424

第三九八回 陈浩劫技高戏魔头  李再兴真力断魔指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老英雄陈浩劫目睹齐啸岳和前太后殷氏对齐如雪、夏侯雄、梅竹三个年轻人用毒施暴,他与李再兴禁不住义愤填膺地现身。

  却说陈浩劫出手快捷,一伸手就揪住不会武功但擅长下毒的殷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一盒“逍遥粉”毒药几乎尽数吹入了殷氏的鼻孔里,痛苦得殷氏在地上号叫挣扎,深深刺痛了一个人的心!

  这个人就是齐啸岳。齐啸岳与殷氏表面上是庶母与继子的关系,实际上乃情人关系,多年来这一对不伦的男女为了掩盖他们的这种令世人不齿的关系,害死了许多知情者。两个人既勾搭在一起,又暗中相互防范,做下了许多害人的勾当。

  齐啸岳来不及拔剑,上来就用他研习多年的“九转神功秘籍”中载的诡异掌法袭向陈浩劫。他此番犹如面对华山绝顶峭壁上的怪松,必须要砍下来做柴烧,左掌利如剑劈枝干,直击陈浩劫的“肩井”穴;右掌沉如斧斫树根,猛戳陈浩劫的“檀中”穴,只听得“啪啪”两声劈得正着,陈浩劫大叫一声,口喷鲜血望后就倒!

  “哈哈,当年威震江湖的四大侠不过尔尔!”

  齐啸岳狂笑大呼,提腿一招“老君捣药”猛地踹向陈浩劫的小腹,只想两掌一脚超度这个老东西早赴黄泉!

  偏偏陈浩劫这个老东西太不识相,与人对敌总喜欢戏谑调弄,无论对手的武功高低呢!

  话说齐啸岳这势大力沉的一脚踹过去,那陈浩劫就势往后倒下,在地上滚了几滚,然后就地一手托腮作片刻庄重状,接着把还在流血的舌头吐得老长地冲齐啸岳做了一个怪相,嘴里叫唤道:

  “啊呀呀,齐魔头好狠的心耶,就想送我老陈见阎王。告诉你,那阎罗王也忌惮我老陈三分,把着门不让我进去呢!”

  齐啸岳一看那一踹失利,知道此前陈浩劫身中他的两掌都是佯装的,这个老东西的武功可比华山还要高万仞啊!

  李再兴此刻才彻底为陈浩劫放下心,他心里也略感惭愧:自己枉与陈浩劫称兄道弟几十年,竟然连他的武功的深浅还没探知。自己刚才是白为他担心了!

  齐啸岳已经知道自己万万不是陈浩劫的对手,何况一旁还有一个厉害的角色李再兴也对他虎视眈眈呢!

  不过这个魔头的心眼转得极快,打不过就想溜。他原地一个“旋风腿”,瞬间向陈浩劫踢出了三九二十七腿,就在陈浩劫在地打滚、翻跟头之时,齐啸岳声东击西,他的一只脚尖忽然搭在了那在地上嚎哭的殷氏的腰间,轻轻地往上一挑,殷氏的身体腾空飞起,齐啸岳的一只胳膊恰好接住她,他的另一只掌在立在一旁的李再兴的面门虚照一照,趁李再兴一凝神之际,他携殷氏腾身欲逃遁而去。

  但是李再兴岂容他轻易逃离?李再兴的反应奇快,他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瘫倒在齐啸岳胳膊上的殷氏的两只大衣袖用力一抖,使她衣袖内藏的盒儿、瓶儿、罐儿等皆散落在地上;李再兴的另一只手却抓住了手掌上的两根手指,他大喝一声,猛地一使真力,叫道:

  “咳!姓齐的你走可以,俺老李必须要给你留一个大大的记号,让你今后一用毒就想起今日之教训而来!”

  他的话音刚落,屋子里的人都分明清晰地听见了“咔嚓”一声,齐啸岳的两根手指竟硬生生地被李再兴拗断!

  众人但听齐啸岳“啊”地惨呼一声,他胳膊上搭着的殷氏几乎坠地。但是他依然忍住疼痛,夹住了殷氏,牙齿咬得山响,携殷氏歪歪扭扭地穿窗逃遁而去!

  齐啸岳携殷氏刚走,梅竹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向陈浩劫、李再兴哭泣着央求道:

  “陈爷爷、李爷爷,求您们赶快救救我的雄哥哥、雪儿姐姐呀!”

  陈浩劫闻言从地上一跃而起,与李再兴一起随即把殷氏袖子里面遗落在地上的盒儿、瓶儿、罐儿等什物拾起,两个人皆揭开盖子用鼻子嗅嗅,他们最后确定一个小白瓷瓶里的应该是解毒药,他们连忙拿着解药来到齐如雪和夏侯雄的身边。

  齐如雪和夏侯雄此刻都盘坐在地上,好两位青年英雄,极力运《舒心经》内力对抗“逍遥粉”的剧毒,头顶上的热气袅袅,他们正在极力排毒,他们俩脸上的眼皮、睫毛、嘴唇都在不住地抖动!

  恰在这时候,两位爷爷李再兴、陈浩劫来到二人身边,李再兴帮扶齐如雪,陈浩劫帮扶夏侯雄,手指尖都挑了一点解药,用一丝真气缓缓地从他们的鼻孔里吹入。

  过得半炷香的功夫,齐如雪和夏侯雄的脸色终于由苍白逐渐地转红,紧接着二人各“阿疌——”,都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喷出了毒素,他们才睁开眼睛彻底地苏醒过来!

  李再兴与陈浩劫两位老英雄对望了一眼,齐声叹道:

  “好厉害的毒也,也只有齐啸岳、殷氏这样的毒心烂肺之人才会使用!”

  李再兴连忙吩咐梅竹道:

  “梅竹姑娘赶快给他们两个弄点清水潄口、润喉!”

  梅竹迅疾端来两碗清水给齐如雪和夏侯雄,两个人潄口、喝下,这才恢复了正常。梅竹此时依偎在夏侯雄的身边,不停地给他揉胸捶背,对夫君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梅竹这时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她对李再兴、陈浩劫说道:

  “李爷爷、陈爷爷,快,还有奶奶的三条藏獒要请您们救呢!”

  屋子里的几个人这才想起来还有三条狗需要解毒救命。

  李再兴和陈浩劫连忙走去墙角看被毒晕的三条藏獒,动物毕竟大不同于会武功之人,它们不会屏息避毒,也不会运功排毒。这三条陪伴了齐如雪的亲奶奶胡氏多年的藏獒,此时因为中毒时间过长,没有及时给它们喂解毒药,它们都已经被齐啸岳和殷氏的毒药渗入心肺五脏给毒死了。

  “啊,我奶奶的藏獒啊!”

  齐如雪抚着三条狗的遗体痛哭不已。

  有分教:

  

  魔有魔障,拗断魔指警魔鬼;

  狗有狗义,献身主人表忠心。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