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回  玉女怒骂两魔头  魔头冷酷用毒药
397/435

第三九六回  玉女怒骂两魔头  魔头冷酷用毒药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如雪和夏侯雄眼见梅竹昏迷,二人救她心切,加上齐啸岳这时候忽然在他们二人耳边犹如恶虎念起了佛经,大吐苦水,博得了齐如雪和夏侯雄心中的一丝怜悯。

  却说那齐啸岳就利用这转瞬即逝的机会,用毒放倒了两个稚嫩的年轻人。

  看官您也许会问:你说书的前面不是大吹齐如雪和夏侯雄的“九转神功”已经练到八九成,又得韦言和他们的奶奶胡氏亲传《舒心经》的内功,二人的内功造诣虽然是不致于登峰造极,也足以睥睨天下,而且他们刚才进入屋内时还各自封闭了自己身上的经络穴道,他们何以还是中了齐啸岳和殷氏的毒招也?

  看官您有所不知,齐啸岳和前太后殷氏乃何许人也,皆是玩弄阴谋诡计的泰斗,洞悉人性的许多弱点。他们俩在来桑梓峰之前都合计好了,如果齐啸岳想用武功胜齐如雪和夏侯雄师姐弟俩完全没有可能,所以必须“智”取,即耍阴谋!

  齐啸岳和殷氏知道齐如雪和夏侯雄一旦见到他们两个人,这对师姐弟深知他们两个人擅长用毒,必定会对他们提高警惕,封闭自己的经络和穴道。所以他们就上演一段双簧:殷氏去解开梅竹,齐啸岳假作阻拦齐如雪和夏侯雄。

  齐啸岳和殷氏知道夏侯雄救妻梅竹心切,那时会急切地盯住殷氏如何给梅竹喂药解毒;而几乎同时齐啸岳则在齐如雪的耳边喋喋不休地大倒苦水,使齐如雪柔软的心田颤动,不由对她的父亲产生了怜悯之情,那么两个年轻人这时候都会放松警惕,暂时忘记了闭住穴道。

  另外,再绝顶的武林高手也不开能长时间的用腹式呼吸,即使在特定的环境下用了腹式呼吸,中途也会略换用一下鼻式呼吸,就如一个潜水的人,潜水的本领再好,也要浮上来略换一口气。齐啸岳和殷氏需要的就是这一瞬间。

  所以当夏侯雄和齐如雪紧盯殷氏在给梅竹喂药,两个人急切地要过去,暂时换了一口气之时,老奸巨滑的齐啸岳这时候已经都看在了眼里,他假作伸出手要拦住他们俩,已经从他的指甲盖里放出了“酥软散”无色无味的麻药,使齐如雪和夏侯雄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中了毒,内力暂时全失!

  话说齐啸岳“啪啪”两掌把齐如雪和夏侯雄劈倒在地,顺势点中了两个人的要穴,令他们二人动弹不得。

  那边的梅竹看得心惊,大声哭喊道:

  “雄哥、雪姐,怪妹妹我害了你们呀!”

  那殷氏则扭动着腰肢和臀部走了过来,嘴里嗤笑着说道:

  “啊哟哟,我的抚儿呀,你听一屋子里的哥呀、姐呀、妹呀,我听得好肉麻耶!”

  她说着走到齐啸岳的身边,一只胳膊就公然地就揽住了齐啸岳的肩膀,齐啸岳也顺手拍拍她的肥臀,两个魔头现在都满眼不屑地望着坐倒在地上的齐如雪和夏侯雄二人。

  齐如雪和夏侯雄现在则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齐啸岳和殷氏两个男女的魔头,目光里当然也交织着后悔,后悔他们两个太年轻,江湖经验还太少。

  齐啸岳狞笑着说道:

  “哼哼,雪儿、雄儿,你们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亲生女儿,一个是我抚养了二十年的徒儿,我既然养育了你们,我也就有权利要回你们的性命!”

  齐如雪圆瞪美目,愤然说道:

  “那你就把我的命拿去吧,我有你这样歹毒的父亲是我一生的羞耻,我早就不想活了!”

  “啧啧啧!”

  那殷氏扭动到齐如雪的身边,伸出手欲抚摸齐如雪吹弹可破的俏脸,嘴里说道:

  “好乖孙女,生得如花似玉,你父亲舍不得,奶奶我也不忍心呢!”

  齐如雪猛地一别转脸,怒言道:

  “呸,你们是谁的父亲、谁的奶奶,一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

  殷氏被骂怒极而笑,言道:

  “你骂得好,我先把你送上天!”

  殷氏说完向齐如雪张开了十根尖尖的毒指,眼看划到了齐如雪的脸上,被齐啸岳用手拦住,他说道:

  “母后且息雷霆之怒,你忘了我俩此来的目的了?待向他们问出了三件宝物的下落再……”

  他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齐如雪和夏侯雄都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看来齐啸岳和殷氏今天无论齐如雪和夏侯雄是否说出三件宝物的下落都会置他们师姐弟俩于死地,师姐弟两个人原来心中残存的对齐啸岳的感恩之情也好、怜悯之心也好都被齐啸岳此时的冷酷无情扫荡殆尽!

  夏侯雄也愤然说道:

  “齐啸岳、殷婆子,你们要杀死我们容易,你们若想让我们说出三件宝物的下落比登天都难!”

  “好,有骨气!但愿你们两个的骨气能持久!”

  齐啸岳面目狰狞,对殷氏说道:

  “母后,你把我们俩刚研制成功的'逍遥粉'正好借他们两个人试一试效果!”

  殷氏瞅了一眼齐如雪道:

  “雪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我现在眼睛里没有女儿,只有宝物,你快拿出来治治他们两个孽障!”

  齐啸岳挥舞着胳膊像疯子似地大叫大嚷,歇斯底里。

  殷氏于是从长袖掏出一个小盒,她用小拇指挑开盒盖,盒中是许多白色粉状物体,殷氏用尖指甲挑了一点,然后分别对准齐如雪和夏侯雄的鼻孔轻轻地一吹,粉末就钻入了两个人的鼻孔里。

  齐啸岳和殷氏瞪大眼睛看齐如雪和夏侯雄两个人的反应。

  这两个大魔头制出的毒药如何让人“逍遥”,痛苦之至也!让人吸入此毒药,毒药粉经五脏肺腑迅速地进入经络、穴道,毒性发作后像无数条小虫在人的体内啮咬,令人痛不欲生!

  先看齐如雪,她被体内难以言状的痛苦折磨得玉牙咬得“咯崩”响,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现在开始扭曲,姑娘在极力抵拒体内的痛苦啊!再看夏侯雄,他浑身在剧烈地颤抖,他不得不咬开舌尖,喷出一口鲜血缓解痛苦!

  梅竹目睹这惨绝人寰的一幕不由惨嚎道:

  “你们这两个天杀的老毒物!天哪,求求来人救我的雪姐、雄哥啊!”

  齐啸岳和殷氏听到梅竹的悲号放声大笑,殷氏不停地点头说道:

  “好效果,我们的'逍遥粉'真让人逍遥也!”

  齐啸岳则冲梅竹狞笑着说道:

  “你就哭吧!叫吧!过一会儿也让你尝尝滋味!你就是把天哭塌叫破也没有人来救你们!”

  齐啸岳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不见得吧?你齐啸岳高兴得也太早了一点!”

  齐啸岳和殷氏闻声望过去,二人的脸色顿时大变,而齐如雪和夏侯雄望过去却都欣喜若狂,他们俩同声叫道:

  “救星来也!”

  这真是:

  

  说什么亲情,虎毒也要食子;

  发什么颠狂,恶人终有报应!

  

  欲知来救齐如雪和夏侯雄的救星是何人,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