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回  疑齐某帐外窃听   防魔头早定三策
390/409

第三八九回  疑齐某帐外窃听   防魔头早定三策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余王后亲自为哥哥韦言和雁慕云公主主婚、证婚,她一直亲眼见到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才辞别了成兴王、马耀宇、胡氏、许世曜等离去。

  话分两头,暂不说韦言、雁慕云公主一对新人进入洞房,说不尽的新婚甜蜜、男欢女爱;也暂不说马耀宇、章潇、许世曜、胡氏、夏侯雄等在大帐内开怀畅饮,恭贺成兴王夫妇喜嫁爱女。

  却说那樊成率人以搜捕刺客为名,实为察看成兴王、马耀宇等人的动静。他第二次从成兴王的大帐内灰溜溜地出来,打发了陈书文、程风、林开山等回帐,自己则无精打采地进了向飞的中军大帐。

  中军大帐内这时烛火通明,十几个侍卫、太监钉子般地肃立在那里。向飞此刻正靠在帐内正中的龙椅上欣赏十几个妙龄美女在靡靡的丝竹声中轻歌曼舞。

  向飞一抬眼看见樊成踱进帐来,随即向正在起劲地歌舞的美女们挥挥手,于是丝竹声骤然停止,美女们都赶紧向向飞深蹲福一福退入帐后。向飞又一挥手,侍立的侍卫、太监向向飞一躬身,都静悄悄地退出大帐,帐内只剩下向飞和樊成两个人。

  樊成走到向飞座前一拱手道:

  “微臣叩见大霸王!”

  向飞一抬手道:

  “亚父,只有我们父子二人的时候就免礼罢,看座!”

  樊成言道:

  “那老臣就谢陛下隆恩了!”

  樊成于是在向飞御座的右侧的椅子上欠身坐下。

  两个人相对有片刻的静默,帐内只听见烛油毕毕剥剥的脆响声。向飞随后首先开言问樊成道:

  “亚父,朕想你刚才两番带人去察看成兴王、马耀宇等的动静,估摸没有什么收获吧?”

  樊成答道:

  “陛下圣明,微臣从表面上看,的确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动静。尤其是第二次进去之前,我们发现有人在中军大帐顶窃听我们君臣的谈话,我怀疑是成兴王帐中的那个神秘的老婆子,或者是许世曜、韦言中的一个。所以我迅速地扑到了他们的帐中,但是我见这些人都在座,神情没有任何异样。看来刚才窃听我们君臣谈话的另有其人!”

  向飞鼻孔里冷哼一声道:

  “哼,如果朕没有猜错,窃听者肯定是那个齐啸岳,而且前几次朕感觉都是他在窃听!”

  樊成忧虑地问道:

  “陛下,咱们留下齐啸岳、殷氏不杀,还给他们封国封地,老臣是不是有养虎为患之嫌?”

  向飞略一思忖后答道:

  “留下齐啸岳、殷氏这件事朕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朕相当了解这两个前齐的余孽,他们绝不会甘心前齐的灭亡,他们绝对时时的刻在做着复辟的美梦!

  朕留下齐啸岳,是留下他的阴险、狡诈、凶残和冷酷,用他来牵制和对付马耀宇,打压江湖上的乌合之众,为我们冲锋陷阵甚为合适!待他与马耀宇及江湖上的乌合之众斗得两败俱伤之时,朕再把他们一鼓而聚歼之!”

  樊成道:

  “不过那齐啸岳诡计多端,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早做妥当的防范!”

  齐啸岳伸出三个手指说道:

  “这个是当然了。朕把他和殷氏发配在这西京为中心的过国,就是让他与马耀宇以及王羽、董义、章含相互猜疑、相互牵制、勾心斗角,让他及马耀宇都无暇南顾,这是其一;

  朕明日南归银京后,即派林开山率我新鄂三十万铁骑屯住在距西京过国三十里的成国边境,表面上监视成国,实际上是放范和威慑齐啸岳,这是其二;

  朕率大军来西京后,马耀宇假仁假义地把投降他的前齐末代之君齐远转交给了朕,朕就偏偏不像马耀宇这么惺惺作态!朕知道齐远乃殷氏的亲生儿子,也是齐啸岳的同胞兄弟,朕决定明晨大军拔营之时即将前齐废君齐远枭首示众,给齐啸岳和殷氏以极大的心理震慑!这是其三。”

  樊成手捻颔下的山羊短须沉吟着说道:

  “老臣觉得大霸王陛下前两策非常妙,只是第三策略有不妥。如果陛下明晨把齐远正法,老臣担心被那马耀宇今后揪住此事做文章,说陛下凶残、嗜血成性!”

  “哈哈哈哈!”

  向飞仰天一阵狂笑,随即说道:

  “乱世当用重典,方能震慑所有的宵小!前者朕曾经在新县一夜之间坑杀了二十万前齐降卒,结果如何,即使有人兔死狐悲也无济于事,朕如今不是照样坐定了天下吗?”

  樊成见向飞说得高兴,颇为洋洋自得,善于察言观色的他明知向飞如此做不妥,但此时不想去扫了向飞的兴致,见自己刚才劝说无益,也就跟着向飞讪笑。

  这时两名太监端上来两个托盘,里面各放有酒壶、酒杯和几碟精致小菜。两名太监分别给向飞和樊成的杯中斟满酒,他们捧着酒壶在一旁伺候。

  樊成举起酒杯对向飞道:

  “老臣祝大霸王陛下从今日起开创新鄂王朝的霸业,千秋万世兴盛!干!”

  向飞也举起酒杯道:

  “干!”

  二人随即一饮而尽,两名太监又给向飞和樊成的杯中斟满酒。

  正在这时,一名侍卫进帐来禀报道:

  “禀大霸王陛下,王后娘娘鸾驾回来,娘娘请见大霸王陛下!”

  向飞兴致勃勃地一扬手道:

  “有请娘娘!”

  有一首伪《山坡羊》吟唱曰:

  

  枯骨如山,血淌成河,一霸既成皆萧瑟。宫心计,角斗策,横行天下又能如何。生,人谴责;死,人谴责。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