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娘娘代霸王赏功臣   妹妹替哥哥相嫂嫂
378/431

第三七七章  娘娘代霸王赏功臣   妹妹替哥哥相嫂嫂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马耀宇、成兴王期望刚才大闹向飞的登基大典的武林绝顶高手、韦言的义奶奶胡氏能为他们效力,韦言说他去找一个人,这个人绝对能请动他的义奶奶和义弟。

  话说马耀宇、成兴王急切地问此人是谁时,忽然看见帐下一个侍卫急慌张地进来伏地在成兴王的座前禀道:

  “禀报大王,天下大霸王陛下的王后娘娘驾到!”

  “啊!”

  这下可吓得成兴王、马耀宇慌乱不堪,二位国君以及成兴王后连忙立起身,成兴王大声吩咐道:

  “快,众侍卫大开中门,准备鸣礼炮,帐上帐下所有人恭迎王后娘娘鸾驾!”

  成兴王的话语刚落,帐门外一个娇声响起:

  “成国君就不用忙碌,本宫只是微服至此罢了。”

  话音才落,帐内的人皆眼前一亮,只见美丽优雅、仪态万方的余王后在侍女阿雪(齐如雪装扮)的陪护下袅袅步入帐内。

  帐内的成兴王夫妇、马耀宇、章潇、韦言等看了一眼后赶紧低头,皆跪伏在地,连刚才躲在后帐帷幕后的雁慕云公主也被侍女清荷扶出来跪伏在地。

  齐如雪请余王后在正中坐下,她按剑侍立在余王后的身边。齐如雪往地上跪伏的人一扫眼,先是瞅见了韦言,她不禁心中一喜,然后又看见了雁慕云公主,心中更加充满了柔情。

  而余王后这时也看见了她日夜牵挂的亲哥哥韦言,心中也是止不住地欣喜。随后她也看见了马耀宇、章潇等,尤其是她看见了跪伏在众人后面的雁慕云公主,禁不住爱怜地多看了几眼。

  这时几个侍卫、太监弯腰低头地又抬进来几个椅子。

  成兴王、马耀宇领头,跪伏在地的人一起向余王后拜贺道:

  “恭祝王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余王后向众人一抬手亲切地说道:

  “众爱卿都请起吧。”

  “谢娘娘!”

  众人谢恩后起身,余王后继续笑着说道:

  “嗯,马塞王爱卿、章潇先生也在,与成兴王和王后都不是外人,本宫料到你们都已经知道本宫与韦言将军是亲兄妹的血肉关系。

  本宫今夜禀过了天下大霸王,探知马塞王、章先生和本宫的哥哥在成兴王帐中,本宫特地来一是为本宫的哥哥送行,叙叙亲情;二是专门来见见本宫未过门的小嫂嫂雁慕云公主,还有成兴王和王后两位亲家。三是特别感激马国君、章先生这么多日子以来对本宫的亲哥哥的照料呢!”

  余王后说完瞅了身边的齐如雪一眼,齐如雪会意,娇声向帐外叫了一声道:

  “王后娘娘懿旨,众侍卫把大霸王陛下和王后娘娘赏赐给成兴王、马塞王的物品都抬进帐内来!”

  “谨遵懿旨!”

  帐外轰天雷般地齐声答应,接着十余个侍卫穿梭般地捧进来黄金、白银、绸缎等赏赐物,一会儿几乎堆了大半个帐篷。

  成兴王夫妇与马耀宇连忙又向座上的余王后一长揖,大声拜谢道:

  “微臣谢大霸王陛下和王后娘娘赏赐恩典!”

  齐如雪又娇声说道:

  “大霸王陛下共赏赐成兴王、马塞王各人黄金一万两、白银二万两、绸缎一千匹,'雪里红'狐皮袄一件。大霸王金口玉言这些赏品是对成兴王数十年勤政治国、马塞王亲率二路西征军的特别嘉奖!另外王后娘娘特别赏赐雁慕云公主殿下!”

  “谢大霸王赏!”

  成兴王、马耀宇再拜谢。

  余王后带来的众侍卫退下,成兴王帐下的众侍卫和马耀宇随身的几个侍卫把帐中的赏品分别又捧出帐外。

  待大帐内平静下来,余王后向众人说道:

  “今晚是本宫私访,不必太过于拘礼,成兴王、王后、马塞王、章先生、哥哥、雁慕云公主,还有阿雪妹妹都可坐下,我们就像一家人聊聊天。”

  “谨遵懿旨!”

  本来站立的众人相互看看,然后按地位的尊卑都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欠身坐下,但都不敢直视王后娘娘。

  余王后则向刚坐下的雁慕云公主招招手,微笑地说道:

  “慕云妹妹,你到本宫的身边来。”

  雁慕云公主吓得不知所措,坐也不是,起身也不是。这时候齐如雪起身走到雁慕云公主的身边,轻轻地扶住了她,温言对她说:

  “公主妹妹别紧张,王后娘娘很温柔善良的,姐姐陪你过去。”

  不知道以前齐如雪与雁慕云公主结义为姐妹的韦言、马耀宇和章潇都惊异地看看齐如雪,齐如雪没有理睬他们,仍然是坚持着把雁慕云公主扶到余王后的座前。

  雁慕云公主这下紧张得都快站立不住了,幸亏齐如雪紧紧地扶住了她。

  余王后伸手纤纤玉手,温柔地从雁慕云公主的黑亮柔顺的头发抚摸起,一直抚摸了她整个美丽的面庞,然后喃喃地说:

  “慕云妹妹你也好美呢!”

  在座的人都有点不明白余王后的话中为什么用了一个“也”字,因为成国以及成国周边的几个小国都知道雁慕云公主是倾城倾国之貌,没有哪位女子能够与她媲美的。

  只有齐如雪明白余王后为什么用了一个“也”字,因为几天前齐如雪向余王后说了大半的真话,除了隐瞒自己与大魔头齐啸岳的父女关系之外,她把自己最初在青云山救下身中瘴毒的韦言,后来心中暗恋上韦言,女扮男装追寻韦言,以及在吴县南郊向飞的军营里舍身救韦言,还有她后来得知韦言已经与成国的雁慕云公主定婚,心中感到十分痛苦,自己来到成国仍然与雁慕云公主义结金兰等等都告诉了余王后。

  余王后当时还亲眼目睹了齐如雪除去化装的面皮后的绝世美丽的真容,她为齐如雪这样花容月貌、又有情有义、武功卓绝的好女子不能与自己的哥哥韦言走到一起怅惘不已!

  所以余王后刚才用一个“也”字既肯定了齐如雪的美丽,也惊叹雁慕云公主的美丽,其中的遗憾和伤感只有她与齐如雪明白。

  余王后随后看了一眼坐在侧面的韦言,柔声对雁慕云公主说:

  “慕云妹妹,如果从我哥那里论,你今后是我的嫂嫂;但如果从年龄上论,你小我三四岁,你就是我的妹妹了,所以我叫你妹妹。”

  余王后的一番柔情终于化解了雁慕云公主刚才的紧张,雁慕云公主香腮微红,美目澄澈,轻轻地说道:

  “小妹谢谢王后姐姐厚爱。”

  余王后的玉手仍然在雁慕云公主的俏脸上轻轻地摩挲,她看不够雁慕云公主的美丽,喜欢不尽雁慕云公主的温婉和清纯。有诗云:

  

  国色天香公主美,

  有情有义侠女贤。

  王后相择两犯难,

  不知阿哥心属谁。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