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五回 葬孟英向飞假施仁  提建议魔头真动手
366/435

第三六五回 葬孟英向飞假施仁  提建议魔头真动手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孟英挺身而出为马耀宇、韦言作证,说明他们不是杀害鄂义王的凶手,并且以鲜血报警,警告江湖人士防范向飞、樊成的阴谋诡计!

  话说在众人们的惊呼声中,孟英手中的短剑一翻,大喝一声后把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随后缓缓地坐倒在地,至死两眼大大地瞪着樊成和他身后的向飞。

  向飞、樊成与南边座上的陈书文等心硬如铁,睹如无物。

  余王后则不忍卒视,花容失色,禁不住闭上了双眼。

  齐如雪、韦言、李再兴、陈浩劫等心中疼痛,世上又少了一位正义之士。

  北边座上的许多江湖豪客们则愤愤不平,对向飞之流的作为颇有微词。

  樊成望着孟英的遗体紧皱眉头,高喊一声道:

  “孟英昔日护卫鄂义王不力,今日又大胆在天下大霸王座前咆哮,弄剑自裁惊吓王后娘娘,目无君上!来呀,把孟英的尸体拖出军营,扔去乱石冈上喂野狗!”

  “遵命!”

  几个侍卫上来欲拖拉孟英的遗体。

  “你们……”

  北边座上的陈浩劫一拍案桌欲起身,被旁边的李再兴紧紧地拽住胳膊。李再兴立起身向向飞拱手道:

  “小民启禀天下大霸王,孟英将军刚才在陛下和王后娘娘面前确有行为不尊,但可念他曾经忠心护卫鄂义王,现又舍命追随鄂义王,忠勇可嘉。小民斗胆请陛下敦促樊亚父收回成命,以免天下忠勇之士寒心!”

  此时余王后也娇声对向飞言道:

  “陛下,李老前辈的话十分中肯,臣妾也不愿追究孟英将军的不尊之过。陛下的江山初创,正需要许多忠勇之士效命,臣妾以为眼前应以体恤为宜。”

  向飞看了余王后一眼,一直铁青的脸上方有了一丝笑意。他对樊成说道:

  “樊亚父,上天也有好善之德,天子则更应该好善也。既然王后娘娘仁厚不追究,江湖上的武林泰斗也为孟将军求情,朕就免除对孟英的责罚罢。亚父,可赏一口薄棺材给孟英,把他葬在鄂义王的冢旁,九泉之下也护卫鄂义王去罢!”

  樊成只好一拱手道:

  “微臣遵旨!”

  樊成随后略一摆手,几个侍卫把孟英的遗体抬了下去。

  齐如雪立在余王后的身边心里有些不舒服:孟英将军挺身而出舍命为马耀宇作证,韦言大哥是因为身份低微没有资格说话,但是后来马耀宇却根本不出面为孟英说话,差点令孟英暴尸荒野,还是李再兴爷爷、余王后为孟英说了几句话。齐如雪觉得马耀宇的为人未免有点不大厚道。

  向飞此时举杯道:

  “众位爱卿继续饮酒!”

  南边座上的宾客大多数举起酒杯,而北边座上的宾客响应者寥寥无几。向飞也不在意,仰脖饮尽了杯中酒,饮罢把酒杯重重地放在面前的案几上,目光扫过坐在南边前排的齐啸岳,脸上带着几丝冷笑。

  酒过数巡,这时候场上的气氛稍有缓和。

  与蒙着面的前齐太后殷氏一直都没有开腔的齐啸岳,此时忽然开口了。他起身向座上的向飞一拱手道:

  “启禀天下大霸王可还记得,前两天陛下垂恩邀请微臣饮酒夜谈时,陛下曾经夸奖过几本奏折?”

  “哦?”

  向飞作记不起来的模样,抬头盯住齐啸岳。

  此刻齐如雪的神经高度紧张,她记起昨天晚上亲眼窥视到禽兽父亲齐啸岳在中军大帐中与向飞、樊成密谋耳语,说道明天要如何如何,说要一箭双雕,密谋中提到了成兴王、马耀宇的名字。齐如雪料想齐啸岳要开始发动他与向飞商量的阴谋了,可是到底是何阴谋呢?她不寒而栗!

  好姑娘她现在最多也只能高度关注,她难以制止事态的发展啊。

  齐啸岳说道:

  “微臣记得其中有一本奏折,陛下向微臣反复吟诵,击掌叫好!”

  齐啸岳随即扫视全场,也用“狮子吼”的功夫把自己的声音传遍全场:

  “微臣记得奏折中陛下尤其是欣赏'值此陛下开天劈地、四海晏清之时,当攘除兵凶,教化子民,遵守王道,安居乐业,使天下归心也'这么几句。”

  向飞频频点头道:

  “是的,朕记起来了,这是成兴王贺朕登基的奏折,果真是一本好奏折,句句话都说到朕的心里。成兴王,是也不是?”

  南边座上的成兴王听到向飞如是说,连忙起身一拱手答道:

  “启禀大霸王陛下,这奏折确是微臣所奏。不过刚才微臣听到的那几句本意是……”

  此时齐啸岳毫不礼貌地打断了成兴王的话,拱手向向飞朗声说道:

  “启禀大霸王陛下,微臣也认为成兴王的这几句话说得句句珠玑,切中时弊。成兴王果然是一代贤臣,能及时为君王分忧!因此,微臣按成兴王在奏折中所强调的,特斗胆向陛下呈上一个有益于陛下的江山稳固、庶民安居乐业的建议。”

  有分教:

  

  断章取义,专为阴谋铺垫;

  别有用心,掀起腥风血雨!

  

  欲知齐啸岳提出了怎样的一个恶毒的建议,且听下回再为您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