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三回 贤兄妹共述亲情  真侠客互相牵挂
314/435

第三一三回 贤兄妹共述亲情  真侠客互相牵挂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精心地给齐如雪治伤,引起了齐如雪的一度伤感,齐如雪伤感自己当初在青云山张漂母处太过于矜持,以致于她当面错过了与韦言的爱情。

  不过齐如雪毕竟是江湖女儿,为人侠义豪爽,遇事拿得起放得下。在她哭过一场,渲泄完了内心的委屈之后,又满脸阳光,由衷地为齐如雪最敬重的韦言大哥,最终能和齐如雪最疼爱的雁慕云义妹珠联璧合而祝福。

  古往今来,许多人感慨:问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引得无数痴情男女为爱情如飞蛾扑火地奋不顾身!笔者拙以为这些痴情男女的目光也太短浅、视角太狭窄,人生难道只有爱情乎?非也,还有亲情、友情,还有志在社稷黎民、大爱天下之情,就如齐如雪、韦言者也!

  却说韦言给齐如雪精心诊疗了伤口,然后撕下自己的内衣给齐如雪包扎好,又小心翼翼地给齐如雪穿上外衣的衣袖,韦言就如一个大哥哥在照料自己心爱的亲生妹妹,而齐如雪也坦然自若地享受大哥哥对自己的爱护,两个人此时此刻心中盛满了兄妹亲情,完全忘记了世上还有男女爱情之说。

  齐如雪此刻伤处的隐痛感完全没有了,而且身体内刚被韦言输入了“舒心经”的内力,再加上昨晚少林凛然大师输入的内力,只觉得自己内力充沛,精神焕发。

  二人刚准备动身上路之时,韦言忽然期期艾艾地问齐如雪道:

  “阿雪妹妹……愚兄今后在有人处是叫你阿雪妹妹,还是叫你飘然贤弟呢?”

  齐如雪闻言禁不住掩嘴嫣然发笑。笑罢言道:

  “小妹总是以为大哥聪慧,却如此愚钝呢!小妹乔装改扮,长期以男子面目陪伴在哥哥身边,哥哥当然应该像以往一样叫我飘然贤弟了,只是在人后,只有你我两个人时再叫我阿雪妹妹。”

  齐如雪在说道“只有你我两个人”时,不知为何,俏脸有点微红。

  韦言这时的脸也稍有点红,他说道:

  “从今日起……愚兄还真有点……有点不习惯了……”

  齐如雪这时如妹妹般地发娇嗔了,她一顿脚说道:

  “这事怪小妹,小妹不该在昨晚露出女儿的真容。小妹既然使大哥这么为难,小妹现在就走,小妹今后的生死再也与大哥无干了!”

  齐如雪说着撅起了小嘴儿,美目里还转动着晶莹的泪珠,她做出了要离开的模样。

  韦言这下可被齐如雪的女儿娇态给吓住了,连忙用身体拦住齐如雪,手又不敢去接触齐如雪。他满脸笑容地向齐如雪又是打躬又是作揖,一再赔罪道:

  “啊呀,是大哥的不是,大哥太愚钝,不大会说话,请妹妹海涵!现在夏侯贤弟在家养伤,妹妹你再弃我而去,扔下愚兄一个人实在太孤单了啊!”

  齐如雪被韦言的窘态逗得“噗嗤”一下破涕为笑而笑出了声来,那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真是令韦言都看呆了!

  二人并肩缓缓地前行。刚走了几步,韦言对齐如雪说道:

  “阿雪妹妹,我与你都离开了青云山许久了,不知道张义母现在情况如何,老人家的身体是否康健。”

  齐如雪惭愧地说道:

  “小妹自从跟随……离开了义母后,也一直都没有回去探望过老人家,小妹实在不肖。”

  韦言道:

  “那愚兄就更为不肖了。愚兄我的一条命还是她老人家、还有贤妹你给我的,这恩情愚兄此生此世永远不会忘记!”

  齐如雪正色说道:

  “韦大哥,这眼看就快到大营了,你我都还有许多大事要做。咱们且把这个人小事放在一边,待以后天下安定、百姓安居乐业了,咱们兄妹再回青云山一同探望义母,小妹那时候也许会永远留在义母身边为老人家尽孝也未可知也。”

  韦言从袖中拿出那把至宝“断金剑”递给齐如雪道:

  “阿雪妹妹,谢谢你昨晚借了这把剑我,我用它划开兽皮帐篷丝毫不费力,端的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剑!愚兄我现在让它完璧归赵吧。”

  齐如雪急忙推辞说道:

  “韦大哥,这剑还是你留着用吧。小妹担心你是先锋将军,总是冲杀在最前面、最危险的地方,多一把利器能让大哥多一份安全,小妹才放心哪!”

  韦言闻齐如雪这句话甚为感动,不过他仍然把剑塞在齐如雪的手里,笑着言道:

  “愚兄谢谢贤妹的关爱。不过你我现在可说已经是江湖一流高手,功力几乎达到化境,树枝、树叶都可伤人,不必要这么多的利器了。再说你是女孩儿,有一件宝物利器保护你,愚兄我也大大的放心了!”

  这一对不是亲兄妹却胜过亲兄妹的异姓兄妹,此刻正在畅述亲情、相互牵挂间,他们忽然听见前面树林尽头响起了人声。韦言与齐如雪对望了一眼,神色顿时凝重起来。二人不约而同地运“九转神功”与“舒心经”内力在身,准备迎敌。

  有分教:

  

  血浓于水,骨肉亲情无可替代。

  水淡于血,结义兄妹情感更深。

  

  欲知树林尽头来者是敌是友,且听下回再向列位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