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七回  一掷三穴功震众人  帐外惊报盟兄担心
298/435

第二九七回  一掷三穴功震众人  帐外惊报盟兄担心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潜伏在中军大帐顶偷窥到“北地销魂一剑”陈浩劫貌似疯颠,实乃武功登峰造极。他能反扭经络,挪移穴道,不惧巨毒,不仅点穴高手程风无奈何他还被反制,连向飞、齐啸岳、太后殷氏等几个巨孽都对他束手无策,真正地让这些人见识了“一山更有一山高”,谁是名符其实的武林高手的风采!

  话说陈浩劫在帐中嬉闹已毕,所以老伙伴李再兴一出声劝阻,他顺势就卖李再兴一个面子,回到了座位上与李再兴旁若无人地喝酒。那樊成站起身指指在地上躺着的状如死人的程风,向李再兴拱手言道:

  “陈老前辈,那程公子毕竟年轻不懂事,对老前辈多有冒犯,您老人不计小人过,抬抬贵手让他起来吧。”

  李再兴一捋长须,把一杯酒仰头倒进口里,捏住酒杯话中有话地言道:

  “老夫只是给这个眼高手低、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的小辈一点教训。如今的世事变了,仗着几下三脚猫的功夫,拉大旗作虎皮,就敢向天下妄称皇呀、王呀、霸呀,侯呀、公的,须不知皇得行皇道,王得行王道,以下类推,心里装着天下黎民百姓。否则就是兔子的尾巴长久不了!前朝不就是例子么?从齐太祖到齐高宗,天下不到两世都玩完了!”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李再兴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往案桌上一顿,为老友助说了一句。不过接下来他放缓语气对老友道:

  “陈老友你还是给主人一个面子,放那不知山高水低的小子起来吧。”

  两老的一唱一和,尤其是陈浩劫的一大篇完全没有疯颠语的宏论,可以说是把在坐的“天下大霸王”向飞、前齐余孽齐啸岳、太后殷氏以及诸侯王公骂了个遍,但是向飞考虑这二老的利用价值,其余人慑于二老的高深莫测的武功和江湖上的赫赫威势,没有谁人敢去去接二老的话头。

  只见陈浩劫也没看出用力,把手里的酒杯轻轻地就捏成了铜砣,朝着躺在二十余米外的程风随手掷过去,那铜跎可可地击中程风的眉心“印堂穴”,接着弹上了胸前的“檀中穴”,最后落在了腹下的“丹田穴”,一掷三穴,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当今的几大高手:李再兴、向飞、齐啸岳,以及帐篷顶偷窥的韦言,皆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得不叹服陈浩劫的点穴手法当世第一!

  再看那刚才还如死尸躺在那里的程风,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口里还在大叫:

  “陈老儿你往哪里逃!”

  被向飞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

  “程风,你不要在给本大王丟人现眼了,回去坐着吧!”

  程风闻言噤若寒蝉,只好讪讪地回到座位上坐下。

  这时候大帐中暂时恢复了平静。过了片刻,有一个粗嗓门的汉子高声喊道:

  “大霸王、樊亚父,我是崆峒派的,我派精英这回是受齐太子之邀前来雁门赴宴。听说宴会是在两天后,我想问宴会上会商议何事?我们崆峒派会得到什么实惠?”

  韦言这帐篷顶已经听到了宴会的时间、地点,接下来是最重要的商议内容了,他屏息静听。

  樊成站起身说道:

  “这位崆峒的英雄问得好。樊某奉鄂天下大霸王令,两天后在此摆宴有两个内容,一是我们众英雄在此擒拿住谋逆造反、劫杀鄂义王的凶手马耀宇、韦言、章潇等,二是遵循周朝体例,由鄂天下大霸王向,宣布诸侯王公的封国、食邑,宣布江湖各门派的控制范围,以及朝廷对江湖各大门派的奖赏。但是我向诸位强调,第二项必须要以第一项为基础,也就是说,只要认定马耀宇劫杀鄂义王的证据确凿,众英雄擒下了他,第二项论功行赏才能进行!”

  “明白!我等一定要擒下谋逆的马耀宇一干人!”

  帐中的大部分人纷纷表态道。

  韦言暗忖:看来两天后自己与马大将军、章潇先生的雁门之行凶多吉少了!

  他正思忖间,忽然帐篷四周有人喊道:

  “报,营中混进了刺客!”

  韦言悚然一惊:难道是齐飘然贤弟的行藏泄漏了?

  这真是:

  

  蛇鼠一窝,盘算吞啮对手。

  帐外惊报,雷劈牛鬼蛇神!

  

  欲知帐外的惊报是否因为齐如雪泄漏了行藏,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