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回  听禀报马大帅心惊   细分析韦将军有理
285/435

第二八四回  听禀报马大帅心惊   细分析韦将军有理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夤夜带着齐如雪和孟英二人前来中军帐拜见马耀宇大将军和章潇先生,没有想到马耀宇和章潇递给韦言一封书信,告诉他成国的成兴王修书来云:得知马大将军进占西京大事初定,催韦言回成国与慕云公主完婚。马耀宇和章潇特地向韦言恭喜。韦言却以国事、军事为重,暂按下婚事不提。

  话说韦言重新把孟英引荐给马耀宇和章潇,让孟英向马耀宇和章潇讲述他护送鄂义王来西京,路过雁门时被向飞派遣的逢典率人劫杀,假冒韦言,欲架祸于马耀宇的经过,令马耀宇和章潇听得惊心动魄。

  齐如雪向马耀宇和章潇禀报了她在从桑梓峰回松峰口大营,路过雁门时,救孟英、遇向飞手下军士绞杀逢典灭口(在来之前,韦言叮嘱齐如雪和孟飞为避免涉及他的妹妹余夫人,不提梅竹)的经过,令马耀宇和章潇对向飞的歹毒切齿痛恨。

  这时马耀宇忽然询问到了夏侯雄的下落,他问齐如雪道:

  “齐将军,两天前本大将军是派你和夏侯雄将军一起护送许世曜老英雄,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回营?夏侯雄将军呢?”

  齐如雪此时心中涌起一阵酸楚,对她的禽兽父亲齐啸岳无比痛恨!她于是眼噙泪花,把前日夜齐啸岳勾结前齐太后殷氏,用药毒倒她和许世曜、胡氏、夏侯雄,最后齐啸岳拔剑欲杀害许世曜,夏侯雄奋不顾身地上前护住许世曜,齐啸岳竟然硬生生地砍断了夏侯雄的右臂的经过向马耀宇作了详尽禀报。马耀宇听后连连捶桌顿足道:

  “可恨齐啸岳,折我一员大将也!”

  章潇也连连摇头道:

  “可惜,可惜!”

  众人稍敛声片刻后,平静下来的马耀宇对齐如雪道:

  “齐将军!”

  齐如雪一躬身应道:

  “末将在!”

  马耀宇道:

  “好在桑梓峰离我松峰口大营不是很远。齐将军明日晨即带上五百两黄金代本大将军赴桑梓峰探望夏侯雄将军,并问候许来前辈、胡老前辈,朝去夕返!”

  齐如雪一拱手道:

  “是,末将谨遵大将军令!”

  这时夜有点晚,韦言看出重伤初愈的孟英这时已经显现出疲态,他请示过马耀宇以后即吩咐齐如雪道:

  “飘然贤弟呀,你带孟将军去我的帐篷内疗伤,等着我回来。我与马大将军和章先生商议一些军情大事。”

  齐如雪点头答应,于是带着孟英退出了大帐,返回韦言的帐中去了。

  马耀宇命人端上来三盏热茶,三个人茗茶议事。马耀宇放下茶杯,抹了抹下巴,开言问章潇、韦言道:

  “二位爱卿,根据刚才孟将军、齐将军所言,向飞已经加快了谋夺天下的步伐,杀害了鄂义王欲自立,还要嫁祸于我,依二位爱卿看,我将如何处置?”

  章潇接口言道:

  “若不出在下所料,向飞那厮接下来就是精心布局,在雁门大营请来天下义军首领、各诸侯国君主,当众宣布大将军您暗杀鄂义王、阴谋篡位的罪状,要对您发难了!”

  韦言道:

  “正是。”

  他于是向马耀宇和章潇禀报了近日内,向飞要在雁门大摆宴席、请马耀宇赴宴的消息。韦言为了让他的妹妹余夫人避嫌,没有说明消息是源自于梅竹奉余夫人之命送来的,而是说他派人探得这个消息的。

  马耀宇听了韦言的禀报后心情焦急,向韦言和章潇言道:

  “看来向飞已经布下了罗网,要置我于死地,如之奈何也!”

  韦言看了一眼章潇,道:

  “末将愚以为,根据当前局势,用四个字来对付向飞——好整以暇!”

  章潇也点点头道:

  “我们当表面似无所察觉,实际上做好各种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马耀宇眼望着章潇、韦言问道:

  “向飞如此番在雁门设宴邀我,我去也不去?”

  章潇沉吟着说道:

  “若向飞定要在雁门设宴,大宴天下豪客,大将军您肯定会被第一个邀请,非去不可!您如不去,他会说您心中有鬼,把鄂义王之死全都推在您的身上,然后即可堂而皇之地率天下豪客前来征伐您,后果不堪设想!”

  马耀宇奋然地一拍面前的案桌怒道:

  “我决定不去雁门赴宴送死,我就与向飞摊牌,杀出松峰口!”

  韦言道:

  “大将军,末将认为如此万万不可!从军事上看,向飞已经作好了与我军摊牌的准备,他的大军进驻雁门,关上了整个西京地区的大门,已经把我十万人马困在了牢笼之中,我军形势极为不利!

  再从双方的力量对比上看,向飞拥精兵四十余万,文臣武将百余人,且他若以为鄂义王报仇雪恨为名登高一呼,天下诸侯豪强都会依附于他,并且他与前齐的残孽太后殷氏、齐啸岳等暗中有勾结,这样的人马会陡增到一二百万以上,麾下的能人志士会更多!

  而反观我军目前虽然号称十万,但有五六万都是前齐的降卒,战斗力弱,又缺乏训练,我们此刻与向飞摊牌无异于以卵击石,非败亡不可啊!”

  马耀宇听了韦言的分析,仔细地一琢磨觉得大有道理。他一下跌坐在椅子上,惶惑的目光看看韦言,又望望章潇,低声下气地问道:

  “章先生,韦将军,若依你们二人之言,难道我就在此束手待毙么?”

  韦言与章潇对望了一眼,二人同时立起身对马耀宇朗声说道:

  “非也。大将军您此番必去雁门赴宴不可,我二人甘愿随大将军前往!”

  有诗赞曰:

  

  赵王当年赴渑池,

  相如敢把秦王执。

  章潇有谋韦言勇,

  完璧归赵谱新诗!

  

  欲知马耀宇是否敢答应去雁门赴宴,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