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悲喜交加亲人团聚   悔恨相错雁门见血
269/435

第二六八章  悲喜交加亲人团聚   悔恨相错雁门见血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余夫人的使女梅竹奉余夫人的密令去松峰口马耀宇军的大营给韦言传话,梅竹的家就在西山附近,她想先回家探望了父亲和妹妹后再去松峰口。

  当梅竹路过雁门时发现了许多尸体,吓得她一路策马飞奔,急着往家里赶。到了家门口却听见屋子里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与她的父亲对话,话中还提到了她。梅竹不知道彼人是何许人也。

  话说梅竹愣怔了片刻,随即伸手推开破木门,叫了一声:

  “爹爹,梅香妹妹,我回来了!”

  屋子里有几个人闻声站起身来,都用惊讶的目光打量着梅竹。梅竹的眼睛刚刚在外面皑皑的白雪地映照了,得在光线比较暗淡的屋子里适应一会儿。待她的眼睛适应了,看清她的面前站着三个人:父亲、妹妹梅香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因为梅竹身着男装,她的父亲和妹妹此刻只是愣愣地打量她,却不敢相认。梅竹取下头上的帽子,披下了一头的乌发,揽住妹妹的肩膀说:

  “梅香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梅竹呀!”

  梅香终于认出了一别四五年的姐姐梅竹,扑到了姐姐的怀里放声大哭道:

  “姐姐你回家了,妹妹这么些年好想你,好多次都在梦里遇见你,今天这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姐姐回来了,姐姐也天天想你,想爹爹!”

  梅竹说着泪如雨下,站在一旁的她的父亲也不停地用衣袖擦眼眶。

  梅竹放开了妹妹,然后在她的父亲面前跪下磕头,流泪言道:

  “女儿叩见父亲。”

  父亲挽起了梅竹,老泪纵横,言道:

  “女儿啊,你离开家就是四五年,爹爹和妹妹都想你呀!”

  梅香这时候又过来扑在姐姐的怀里抽泣。

  梅竹哄好了妹妹,俏目望着一边站着的那位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问:

  “请问足下是……”

  梅竹可能是是生平第一次面对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俏脸上升起了淡淡的红晕。

  青年男子嫣然一笑,让梅竹依稀感觉有点女儿态。青年男子言道:

  “我名齐飘然,因在雪地里救了一个受伤的官爷,夤夜借宿在你家,我就此谢过了。”

  列位看官,原来此青年男子乃齐如雪也,她老女扮男装以“齐飘然”的面目出现。那么她是如何到了梅竹的家?又在雪地里救了一个受伤的官爷是如何的一回事呢?

  在下不得不补叙前面一段事情了。

  话说前日夜晚在桑梓峰上,大魔头齐啸岳和太后殷氏用药麻翻了齐如雪、夏侯雄、许世曜和齐如雪的奶奶胡氏,并且点穴封闭了四个人的穴道。

  齐啸岳和殷氏恨极了许世曜,殷氏怂恿齐啸岳杀死许世曜,就在齐啸岳挥剑砍向许世曜的关键时刻,夏侯雄舍身相护,以致于夏侯雄的右臂被齐啸岳的剑砍断。这时候胡氏、齐如雪皆冲破了被封闭的穴道,齐啸岳知道自己绝不是胡氏的对手,吓得携殷氏穿窗逃走。

  齐啸岳逃走后,胡氏对忤逆之子齐啸岳又气又恨,对夏侯雄和曾经义救过她的恩人夏侯天霸心怀愧疚,于是挥剑削断自己左手的三个手指立下毒誓:她从此与齐啸岳再不是母子,一旦见面她必取齐啸岳的性命!

  那一个血腥的夜晚,齐如雪既要与许世曜爷爷一起为夏侯雄、奶奶胡氏疗伤,又要好言抚慰肉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的夏侯雄和胡氏。直到第二天上午,因为齐如雪不敢违了马耀宇的将令,必须要赶回松峰口军营,所以齐如雪只好把奶奶胡氏和师弟都暂托付给许世曜爷爷照料,自己先赶回军营。

  话说齐如雪辞别了奶奶胡氏、许世曜爷爷和师弟夏侯雄,从桑梓峰下来赶往松峰口。齐如雪一路心情黯然:师弟夏侯雄才二十岁,风华正茂,却从此断了一只胳膊成为了残疾;奶奶胡氏也硬生生断了三根手指,而这一切始作甬者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齐啸岳!

  这一个多月来,齐如雪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对她的父亲齐啸岳的阴鸷、凶残、无情、无耻越来越有深刻的了解,她现在为自己有这样一个父亲感到羞耻,也为自己在这之前有一二次不忍心救齐啸岳的性命感到悔恨。

  比如说前两日晚上在西京城的“逍遥王”府里,韦言剑指齐啸岳的咽喉要结果他的性命之时,是齐如雪及时赶到乞求韦言饶过了齐啸岳的性命。

  齐如雪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灰蚕甲已经从齐啸岳的身上取回,断金剑在自己身上,《舒心经》更没有泄漏给齐啸岳。齐如雪不敢想像,齐啸岳如果得到了这三件宝贝,他会在江湖上掀起多么大的腥风血雨、干多少祸害人的勾当!

  齐如雪此时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遇见了齐啸岳也绝不留情!

  齐如雪因为心思很重,想理个头绪,所以没有施展轻功,只是用寻常脚力赶路。她尽量地寻近路走,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雁门。

  说来也巧,齐如雪来到雁门之际,正是那齐啸岳装神弄鬼吓唬倒了那个假冒韦言劫杀鄂义王的逢典的时候,只不过齐啸岳和逢典离此地已远,齐如雪没有遇到。

  齐如雪已经嗅到了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她提高了警觉,迅速地运“九转神功”于全身,抽剑出鞘,一路循着血腥味重的地方奔去。

  齐如雪转上大路,赫然见到几十具尸首躺在雪地上,一辆马拉轿车歪倒路边,里面的一衣着华丽的人已死,脸上的面皮被剥去,惨不忍睹!

  齐如雪看见所有的尸首都穿着鄂军的号衣,雪地上也扔着鄂军的旗帜,有绣着“鄂义王”字样的,也有绣着“大将军马”和“先锋韦”字样的。齐如雪想到:难道是马大将军派韦言大哥在此地劫杀了鄂义王吗?

  齐如雪不由摇摇头。凭她对韦言人品的了解,韦言光明磊落,胸襟博大,绝不会干这样暗杀的下三滥的勾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在冒充马大将军和韦言大哥杀人,并且有意在现场扔下了这几面军旗。

  细心的齐如雪把雪地里的几面旗帜拾了起来,她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拿到诬陷的把柄,也可把它们带回去进行分析。正在这时,她忽然听见了有人痛苦的呼救声:

  “有人吗?救救我……”

  这正是:

  

  虎口余生,留下了阴谋的见证;

  侠女细心,抹去了诬陷的把柄。

  

  欲知雪地里求救的是何许人也,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