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义救许老夏侯断臂   胡氏警醒惊走魔头
256/435

第二五五章  义救许老夏侯断臂   胡氏警醒惊走魔头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啸岳听了太后殷氏的唆使,决定杀掉许世曜。因为齐啸岳自己老谋深算,常搞阴谋诡计,所以他平时做任何事都十分缜密。

  你看齐啸岳拔剑来杀许世曜时故意首先以“刺”来虚晃一下,看许世曜的反应,许世曜果然有反应——他冲开了被封闭的穴道,一跃而起!而齐啸岳的剑并没有刺实,迅疾改刺为砍,直砍向许世曜的胸膛。

  话说恰在紧急时刻,原半躺在地上的夏侯雄暗运《舒心经》也冲开了被封闭的穴道,他眼看齐啸岳的剑狠狠地砍向了许世曜,他来不及多想,只有奋不顾身地去救护许爷爷!

  壮哉夏侯雄,他大喊了一声“许爷爷”,旋风般地扑到了许世曜的身上,紧紧地抱住许世曜向旁边移动了两步。

  夏侯雄这一移动使齐啸岳的剑刃没有砍上夏侯雄的后背,却砍在了夏侯雄的右臂上,只见鲜血飞溅,夏侯雄的右臂硬生生地被卸了下来!夏侯雄“啊”地一声大叫,倒在了许世曜的怀中。

  这时的情况突变,齐啸岳一愣,手中的剑收回来就凝住了。而这时候齐如雪也解开了穴道,惨呼一声“师弟啊”扑到了夏侯雄的身边,疾用手指点封夏侯雄手臂伤口周围的穴位,给伤口止血。许世曜扶住夏侯雄,接过齐如雪递给他的金疮药丸,赶紧往夏侯雄的嘴里喂。

  夏侯雄脸色惨白,嘶哑着嗓子叫道:

  “齐啸岳,齐抚,师父,我用一条胳膊还了你对我的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我与你两清了!”

  齐啸岳已经回过神,他只是痛恨许世曜!他阴鸷的目光瞅见许世曜只顾着抢救夏侯雄,已经是疏于防范,咽喉的空当完全暴露了出来。齐啸岳牙齿一咬,挥起剑疾刺向许世曜的咽喉!

  在万分危急时刻,从齐啸岳身后飞来一物,狠狠地击在齐啸岳握剑的手腕上,他“啊”地一声大叫,手中的剑被那物击落在地,他低头一看,原来的一只女人的鞋子!

  齐啸岳回头一看,只见那胡氏这时也解开穴道站起了身,正对他怒目圆瞪,作势正欲扑过来。齐啸岳吃过胡氏的苦头,知道自己万万不是胡氏的对手。他反应也是奇快,一声厉啸,身子拔地而起,径向窗外扑去,鹰爪般的手指顺势一把拎住了太后殷氏的衣领,两个人随即扑出窗子,消失在茫茫夜雾之中。

  列位看官,尔等也许会感到不可思议:在下前面也交待过,在屋子里的所有人中间,胡氏的武功是最高的,可说是深不可测。然而她却为何解开穴道最晚呢?若她早点解开穴道,既可阻止齐啸岳行凶,也可把齐啸岳和殷氏两个大魔头都擒住。

  看官有所不知,大凡世间的俗人都脱不了一个“情”字,非男女之情的“情”,乃母子亲情的“情”也!

  胡氏武功再高,仍旧是俗人一个。她眼看亲生儿子齐啸岳在眼前,却完全不认她这个曾受十月怀胎之苦的亲生母亲,而是认阴毒的太后殷氏为母,居然两个人还有苟且之情。当殷氏和齐啸岳把众人麻醉倒、封闭了穴道之后,齐啸岳还说出了一大番今后如何残酷对待她,以及她的孙女齐如雪和孙儿夏侯雄的恶毒语言,真是让她百念俱灰、生无可恋!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比之前齐如雪、夏侯雄、许世曜在她耳边描述的还要歹毒千万倍!

  在一瞬间,胡氏闭上眼睛准备自断心脉而死,她作为这样一个母亲活着觉得无比羞耻啊!就在她默默运内力往心脉的时候,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响:胡氏呀,你死倒挺容易,可是那齐啸岳和殷氏两个大魔头在,他们会害死你的亲孙女齐如雪,害死你的恩人许世曜,害死你的恩人的儿子夏侯雄呀!

  胡氏猛然一下警醒了:我不能死,要救我的几个亲人、恩人出魔掌!

  所以胡氏这一番心神交战就耽搁了一些时间,她再运《舒心经》的神功冲击被封闭的穴道就晚于许世曜、齐如雪和夏侯雄了。不过好在她恰好在齐啸岳准备刺杀许世曜的关键时刻冲开了穴道,救下了许世曜,吓走了齐啸岳和殷氏两个大魔头。

  这真是:

  

  母亲难做,生忤逆之子,祸害天下人;

  孝义敢当,护英雄老人,不惜青春血!

  

  欲知屋子里的的胡氏、许世曜和齐如雪如何救治夏侯雄,那齐啸岳和殷氏两个魔头后来去了哪里,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